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遂平妖傳/02

目錄 三遂平妖傳
◀上一回 第二回 胡永兒大雪買炊餅 聖姑姑傳授玄女法 下一回▶


  詩曰:

    近日廚中乏短供,嬰兒啼哭飯籮空;

    母因低說向兒道,爹有新詩謁相公。

  當夜胡員外與張院君、永兒三口兒,正在後花園中八角亭子上賞中秋飲酒,只見門公慌慌忙忙來報道:「員外,禍事!」員外道:「禍從何來?事在那裡?」門公道:「外面中間這個解庫裡火起!」員外和媽媽、永兒吃那一驚不小,都立下亭子來看時,果然是好大火。怎見得這火大?詩曰:

  初如螢火,次若燈光。然後似千條臘燭燄難當,萬個生盆敵不住。驪山頂上,料應褒姒逞英雄;夏口三江,不弱周郎施妙計。煙煙燄燄卷昏天地,閃爍紅霞接火雲。一似丙丁掃盡千千里,烈火能燒萬萬家。

  這火正把房屋燒著,員外交媽媽與永兒:「且不要慌!便燒盡了,也窮我們下半世不得!」只見那火燄騰騰,刮刮匝匝只顧燒著,風又大得緊,地方許多人都救不滅,直燒了一夜。三口兒只得在八角亭子上權歇。等天曉起來,叫人去扒火地盤,眾人去扒看,開了口合不得,睜了眼閉不得。胡員外不想被這場天火燒得寸草皆無,前廳、後樓、過路、當房、側屋都燒淨了。只指望金銀器皿、銅錫動用什物,雖然燒烊了也還在地下,交人扒看時,不料都被天收了去。上半世有福受用,如今福退了,滿火地盤扒看,並沒尋處。就在亭子上住下,早晚飯食皆無,親鄰朋友姓送了幾食,又不免去借些柴米,只好一遭兩次。一口三,三日九,半年週歲,口內吃的,身上穿的,件件皆無。將空地央人賣,又無人要。看看窮得籃縷,去求相識,在家裡只說不在;日常裡認得的,只做不看見。自古道: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又道:百萬豪家一燄窮。那胡員外在亭子上一住,四下又無壁落,風雨雪下,怎地安身?不免搬去不廝求院子裡住;就似於今孤老院一般。時逢仲冬,彤雲密布,朔風凜冽,紛紛洋洋下一天好大雪。怎見得這雪大?

  嚴冬天道,瑞雲交飛,江山萬嶺盡昏迷。桃梅鬥豔,瓊玉爭輝。江上群鴛翻覆,空中鷗鷺紛飛,長空六出滿天垂。野外鵝毛亂舞,簷前鉛粉齊堆;不是貧窮之輩,怎知寒冷之時,正是:盡道豐年瑞,豐年瑞若何?長安有貧者,宜瑞不宜多!

  愛雪的是高樓公子,嫌雪的是陋樓貧民。在東京城裡這個才落薄的胡員外,夫妻二人並女兒叫做永兒,原是大財主,只因天火燒得落難,蕩盡了家私,搬在不廝求院子裡住。正逢冬天雪下,三口兒廝守著地爐子坐地,日中兀自沒早飯得吃。媽媽將指頭向員外頭上指一指,胡員外抬起頭來看見,道:「媽媽沒總事?」媽媽道:「怎的沒甚事!大雪下,屋裡沒飯米:我共爾忍饑受餓便合當,也曾吃過來。」指著永兒道:「他今年只得十五歲,曾見甚麼風光來?交我兒忍饑受餓!」胡員外道:「沒計奈何,交我怎生是好?」媽媽道:「你是養家的人,外面卻才雪下,若一朝半日凍住了,急切出去不得,終不成我三口兒直等餓死?你趁如今出去,見一兩個相識,怕賺得三四佰文錢歸來,也過得幾日。」員外道:「我出玄見兀誰是得?」媽媽道:「你不出去,終不成找出去?」胡員外吃媽媽逼不過,起身道:「且把腰繫緊些個。」開了門出去,走得兩步,倒退了三步,口裡道:「好冷!」劈面冷風似箭,侵人冷氣如刀,被西北風吹得倒退幾步,欲復回來,媽媽又把門來關上了。沒計奈何,只得冒著風雪了走。走出不廝求院子來告人,不在話下。

  且說媽媽共女兒冷冷清清坐著,永兒道:「爹爹出去告人,未知如何?」永兒又道:「媽媽!雪又下得大,風又冷,爹爹去告誰的是?」媽媽道:「我兒!家中又沒錢,不交爹爹出去,終不成我出去?我兒!你且去牀頭邊尋幾文銅錢,將去買幾個炊餅來做點心,待你的爹爹回來,卻又作道理。」與時永兒去牀頭尋得八文銅錢,娘道:「我兒出巷去買幾個炊餅來,你且胡亂吃幾個充饑。」永兒將衣襟兜著頭,踏著雪走出不廝求院子來。到大街賣炊餅處,永兒便與賣飲餅的道個萬福,道:「哥哥,買七文銅錢炊餅。」小二哥接了銅錢,看那女孩兒身上好生藍縷。永兒剩一文錢,把來系在衣帶上。小二哥把一片荷葉包了炊餅,遞與永兒,永兒接了,取舊路回來,已是未牌時分,沿著屋簷正走之間,只見一個婆婆從屋簷下來,拄著一條竹棒,胳膊上掛著一個籃兒。那婆婆腰駝背曲,眉分兩道雪,髻挽一窩絲。眼如秋水微渾,髮似楚山雲淡。形如三月盡頭花,命似九秋霜後菊。卻原來是個教化婆子,看著永兒道個萬福,永兒還了禮。婆婆道:「你買甚麼來?」永兒道:「家中母親交奴家買炊餅來。」那婆婆道:「我兒!好交你知道,我昨日沒晚飯,今日沒早飯。你肯請我吃個炊餅麼?」永兒口中不道,心下思量:「我媽媽也昨日沒晚飯,今日沒早飯。這婆婆許多年紀,好不忍見!」解開荷葉包來,把一個炊餅遞與婆婆。婆婆接得在手,看了炊餅道:「好卻好了,這一個如何吃得我飽,何不都與了我?」永兒道:「告婆婆,奴家卻不敢都把與你。家中三口兒兩日沒飯得吃,媽媽交爹爹出去告人,止留得八文銅錢,交奴家出來買炊餅,大的媽媽吃,小的是奴奴吃的。因見婆婆討,奴奴只得讓一個與婆婆吃。」婆婆道:「你媽媽問炊餅如何買得少了,你卻說甚的?」永兒道:「媽媽同時,只說奴奴肚饑,就路上吃了一個。」婆婆道:「難得我兒好心!我撩拔你耍子,我不肚饑,我不要吃,還了你。」永兒道:「我與婆婆吃的,如何還了奴奴?」婆婆道,「我試探你則個,難得你這片好慈悲孝順的心。你識字麼?」永兒道:「奴奴識得幾個字。」婆婆道:「我兒,恁地卻有緣法!」伸手去那籃兒內取出一個紫羅袋兒來,看著永兒道:「你收了這個袋兒。」永兒接了袋兒道:「婆婆!這是甚麼物事?」婆婆道:「這個喚做『如意冊兒』,有用他處。若有急難時,可開來看。你可牢收了。冊兒上倘有不識的字,你可暗暗地喚『聖姑姑』,其字自然便識。切勿令他人知道。」永兒把冊兒揣在懷裡,謝了婆婆,婆婆自去了。

  永兒拿著炊餅到家,娘問道:「我兒如何歸來得遲?」永兒道:「媽媽!街上雪滑難行。」娘兒兩個吃了炊餅,不多時,只見員外歸來。媽媽道:「你去這半日,見甚人來?」員外道:「好交你知道,外面見個相識,請我吃了酒飯,又與我三佰足錢。」媽媽歡喜,交員外道:「你去糴些米,買些柴炭,且過兩三日,又作區處。」免不得做些飯吃。到晚去睡,永兒卻睡不著,自思:「日間的那婆婆與我冊兒時說道,有急難便可開來看。如今沒飯得吃,也是一個急難,我且將去開來看一看。」永兒款款地起來,輕輕的穿了衣裳,驚覺娘道:「我兒那裡去?」永兒道:「我肚疼了,要去後則個。」下牀來著了鞋兒,到廚下,雪光如同白日,永兒去懷中取出紫羅袋兒來,打一抖,抖出一個冊兒來看時,只因胡永兒看了這個冊兒,會了這般法術,直使得自古未聞,於今罕有。正是:

    數斛米糧隨手至,百萬資財指旨日來。

  畢竟永兒變得錢米麼?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三遂平妖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