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修類稿/卷13

 卷十二 七修類稿
卷十三
卷十四 

兩郭子興编辑

國朝追封滁陽王郭子興,乃太祖初起兵之外父,定遠人也。功臣郭子興,則封鞏昌侯者也,其弟英,亦以開國功,封武定侯,今子孫世襲。事實見《功臣錄》。

黃蔡葉编辑

初,張士誠委弟士信為丞相,守杭,後復令潘原明取弟回姑蘇謀國。時士信專用黃敬夫、蔡彥文、葉得新,然三人黃書生、蔡業醫、吳星士也。吳中因作十七字詩:「丞相做事業,專用黃蔡葉,一夜西風起,幹癟。」至吳元年九月初八日癸未,是日西風,大將軍徐達攻破姑蘇,從西門進兵,擒士誠等,然後知其為讖也。

英宗復位實錄编辑

景泰八年正月,上有疾,免朝數日。百官問安,太監興安曰:「徒問不能為社稷計。」於是十一日科道奏立東宮,十二日禮部會君臣又奏,旨意不允,雲十七日出視朝也。十四日,諸衙門又皆會議,學士商輅主筆,請復立茂陵,本具,十六日進待,十七日麵懇時,閣下召石亨會本,亨則曰:「上面有病,且休激他。」蓋十三日上召亨於榻前,麵受代行郊壇之禮,故知其重也。

時,亨意以復立東宮,不若請太上皇復位,會都督張軏、太監曹吉祥合謀,同扣太常卿許彬,彬曰:「此社稷功也。雖然,彬老矣,無能為矣。盍圖之徐元玉?」軏、亨等從其言。是月十四夜會有貞,有貞曰:「太上皇帝昔日出狩,非以遊畋,為赤子故耳;今天下無離心,謀必在時,不知南城知此意否?」軏等曰: 「兩日前已陰達。」有貞曰:「必伺獲審報,乃可啟議。」軏等去兩日夜,復會有貞,言報得失,計將安施?有貞乃升屋,覽步乾象,亟下,拊軏等背曰:「時在今夕,不可失。」遂相與密語,人不得聞,已而軏云:「今虜騎薄都城,奈何?」有貞言:「正宜乘此以備非常為名,陰內兵入內,誰不可者?」軏等首肯之,復密語,既倉皇以出。有貞焚香祝天,與家人訣曰:「事成,社稷之福;不成,家族之禍。去矣,歸耶人,不歸鬼。」遂往會軏、亨、吉祥、王驥、楊善、陳汝言等,收諸門鑰;夜四鼓,開長安門,內兵近千人,宿衛官軍驚愕不知所為;有出入者,兵輒叱止之。有貞命仍鎖諸門,曰:「萬一內外夾攻,事去矣。」鎖訖,有貞取鑰投水竇井,軏等莫知所為。時天色晦冥,軏等惶惑,有貞輒行,軏顧謂曰:「事當濟否?」有貞大言:「時至矣,勿退。」薄南宮城門。鐵錮牢密,扣不應。俄聞城中隱然有開門聲,有貞等命取巨木架懸之,數十人舉撞城門,又令勇士逾垣入,與外兵合毀垣,垣壞門啟,城中黯然無燈火,軏等入見。太上皇帝燭出,謂軏曰:「爾等何為?」俯伏合聲:「請陛下登位。」乃呼兵士舉輿來,兵驚懼不能舉;有貞等助挽以前,掖上皇登輿,有貞等又自挽以行。忽天色照朗,星月輝光,上皇顧謂有貞等,「卿為誰?」各對某官某。有貞等前異,密邇屬車,既升奉天殿,諸臣猶在輿前者,武士以椎擊有貞,上叱止之。時黼座尚在殿隅,諾臣往推之至中;上升座,鍾鼓鳴,群臣百官入賀。景皇帝聞鍾鼓聲,問左右云:「于謙耶?」左右對曰:「太上皇帝。」景皇帝曰:「哥哥做,好!」

上既復辟,即日命有貞依舊做副都御史兼翰林學士。明日,升兵部尚書,命掌內閣事。三月,封武功伯,仍命兼華蓋殿大學士,掌文淵閣事。又旨拿于謙、王文棄市,商輅為民,餘人從編戎伍,以其迎立外藩之故。

嗚呼!當時君臣,多無復立英宗之意,故《日錄》曰:學士王文與太監王誠,欲取襄王,楊記會請立儲之疏,都御史蕭惟貞改「更建」,元良為「更擇」,可知矣;但圖富貴小人,因眾搖惑之際,平日為于謙掌兵而不得遂私,遂駕禍於公曰:「王、於已差人迎立,並害亨等」,乘機激以除之。不知亨等遂成其謀,釀成其禍,故楊記為當日究迎立之跡,無實可驗。《日錄》曰:王文之謀,其實未發,此為實也。《雙溪雜記》又以于謙之死,固有貞之策,而李賢陰助之。此則過矣。予嘗得讀楊御史瑄記陳閣老循辨冤疏、李學士賢《天順日錄》、祝通判允明《蘇林小記》,因緝略以為前文,中則全取《小記》,蓋諸篇則言其前後事情,復位無如《小記》之佯也,餘見後。

忠魂久現编辑

御史王彬,建文朝巡按江淮,靖難師至揚州而死節焉。逮正統間,白日現形於察院,親與某御史相接談其死事。浙江按察使王良,亦因文廟登極而死節者,正德戊寅夜,亦現形、遂立廟祀之。嗚呼!忠魂義魄,千古不滅。於此可見,事詳載於《萃忠錄》。

郭國嬪编辑

郭國嬪,諱愛,字善理,鳳陽人也。穎悟警敏,賢而能文,宣宗聞之,召至宮,二旬而卒。先數日,自知死期,復書楚聲以自哀,其辭曰:「修短有數兮,不足較也;生而如夢兮,死則覺也。先吾親而歸兮,獨慚乎予之孝也,必淒淒而不能已兮,是則可悼也。」又嘗幸一大臣家,見其幼女甚都,遂賜禮,命長入宮,後進宮不數日卒。噫!才質易得,福壽難全,信哉。

中國氣數盛编辑

北虜自古為患,獨我朝不維無納幣結親之事,祖宗時,真可謂漠南無王庭矣。正統時,也先雖強橫,時擄駕,而終則送還;弘治間,火篩擾邊矣,終為我師所殲。嘉靖中,有吉襄,又有中國降人王三,皆極驍勇者也,吉襄四次入寇,被斬數百級,王三誘而縛焉。嗚呼!中國盛衰,視夷狄之強弱也。夷狄有人而猶且如此,則我國家氣數之厚可見矣。

內官冠帽编辑

今太監之冠帽,即高麗王之制也。聞國初,高麗未服,太祖令內侍戴之,而給使令於高麗使者之前。使歸,舉國降。

狀元入閣编辑

本朝百八十年,為龍首者六十矣,而入閣者止胡文穆公廣、曹文忠公鼐、陳文洲公循、商文毅公輅、彭文憲公時、謝文正公遷、費鵝湖公宏、顧味齋公鼎臣八人而已,可以為難矣。較宋人詠曰:「堅朝龍首四十二,身到黃扉止六人」,則又過矣。雖然,此數也,又不在於功業文章論。

王保保编辑

太祖混一之後,語諸將曰:「當今誰為好漢?」眾以開平常公對。帝曰:「是北鄙能掌王保保者耶?」蓋當時惟保保不服,每來擾邊,帝固激之云耳。《草木子》云:「元末西北尚爾晏然,惟太原則有王保保也,天兵至太原,保保不支遁。」世皆知保保之名,《元史·順帝紀》中,累稱擴廓帖木兒之勇,竟未降於太祖,《綱目》亦然,疑其即是人也。然讀《功臣錄》,每傳有雲,「擴廓帖木兒與王保保連兵」,有云「為犄角之勢。」《龍飛紀略》或獨書、連書,皆如二人。惟《清溪暇笑》中,辨以為擴廓即保保,以其世代為王;故云王保保也。然思保保何義,考史又無其傳,心終疑之,因而細查至正廿七八年,太原乃擴廓所署,則保保即擴廓也。保保者,當時尊稱之辭,如史稱天兵取益都路,「平章政事保保降」;《草木子》稱順帝居應昌,帝「遣李保保襲之」,又聞金陵旗首衛指揮王某者,乃其裔也。其《元史》不列傳者,意其曾殺詔使,不受君命,當入《逆臣傳》;然終於臣節,不降我朝,則又似忠義也;況遠去沙漠,不知所終,此王華川難於筆也歟?

曹吉祥编辑

昭武伯曹欽,太監曹吉祥侄也。吉祥在宣德、正統中,屢領兵出征,麾下多達官驍勇者。欽一旦恃迎復英宗功,既升伯爵,虎而翼矣,恣意淩人。錦衣衛指揮逯杲與寇都御史不勝其過,而少裁抑之。天順辛巳七月二日,遂反。前一日,朝廷命兵部尚書馬昂、懷寧伯孫鏜征西,欽以是日精兵已出,己領達官入,變事可成也。幸達官中馬亮夜報恭順侯吳瑾,瑾告孫鏜,進本達上,得不啟門。五鼓,欽已橫殺於街,舉火攻門也,朝臣多避走,逯、寇二公首被殺戮,李閣老賢被執,得不死;比天明,孫鏜會出征官大戰於四牌樓,至暮乃平。恭順亦戰死,京師時有詩云:「曹奴此日發顛狂,寇逯諸公死亦當,學士叩頭如犬吠,尚書鎖項似牽羊。萬安叩首稱三叔,恭順當凶戰一場,寄語滿朝當道者,將何面目見吾皇。」予以詩固隻取笑於一時,未足與論。幸而得馬亮之報,孫鏜領兵未行,元惡不旋踵而就戮,此固宗社之靈也。不然,變起倉猝,流血廟堂,豈特朝臣之逃匿哉!

韓成於光编辑

韓成,虹縣人,從太祖征陳友諒。鄱陽湖大戰之時,賊眾圍上不解,群將計無所出。成進計曰:「臣聞古之人有殺身成仁者,臣不敢辭。」遂服龍袍冠冕與上衣同,對賊眾投水,賊因是解。後封成為高陽王,祠祀康郎山焉。於光,南陽人。從太祖征伐有功,封指揮同知,後鎮鞏昌。元將王保保襲蘭州,光以兵授之,被執,使至城下呼兵出降,光大呼曰:「我不幸受執,公等堅守,徐總兵將大軍至矣!」遂被害。事聞,上為震驚,遣官祭以少牢。今聞配享功臣廟,未知果否。昔漢祖被圍滎陽時,紀信誑楚出降而逃,與韓成之事一也。唐劉感戍涇州,被薛仁杲所執,使至城下約降,感大呼曰:「賊大饑,秦王領兵至矣!」遂被害,於光之事同也。然韓成得封侯血食,子孫受爵,而紀信無聞焉;感贈公得諡,子孫受爵,光於數事未有也。籲!剖符分封,拔劍論功,漢於功臣悉矣,何當時無一人之言紀信?在地立廟,追贈享祀,聖朝報功之典至矣,何於於光無贈焉?二者胥失矣。

劉朱貨財编辑

正德間,前有中宮劉瑾,後有指揮朱寧,皆擅主權。及籍家資,劉瑾計有金二十四萬錠,又五萬七千八百兩,元寶五百萬錠,銀八百萬又一百五十八萬三千六百兩,寶石二斗,金甲二,金鉤三千,玉帶四千一百六十二束,獅蠻帶二束,金銀湯B20五百,蟒衣四百七十襲,牙牌二匱,穿宮牌五百,金牌三,袞衣四,八爪金龍盔甲三千,玉琴一,玉瑤印一顆,以上金共一千二百五萬七千八百兩,銀共二萬五千九百五十八萬三千六百兩。朱寧計有金七十扛,共十萬五千兩,銀二千四百九十扛,共四百九十八萬兩,碎金四箱,碎銀十匱,金銀湯B20四百,金首飾五百十一箱,珍珠二匱,金銀台盞四百二十副,玉帶二千五百束,金條環四箱,珍珠眉葉纓絡七箱,烏木盆二,花盆五,沉香盆二,金仙鶴二對,織金蟒衣五百箱,羅鈿屏風五十座,大理石屏風三十三座,圍屏五十三扛,蘇木七十扛,胡椒三千五十石,香椒三十扛,緞疋三千五百八十扛,綾絹布三百二十扛,錫器磁器三百扛,佛像一百三十匱,又三十扛,祖母綠一尊,銅鐵獅子四百車,銅盆五百,古銅爐八百三十,古畫四十扛,白玉琴一,金船二,白玉琵琶一,銅器五十扛,巧石八十扛。嗚呼!胡椒八百解,珊瑚七尺高,以其為侈,著之史冊;以今較之,未知孰多孰寡,此非生民膏血耶?

霸州賊编辑

正德五年九月,霸州劉六、劉七、齊彥名,原係謀逆太監劉瑾門下。瑾敗,遂糾賊眾流劫地方;後又增入楊虎、趙鐩、劉惠等,共二十五名,分為二十八營,共有人馬十七萬五千。各授偽官,張打「奉天征討元帥」旗幟,上以金書聯對云:「虎賁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龍飛九五,重開混沌之天。」又於老營以大紅彩緞書:「英雄吞海嶽,氣勢轉乾坤。」攻破州縣幾二百,殺死總兵馮禎、參將王杲、都指揮王保、詹濟、潘翀、同知鬱采、指揮、知縣雜職數十員,奸淫婦女,磔剉凶殘,不可言也;所過獄囚,即放為助;庫藏兵甲,即取為用;又每題詩各地,有「平欺敵將虎擒羊,縱橫六合誰敢捕」,又有「幾回月下敲金鐙,多少英雄喪膽寒」 之句。大略劉六、劉七、齊彥名等,多在河南、湖廣;而劉惠、趙鐩、楊虎多在河北、山東,彼此間奔走,直至山西、南直隸方絕。時七年冬矣,楊虎、劉六、劉七為水淹死,齊彥名陣亡,劉惠射傷自焚,獨趙鐩變僧逃至江夏生擒。嗚呼!擾亂六省,延逾兩年,豈非數也哉?然不立官據土,此其賊也歟?詳載《守溪長語》。

黃蠟编辑

嘗閱本朝閣老王濟之《長語》,載黃蠟一事。洪武、永樂時,歲用三萬斤;景泰、天順時,加八萬五千斤;成化以後,十二萬斤矣。復曰:「其餘可知。」 乃有惜之之意。予讀之亦喟然,以當國慮者,可無救弊之術哉?及見《容齋三筆》,紀宋真宗時用蠟三十萬斤;孝宗時又倍之。不知當時用蠟何故如此之多,本朝之用,又三分之一也。嗚呼!財者,國之命脈,用如泥沙,此宋之日入卑弱;國雖有人,江山無寸尺之復也,噫!

三無编辑

唐明皇天生知音,故一時臣下,多有精律呂者,如黃幡綽亦能之,嘗見《羯鼓錄》內載其曲。至德宗時,往往亦多能人。杜鴻漸帥西川,每於暇日,與僚從宴觴驛樓,命家僮作樂,或致西山諸鳥齊鳴,或致山羊俯仰,如鼓節奏。宋沇為太常,待漏光定寺,聞塔上風鈴而知姑洗編鍾,取置僧堂,令太常作樂而聲應。又侍帝觀樂,指琵琶者曰大逆,指主笙者曰魂遊廬墓。已而按之,一已逆父至縊,一過數日而卒。嗚呼!今之太常,果誰能哉?若閩人李文利,雜著《元聲》一書,恐亦踵劉恕《外紀》、長孫無忌《隋志》、《李氏春秋》之故跡歟?不然,依其所著而作樂,果能致百獸率舞之事歟?是何太常之不從也,今日可謂無樂矣。

古人左史紀言,右史紀事,宮中又有起居注,善惡直書,故後世讀之,如親見者也。今史官雖設而不使日錄,一朝宴駕,則取諸司奏牘而以年月編次,且不全矣,復收拾於四方,名目而已,且愛惡竄改,於二三大臣三品以上,方得立傳。但紀曆官而已。是可以得其實乎?今日是無史矣。

夫兵貴精不貴多。今天下之兵不下百萬,京師二十萬有餘,可謂足矣。然一方有警,即調京軍,大同、榆林,每每殺戮大臣,專事姑息,較古人以數千而摧敵,提數萬而所向無前者,大不侔也,今日可謂無兵矣。偶因言樂,而並此二事論之。

開漕河编辑

洪武二十四年,河決,會通河遂淤,自濟寧至臨清,舟楫不通;凡軍需錢糧之輸北者,悉運至德州,始入衛河。永樂初,濟寧州同知潘叔正建言,欲開此河以濟濟寧州往北旱站,未嘗為漕運也。後阿城宋尚書禮,因潘言之引端,遂上疏欲疏鑿此地,復導山東諸泉,彙於南旺三湖。永樂十年,公又復上河運之疏。十二年,遂罷海運,而平江伯陳瑄,亦疏鑿淮揚一帶,自此南北達會通矣。可謂天地間大功,國家大利,無窮之大業也。然而論功當以宋公第一,後以微過,朝廷見疏,故西涯諸公,常有詩吊焉。正德間,始建祠於分水龍王廟側,即宋公用鄉民白老人之謀,於此築閘處也。今人隻傳平江伯之功,而不知宋公之始開,故揭之稿。

徐劉先知编辑

國初,金華劉日新,推太祖之命,當為帝王。後登極,召之與官,對曰:「不願。」問:「欲富乎?」亦曰:「不願。」第欲求一符以遊天下。太祖遂寫詩於手扇曰:「有一老古叟,胸中羅星鬥。許朕作君王,果應仙人口。賜官官不願,賜金金不受。持此一握扇,天下橫行走。」遊數年,回語妻曰:「復命當死京師。」 妻留使勿行。曰:「數也。」遂往南都。因講藍玉之命,曰:「當封也,但封後某日有大難。」果是日因謀逆被擒,連及日新,以其推知故也。上問:「汝知己命乎?」對以「盡今日」,遂殺之。又徐天明,不知何籍。洪武間,因奏國家災祥之數,太祖曰:「汝知自乎?」對曰:「臣死於緋衣小兒之手。」帝即故令一老千戶押出斬之。斬後,方知千戶之名裴嬰,乃非衣小兒矣,皆可謂神也。

 卷十二 ↑返回頂部 卷十四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