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言 (呂巖)

七言
作者:呂巖 唐朝
呂巖《七言》詩之一,400句2800言。

周行獨力出群倫,默默昏昏亙古存。
無象無形潛造化,有門有戶在乾坤。
色非色際誰窮處,空不空中自得根。
此道非從它外得,千言萬語謾評論。
通靈一顆正金丹,不在天涯地角安。
討論窮經深莫究,登山臨水杳無看。
光明暗寄希夷頂,赫赤高居混沌端。
舉世若能知所寓,超凡入聖弗為難。
落魄紅塵四十春,無為無事信天真。
生涯只在乾坤鼎,活計惟憑日月輪。
八卦氣中潛至寶,五行光裏隱元神。
桑田改變依然在,永作人間出世人。
獨處乾坤萬象中,從頭歷歷運元功。
縱橫北斗心機大,顛倒南辰膽氣雄。
鬼哭神號金鼎結,雞飛犬化玉爐空。
如何俗士尋常覓,不達希夷不可窮。
誰信華池路最深,非遐非邇奧難尋。
九年采煉如紅玉,一日圓成似紫金。
得了永祛寒暑逼,服之應免死生侵。
勸君門外修身者,端念思惟此道心。
水府尋鉛合火鉛,黑紅紅黑又玄玄。
氣中生氣肌膚換,精裏含精性命專。
藥返便為真道士,丹還本是聖胎仙。
出神入定虛華語,徒費功夫萬萬年。
九鼎烹煎九轉砂,區分時節更無差。
精神氣血歸三要,南北東西共一家。
天地變通飛白雪,陰陽和合產金花。
終期鳳詔空中降,跨虎騎龍謁紫霞。
憑君子後午前看,一脈天津在脊端。
金闕內藏玄穀子,玉池中坐太和官。
只將至妙三周火,煉出通靈九轉丹。
直指幾多求道者,行藏莫離虎龍灘。
返本還元道氣平,虛非形質轉分明。
水中白雪微微結,火裏金蓮漸漸生。
聖汞論時非有體,真鉛窮看亦無名。
吾今為報修行者,莫向燒金問至精。
安排鼎灶煉玄根,進退須明卯酉門。
繞電奔雲飛日月,驅龍走虎出乾坤。
一丸因與紅顏駐,九轉能燒白髮痕。
此道幽微知者少,茫茫塵世與誰論。
醍醐一盞詩一篇,暮醉朝吟不記年。
幹馬屢來遊九地,坤牛時駕出三天。
白龜窟裏夫妻會,青鳳巢中子母圓。
提挈靈童山上望,重重疊疊是金錢。
認得東西木與金,自然爐鼎虎龍吟。
但隨天地明消息,方識陰陽有信音。
左掌南辰攀鶴羽,右擎北極剖龜心。
神仙親口留斯旨,何用區區向外尋。
一本天機深更深,徒言萬劫與千金。
三冬大熱玄中火,六月霜寒表外陰。
金為浮來方見性,木因沈後始知心。
五行顛倒堪消息,返本還元在己尋。
虎將龍軍氣宇雄,佩符持甲去匆匆。
鋪排劍戟奔如電,羅列旌旗疾似風。
活捉三屍焚鬼窟,生禽六賊破魔宮。
河清海晏乾坤淨,世世安居道德中。
我家勤種我家田,內有靈苗活萬年。
花似黃金苞不大,子如白玉顆皆圓。
栽培全賴中宮土,灌溉須憑上穀泉。
直候九年功滿日,和根拔入大羅天。
尋常學道說黃芽,萬水千山覓轉差。
有畛有園難下種,無根無腳自開花。
九三鼎內烹如酪,六一爐中結似霞。
不日成丹應換骨,飛升遙指玉皇家。
四六關頭路坦平,行人到此不須驚。
從教犢駕轟轟轉,盡使羊車軋軋鳴。
渡海經河稀阻滯,上天入地絕欹傾。
功成直入長生殿,袖出神珠徹夜明。
九六相交道氣和,河車晝夜迸金波。
呼時一一關頭轉,吸處重重脈上摩。
電激離門光海岳,雷轟震戶動婆娑。
思量此道真長遠,學者多迷溺愛河。
金丹不是小金丹,陰鼎陽爐裏面安。
盡道東山尋汞易,豈知西海覓鉛難。
玄珠窟裏行非遠,赤水灘頭去便端。
認得靈竿真的路,何勞禮月步星壇。
古今機要甚分明,自是眾生力量輕。
盡向有中尋有質,誰能無裏見無形。
真鉛聖汞徒虛費,玉室金關不解扃。
本色丹瓢推倒後,卻吞丸藥待延齡。
浮名浮利兩何堪,回首歸山味轉甘。
舉世算無心可契,誰人更與道相參。
寸猶未到甘談尺,一尚難明強說三。
經卷葫蘆並拄杖,依前擔入舊江南。
本來無作亦無行,行著之時是妄情。
老氏語中猶未決,瞿曇言下更難明。
靈竿有節通天去,至藥無根得地生。
今日與君無吝惜,功成隻此是蓬瀛。
解將火種種刀圭,火種刀圭世豈知。
山上長男騎白馬,水邊少女牧烏龜。
無中出有還丹象,陰裏生陽大道基。
顛倒五行憑匠手,不逢匠手莫施為。
三千餘法論修行,第一燒丹路最親。
須是坎男端的物,取他離女自然珍。
烹成不死砂中汞,結出長生水裏銀。
九轉九還功若就,定將衰老返長春。
欲種長生不死根,再營陰魄及陽魂。
先教玄母歸離戶,後遣空王鎮坎門。
虎到甲邊風浩浩,龍居庚內水溫溫。
迷途爭與輕輕泄,此理須憑達者論。
閉目存神玉戶觀,時來火候遞相傳。
雲飛海面龍吞汞,風擊岩巔虎伏鉛。
一旦煉成身內寶,等閒探得道中玄。
刀圭餌了丹書降,跳出塵籠上九天。
千日功夫不暫閑,河車搬載上昆山。
虎抽白汞安爐裏,龍發紅鉛向鼎間。
仙府記名丹已熟,陰司除籍命應還。
彩雲捧足歸何處,直入三清謝聖顏。
解匹真陰與正陽,三年功滿結成霜。
神龜出入庚辛位,丹鳳翱翔甲乙方。
九鼎先輝雙瑞氣,三元中換五毫光。
塵中若有同機者,共住煙霄不死鄉。
修生一路就中難,迷者徒將萬卷看。
水火均平方是藥,陰陽差互不成丹。
守雌勿失雄方住,在黑無虧白自幹。
認得此般真妙訣,何憂風雨妒衰殘。
才吞一粒便安然,十二重樓九曲連。
庚虎迴圈餐絳雪,甲龍夭喬迸靈泉。
三三上應三千日,九九中延九萬年。
須得有緣方可授,未曾輕泄與人傳。
誰知神水玉華池,中有長生性命基。
運用須憑龍與虎,抽添全藉坎兼離。
晨昏點盡黃金粉,頃刻修成玉石脂。
齋戒餌之千日後,等閒輕舉上雲梯。
九天雲淨鶴飛輕,銜簡翩翩別太清。
身外紅塵隨意換,爐中白石立時成。
九苞鳳向空中舞,五色雲從足下生。
回首便歸天上去,願將甘雨救焦氓。
嬰兒迤邐降瑤階,手握玄珠直下來。
半夜紫雲披素質,幾回赤氣掩桃腮。
微微笑處機關轉,拂拂行時戶牖開。
此是吾家真一子,庸愚誰敢等閒猜。
水得天符下玉都,三千日裏積功夫。
禱祈天地開金鼎,收拾陰陽鎖玉壺。
便覺凡軀能變化,深知妙道不虛圖。
時來試問塵中叟,這個玄機世有無。
誰識寰中達者人,生平解法水中銀。
一條拄杖撐天地,三尺昆吾斬鬼神。
大醉醉來眠月洞,高吟吟去傲紅塵。
自從悟裏終身後,贏得蓬壺永劫春。
紅爐迸濺煉金英,一點靈珠透室明。
擺動乾坤知道力,逃移生死見功程。
逍遙四海留蹤跡,歸去三清立姓名。
直上五云云路穩,紫鸞朱鳳自來迎。
時人若要學長生,先是樞機晝夜行。
恍惚中間專志氣,虛無裏面固元精。
龍交虎戰三周畢,兔走烏飛九轉成。
煉出一爐神聖藥,五雲歸去路分明。
亦無得失亦無言,動即施功靜即眠。
驅遣赤牛耕宇宙,分張玉粒種山川。
栽培不憚勞千日,服食須知活萬年。
今日示君君好信,教君見世作神仙。
不須兩兩與三三,只在昆侖第一岩。
逢潤自然情易伏,遇炎常恐性難降。
有時直入三元戶,無事還歸九曲江。
世上有人燒得住,壽齊天地更無雙。
本末無非在玉都,亦曾陸地作凡夫。
吞精食氣先從有,悟理歸真便入無。
水火自然成既濟,陰陽和合自相符。
爐中煉出延年藥,溟渤從教變復枯。
無名無利任優遊,遇酒逢歌且唱酬。
數載未曾經聖闕,千年唯只在仙州。
尋常水火三回進,真個夫妻一處收。
藥就功成身羽化,更拋塵坌出凡流。
杳杳冥冥莫問涯,雕蟲篆刻道之華。
守中絕學方知奧,抱一無言始見佳。
自有物如黃菊蕊,更無色似碧桃花。
休將心地虛勞用,煮鐵燒金轉轉差。
還丹功滿未朝天,且向人間度有緣。
拄杖兩頭擔日月,葫蘆一個隱山川。
詩吟自得閒中句,酒飲多遺醉後錢。
若問我修何妙法,不離身內汞和鉛。
半紅半黑道中玄,水養真金火養鉛。
解接往年三寸氣,還將運動一周天。
烹煎盡在陰陽力,進退須憑日月權。
只此功成三島外,穩乘鸞鳳謁諸仙。
返本還元已到幹,能升能降號飛仙。
一陽生是興功日,九轉周為得道年。
煉藥但尋金裏水,安爐先立地中天。
此中便是還丹理,不遇奇人誓莫傳。
飛龍九五已升天,次第還當赤帝權。
喜遇汞珠凝正午,幸逢鉛母結重玄。
狂猿自伏何須煉,野馬親調不著鞭。
煉就一丸天上藥,頓然心地永剛堅。
舉世何人悟我家,我家別是一榮華。
盈箱貯積登仙錄,滿室收藏伏火砂。
頓飲長生天上酒,常栽不死洞中花。
凡流若問吾生計,遍地紛紛五彩霞。
津能充渴氣充糧,家住三清玉帝鄉。
金鼎煉來多外白,玉虛烹處徹中黃。
始知青帝離宮住,方信金精水府藏。
流俗要求玄妙理,參同契有兩三行。
紫詔隨鸞下玉京,元君相命會三清。
便將金鼎丹砂餌,時拂霞衣駕鶴行。
天上雙童持佩引,月中嬌女執幡迎。
此時功滿參真後,始信仙都有姓名。
修修修得到乾乾,方號人間一醉仙。
世上光陰催短景,洞中花木任長年。
形飛峭壁非凡骨,神在玄宮別有天。
唯願先生頻一顧,更玄玄外問玄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