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之歌

七子之歌
作者:聞一多 1925年

1925年3月,聞一多在美國紐約寫下《七子之歌》,5月回中國。7月4日,本詩刊登在《現代評論》第2卷第30期。

七子之歌 聞一多

有七子之母不安其室。七子自怨自艾,冀以囘其母心。詩人作凱風以愍之。吾國自尼布楚條約迄旅之租讓,先後喪失之土地,失養於祖國,受虐於異類,臆其悲哀之情,蓋有甚於凱風之七子。因擇其中與中華關係最親切者七地,為作歌各一章,以抒其孤苦亡告,眷懷祖國之哀忱,亦以勵國人之奮興云爾。國疆崩喪,積日既久國人視之膜然。不見夫法蘭西Alsase-Lorraine耶?「精𨹚所至,金石能開。」誠如斯,中華「七子」之歸來其在旦夕乎!

(澳門)

你可知「媽港」不是我的眞名姓?……
我離開你的繈褓太久了,母親!
但是他們擄去的是我的肉體,
你依然保管着我內心的靈魂。
三百年來夢寐不忘的生母啊!
請叫兒的乳名,叫我一聲「澳門」!

母親!我要囘來,母親!

(香港)

我好比鳳闕階前守夜的黃豹,
母親呀,我身分雖微,地位險要。
如今𤢆惡的海獅撲在我身上,
啖着我的骨肉,噯着我的脂膏;
母親呀,我哭泣號啕,呼你不應。
母親呀,快讓我躲入你的懷抱!

母親!我要囘來,母親!

(臺灣)

我們是東海捧出的眞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羣弟我就是臺灣
我胸中還氳氤着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點染了我的家傳。
母親,酷炎的夏日要曬死我了;
賜我個號令,我還能背城一戰。

母親!我要囘來,母親!

(威海衛)

再讓我看守着中華最古的海,
這邊岸上原有聖人的丘陵在。
母親,莫忘了我是防海的健將,
我有一座劉公島作我的盾牌。
快救我囘來呀!時期已經到了。
我背後葬的盡是聖人的遺骸!

母親!我要囘來,母親!

(廣州灣)

東海𥒚州是我的一雙管鑰,
我是神州後門上的一把鐵鎖。
你為什麼把我借給一個盜賊?
母親呀,你千萬不該拋棄了我!
母親,讓我快囘到你的膝前來,
我要緊緊的擁把着你的脚髁。

母親!我要囘來,母親!

(九龍)

我的胞兄香港在訴他的苦痛,
母親呀,可記得你的幼女九龍
自從我下嫁給那鎭海的魔王,
我何曾有一天不在淚濤洶湧!
母親,我天天數着歸甯的吉日,
我只怕希望要變作一場空夢。

母親!我要囘來,母親!

(旅順,大連)

我們是旅順大連,孿生的兄弟。
我們的命運應該如何的比擬?——

兩個强鄰將我們來囘的蹴蹋,
我們是暴徒腳下的兩團爛泥。
母親,歸期到了,快領我們囘來。
你不知道兒們如何的想念你!

母親!我們要囘來,母親!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1946年逝世,在兩岸四地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25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若1925年到1977年之間發表,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21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若1977年或更早創作,但1978至2002年才出版發表,作品在美國仍認爲有版權至少到2047年12月31日。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