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計/敵戰計

 勝戰計 三十六計
敵戰計
攻戰計 

第 七 計‧無中生有编辑

誑也,非誑也,實其所誑也。少陰、太陰、太陽。

【按語】無而示有,誑也。誑不可久而易覺,故無不可以終無。無中生有,則由誑而真,由虛而實矣,無不可以敗敵,生有則敗敵矣,如:令狐潮圍雍丘,張巡縛嵩為人千餘,披黑夜,夜縋城下,潮兵爭射之,得箭數十萬。其後復夜縋人,潮兵笑,不設備,乃以死士五百砍潮營,焚壘幕,追奔十餘里。[1]

第 八 計‧暗渡陳倉编辑

示之以動,利其靜而有主,益動而巽[2]

【按語】奇出於正,無正不能出奇。不明修棧道,則不能暗渡陳倉。昔鄧艾屯白水之北;姜維遙廖化屯白水之南,而結營焉。艾謂諸將曰:「維令卒還,吾軍少,法當來渡,而不作橋,此維使化持我,令不得還。必自東襲取洮城矣。」艾即夜潛軍,徑到洮城。維果來渡。而艾先至,據城,得以不破。此則是姜維不善用暗渡陳倉之計;而鄧艾察知其聲東擊西之謀也。

第 九 計‧隔岸觀火编辑

陽乖序亂,陰以待逆。暴戾恣睢,其勢自斃。順以動豫,豫順以動。

【按語】乖氣浮張,逼則受擊,退則遠之,則亂自起。昔袁尚、袁熙奔遼東,眾尚有數千騎。初,遼東太守公孫康,恃遠不服。及曹操破烏丸,或說曹遂征之,尚兄弟可擒也。操曰:「吾方使斬送尚、熙首來,不煩兵矣。」九月,操引兵自柳城還,康即斬尚、熙,傳其首。諸將問其故,澡日:「彼素畏尚等,吾急之, 則並力; 緩之,則相圖,其勢然也。」或曰:此兵書火攻之道也,按兵書《火攻篇》前段言火攻之法,後段言慎動之理,與隔岸觀火之意,亦相吻合。

第 十 計‧笑里藏刀编辑

信而安之,陰以圖之,備而後動,勿使有變。剛中柔外也。

【按語】兵書云:「辭卑而益備者,進也;……無約而請和者,謀也。」故凡敵人之巧言令色,皆殺機之外露也。宋曹瑋知渭州,號令明肅,西夏人憚之。一日瑋方對客奕棋,會有叛誇數千,亡奔夏境。堠騎(騎馬的探子)報至,諸將相顧失色,公言笑如平時。徐謂騎日:「吾命也,汝勿顯言。」西夏人聞之,以為襲己,盡殺之。此臨機應變之用也。若勾踐之事夫差,則意使其久而安之矣。

第十一計‧李代桃僵编辑

勢必有損,損陰以益陽。

【按語】我敵之情,各有長短。戰爭之事,難得全勝,而勝負之訣,即在長短之相較,乃有以短勝長之秘訣。如以下駟敵上駟,以上駟敵中駟,以中駟敵下駟之類:則誠兵家獨具之詭謀,非常理之可測也。

第十二計‧順手牽羊编辑

微隙在所必乘;微利在所必得。少陰,少陽。

【按語】大軍動處,其隙甚多,乘間取利,不必以勝。勝固可用,敗亦可用。

  1. 新唐書》卷一九二〈張巡傳〉、《戰略考‧唐》
  2. 易經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