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廟議

七廟議
作者:張齊賢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08

昔孫卿子云:「有天下者事七代,有一國者事五代。」則天子七廟,古今達禮。故《尚書》稱「七代之廟,可以觀德」,《祭法》稱「王立七廟,一壇二墠。」《王制》云:「天子七廟,三昭三穆,與太祖之廟而七。」莫不尊始封之君,謂之太祖。太祖之廟,百代不遷。袷祭之禮,毀廟之主陳於太祖,未毀廟之主皆升合食於太祖之廟,太祖東向,昭南向,穆北向。太祖者,商之元王,周之後稷是也。太祖之外,更無始祖。但商自元王已後,十有四代,至湯而有天下。周自後稷已後,十有七代,至武而有天下。其間代數稍遠,遷廟親廟,皆出太祖之後,故合食有序,尊卑不差。其後漢高受命,無始封祖。即以高皇帝為太祖,太上皇之父立廟,享祀不在昭穆合食之列,為尊於太祖故也。魏武創業,文帝受命,亦即以武帝為太祖。其高皇、太、皇處士君等並為屬尊,不在昭穆合食之列。晉宣創業,武帝受命,亦即以宣帝為太祖。其征西、豫章、潁川、京兆府君等亦為屬尊,不在昭穆合食之列。曆茲已降,至於有隋,宗廟之制,斯禮不易。故宇文氏以文皇帝為太祖,隋室以武元皇帝為太祖。國家誕受天命,累聖重光,景皇帝始封唐公,實為太祖。中間曆數既近,列在三昭三穆之內,故皇家太廟,唯有六室。其宏農府君、宣光二帝,尊於太廟,親近則遷,不在昭穆合食之數。

今皇極再造,孝思匪寧。奉二月二十九日敕,七室已下,依舊號尊崇。又奉三月一日敕,既立七廟,須尊崇始祖,速令詳定者。伏尋《禮經》,始祖即是太祖,太祖之外,更無始祖。周朝太祖之外,以周文王為始祖,不合《禮經》。或有引《白虎通義》云:「後稷為始祖,文王為太祖,武王為太宗。」迺鄭元注《詩· 雍》序云「太祖謂文王」以為說者,其義不然。何者?彼以禮王者祖有功而宗有德。周人祖文王而宗武王,故謂文王為太祖爾,非袷祭群主合食之太祖。今之議者,或有欲立涼武昭王為始祖,斯為不可。何者?昔在商周,稷卨始封,湯武受命。湯武之興,祚繇稷卨,故以稷卨為太祖,即皇家之景皇帝是也。涼武昭王勳業未廣,後主失國,守土不傳,景皇始封,實基明命。今迺舍封唐之盛烈,崇西涼之遠構,考之前古,實乖典禮。魏氏不以曹參為太祖,晉氏不以殷王卬為太祖,宋氏不以楚元王為太祖,齊梁不以蕭何為太祖,陳隋不以胡公、楊震為太祖,則皇家安可以涼武昭王為太祖乎?漢之東京,太議郊祀,多以周郊後稷,漢當郊堯。制下公卿,議者僉同,帝亦然之。唯杜林正議,獨以為周室之興,祚繇後稷,漢室特起,功不緣堯,祖宗故事,所宜因循。竟從林議。又傳云:「欲知天上事,問長人,以其近之。」武德、貞觀之時,主聖臣賢,其去涼武昭王,蓋亦近於今矣,當時不立者,必不可立故也。今既年代浸遠,方複立之,是非三祖二宗之意也。實恐景皇失職而震怒,武昭虛位而不答,非社稷之福也。宗廟事重,禘祫禮崇先王以之觀德。或者不知其說,既灌而往,孔子不欲觀之。今朝命惟新,宜應慎重,祭如神在,理不可誣。請敕加太廟為七室,享宣皇以備七代,其始祖不合別有尊崇之議。謹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