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怪 (節選)

七怪
作者:黃宗羲
本作品收录于《檀几叢書
全文見《七怪

王孫滿云:魑魅罔兩,莫能逢之,言川澤山林也。嵇叔夜羞與罔兩爭光,言昏夜也。今通都大邑,青天白日,怪物公行,而人不以爲怪,是爲大怪。予欲數之而不勝其多,漫條七端亦以枚乘七體,數限於是也。

近年以來,上之志節者多逃之釋氏。蓋強者銷其耿耿,弱者泥水自蔽而已。有如李燮避仇,變姓名爲傭保,非慕傭保之業也。亡何而棒篦以爲儀仗,魚螺以爲鼓吹,寺院以爲衙門,語錄以爲簿書。撾鼓上堂,拈香祝聖,恁其逃禪之始願也。是避仇之人而誇鼓刀屠狶之技也。蓋觀之古人乎?徐敬業、洛賓王爲僧以後,音塵不接,龎勛復出而爲常通。黃巢現現而爲雪寶。亡國之大夫,更欲未免於出世,則盜賊之歸而已。

神仙之有無,不可知;即有之,亦山林隱逸之徒,與朝事無與也。故其涕唾塵世之事,猶塵世之不得不隔絕山林矣。彼挾術而干涉朝事者,文成五利之流,皆妖人耳。今之所謂神仙者,好言人間禍福,作爲隱語,肯持兩可。應之而福也,則人以言福者爲其騐;應之而禍也,則人以言禍者爲其騐。由是傾動朝野,押闔干沒。子產曰:竈焉知天道?是亦多言矣。豈不或信彼,欺今世之無子產也。

有所謂神童者,寫字作詩,周旋應對於達官之前,會無震懾,逢人即誇:某官以我爲門人,某官以我爲義子。僕從數人,爲之磨墨伸紙,套數閒熟,累月而致千金。原其教法,惟令學書大字詩,以通套零句,排韻而授之。東移西換,不出此數十句而已。問以四書,則茫然不識爲何物也。古之童子科,限年而讀五經,至有夭闕其天年者。君子猶然咎其父兄,今以教胡孫禽蟲之法教其童子,使之作僞,將傒事而不僞?

葬地之說,君子所不道。就其說而論之,今凡三變,每變愈下。周官之法,亡言形法者已爲變矣。而說之可以便己,更從而附會之,以爲天下之病,止有陰明一經而已。公然號於人人,以掩其不辨經絡之愚。人不言己之不識十二經絡、而言十一經之無病,猶天下有九州,不言己之足跡未曾歴九州,而言天下無九州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