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三十四舅氏墓誌銘

三十四舅氏墓誌銘
作者:譚文夏 明
本作品收錄於《鵠灣文草/卷7

儒者見農人,一切漫不為禮。祖父士大夫,而後人務農,以為降。春嘗竊笑之曰:「是殆未見吾三十四舅氏魏昆山公也,孰可禮孰不可禮,孰升孰降也。」天啟乙丑歲十一月二十二日,舅氏死,得年六十有一。春特誌之,以告賢者。誌曰:

魏在邑為孝友族,三世不析箸。外王父似樸公,兄與侄皆中鄉試。外王父為博學諸生,每教人必以古人,三男四女,皆日熟其言。吾姨吾母,亦以女子知大義,往往有婦道母德。吾舅氏三人,其伯為良翰,仲為讚化,習舉子業皆不成。伯舅氏為吾弟輩塾師,又予嘗從學律詩四聲,年七十以死,予詩中有二十九舅者是也。仲舅氏則未五十便死,予少時小學、《四書》、《尚書》,皆舅氏口授,恩勤倍深。但兩舅氏呫呫授生徒,貧困失職,衣冠步趨,未肯失尺寸,稍似以詩書誤。而三十四舅昆山者,則其季也,名良玉,不治儒,去學為農。魏自三氏合爨時,家盛歲豐,數十年後,歲常大水大饑,田皆瘠薄,耕者率不屑盡力。而舅辛勤力穡,牛種因時,簞食壺漿,約己豐人。故其春先眾及,秋先眾成,良田亦不能過也。農暇或一至予家,問吾母安否;夏月稻登場,必遺以新;仲秋月圓酒熟,必寄予兄弟。每過予家,則教以安分行樂,勿向幻世作認真事。予兄弟往拜舅室,見其與婦喬孺人,子女四五人,所畜童婢二人,料理雞塒牛圈、屋茆釣緡,寬然無辱於擔石之中,應酬不煩,王稅不逋,貴不知敬,富不知羨。若以今世士大夫稍能知苦樂安危者,聞舅氏事,豈有不竊歎者哉!而及其見農人,又一切漫不為禮!嗚呼!吾其可以不銘?

銘曰:古之農乎,真吾舅也。今何士哉,甥所醜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