“武汉地区工人总部”中反革命分子的罪行

“武汉地区工人总部”中反革命分子的罪行
1967年3月21日
发布机关: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部队

此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武汉部队通告》附件,由武汉部队印发,全市张贴

一、“武汉地区工人总部”坏分子当权,大肆网罗牛鬼蛇神。这个组织“总部”的九个头目有四个原来就属于坏分子,有的被判过七年徒刑;下属的分部“兵团”的头目,不少的是地富反坏右分子等牛鬼蛇神。“市电信局分部”控制要害部门的三十八人,全系国民党员,伪军官、特务、地主、封建把头,右派分子等社会渣滓。

二、与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互相勾结,狼狈为奸。“武汉地区工人总部”中的反革命分子,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控制起来,名曰看管,实为保护,并且制造事端,蒙骗群众,搞假夺权,企图保住他们所篡夺的党、政、财、文化大权,继续维持其摇摇欲坠的反革命统治。假夺权的阴谋被粉碎以后,又精心策划,掀起一股新反革命逆流,把斗争矛头直接指向无产阶级革命派,指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和革命领导干部,继续进行垂死挣扎。

三、反对毛主席,冲击中南海,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宣扬“怀疑一切,反对一切”的反动论调,并且公然声言对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也可以怀疑”,“也可以反对”,公开呼喊毛主席亲自批发的“军区命令是黑指示!”他们叫嚷向中央“将军”,两次冲击中南海,扬言要“揪陈伯达回白石桥辩论”;纠合二百多人,围住中南海大门,高叫“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并扬言要把衣服脱光,赤身睡在大门口,非要毛主席、周总理接见不可。他们要周总理派飞机,未达到目的,就污蔑周总理是“和稀泥,态度不鲜明;”而且还别有用心说:“中央为什么提谁反对陈伯达、江青同志,谁就是反革命,而不提谁反对周总理,谁就是反革命!你们要独立思考。”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在他们所控制的单位,利用各种宣传工具,大肆宣传他们的反革命黑货,公然封锁毛主席的声音,反对宣传毛主席思想。

四、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人民解放军,阴谋武装暴乱,妄图夺取军权。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把毛主席亲手缔造的人民解放军看作眼中钉、肉中刺,怕得要死,狠得要命,明目张胆地把武汉部队当作他们的“四大敌人”之一。他们恶毒地诽谤、咒骂、丑化、攻击我军,说:“武汉部队党委是黑党委”,“武汉部队是黑省委的看门狗”,是“保皇军”等等,败坏我军声誉,离间军民关系;围攻、绑架我军人员,扣押、破坏我军车辆,公然呼喊“绞死武汉部队”、“打倒武汉部队”、“武汉部队指战员没有好下场”、“解放军是反革命组织”等反革命口号;窃听军事机密,冲击军事机关和军用机场,抢走作战值班日记,并强行拍照;大量印发反动组织开封师范学院“八·二四”的“所谓XXX副总理五点口头指示”的反革命谣言传单,大肆制造夺取军权的舆论,并和军内一小撮坏分子相互勾结,准备启封库存武器,阴谋武装暴乱,妄图夺取军权,搞跨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工具。

五、破坏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反对革命的“三结合”。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打着“革命造反派”的旗帜,盗用群众组织的名义,在他们控制的《长江日报》上,抛出反革命的宣言书“二·八声明”,公然对抗毛主席的指示,对抗《红旗》杂志一九六七年第三期社论的精神,只字不提革命的“三结合”的方针,却把一些不同意他们反动观点的革命群众组织污蔑为“托派”、“造反奸贼”、“黑省委的别动队”等等,妄图把这些革命群众组织打成“反革命”。并且猖狂叫嚣“全武汉、全湖北要大乱、特乱、乱深、乱透”。接着对这些革命群众组织发起疯狂的袭击,妄图搞垮武汉地区革命阵线,造成混乱局面,以达到他们实行全面反革命复辟的罪恶目的。

六、强夺要害部门的大权,实行反革命复辟。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深知要夺取政权,首先要控制要害部门。他们强行夺取公安机关的大权,殴打公安人员,控制一些公安分局,掌握逮捕证,任意捕人,控制电信系统,侵犯人民通信自由,窃听国家机密,盗走电报密码,违法动用战备物资,占用战备线路,任意扣压电报,使通信联络受阻,国家机密遭到严重损失,强夺一些工厂、企业武装部的权,启封民兵武器。

七、进行阶级报复,制造白色恐怖。这一伙反革命分子,把斗争矛头指向革命群众、党团员、积极分子和革命干部。说:“现在的党员,都是刘、邓的党员,都是修字号的”。大批地任意开除党员党籍,焚烧入党志愿书。他们私设公堂、监狱,肆意进行搜身、殴打、绑架、抢劫、行凶、封门、抄家、戴高帽、挂黑牌、游街、体罚、审问、拷打等等。以抓“职工联合会”为名,命令所属基层组织抓人游街,规定每个“战斗队”至少要抓三至五人;仅今年一月二十日一天,就抓了六千多人戴高帽游街。游街的人,大多数是劳动群众,有些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还有十二、三岁的小孩和五、六十岁的老人。有的高帽用铁皮作成,重达三十斤;有的以钢丝弹簧名曰“紧箍高帽”。他们把井冈山大楼(机电局办公楼)的革命职工群众赶到马路上办公,用钢板、角钢和钢筋焊死门窗和楼梯口,拆除高空走廊的保险栏杆,准备好了水龙带、石灰、刀棒等器物,以对付革命群众。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制造白色恐怖,把革命群众搞得“人人自危,惶惶不安”企图趁火打劫,借以“变天”。

八、大搞残酷武斗,扰乱社会秩序,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公开说:“工人总部是靠抓、砸、打、抢起家的”。他们的反动口号是:“不打不抢是老蒋”,“不抓不偷是老修”。为了搞武斗,专门成立了“敢死队”、“夜袭队”等法西斯组织,配带匕首、钢鞭等凶器,白天休息,夜里出动。他们多次制造流血事件,严重践踏《十六条》。“二·八声明”发表后的三天内,这伙反革命暴徒就砸了某组织下属的四十三个组织,打伤二百多人,重伤四人,死二人;又据不完全统计,从二月八日到二月十五日的七天中,这个组织进行打、砸,抡、围攻、冲击等武斗行动一百一十余次。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

九、大搞经济主义,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的重大方针。大量挥霍浪费和破坏国家资财,煽动大批工人离开生产岗位,使一些工厂企业生产下降。这个组织的成员越多的单位,破坏的情况就越严重。XX厂是 “武汉地区工人总部”的重要“基地”之一,元月份只完成计划的百分之四十,二月份只完成了百分之八;该厂的XX车间,二月停工二十五天。国棉一厂有“工人战斗队员”一千五百余人;脱产的约一百人,“请假”的约五百人,一月份亏损了八十五万元。严重地破坏了生产。他们还到处强占公房,大肆破坏,所造成的损失无法统计。

十、窃取国家机密。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窃取了许多机密文件和图纸,有的还拍了照,还将一些机密资料作为传单扔撒;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重要照片和资料传往国外,外国报纸为之刊登。

“武汉地区工人总部”中的反革命分子罪恶滔天,以上所列只是一些片断,望各革命群众组织积极检举、揭发、控拆,把这个组织中的反革命分子的罪行彻底公诸于众!把他们的反革命阴谋彻底粉碎。


PD-icon.svg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条,本作品不适用于该法。如不受其他法律保护,本作品在中国大陆和其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包括:(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二)时事新闻;(三)历法、通用数表、通用表格和公式。

(1)《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五条规定,著作权法和本条例中的时事新闻,是指通过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报道的单纯事实消息。(2)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演讲,不总是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