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之一

卷第九之四 三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十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十之二

   十之一

    丞相康國韓獻肅公

  公名絳字子華叅知政事忠憲公之子

  也以父任爲大理評事登進士甲科除

  太子中允通判陳州召知太常禮院歴

  開封府推官户部判官江南饑出爲體

  量安撫還知制誥出知河陽召入翰林

  爲學士權御史中丞出知蔡州移知慶

  州加端明殿學士知成都府 英宗即

  位召還除三司使俄拜樞宻副使 神

  宗𥘉領制置三司條例司拜叅知政事

  熈寜二年拜陜西河東宣撫使即軍中

  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㑹慶州卒叛遂

  罷相守鄧州徙知大名府七年復爲相

  出知許州拜建雄軍節度使知定州移

  河南府 哲宗即位進封康國公加開

  府儀同三司判大名府屢告老拜司空

  檢校太尉致仕薨年七十七

公爲開封府推官男子冷清自謂母娠宫中

 生民間於是自稱皇太子都人聚觀頗以

爲疑吏収捕驗問亦不敢迫府官至有改

容禮之者旣而果無實猶止覊置近郡公

上䟽引成方遂事論奏甚切清遂伏誅

父撰行狀

江淮兩浙歳飢以公體量安撫江南東西路

 到部則發倉廪振貧乏問百姓疾苦縣邑

 以衙前爲重役一當其役則破家竭産民

 至有嫁祖母與母而析生異居以避役者

 公爲立則衙前法奏行之民以爲便又兼

 并之家私占陂池溪湖少出稅以錮其利

 公使以税均所近民田而陂池溪湖使衆

 共之

使還除右正言供職時大臣佐佑時政務循

 故事公一日奏言政事冝出聖斷上諭

 云屢有人言朕少斷非不欲豦分蓋縁國

 家動有 祖宗故事苟或出令未合憲度

 便成過失以此須經大臣論議而行臺諌

 官見有未便但言來不憚追改也

宣祖神御温成園陵皆寓奉先寺 仁宗將

 幸奉先或謂因欲臨后園公預以所聞諌

 旦日飭駕使諭公曰朕欲酌神御非詣后

 園也邦直撰神道碑

召爲翰林學士 仁宗甞遣使祈嗣茅山公

 當草祝詞公因上䟽言祈嗣頋禱祠何益

 夫女御閉於深宫者衆宦人養子絶人之

 丗者多非所以順天地致螽斯之福於上

 也書奏 仁宗即日出宫人數百詔有司

 裁定宦人養子令神道

孫沔吕溱等守藩犯法從官聮章請貰其罪

 公曰法自貴者始更相救援則公道廢矣

 遂并劾之宫人或納賂請降度牒紫方𫀆

 歳時内宴至有與伶官私𥬇語者公宻發

 其事 上亟爲逐典掌劉氏及它不謹者

 十餘人神道

自公爲中司言事甚多時富鄭公爲宰相多

 寢不下公不能堪條前後所言極論之初

 張茂實母乳悼獻太子茂實㓜從其母畜

 於宫中後壯長寖貴領親軍以掛嫌議出

 爲外官至是鄭公復用茂實主兵公并以

 爲言且論其畏避自私不足以荅上恩塞

 群望因請歸家待罪不敢赴臺供職而諌

 官詆公中傷宰相擅去官守由是罷知蔡

 州

知成都府蜀中春秋夏米價常貴張詠尚書

 治蜀自二月減價糶官米八月糶塩各給

 劵爲據以惠貧户歳乆質賣悉歸豪右公

 諭其自首别給劵貧民凢七千餘户因奏

 每三年視貧富一易之民有疾疫致醫藥

 客軍貧民死者葬之奏立寺額度僧主管

 増置學校减嗇冗費異時内臣奉使至蜀

 州郡迎悅其意有所貨易輙附益之其費

 皆出於酒場官衆以爲患公奏請加禁約

 英宗聞之喜詔内侍省著爲令毎行必申

 飭焉

爲三司使内諸司吏有干恩澤者詔已許之

 公執條例奏禀上曰朕不知條例當爲

 卿改後有此等事亦須執奏三司事多與

 宫省相𨵿近習有所干請即牾條例公未

 甞詭隨公一日奏事具爲上言所以且

 曰即有飛語願賜覆實上曰知卿盡公

 不肯放過事朕在藩邸時備聞群臣以國

 事爲人情隳壞法度積弊日甚頼卿盡力

 我自諳暁卿勿慮也它日公又言曰國朝

 之制上所用財幣不欲顯名者乃用合同

 慿由取之内臣因循凢賜予之𩔖並以合

 同慿由施行歳常數十百萬三司無由鉤

 校人皆疑禁中浮費不知其間賜予宗室

 及群臣者過半也請以其冝付有司者付

 之有司 英宗嘉納自是費用之有例者

 悉歸三司得以㑹計矣

遷樞宻副使因進對 神宗問天下遺利公

 對求遺利莫(⿱艹石)盡地力退而具䟽以謂害

 農之大弊無甚於差役不可不改請委侍

 從臺省官集議及聖詔愽謀以収群䇿

 上嘉納之𥘉公在三司時議欲使官户量

 出免役錢兼并之家計田頃承役唯存郷

 役及弓手之外並與蠲除單丁女户在第

 一等者亦量納役錢其餘一切以免役錢

 雇召如此即不限田而官户兼并之家不

 敢過制以貪利中人得以置田以爲生品

 官不必充役而無業之民得以應募矣至

 是 上手扎取之公具録以進 上令學

 士草詔訪問旣進入 上以未見哀痛惻

 怛之意手定詔藁宻封示公令公潤色以

 進爲大小訪焉王荆公領條例司深以公

 言爲然遂推廣衙前之法以及它役

熈寜三年五月除叅知政事時樞宻副使闕

 貟㑹公獨奏事 神宗問誰可𥙷者公以

 司馬光對遂以授光狀

熈寜二年九月夏羗大入慶州境圍七寨殺

 略數千邊將髙敏戰死榆林以公爲陜西

 宣撫使賜空名宣告即軍中賞功詔許除

 補所部官自受命至陛辭三日而行賜金

 繒及織文𫀆纔至邊悉分與將吏公初行

 環慶勞饗蕃漢士傷痍者賜帛褁瘡治兵

 鄜延使偏將种諤出青澗城趨銀州界破

 撫寜開光諸帳屯守囉兀公欲自髙奴通

 道河東詔兼河東宣撫使就拜同中書門

 下平章事昭文舘大學士公遣將出麟府

 兵徑虜中凢九日㑹囉兀下又破賊馬户

 川斬馘數千𫉬綉旗木符領盧印公𥘉至

 邊裂諸路兵置七將間其無備互出擣之

 至是深入破敵者十七戰皆捷招降數萬

 人居以曠圡方築據奪其要害而慶將失

 撫御兵有叛亡者時内外多與公異意争

 歸咎宣撫司邊事摇矣公一不辨以身任

 其責罷相知鄧州其後旣収兵羗人亦卷

 廬帳驅畜産遁去客食河外餓死者衆數

 年終不能復而使大酋數叩保安軍求通

 使並塞皆空無賊火 上於是知公爲有

 功復召爲相神道碑〇又行狀云申勑諸路爲堅壁自守之計城寨有不可守者

 棄之分七將之兵爲淺攻擾擊之計以困戎虜〇或云公命种諤城囉兀雪中築撫寜堡調發倉卒𨵿中

 騷然公駐延州命四路帥無得預軍事皆聽於諤又命蕃官王文諒節制環慶之師自入陜西以軍中錢

 散與乞人又奪𮪍士馬以與蕃部厚犒賞之軍士皆怨夏人䧟撫寜又急攻囉兀公命諸路出師牽制慶

 兵再出遂作亂

公之入相繼王荆公之後政事有未便者賢

 士大夫或置不用公將更易振舉之奏古

 者冢宰制國用今天下財用出入宰相乃

 不預聞始置局中書稽攷天下財用之數

量入以爲出援用司馬光 上曰吾於光

 豈有所愛頋光未肯來耳又數與同列論

 事 上前不得盡行其言乃歎曰勢不能

 有所禆𥙷矣唯早去位可以全進退之分

 故一年之間求去者三

三司使發市易官罪而同列佑之欲弗責方

 創賈人免行錢孫尚書永議有異而同列

 欲論永罔上故不實上書人鄭俠絞切下

 獄而執政馮公京甞賙俠同列欲以黨俠

 爲重坐公辨 帝前不得直數求罷上

 爲逐市易官稍寛二臣者而它相至欲復

 留故賈人劉佐任市易公固言不可論

 上前未决公再拜曰臣言不用辱相位請

 從此辭 上愕曰兹小事何用耶公奏曰

 小事弗伸况大事乎上爲罷佐遣使持

 手詔諭公使就位公乃起後數月固稱疾

 乃拜觀文殿大學士禮部尚書知許州神道

知河南府夏大雨伊落汎溢冐城郭居民𬒳

 溺者太半公方以疾在告聞之力疾而出

 率府僚救護全濟者甚衆物價騰踴人多

 不得食公發倉廪以平物價収葬溺死者

禁止盗賊訛言驚衆者刑黥之人以寜息

脩完廬舎工直十倍公爲設法招來它州

人四近坌集公私皆得興作而工直亦平

矣又奏築長堤以虞後患幾月而成後三

 年伊洛復漲如前日頼堤而免㑹行保馬

 法令保甲家自飬馬毎都馬五十匹期十

 五年數足提舉官欲其速成爲巳功脅趣

 州縣要以二年期㑹旣急馬價不訾民至

 破産不得馬公爲條奏止之如𥘉令

𥙿陵興役洛人言昭陵厚陵時府吏中夜視

事留守亦𪧐于外至公不改常度早晚視

事外唯増日中一出而已内外畏戢莫敢

 妄作事皆辦集或言陵下乏水人多暍死

 詔置水車數百及瓢瓠竹筒數萬公知其

 未甞乏水也遣使具措置水事及取脩奉

 官司不乏水狀聞舊奉陵之物無先後之

 序吏縁SKchar下公使以所須緩急第爲之期

 掲榜示人由是人不争競而工價平洛人

 曰洛中不知有裕陵者公之賜也

判大名府遣使問役法利害公請到鎭條析

 以聞旣至上䟽以謂𥘉論役法之弊止謂

 衙前一役願得納錢募人旣行之農民無

 破家之患遂并它役以此用錢至廣雖不

 當役者亦不得免此議論所以多也務求

 𫎣餘謂之寛剰重非所冝復其舊爲便以

 仐所取錢計年支雇募所費頗𫎣二分以

 備非常免除第五等减第四等數則天下

 速𬒳聖澤矣後司馬丞相建議一用熈寜

 法差役公以六條事駮之議之連年然亦

 多叅用公所言者

公爲人嚴重好禮其居家燕處無墮容子弟

 勝冠有所賀謝必具衣冠而後使拜存恤

 宗族逺近無遺推財予之不計有無自仕

 宦未逹時巳爲族人之孤特者嫁娶之凢

 十餘人矣

公兄弟友愛天至自忠憲公爲两府大臣至

 公兄弟同時爲眞相近輔者三人衣冠之

 盛近丗未甞有也又皆眉壽髙年公將歸

 許而两弟時亦皆七十同時請老朝廷貪

 惜賢徳未之許也其爲榮盛又前古所未

公自少氣節嶷然聞其言見其貌皆知其必

 位將相剛正渾厚而於交親仁以盡至朝

 廷事不可屈撓以私據理道論是非不辨

 正不巳推引賢能急於家事以誠待人無

 所疑而知人常不誤司馬温公方與執政

 忤而公言温公可代巳爲樞宻副使至爲

 宰相又薦之 神宗亦可之曰卿度光來

 乎朕當亟召力引吴正憲公忠諒可任大

 事宣撫陜西首薦今左右丞相爲判官

 防范純仁常舉布衣王安國能辭章程頥有經行

 士大夫出其門多知名天下𥘉進士科進

 擢速公言偶程文占上選未見才實勞最

 躐衆人指期爲卿輔殆亡所謂自是始議

 間年一貢士而殺其恩嘉祐中與陳秀公

 議茶法官不失常課刑辟歳省數千人又

 言差役病民最甚冝𢌿上農及官户單丁

 女户薄率錢募衙前吏凢不可募者存郷

 户則上户免服役而游手之民得以應募

 有業矣 英宗未果行至熈寜𥘉申講前

 議及温公建言一用差法詔訪利害公曰

 臣𥘉議謂衙前可募其後乃并及它役所

 募旣廣遂率錢及下户至多取羡數以今

 所冝第除羡數免下户錢惠澤周矣因條

 六事異温公議後皆叅取焉公前此於温

 公踈外中援其賢及議朝廷事自守不奪

 所見乃如此又建言官制錯謬如近臣乃

 兼判中書門下省細務多𨵿决二府恩大

 政 祖宗方耡天下襲唐季未及更冝早

 論定其後 神宗改官制約用六典多如

 公所陳者將殁猶上書懇惻言天下事所

 臨六州皆生立祠聞訃有巷哭者公撫飬

 孤貧雖旁宗踈屬皆仰嫁娶衣食周門生

 故吏之不能自存者俸禄無所餘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