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巻五 㑹稽志 巻六 巻七

  欽定四庫全書
  㑹稽志巻六      宋 施宿等 撰陵寢
  紹興元年四月十四日奉隆祐皇太后遺誥斂以常服不得用金玉寳貝權宜就近擇地欑殯候軍事寧息歸葬園陵所製梓宫取周吾身勿拘舊制以為他日遷奉之便此欑宫之始也以是月十七日大殮遂治欑宫李回為總護使胡直孺為橋道頓遞使故事皇太后又嘗垂簾當以相臣為山陵使是時范宗尹當軸而止用執政為總護使他官亦不備置者以欑宫故比陵寢少異也自是用此為故事故不詳錄自四月至六月甫三十五日而欑宫吿成葢議者謂他日歸祔泰陵則山陵之制始當畢講今皆當畧於是總護使首辤所賜銀絹橋道頓遞使亦辭而乞受其半章誼在臺中劾之橋道頓遞使遂亦盡辭而公使錢每料纔支三百貫不得過三料葢不及千緡比故例省費幾四十萬貫方是時上距欽聖憲肅皇后山陵已三十餘年中更變故圖籍無在者而朝士多新進亦鮮能知於是以新江東轉運副使曽紆嘗為欽聖山陵使司官屬命為兩浙轉運副使専修奉欑宫使臣張宗吏人朱扆皆自言嘗經欽聖山陵差使省記當時施行次第亦命服役欑宫卜地在越州㑹稽縣然道路橋梁之類皆命越州所管八縣分地修營至紹興十三年六月徽宗皇帝顯肅皇后憲節皇后靈駕自行在發引初隆祐欑宫稱昭慈聖獻皇后欑宫至是以不可備稱帝后尊號詔以永祐陵欑宫為稱其後永思陵永阜陵永崇陵並用此為故事而欑宫自祖宗時有殿欑啟欑之名皆用𣪁字至顯仁皇太后祔永祐陵欑宫始並以欑字易之起居郎熊克著中興小厯云先是有持隂陽家說欲廣欑宫禁域為二十里有墓在其間者皆當徙去浙東帥臣王師心力言其不可時監察御史任文薦奉詔監掩𣪁宫就令按視於是獲免者七百六十有竒又薦獻之物舊取於民師心請以上供錢給其直從之
  濮王園廟
  濮安懿王在英宗皇帝時以塋為園即園立廟俾王子孫世襲濮國自主祭祀行之累朝紹興中以濮邸宗室有在逺未集行在者故久闕嗣王止以見在行髙者為主奉濮安懿王祠事久之乃復除嗣王濮園既阻絶廟祏寓㑹稽之天寧寺今為報恩光孝寺葢以英祖初詔有立廟京師之戒故止寓㑹稽嘗時講求亦詳矣十三年主奉祠事賀王士㑹請即光孝之法堂為廟而闢寺西隅南嚮為廟門如舊制置衛甚謹其香火官吏出入繇别門園令一人以濮邸諸王孫充嗣濮王奉朝請嵗以春秋來薦獻亦循舊制也
  大禹陵
  禹巡守江南上苗山㑹計諸侯死而葬焉猶舜陟方而死遂葬蒼梧聖人所以送終事最簡易非若漢世人主豫自起陵也劉向書云禹𦵏㑹稽不改其列謂不改林木百物之列也苗山自禹𦵏後更名㑹稽是山之東有隴隠若劍脊西嚮而下下有窆石或云此正葬處疑未敢信然檀弓註天子六繂四碑所以下棺則窆石者固碑之制度至其數不同或由繁簡異宜或世代悠逺所存止此皆不可知也窆石之左是為禹廟背湖而南嚮然則古之宫廟固有依丘隴而立者按皇覽禹塚在㑹稽山自先秦古書帝王墓皆不稱陵而陵之名實自漢始舊經云禹陵在㑹稽縣南一十三里
  祠廟
  府城
  城隍顯寧廟在子城内卧龍山之西南自昔紀載皆云神姓龐諱玉按唐書忠義傳實龐堅四世祖也京兆涇陽人魁梧有力明兵法仕隋為監門直閣李密據洛口寖逼東都王以闗中銳兵屬王世充擊之百戰不衂煬帝崩乃率萬騎歸唐時唐室新造諸将起於行伍髙祖以王隋之舊臣久宿衛習朝廷制度拜領軍武衛二大将軍俾為諸将模矱秦王尤所親倚常從征伐薛舉冦涇川拔髙摭舉死子仁杲勢益張秦王命梁實營淺水原賊将宗羅𥈑攻之甚力王於是奮擊士卒殊死戰秦王以勁兵𢷬其背羅𥈑大敗遂擒仁杲平隴西尋為越州總管威望甚著盗不敢犯其境武徳二年召還巴山獠叛除梁州都督悉討平之越州題名記與新唐書所載先後不同詳見馬萬頃所述王傳召為監門大将軍卒太宗為輟朝贈工部尚書幽州都督初王鎮越恵澤在民既卒邦人追懐之祠以為城隍神梁開平二年呉越武肅王上其事封崇福侯五代㑹要作開平元年紹興元年詔以駐蹕㑹稽踰年妖祲不作行殿載寧城隍崇福侯廟賜額顯寧封昭佑公三十年顯仁皇后靈駕渡江無虞加號忠順乾道五年加號孚應八年加號顯恵淳熈三年封忠應王後又加號昭順靈濟孚佑郡人奉祀甚謹以九月十二日為神生日享薦尤盛
  䕶國旌忠廟在子城内自昔陜西出兵祈禱三聖必獲顯應當睦冦作是邦得三聖隂祐遂建廟紹興元年宣撫處置使張奏據呉玠陳請乞於鳳翔府和尚原立三聖廟賜額旌忠封忠烈靈應王忠顯昭應王忠恵順應王所至廟祀一用是額
  崇善王廟在府衙蓬萊閣西
  五通廟在子城内
  呉越武肅王廟在府南四里三百二十六步本甚閎壮嵗久墮圮今僅餘四楹有巨碑舊在廡下今乃立荒園中皮光業之詞也具載唐長興七年呉越王棄宫館後二年嗣王建廟於越按長興後唐明宗年號止於四年而崩歴閔帝清泰帝凡三年而晉髙祖即位改元天福若不數閔帝清泰則七年乃天福元年劉恕呉越紀年稱天福元年七月乙夘立武肅王廟於東府今攷之碑與紀年雖不同其實皆嵗丁酉清泰廢閔帝為鄂王晉祖追貶清泰為庶人皆削其年號而天福改元以其年十一月則十一月以前皆長興七年矣漢髙祖削晉出帝開運之號稱天福十二年亦用此比也然武肅王實以壬辰嵗薨文穆王襲位壬辰葢長興三年不得云長興七年矣呉越王棄宫館後二年嗣王建廟於越也按五代史及劉恕紀年開皇紀呉越備史皆言武肅王以三年薨則碑為誤然碑當時立光業為其國丞相亦不應誤繆至此葢皆不可知光業日休子紹興中王裔孫詧叔廣言廟中神像雖從者及伶人皆坐示不可遷也
  旌忠廟在府南三里二百六十六步建炎四年十一月髙宗皇帝自建康東巡㑹稽大臣吕頥浩等建議請移蹕四明㑹金報踵至遂行命李鄴守㑹稽鄴嘗使金至是畏死不能守遂降金大酋烏珠在錢塘遣其下號帕克巴太師者為偽知州並檄鄴為偽同知日同視事於府出則並馬而行郡士民多懐忠憤然莫敢先發初大駕之行詔百司分半扈從而親兵輦官長入祗候亦止以三千人從行有衛士唐琦者不得在行中琦開封人資忠勇自誓與金偕死以報國㑹帕克巴太師出乃懷巨塼欲邀擊殺之復疑從騎衆恐不克成功顧視道傍有小閣乃趨上適俯見一人過即奮塼擊之不中中其騎從騎羣至遂執以見帕克巴鄴共坐問故琦大罵不絶曰吾欲碎爾首死作趙氏鬼耳帕克巴氣折曰大金兵數百萬汝殺我一人何益琦曰汝敢來為此州主故欲殺汝又顧鄴曰我請官一石五斗米尚不肯以負國汝受國厚恩何為乃爾豈人類耶金亟命  之罵猶
  大駕再之㑹稽    即為立廟且以其事
  聞請           又郡 詔移婺
           讀者凛然増忠義之氣   乙己冬金大入塞太上皇内禪幸浙明年正月金兵徑犯京師議和於城下而還是年再犯京師明年春二聖出狩漠五月今天子即位又
  明年冬金深入渡淮已酉二月遂犯揚州天子幸杭其冬金分兩道冦江浙其一由武昌渡江犯洪州六宫百司衛從隆祐后遷於䖍以避之金自洪進兵西南至瀏陽西北至建昌撫其一由歴陽渡破建康陷太平廣徳進破杭渡錢塘江入越陷明州天子自越幸明自明航海幸温今年二月金人自明越而西復陷秀䧟平江達於鎮江並山鑿河通道建康卒以其衆並所掠呉越之人濟江而北裴回於淮南至於今去否所不得知也嗚呼金内侵六年國家之難生民之禍至此極矣前世未有也士大夫畏避至不敢誦言金為賊其能為吾宋仗節死難者與有幾侯以衛士武人生不知書遇亂憤發顧不能愛其死狙擊金酋慢罵降帥至死猶不絶口其義豈惟今之人所希見古書傳所載何以尚兹嗚呼偉哉崧卿時治兵在衢方道路梗絶旁郡縣行事往往不相聞知惟侯之事諜者爭相傳以為美談至一日十許告聞者相與嘆惜有為流涕者或恨不與之偕死已而崧卿守越凡在越之人類能言之參攷既審亟以其事聞天子愍嘉之詔議追褒而邦之人復相與請建祠宇以旌侯之忠以勸來者乃作今廟方須其成請額於朝且記其事於石未果而崧卿既以病免矣於其行日姑以不腆之酒禮於像貌之前而致吿焉後帥陳汝錫復以為言詔賜額曰旌忠隆興中帥呉芾増葺屬其客陳澤作修廟記今在廟中
  東嶽行宫在府東南四里一百六十二步
  保寧王廟在府東南四里二百八十六步
  助海侯廟在府西北三里三百一十六步
  越王廟在府西北二里
  興武侯廟在府西北四里一百三十七步
  鮑郎廟在府南二里二百四步
  愍孝廟在府東北二百七十九步孝子蔡定父革以傭書自給惟定一子命為進士建炎元年革以事逮捕繫獄年七十當贖吏持不可定祈哀太守願以身代不報㑹大雨雪定嘆曰生無益於親當以死繼萬一有司憐而釋之因自撰墓銘并訴牒一道寘諸懐服巾紵趨府橋下自湛而死太守翟公汝文聞之亟命出其父且給轊以塟定死後七年太守王公始克請於朝賜廟額曰愍孝
  㑹稽縣
  城隍廟
  舜廟在府城南七十里述異記云㑹稽山有虞舜巡守臺
  禹廟在縣東南一十二里越絶書云少康立祠於禹陵所梁時修廟唯欠一梁俄風雨大至湖中得一木取以為梁即梅梁也夜或大雷雨梁輒失去比復歸水草被其上人以為神縻以大鐵繩然猶時一失之政和四年勅即廟為道士觀賜額曰告成禹陵舊在廟旁今不知所在獨有當時窆石尚存髙丈許状如稱權廟東廡祭祠嗣王啟而越王句踐亦祭别室鏡湖在廟之下為放生池臨池有咸若亭又有明逺閣懐勤亭懐勤取建炎御製詩登臺望稽嶺懐哉夏禹勤之句
  南鎮廟在縣南一十三里周禮職方揚州之鎮山曰㑹稽隋開皇十四年詔南鎮㑹稽山就山立祠取其旁巫一人主灑掃且命多蒔松柏天寳十載封㑹稽山為永興軍毎嵗一祭以南郊迎氣日國朝乾徳六年詔問禮官五鎮見祭罷祭之由時以㑹稽山在呉越國乃下其國行祭事淳化二年秘書監李言五郊迎氣之日皆祭逐方嶽鎮海瀆自唐亂離之後有不在封域者遂闕其祭國家克復四方間雖奉詔特祭未著常祀望遵舊禮就迎氣日各祭於所𨽻之州長吏以此為獻官從之其後立夏日祀南鎮㑹稽山永興公於越州
  越王廟在縣東南一十二里
  曹娥廟在縣東七十二里娥上虞人父旴能弦歌為巫祝漢安二年五月五日於縣江泝濤迎波神溺死屍不得娥年十四縁江號泣晝夜不絶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元嘉元年縣長度尚改葬於江南道旁為立碑焉墓今在廟之左碑有晉右将軍王逸少所書小字新定呉茂先師中嘗刻於廟中今為好事者持去國朝熈寧十年十月詔曹娥孝女墳廟載祀典又有朱娥者上虞民朱四女母亡養於祖母娥十嵗祖母與里中朱顔鬬被刃娥趣救之得免而娥連被數十刃絶吭而死治平二年太守章公以其事聞賜其家粟帛㑹稽縣令董階以娥配食曹娥至今在焉
  馬太守廟在縣東南三里八十步太守名字叔荐永和五年創立鏡湖在㑹稽山隂二縣界築塘蓄水水髙於田田髙於海各丈餘水少則泄湖溉田水多則泄田水入海塘周回三百一十里溉田九千餘頃㑹稽記云創湖之始多毁塚宅有千餘人怨訴臻被刑於市及遣使按復絶不見人閲籍皆先死者云唐韋瓘修廟記云開元中刺史張楚深念功本爰立祠宇久而陊敗今皇帝後元九年觀察使孟公崇大棟梁孟公簡也其在越乃元和中記云後元葢省文爾
  孔府君廟在縣南二十五里又謂之孔官廟按世説孔車騎少有嘉遁意年四十餘始應安東命未仕宦時常獨寝歌吹自箴誨自稱孔郎遊散名山百姓謂有道術為生立廟今猶有孔郎廟
  陳朝公主廟在縣東八十五里
  嚴司徒廟在縣三十五里相傳云司徒助也
  興善将軍廟在縣東四十里白塔呉越忠懿王建鄭太尉廟在縣東南一十五里廟之下即樵風涇也舊在山麓今遷山上
  的耳潭龍王廟在縣東北一十里
  防風廟在縣東北二十五里禹誅防風氏此其遺迹樊将軍廟在縣東四十里
  青山廟在欑宫神路側舊名伏虎大王廟在青山下後遷
  靈應廟在昭慈聖獻皇后欑宫復土後立在禁地内
  山隂縣
  城隍廟在縣東五步
  塗山禹廟在縣西北四十五里事具塗山
  馬太守廟在縣西六十四里事具㑹稽
  項羽廟在縣南十五里項里溪上以亞父范増配食不知其始嵗月傍有聚落數十户嵗時奉祀
  王廟在縣西北七里
  感聖侯廟在縣西北二十里
  聖姥廟在縣西南三十里
  贊禹龍王廟在縣南二里
  銅井瑞澤龍王廟在縣西七十里
  秦望山靈恵侯廟在縣南三十里
  漢太守朱公廟在縣東北三江門外四里
  栁姑廟在縣西一十里湖桑埭之東前臨鏡湖葢湖山絶勝處也鄉人舊傳以為羅江東嘗題詩今不傳
  靈助侯廟在縣西四十五里錢清鎮
  景氏廟在縣西九里三山之東山石堰上又有一景氏廟在縣西七里吉宅村俚俗傳以為二景本伯仲死而為神能福其民故至今四時祀之吉宅之景氏廟叢木隂翳居大澤中四絶不通或云舊每為立廟輒為菑故至今但露祭而已按景氏與昭屈同為楚之望姓疑二景非近世人云
  嵊縣
  城隍廟在縣西五十步
  東嶽廟在縣北一里
  上善濟物侯廟在縣北四十五里五十步嶀浦按酈道元水經注云廟甚靈驗行人及樵伐者皆致敬焉若有侵竊則必為蛇虎所傷今雖不聞有蛇虎之異而邑有水旱必先致禱又嘉祐進士何淹記云侯姓陳氏為台州之仙居令晉天福中有封誥
  南天嶽廟在縣南一十里
  簟山廟在縣南四十五里
  靈輝廟在縣西北三十里水旱疫癘祈禱輒應鄉民謂之靈威王不知得封在何代乾道八年賜今額
  東石鼓廟在縣東七十里西石鼓廟在縣西二十里大抵剡多石鼓廟村聚往往有之嵗常以春秋祭皆能福其民葢一方所奉神也
  黄姥岑廟在縣東二里輿地志云縣東門外有黄姥神祠民多奉事之
  石姥廟在縣西六十里
  保邦興福廟在縣西六十五里
  仙姑廟在縣西六十里
  三女廟在縣西二十五里有墓
  猪烏五龍堂在縣西四十里
  正順忠祐靈濟昭烈王廟在縣北一百八十步
  東白巖廟在縣東二十五里
  威勇王廟在縣西三十里
  佑順侯胡侍郎祠在縣西五十里兵部侍郎胡婺之永康人嘗奏免衢婺身丁錢民被其賜廟祀於衢婺之間無慮數十胡殁於慶厯中廟初未有封爵永康之民因宣和中封方巖神為佑順侯牽合以為胡侍郎凡婺州境内皆以佑順為名故嵊亦承誤焉
  阮仙翁廟在縣南一十里
  恵應廟在縣西六十里舊號蘇明王廟宣和四年賜今額
  西嚮王廟在縣西三十五里
  顯應廟在縣西四十里祠初建於赤烏二年神嘗為令此邑有恵政廟食於此嵗久失其姓宣和辛丑睦寇起蔓延旁境魔黨響應剡縣屠戮焚蕩尤酷一夕四山旗幟車葢隠隠出入雲間見者咸疑神游而廟不存矣視之果煨燼未幾又有復見如前日之異若反斾而來賊徒忽驚呼曰天兵至矣遂自相攻殺官軍未至賊已殱盡鄉人相與復築廟宇甚盛旱潦疾疫有禱必驗紹興十一年詔賜額顯應鄉人姚公為諌議大夫率鄉人陳於府縣詔封靈祐侯
  諸暨縣
  城隍廟在縣西北三十步
  秦始皇廟在縣西一里㑹稽記云始皇崩邑人刻木為像祀之配食夏禹後漢太守王朗棄其像江中像乃泝流而上人以為異復立廟唐葉天師焚之開元十九年縣尉呉勵之再建慶厯五年知縣寇中舍毀之改作迴車院今院側仍有小廟存
  烏帶廟在縣東北四十五里烏帶山夏侯曽先地志云梁武帝遣烏笪採石英於此山而卒後人立廟帶笪聲之誤也
  范相廟在縣東南五里葢祀越相范蠡
  福順王廟在縣西南二里
  松山朱太尉廟在縣西五十里
  五通廟在縣西北四十里
  靈女臺廟在縣東北二十五里
  白龍堂在縣東北四十里
  五泄夾巖廟在縣西四十里
  栅潭明王廟在縣東七里
  亭闊廟在縣西南二十里
  五泄龍堂在三學院側境接富陽浦江東西兩源㑹為飛瀑五折而下雪濺雷吼聲聞數百步有湫幽邃神龍所宅過者雖伏暑亦慘凛嵗旱禱雨輒應嘉祐中縣主簿呉伯固處厚禱焉刻石記之説者謂瀑水竒不減廬山天台鴈蕩石門然名不甚著為可恨
  東嶽廟在縣東南五里金雞山下大觀四年置洪氏夷堅志頗記其異
  俞栁仙判官廟在縣東南孝義鄉父老傳有姓俞者久寓村媪家病革語媪曰死以兩大甕合以葬我扛折則窆鄉人如其說復夢俞曰今為天曹雨雪部判官㑹野火且至烈日中雨雪冢上逺近異之即其地立祠紹興初久旱迎神至大雄寺禱雨立應嵗以大稔相傳神喜栁枝邑人致禱必持栁枝以獻因號栁仙云
  栁鮑仙姑廟在縣東南孝義鄉廟負山帶溪景趣勝絶父老以溪聲髙下卜雨暘甚驗人皆異之
  蕭山縣
  城隍崇福侯廟在縣南五十步葢郡城隍初封也西殿寧邦保慶王廟在縣西三十五里隋大業中有孔大夫者為陳果仁裨将討東陽賊婁世幹降之立廟黄山唐光化二年呉越武肅王上其事封恵人侯後加封今額
  㝠䕶廟在縣東四十里舊號駐師侯廟紹興三十年以顯仁皇后靈駕所由勅賜㝠䕶廟仍封顯佑侯淳熈十五年加號昭烈慶元五年加號翊順
  昭佑廟在縣東四十三里漢乾祐元年封保江寧波王葢呉越王有國時也宣和三年賜今額
  寧濟廟在縣西南一十三里西興鎮政和三年賜今額六年髙麗入貢使者将至而潮不應有司請禱潮即大至詔封順應侯宣和三年進封武濟公紹興十四年徽宗皇帝靈駕渡江加武顯仁皇太后合祔加武濟忠應翊順公淳熈十五年髙宗靈駕之行顯應尤異先數日太守侍郎張公杓躬視漲沙沿御舟入浦去處盡䕶以紅竹詰朝方集萬夫迨潮落沙已蕩盡水去所立之竹纔尺許及虞祭畢沙復漲塞莫不驚異於是詔加武濟忠應翊順靈佑公慶元四年憲聖慈烈太皇太后歸祔永思将渡江㑹大雨震電隨禱而止遂賜王爵是為孚祐王慶元六年十二月永崇蕆事畢進封孚恵善佑王
  武祐廟在縣北二里舊號北嶺将軍廟方臘陷錢塘欲東犯㑹稽其衆見将軍擐金甲陳兵於西興江㟁張大旗有北嶺字賊不敢渡郡守劉忠顯公韐上其事賜今額紹興十二年以徽宗皇帝靈駕所由封顯應侯三十年加號以靈助
  南殿保國資化威勝王廟在縣南五十里漢乾祐元年呉越王建
  崇安保善王廟在縣西四十五里
  初平侯廟在縣東五十里
  助勝侯廟在縣西七里
  破虜侯廟在縣西北八里
  䝉山東嶽廟在縣西三里
  龍王廟在縣東四十里有龍井在山之巔
  餘姚縣
  城隍廟舊在縣西二百步今移在縣東北一十步東嶽廟在縣東三里政和四年知縣事廖天覺建通直郎顧復幾等捨廟基
  緒山廟在縣西二百五十步祀典始於東晉咸康中有江都李泳者作記謂徽宗皇帝常夢禁中火有神人撲滅已雨奏曰臣越之餘姚緒山神黎明内廷果火㑹雨而止上異之有㫖下本道訪求遂賜應夢之號泳字子永御史中丞定之曽孫諸父仕多通顯其說宜不敢妄云
  廟在縣西二里其初山闞大江有石入江流多為舟楫之害故邑人立廟於其所邑士莫君思去其石凡石之入水者鑿之殆盡今不復為害矣
  保慶寧邦王廟舊在縣江南之東紹興五年知縣事朝奉郎陳時舉因江南數有火灾徙在縣南門之側去縣八十步自此火不復作乾道九年知縣事宣義郎留觀頥重修
  助海侯廟在縣江之北二百三十步地名鄧家㠗以其有功海上故邑人祀之㑹稽城中彭山亦有助海侯廟當是一神也
  正順忠祐靈濟昭烈王廟即廣徳軍祠山張王神也在縣西二百六十步慶元四年建祠山廟甚盛江浙間多有行廟祭者必誦老子且禁食彘肉云
  南雷應瑞大王廟在縣南雙鴈鄉舊廟在大小雷山因溪水泛溢流木至此遷於今所傍有古大木特異木根有穴可容數人穴有小潭或云神龍居之知縣事林迪因嵗旱具酒與神對酌禱之甘澤隨至自後凡旱潦有禱多應
  梁武帝廟在縣東七十里上林湖又有蕭帝廟在縣江南之東南五里竹山邑民稱為蕭帝廟
  五靈廟在縣東二里
  虞公廟在鳳亭鄉之石⻱呉國虞翻之墓也
  歴山舜帝廟在雲柯鄉事見古蹟門
  千将軍廟在縣東北冶山鄉
  嚴子陵廟在縣之冶山鄉安山橋有墓在廟旁一里詳具子陵墓
  上虞縣
  城隍廟在縣東五十步
  舜帝廟在縣西三十五里
  秦始皇廟在縣東南三里
  蕭王廟在縣南五十里
  梁王廟在縣東七里
  霸王廟在縣西南五十里今廢
  利濟侯廟在縣北二十五里今廢
  朱侍中廟在縣北四十七里廟南二十步有學堂橋洗硯池邑人謂買臣嘗讀書於此廟西有大冢巋然亦傳以為買臣冢然按史買臣呉人方是時呉屬㑹稽謂之㑹稽呉人則可謂之㑹稽山隂人則不可葢朱侍中别自是一人非買臣也
  陶朱公廟在縣西南七里
  靈恵廟在縣東南九里本鳳鳴洞主廟乾道間禱雨隨應知縣錢似之以其事上府府以聞於朝賜今額
  夏湖明府廟在縣南三十五里
  纂風公主廟在縣西北六十里
  夏葢夫人廟在縣北五十里
  通澤廣利侯廟在縣南五十里侯即方石聖官呉越封通澤将軍熈寧八年封廣利侯有清獻趙公所撰記立石於廟廟前石山雙立如筍髙數百尺上有異花鄉人神之
  正順忠祐靈濟昭烈王廟在縣西一里
  朱娥孝女廟在縣南八里娥縣民朱四女年十嵗冒白刃救祖母事具曹娥廟既配曹娥其後上虞邑人復為立祠政和三年増修有新定江公亮記
  赤石夫人廟在縣北五里山腰有望夫石夕陽返照其色正赤鄉人異之為立祠
  握登聖母廟在縣西南四十里握登山之巔舊傳舜母名握登生舜於姚墟因姓姚氏
  蕭将軍廟在縣東南十四里将軍秦人諱闓與弟閎領兵東之上虞植金鞭於地而自誓曰化為黄竹吾當血食於此已而黄竹生焉黄竹嶺由此得名嶺去廟甚近廟有斷碑云呉太元二年縣令濮陽興立
  順聖龍王廟在縣東八里
  嵩城大王廟在縣西北六十里
  崔長官廟在縣西六里
  新昌縣
  城隍廟在縣西一百五步
  公塘廟在縣南四里
  天嶽廟在縣西南七里
  梅姑廟在縣西南二十里
  康侯廟在縣東八里
  張王廟在縣西南三里
  陳姑廟在縣西二里
  冡墓
  句踐庶子冢在夫山越絶記地距山隂縣三十里按越世家句踐之後為王子鼫與而庶子不得其名
  大夫文種墓在種山越既霸范蠡去之種未能去或讒於王乃賜種劍以死葬於是山故名
  陳音冢在山隂縣西南五里是為陳音山音善射者孔曄記曰其冢壁猶畫作騎射之象也
  灼⻱公冢越絶云句踐客秦伊善灼⻱者疑此是而其冢曰秦伊山者未詳按十道志當在⻱山下
  朱買臣墓在嵊縣北六里有石羊存焉今號石羊廟買臣呉人今墓在此姑以傳疑
  嚴光墓在餘姚陳山輿地志云墓衛有石羊乾道中丞相史文恵公守越於墓側建祠堂自作碑屬錢塘虞似良書之似良字仲房有分𨽻名自言𨽻法專師逄童子唐仙人二碑
  孟嘗墓在上虞縣西七里嘗字伯周别見
  曹娥墓在㑹稽縣東七十二里自漢元嘉初縣長度尚改葬娥江浦道邊至今存焉墓所有翁仲對峙亭曰雙檜後人所封殖也
  魏朗墓在上虞縣西北四十二里詳見人物門
  謝夷吾墓在種山南華鎮覽古云今府宅儀門下夷吾将死𢽟其家曰漢末當亂必有發掘露骸之禍宜縣棺下葬子孫遵之故能獨全以至今云
  虞國墓在餘姚縣西五里孔曄記云國為日南太守有恵政出則雙鴈隨軒及還㑹稽鴈亦隨焉其卒也猶於墓不去
  朱雋墓在蕭山縣東洛思山郡國志云雋葬於此洛人送葬登山望洛一嘆而絶也孔曄記又稱雋為光祿大夫時遭母喪将洛下冢師歸登山相望冢師去鄉既逺目極千里北望京洛遂縈咽而死因葬山頂然則洛思山者又為冢師墓也今兩存之
  劉剛墓在餘姚縣南八十里其妻樊夫人祔剛仕為上虞令有道術能召役鬼神政尚清靜嵗嵗大豐民受其恵其妻亦有道者事見葛稚川神仙傳
  葛仙翁墓在上虞縣西南四十里蒿公山之巔有石室髙丈餘狀如冢
  虞翻墓亦見舊經夏侯曽先地志在餘姚羅壁山下葢縣南十有八里
  丁固冢十道志編在㑹稽固山隂人少夢松生腹上謂人曰松字十八公後果為司徒又名司徒冢
  孔愉墓在山隂縣南二十九里愉仕至尚書左僕射世說所謂孔車騎乃其贈官也
  阮裕墓在嵊縣東九里裕字思曠以疾築室剡山金紫光祿大夫不就卒
  山遐墓在蕭山縣北一十一里遐簡之子濤之孫也歴餘姚令東陽太守卒於官
  許旼墓在蕭山縣東三十二里許詢之父旼晚居蕭山當是其墓
  郗愔墓在山隂縣西南二十五里
  謝安墓在上虞縣西北四十里史云安墓在建康梅岡此云安墓未詳按南史謝靈運父祖並葬始寧或是謝𤣥父子墓爾
  王羲之墓在諸暨縣苧羅山孔曄記云墓碑孫興公文王子敬之書也而碑亡矣
  支道林墓按世說在剡之石城山戴逵過之嘆曰徳音未逺而拱木已積石城今屬新昌是為南明山
  謝輶墓在山隂縣西三十三里晉太元中㑹稽内史夏靜墓亦見舊經夏侯曽先地志云在蕭山縣東螺山螺山者其形似也
  戴顒墓在剡縣北一里王僧達呉郡記顒死葬剡山今石表猶存故王⻱齡詩云千年戴顒墓三字道傍碑也
  褚伯玉墓在剡縣白石山南史本傳云齊髙帝於是山立館居之伯玉常居一樓上及卒𦵏樓所
  謝康樂靈運墓在山隂縣西南三十二里靈運死建康葢歸葬於此
  羊𤣥保墓在蕭山縣西三十九里嘗為本郡太守楊素墓在上虞縣西北五里亦見舊經或謂素死長安又非越人疑有同姓字者爾
  徐浩墓在山隂縣南二十一里
  賀知章墓在山隂縣東南九里其地因名九里墓在山巔鄉人呼為賀墓
  康希銑墓在山隂蘭亭希銑㑹稽人歴饒海台睦四州刺史其碑顔魯公撰併書郡守呉奎得之王荆公及弟平甫賦詩而墓始著
  石昉墓在新昌黄壇按公弼家譜墓前有柘樹生而内向覆墓如葢每有登科者則柘生特枝一枝一人或二三枝則二三人云
  呉越遜王倧墓在㑹稽秦望山按備史倧疾殂東府以王禮葬焉秦望一名天柱聳特秀削倧之子孫多以文詞知名建炎初裔孫伯言自北邙遷奉累世之喪歸祔天柱名士多有挽詞
  蔡墓在上虞縣西十里世傳是蔡伯喈墓按邕固嘗避難至越然史載邕六世祖與其父及母死廬墓事不聞有墓在此也死獄中又不在越非漢蔡邕明矣太平御覽載人有夜坐論史忽有扣户自稱蔡邕字伯喈者人曰死王允獄中非子耶鬼曰彼自是東漢之蔡伯喈也吾姓氏適同耳以此推之殆亦此類姑存之近代冢墓冢墓舊經所載外餘隨訪求所得書之故無前後之次亦有未盡書者尚多當俟續書
  㑹稽縣
  太傅信王墳在㑹稽昌原村王諱以少保恩平郡王判大宗正始賜府於紹興府後罷大宗正府如故進少傅王薨遂贈太保信王以葬其加贈太傅則又慶元之六年云
  陸諌議墓在五雲鄉焦塢贈太傅
  陸都官墓在袁孝鄉贈至太尉今改葬本縣鷲峰寺前
  錢内翰希白墓在天柱峰下子集賢彦逺裔孫伯言祔沈少卿墓在雲門已上並見舊經
  陸發運墓在富盛鄉
  郎中祔發運墓
  陸左丞墓在陶宴嶺
  陸少師墓在雲門盧家㠗
  知郡通判並祔少師墓
  陸右師長民墓在上皋尚書塢
  參議静之提舉升之教授光之並祔右師墓
  蘇計議師徳墓在陶宴嶺
  吏部祔計議墓
  楊樞宻墓在何山
  知郡祔樞宻墓
  詹司諌亢宗墓在秦望山
  詹太博林宗墓在鹿里
  太監祔太博墓
  梁師諌仲敏墓在秦望山
  胡尚書直孺墓在秦望山
  齊賢良墓在昌原
   翰墓在昌原
  屯田墓在浪港山
  傅編修堯咨墓在石棊山
  給事中崧卿左藏並祔編修墓
  王提舉墓在五雲鄉中竈
  判官侍郎並祔提舉墓
  王知郡墓在蔡村
  韓樞宻肖胄墓在太平鄉
  韓左師膺冑墓在太平鄉
  韓運使墓在太平鄉
  富樞宻直柔墓在古城
  富知府墓在古城
  張秘書墓在昌原
  尹侍郎墓在龍瑞前峰下未仕時嘗封和靖處士莫侍郎叔光墓在平水
  孝子蔡定墓在觀嶺下
  山隂縣
  魏忠憲王墳在山隂法華山王諱孝宗第二子也初自魏邸出判寧國府又判明州兼領雍州牧王薨有㫖宜於紹興善地權厝遂厝於天衣寺之法堂遣使軷祭且視窆焉
  陸知郡墓在黄祊
  齊尚書執象墓在昌原
  傅銀青傳正墓在承務鄉
  尚書墨卿祔銀青墓
  宋修撰墓在九里
  朱提學興宗墓在苦竹村
  王中書孝迪墓在九里
  陳中書過庭墓在黄祊嶺
  王特進俊乂墓在西山
  尚書祔特進墓
  司馬提舉墓在亭山
  侍郎監丞祔提舉墓
  吕顯謨正已墓在九里
  曽文清公墓在道樹
  大卿侍郎並祔文清墓
  杜太師墓在永昌鄉苦竹村
  孫威敏公墓在承務鄉
  陸太保墓在承務鄉左丞之祖四世葬此有陸氏大墓碑
  趙太師墓在承務鄉清獻公之祖與陸氏墳正相對亦有碑
  唐右史墓在蘭亭
  唐運使墓在古城
  石銀青元之墓在盛塘孫朝議瑞中寺正邦哲祔銀青墓
  石提舉繼曽墓在謝墅
  李太尉顯忠墓在天衣山
  嵊縣
  石祠部麟之墓在昇平鄉
  石尚書公弼墓在僊山
  諸暨縣
  定安郡王令詪墓在花山
  馬郎中墓在陶朱鄉
  寺丞延之祔郎中墓
  廖都丞虞弼墓在陶朱鄉
  新安郡王士術墓在陶朱鄉
  姚太師舜明墓在長寧鄉
  參政祔太師墓
  安定郡王子墓在安俗鄉
  蕭山縣
  王兵部墓在縣西南八里
  王侍郎墓在廣福寺傍
  餘姚縣
  胡尚書墓在澄溪
  李荘簡公墓在姜山
  陳侍郎墓在化安寺
  趙知府彦嗣墓在鳳亭鄉
  趙知府師龍墓在石堰
  上虞縣
  趙知府彦䌈墓在五夫山鳳凰村
  豊郎中
  潘經略
  趙龍學
  新昌縣
  石尚書待旦墓在仙桂鄉
  朝議温之朝議牧之金紫衍之太傅象之太博亞之大夫景衡並袝尚書墓
  石祠部景術墓在髙蟠
  石知郡彦和墓在蒼㠗
  石朝議景衍墓在蘭峴
  石侍御公揆墓在仁山
  石知軍嗣慶墓在石佛寺山
  石少尹彦中墓在蒼㠗
  許知郡從龍墓在杜黄山
  趙知郡墓在伍山鄉
  石刑部晝問墓在小江
  石檢詳宗昭墓在王公塢
  太師賀孝敏王士㑹墓在山隂縣天衣寺法華山節使滕國恭靖公不㣲墓在山隂縣東黄
  直閣不羈祔恭靖墓















  㑹稽志巻六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會稽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