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之二

卷第十三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十三之二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十三之三

   十三之二

    吏部侍郎鄒公

  公名浩字志完常州晉陵人中進士第

  歷楊州頴昌府教授元祐七年除太學

  愽士出爲襄州教授元符元年召對除

  右正言明年除名勒停覊管新州 徽

  宗即位復宣徳郞添監𡊮州酒稅除右

  正言遷右司諌起居舎人明年除中書

  舎人遷吏部侍郞除寳文閣待制知江

  寧府㝷改知杭州未赴責授衡州别駕

  永州安置明年除名勒停昭州居住崇

  寧四年移漢陽軍居住五年復承奉郎

  遂歸常州大勸四年復直龍圗閣政和

  元年卒年五十二

道郷鄒公自少以道學行義知名於時其爲

 人也和順積中而英華發外望之睟然見

 於顔靣不問知其爲仁人君子也其遇事

接物猶虚舟然而堅挺之姿如精金良玉

 不可磨磷元符中用侍臣之薦擢居諌垣

 從人望也是時 哲宗皇帝厲精求治用

 賢如不及一見即以公輔期之嘉言入告

 無不從者適中宫虚位之乆大臣欲自結

 於嬖暱爲保位之謀迎意媚合不以正公

 力言之以爲公議不允忤 上㫖姦䛕之

 徒惡其害巳相與恊力擠之於䧟穽之中

 又下石焉皆是也公之章留中不下乃僞

 爲之加以詆誣不實之語如取它人之子而殺其母之𩔖

 流布中外欲天下聞之眞(⿱艹石)有罪者其爲

 謀深矣雖有端人正士無敢爲公辨明者

 公旣𣳚迨今二十餘年昔之姦朋凋䘮略

 盡而正論行焉眞僞是非始有在矣紹興

 三年其子柄集公之奏議一編屬余爲叙

 余於公非一朝燕游之好也知公爲尤

 其事之夲末皆余所親聞見者故詳著之

 以昭示來世庶乎使小人知君子之爲善

 終不可誣也公之將亡余適還自京師聞

 公疾革未及㢮擔即馳徃省之見其薾然

 僅存餘息然語不及私猶以國事爲問蓋

 其平生以天下之重爲巳任至垂絶而不

 忘也每追念及之愴然不能釋嗚呼世道

䘮乆矣不復有斯人也龜山集鄒公奏議集序

張繹曰鄒浩以極諌得罪世疑其賣直也先

生曰君子之於人也當於有過中求無過

 不當於無過中求有過程氏遺書

志完脩㓗有志行記覧該緫援筆數千言立

就斯可畏者然自視如未足士有一善無

貴賤必與之交無逺邇必欲收而取之

 言婆娑集

志完云聖人之道備于六經六經千門萬户

 何從而入大要在中庸一篇其要在

而已但於十二時中看自家一念從何處

起即㸃檢不放過便見工力胡氏傳家錄

田晝者字承君陽翟人故樞宻宣簡公姪也

 人物雄偉議論慷慨俱有前軰之風鄒浩

志完教授頴昌與承君逰相樂也志完性

懦因得承君故遇事輙自激勵元符間承

君監京城門志完除言官遣客見承君以

測其意客問承君近讀何書承君曰吾作

墨子詩有知君旣得雲梯後應悔當年泣

染絲之句爲志完發也客言於志完志完

 折簡謝曰承君辭甚苦因約相見承君取

 告見之問志完曰平生與君相許者何如

 今君爲何官志完愧謝曰上遇群臣未甞

 假以聲色獨於浩若相喜者今天下事故

 不勝言意欲使 上益相信而後言貴可

 有益也承君許之旣而朋黨之禍大起時

 事日變更承君謝病歸陽翟田舎一日報

 立劉氏爲皇后承君謂子曰志完不言可

 以絶交矣又一日志完以書約承君㑹潁

 昌中塗承君喜甚亟往志完具言諌立皇

 后時浩之言戅矣 上初不怒也浩因奏

 曰臣即死不復望清光矣下殿拜辭以去

 至殿門望 上猶未興凝然(⿱艹石)有所思也

 明日浩乃得罪留三日臨别志完出涕承

 君正色責曰使志完隱黙官京師遇寒疾

 不汗五日死矣豈獨嶺海之外能死人哉

 願君無以此舉自滿士所當爲者未止此

 也志完茫然自失歎息曰君之贈我厚矣

 乃别去建中靖國𥘉承君入爲太宗正丞

 宰相曽布欲收置門下不能屈除提舉常

 平亦辭請知淮陽軍以去吏民畏愛之嵗

 大疫承君日自挾毉户問病者藥之良勤

 得疾而卒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