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之一

卷第八之一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九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九之二

   九之一

    中書舎人曽公

  公名鞏字子固建昌軍南豐人中嘉祐

  二年進士第爲太平州司法叅軍召編

  校史館書籍歷館閣校勘集賢校理兼

  判官誥院嘗爲 英宗實録院檢討官

  不踰月罷出通判越州歴知齊襄洪州

  進直龍圖閣知福州召判太常寺未至

  改知明州徙亳州又徙滄州入對留判

  三班院遷史舘脩撰管勾編脩院兼判

  太常寺元豐五年四月擢試中書舎人

  九月丁母憂明年四月卒年六十五

爲通判𡻕飢度常平不足仰以賑給而田居

 野處之人不能皆至城郭至者群聚有疾

 癘之虞前期喻屬縣召冨人使自實粟數

 緫得十五萬石視常平價稍増以予民民

 得從便受粟不出田里而食有餘粟價爲

 平又岀錢粟五萬貸民爲種粮使隨歳賦

 入官農事頼以不乏弟文昭公撰行述

爲州務去民疾苦急姦強盗賊而寛貧弱曰

 爲人害者不去則吾民不寧是時州縣未

 屬民爲保伍公獨行之部中使幾察居人

 行旅出入經𪧐皆籍記有盗則鳴鼓相援

 又設方略明賞購急追捕且開人自言故

 盗發輙得有葛友者屢剽民家以名捕不

 𫉬一日自出告其黨公與𫀆帶酒食假以

 𮪍從輦所購金帛隨之徇諸部中盗聞多

 出自言友智力兼人公外視章顯實欲携

 貳其徒使之不能復合也齊俗悍強喜攻

 刼至是豪宗大姓歛手莫敢動冦攘屏迹

州郡肅清

公在齊㑹朝廷變法遣使四出公推行有方

 民用不擾使者或希望私欲有所爲公亦

 不聽也河北發民濬河調及它路齊當出

夫二萬縣𥘉按籍二丁三丁出夫一公括

其隠漏後有至九丁出一夫者省費數倍

又損𭛠人以紓民力㢮無名渡錢爲橋以

濟往來徙傳舎自長清抵愽州以逹于魏

 視舊省六驛人皆以爲利其餘力比次案

牘簿書藏之以十五萬計至它州亦然旣

罷州人絶橋閉門遮留夜乗間乃得去

在洪㑹𡻕大疫自州至縣鎮亭傳皆儲藥以

授病者民(⿱艹石)軍士不能自飬者以官舎舎

 之資其食飲衣衾之具以庫錢佐其費責

 醫候視記其全失多寡以爲殿最人頼以

 生安南軍興道江西者詔爲萬人備州縣

 𭧂賦急歛芻粟價踴貴百姓不堪公獨不

 以煩民前期而辦又爲之區處次舎井㸑

 什器皆有條理兵旣過而市里不知也

福多佛寺爲僧者利其冨饒争欲爲主守賕

請公行公俾其徒自相推擇籍其名以次

𥙷之授文據廷中却其私謝以絶左右徼

求之敝民出家者三𡻕一附籍殆萬人闔

府徼賂至裒錢數千萬公至不禁而自止

廢寺二皆囊槖爲姦者禁婦女毋入寺舎

 

公所至岀教事應下縣責其屬度緩急與之

期期未盡不復移書督趣期盡不報按其

 罪期與事不相當聽縣自言別與之期而

桉與期者即有所追逮州不遣人至縣縣

 母遣人呼其門縣𥘉未甚聽公小則罰典

 吏大則并劾縣官於是莫敢慢事皆先期

 而集民不知擾所省文移數十陪事在州

 者督察勾稽皆有程式分任僚屬因能而

 使公緫攬綱條責成而巳蓋公所領州多

 號難治及公爲之令行禁止吏莫敢不自

 盡政巨細畢舉庭無留事囹圄屢空人徒

 見公朝夕視事數刻而罷(⿱艹石)無所用心者

 不知其所操者約且要而聦明威信足以

 濟之故不勞而治也吏民𥘉或憚公嚴巳

 而皆安其政旣去乆而彌思之

公自爲小官至在朝廷挺立無所附逺迹權

貴繇是愛公者少爲編校書籍積九年自

 求𥙷外轉徙六州更十餘年人皆爲公慊

 然而公處之自(⿱艹石)也公於是時旣與任事

 者不合而小人乗間又欲擠之一時知名

 士往往坐刺譏辭語廢逐公於慮患防微

 絶人逺甚政事㢮張操縱雖出于巳而未

 嘗廢法自用以其故莫能中傷公亦不爲

 之動也

天子察公賢欲用公一日手詔中書門下曰

曽鞏以史學見稱士𩔖冝典五朝史事遂

 以爲脩撰近丗脩國史必衆選文學之士

 以大臣監緫未有以五朝大典獨付一人

 如公者公夙夜討論未及屬藁㑹正官名

擢中書舎人不俟入謝諭使就職時自三

省至百執事選授一新除吏日至數十人

 人舉其職事以戒辭約義盡論者謂有三

 代之風 上亦數稱其典雅

公性謹嚴而待物坦然不爲疑阻於朋友喜

 盡言雖取怨怒不悔也於人有所長奬勵

 成就之如弗及與人接必盡禮有懷不善

 之意來者俟之益恭至使其人心恱而去

 遇僚屬盡其情未甞有所按謫有以過誤

 抵法者力爲辯理無事而後巳在官有所

 市易取賈必以厚予賈必以薄於門生故

 吏以幣交者一無所受福州無職田歳鬻

 園𬞞収其直自入常三四十萬公曰太守

 與民争利可乎罷之後至者亦不復取也

 𫐠

曽子固𥘉爲太平州司户守張伯玉前軰人

 也歐陽公王荆公諸名士共稱子固文章

 伯玉殊不頋間語子固吾方作六經閣其

 爲之記子固凢謄藁六七終不當伯玉之

 意則謂子固曰吾自爲之其書于紙曰六

 經閣者諸子百家皆在焉不書尊經也云

 云子固始大畏服益自勵於學矣聞見後

子曽子𥘉見 神宗 上問曰卿與王安石

 布衣之舊安石何如對曰安石文學行義

 不减楊雄然吝所以不及古人曰安石輕

 富貴非吝也對曰非此之謂安石勇於有

 爲吝於改過 上頷之

曽子固罷檢討以錢醇老代之元素曰曽公

 知山隂賤市民田數十頃爲人所訟曽易

 占時在越幕說守倅曰曽宰髙科它日將

 貴顯用兹事敗之可惜父㑹爲明守衰老

 冝與謀俾代其子任咎守倅從之㑹由是

 坐𧷢追停曽公猶以私坐監當深德易占

 後易占以信州縣宰坐𧷢英州編管亡匿

 於曽公別墅㑹赦自出俾子固訟𡨚再劾

復往英州因死焉子固時不奔喪爲郷議

 所貶介甫爲作辨曽子以解之子固及第

 郷人作感皇恩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以爲去害也子固好

 依漕𫝑以陵州依州陵縣依縣陵民温公日録

 ○案曽公父死南都杜祈公爲治其䘮時惟公在側今文集有謝杜公書可見也又荆公作墓誌亦言至

 南京病卒此云不奔喪者温公傳聞之悞也

中書舎人王震序公之文曰南豐先生以文

 章名天下乆矣異時齒髮壯志氣銳其文

 章之慓鷙奔放雄渾瓌偉(⿱艹石)三軍之朝氣

 猛獸之抉江湖之波濤煙雲之姿狀一何

 竒也方是時先生自負要似劉向不知以

 韓愈爲何如爾中間乆外徙丗頗謂偃蹇

 不偶一時後生軰鋒出先生泊如也晚還

 朝廷天下望用其學而屬新官制遂掌書

 命於是更置百官舊舎人無在者巳試即

 入院方除目填委占紙肆書𥘉(⿱艹石)不經意

 午漏盡授草院吏上馬去凢除郎御史數

 十人所以夲法意原職守而爲之訓敕者

 人人不同咸有新趣而衍𥙿雅重自成一

 家余時爲尚書郎掌付制吏部一日得盡

 觀始知先生之學雖老不衰而大手筆自

 有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