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 三國志補註 卷五 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三國志補注卷五
  編修杭世駿撰
  蜀書
  劉二牧傳
  劉焉字君郎江夏竟陵人也
  盛宏之荆州記曰鄭卿鄉鄭滅地方也岡南有劉長沙墓益州牧焉之父
  後以師祝公喪去官
  臣松之案祝公司徒祝恬也
  後漢書桓帝紀曰延熹二年八月光禄大夫中山祝恬為司徒三年六月司徒祝恬薨注曰恬字伯休盧奴人
  後丞相諸葛亮問秦宓以扶所長宓曰董扶褒秋毫之善貶纎芥之惡
  後漢書方術傳曰丞相諸葛亮問廣漢秦宓董扶及任安所長董扶褒秋毫之善貶纎芥之惡任安記人之善忘人之惡云
  先主傳
  先主姓劉諱備
  出所乗馬名的盧騎
  傅𤣥乗輿馬賦曰劉備之初降也太祖賜之驄馬使自至廏選之名馬以百數莫可意者次至下廏有的顱馬委棄莫視瘦瘁骨立劉備撫而取之衆莫不笑之其後劉備奔于荆州逸足電發追不可逮衆乃服焉
  羣下推先主為荆州牧
  水經注曰劉備之奔江陵使築而鎮之曹公聞孫權以荆州借備臨書落筆
  召璋白水軍督楊懐責以無禮斬之
  零陵先賢傳曰劉璋請劉備璋將楊懐數諫備悟主人請璋子禕及懐酒酣備見懐佩匕首備出其匕首謂懐曰將軍匕首好孤亦有可得觀之懐與之備得匕首謂懐曰女小子何敢間我兄弟之好耶懐罵言未訖備斬之
  十九年
  洪遵泉志曰直百錢顧烜曰漢獻帝建安十九年劉備鑄舊譜云徑七分重四銖 直百五銖錢顧烜曰徑一寸一分重八銖文曰五銖直百劉巴說劉備鑄直百錢傳形五銖此又近之未知孰是張台曰今自巴蜀至于襄漢此錢甚多皆是昭烈舊地斷在不疑 傳形五銖錢顧烜曰劉備鑄直百錢傳形五銖今所謂蜀錢即傳形五銖也時有勒為直百者亦有勒為五銖者大小稱量如一並徑七分重四銖三吳諸屬縣行之
  進圍成都
  隋書地理志曰蜀郡臨卭眉山隆山資陽瀘川巴東遂寧巴西新城金山普安犍為越嶲䍧牁黔安得蜀之舊域其地四塞山川重阻水陸所凑貨殖所萃盖一都之會也昔劉備資之以成三分之業
  勸學從事張奭尹黙譙周等上言
  顧炎武日知錄曰譙周傳建興中丞相亮領益州牧命周為勸學從事而先主未稱尊號即有勸學從事張奭尹黙譙周等上言前後不同按周卒于晉泰始六年年七十二而昭烈即位之年年僅二十有三未必與勸進之列從本傳為是
  即皇帝位于成都武擔之南 謹擇元日與百寮登壇水經注曰沔陽故城舊漢祖在漢中言蕭何所築也建安二十四年劉備北定漢中始立壇即漢王位于此城其城南臨漢水北帶逵南面崩水三分之一 梁州記曰劉備為漢王權住此城盟于城下今門外有盟壇猶存
  章武元年
  通典曰魏武據中原劉備割巴蜀孫權盡有江東之地三國鼎立戰争不息劉備章武元年有户二十萬男女口九十萬及平蜀得户二十八萬口九十四萬帶甲將士十萬二千吏四萬通計户九十四萬三千四百二十三口五百三十七萬二千八百八十一除平蜀所得當時魏氏唯有户六十六萬三千四百二十三口有四百四十三萬二千八百八十一
  軍次秭歸
  水經注曰秭歸縣城東北依山即城周迴二里髙一丈五尺南臨大江古老相傳謂之劉備城盖備征吳所築也
  二年
  鼎錄曰蜀先主章武二年于漢川鑄一鼎名曰克漢鼎埋之丙穴中八分書三足又鑄一鼎沈于永安水中紀行軍竒變又于成都武擔山埋一鼎名曰受禪鼎又埋一鼎于劍山鼎並小篆書皆武侯造又時龍見武陽之水九日因鑄一鼎像龍形沈水中
  先主病篤託孤于丞相亮 夏四月癸巳先主殂于永安宫
  水經注曰永安劉備終于此諸葛亮受遺處也其間平地可二十許里江山迥濶入峡所無城周十餘里背山靣江頽垣四毁荆棘成林左右民多墾其中
  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
  賈誼新書審微篇云善不可謂小而無益不善不可謂小而無傷
  後主傳
  二年
  古今刀劍錄曰後主傳延熈二年造一大劍長一丈二尺鎮劍口山徃徃人見光輝後人求之不獲
  二十年
  水經注曰南廣郡南廣縣故犍為之屬縣也漢武帝太初元年置劉禪延熈中分以為郡
  改元為炎興
  通典曰蜀劉禪炎興元年則魏常道鄉公景元四年嵗次癸未是嵗魏滅蜀至晉武帝太康元年嵗次庚子凡一十八年户増九十八萬六千三百八十一口増八百四十九萬九百八十二則當三國鼎峙之時天下通計户百四十七萬三千四百三十三口七百六十七萬二千八百八十一以奉三主斯以勤矣
  又國不置史注記無官是以行事多遺災異靡書諸葛亮雖達于為政凡此之類猶有未周焉
  史通曰陳氏三國志劉後主傳云蜀無史職故災祥靡聞案黄氣見于秭歸群烏墮于江水成都言有景星出益州言無宰相氣若史官不置此事從何而書 又曰案蜀志稱王崇補東觀許盖掌禮儀又卻正為祕書郎廣求益部書籍斯則典校無闕屬辭有所矣而陳夀評云蜀不置史官者得非厚誣諸葛乎
  二主妃子傳
  劉永 使司徒靖立永為魯王
  劉理 使司徒靖立理為梁王
  鼎錄曰章武三年先主作二鼎一與魯王文曰富貴昌宜侯王一與梁王文曰大吉祥宜公王並古隸書髙二尺
  諸葛亮傳
  諸葛亮 亮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
  亮家于南陽之鄧縣
  水經注曰諸葛壘諸葛武侯所居也南枕沔水水南有亮壘背山向水中有小城迴隔難解 梁州記曰諸葛亮宅有井深四尺餘口廣一尺五寸累博如初開云 水經注曰亮好為梁甫吟每所登游故俗以樂山水為名 梁甫吟曰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隂里里中有三墳纍纍正相似問是誰家墓田疆古冶氏力能排南山文能絶地紀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誰能為此謀國相齊晏子
  惟博陵崔州平潁川徐庶元直與亮友善
  水經注曰檀谿之陽有徐元直崔州平故宅悉人居故習鑿齒與謝安書云安省家舅縱目檀谿念崔徐之交未甞不撫膺躊躇惆悵終日矣 梁祚魏國統曰崔州平者漢太尉烈之孫也兄曰元平為議郎以忠直稱董卓之亂烈為卓所害元平常思有報復之心會病卒
  曹公敗于赤壁引軍歸鄴
  說寳曰孫權據江東曹操伐之進兵赤壁勝負未分權大將周瑜問計于諸葛亮亮曰用火攻可以破之瑜曰恨無東南風耳亮曰可建星壇一所為都督借風數日即可破曹矣瑜大喜令人于南屏山下築臺三層插二十八宿旗色按六十四卦用一百一十人侍立左右禹步踏罡三上三下而去至其夜東南風起瑜部將黄盖詐降順風放火燒盡北船曹操狼狽奔還江南安堵皆亮之功也
  頃之又領益州牧
  水經注曰西樂城在山上周三十里甚險固城側有谷謂之容裘谷道 益州山多群獠諸葛亮築以防遏 又曰五丈谿側有黄沙屯諸葛亮所開也
  亮率衆南征其秋悉平
  古今刀劍錄曰諸葛亮定黔中從青石祠過遂抽刀刺山頭刀不拔而去行人莫測
  躬耕于南陽
  困學紀聞曰殷芸小說云諸葛武侯躬耕于南陽南陽是襄陽墟名非南陽郡也
  十二年春亮悉大衆由斜谷出以流馬運據武功五丈原與司馬宣王對于渭南
  語林曰諸葛武侯與司馬宣王在渭濵將戰宣王戎服莅事使人視武侯素輿葛巾持白旄扇指揮三軍皆隨其進止宣王聞而歎曰可謂名士
  亮遺命葬漢中定軍山因山為墳
  水經注曰諸葛亮死遺令葬于其山因即地勢不起墳壟唯深松茂栢攅蔚川阜莫知墓塋所在
  損益連弩
  宋書殷孝祖傳曰御仗先有諸葛亮筩袖鎧帽二十五石弩射之不能入上悉以賜孝祖 魏氏春秋曰諸葛亮損益連弩謂之元戎以銕為矢矢長八寸一弩十矢俱發
  作八陣圖
  水經注曰營東即八陣圖也遺基略在崩禠難識又曰石磧平曠望兼川陸有亮所造八陣圖東
  跨故壘皆累細石為之自壘西去聚石八行行間相去二丈目曰八陣既成自今行師庶不覆敗皆圖兵勢行藏之權自後深識者所不能了今夏水漂蕩嵗月消損髙處可二三尺下處磨滅殆盡荆州圖副曰永安宫南一里渚下平磧上有諸葛亮八陣圖聚細石為之各髙五尺皆棊布相當中間相去九尺正中開南北巷悉廣五尺或為人散亂及為夏水所沒至冬水退如故 荆州記曰壘西聚石為八行行八聚謂之八陣圖既成自今行師不復敗後人莫能了之桓宣武伐蜀見之曰此常山蛇勢也
  詔為亮立廟于沔陽
  水經注曰定軍山東名髙平是亮宿營處有亮廟北齊書陸法和傳曰軍次白帝謂人曰諸葛孔
  明可謂名將吾自見之此城旁有其埋弩箭鏃一斛許因插表令掘之如其言 博物志曰臨卭火井一所從廣五尺深二三丈井在縣南百里昔時人以竹木投以取火諸葛丞相徃視之後火轉盛熱盆盖井上煑鹽得鹽入以家火即滅訖今不復然也 硯北雜志曰漢中之民當春月男女行哭首載白楮幣上諸葛公墓其哭甚哀 困學紀聞曰昭烈謂武侯之才十倍曹丕以丕之盛終身不敢議蜀也司馬懿畏蜀如虎非武侯之敵史通云陸機晉史虚張拒葛之鋒又云蜀老猶存知葛亮之多枉然則武侯事蹟湮沒多矣
  瞻怒斬艾使遂戰大敗臨陣死 瞻長子尚與瞻俱沒困學紀聞曰晦翁欲傳末略瞻子尚死節事以見善善及子孫之義南軒不以為然以為瞻任兼將相而不能極諫以去黄皓諫而不聴又不能奉身而退以冀主之一悟可謂不克肖矣兵敗身死雖能不降僅勝于賣國者耳以其猶能如此故書子瞻嗣爵以㣲見善善之長以其智不足稱故不詳其事不足法也
  晉永興中鎮南將軍劉𢎞至隆中觀亮故宅立碣表閭命太傅掾犍為李興為文
  水經注曰車騎沛國劉季和之鎮襄陽也與犍為人李安共觀此宅命安作宅銘後六十餘年永平之五年習鑿齒又為其宅銘焉 古今刀劍錄曰蜀主劉備以章武元年嵗次辛丑采金牛山鐵鑄八劍各長三尺六寸一備自服一與太子禪一與梁王理一與魯王永一與諸葛亮一與闗羽一與張飛一與趙雲並是亮書皆是風角處所有令稱元造刀五萬口皆連環及兩口列七十二鍊柄中通之兼有二字 房子容曰唐人尚書郎李章武本名方古貞元季年為東平帥李師古判官因理第掘得一劍上有章武字方古博物亞張茂先亦曰蜀相諸葛孔明所佩劍也乃改名師古為奏請為章武焉盖蜀主八劍之一也
  闗張馬黄趙傳
  闗羽 遼以羽言報曹公
  宋書庾炳之傳曰何尚之曰臣思張遼之言闗羽雖兄弟曹公父子豈得不言
  權遣將逆擊羽
  江表傳曰孫權使朱儁徃喻闗羽令降羽乃作像人于城上而潛遁 古今刀劍錄曰闗羽為先主所重不惜身命自采都山鐵為二刀銘曰萬人及羽敗羽惜刀投之水中
  張飛 封新亭侯 其帳下將張達范强殺飛
  古今刀劍録曰張飛初拜新亭侯自命匠鍊赤朱山鐵為一刀銘曰新亭侯蜀大將也後被范强殺强將此刀入于吳 彚苑曰豹月烏張飛馬見海録碎事
  馬超 曹公與遂超單馬會語超負其多力隂欲突前捉曹公
  江表傳曰魏太祖與馬超單馬會語超負其多力甞製六斛米囊東西走馬輒製米囊以量太祖輕重太祖尋知之曰幾為狡虜所欺
  黄忠 建安二十四年于漢中定軍山擊夏侯淵水經注曰容裘谿水左有故城憑山即嶮四面阻絶昔先主遣黄忠據之以拒曹公 古今刀劍録曰黄忠從先主定南郡得一刀赤如血于漢中擊夏侯軍于一日之中手刃百數
  趙雲 亮令雲與鄧芝徃拒 軍退
  諸葛亮與兄瑾書曰前趙子龍退軍燒壊赤崖以北閣道縁谷一百餘里其閣梁一頭入山腹其一頭立柱于水中今水大而急不得安柱此其窮極不可彊也 又云頃大水暴出赤崖以南橋閣悉壊時趙子龍與鄧伯苗一戍赤崖屯田一戍赤崖口但得縁崖與伯苗相聞而已
  七年卒
  城塜記曰南陽縣南十五里為蜀漢偏將軍趙雲墓有石碑
  龎統法正傳
  龎統 潁川司馬徽 統弱冠徃見徽徽采桑于樹上坐統在樹下共語
  輿地志曰荆東南白沙有龎士元宅于漢水之北司馬徳操于漢水之南隔魚梁望衡對宇歡情日接每至相思則褰裳涉水
  徳公字山民 為魏黄門吏部郎早卒子渙字世文晉太康中為牂牁太守統徳公從子也
  襄陽耆舊傳曰徳公居峴山之南未甞入城府躬耕田里夫妻相待如賔琴書自娛覩其貌者肅如也荆州牧劉表數延請不能屈乃自徃𠉀之後遂攜其妻子登鹿門山託言采藥不知所在子渙字世文晉太康中為牂牁太守去官歸鄉里居荆南白沙鄉里人宗敬之相語曰我家池中龍種来歸鄉里仰其讓徳少壯皆代老者擔
  許麋孫簡伊秦傳
  許靖字文休汝南平輿人少與從弟劭俱知名並有人倫臧否之稱而私情不協
  典論云汝南許劭與族兄靖俱避地江東保吳郡争論于太守許貢坐至于手足相及 韋續書九品曰下下蜀相許靖行艸
  劉彭廖李劉魏楊傳
  李嚴 少為郡職吏
  江表傳曰嚴少為郡職吏用情深尅茍利其身鄉里為嚴諺曰難可狎李鱗甲
  移屯江州
  水經注曰巴漢世郡治江州巴水北北府城是也後乃徙南城劉備初以江夏費觀為太守領江州都督後都䕶李嚴更城周一十六里造蒼龍白虎門求以五郡為巴州治丞相諸葛亮不許竟不果
  楊儀字威公襄陽人也
  水經注曰蔡洲大岸西有洄湖停水數十畝長數里廣減百步水色常緑楊儀居上洄楊顒居下洄與蔡洲相對在峴山南廣昌里
  楚國先賢傳云儀兄慮字威方少有徳行為江南冠冕
  襄陽耆舊傳江南作沔南 又曰許汜是慮同里人少師慮為魏武從事中郎事劉備昔在劉表坐論陳元龍者其人也
  霍王向張楊費傳
  張裔 諸葛亮遣鄧芝使吳亮令芝言次可從權請裔諸葛亮教張君嗣曰去婦不顧門蔞韭不入園以婦人之性艸菜之精猶有所耻想忠壯者意何所之
  黄李吕馬王張傳
  黄權 明年卒
  水經注曰淯水又南逕預山東山南有魏車騎將軍黄權夫妻二冢地道潜通其冢前有四碑其二魏明帝立二是其子及臣吏所樹者也
  蔣琬費褘姜維傳
  費禕 亮以初從南歸以褘為昭信校尉使吳孫權性既滑稽嘲啁無方諸葛恪羊衜等才博果辯論難鋒至褘辭順義篤據理以答終不能屈
  荆州先賢傳曰吳與蜀和遣使張温来修好温辯議鮮有言抑之諸葛亮以禕有俊才宜遣報温使以褘為奉信校尉權時竊尊號意猶豫不決褘為陳興亡之畫開國建家之䇿權甚恱滑稽時知名皆在會並在發異端之難褘應輒答坐席稱之由是愛敬焉
  姜維 是嵗汶山平康夷反維率衆討定之
  舊唐書地理志曰維州薛城縣漢已前徼外羌冉駹之地蜀劉禪時蜀將姜維馬忠等討汶山叛羌即此地也今州城即姜維故壘
  皆退保劍閣以拒會
  益州記曰姜維抗鍾會故壘其山峭壁千丈下臨絶澗
  鄧張宗楊傳
  鄧芝 頃之為督江州
  水經注曰陽闗巴之三闗斯為一也延熈中蜀車騎將軍鄧芝為江州都督治此
  宗預 廖化襄陽人也
  襄陽耆舊傳作中盧人






  三國志補注卷五
<史部,正史類,三國志補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