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遂平妖傳/20

目錄 三遂平妖傳
◀上一回 第二十回 貝州城碎剮眾妖人 文招討平妖轉東京 全書終


  詩曰:

    神器從來不可干,僭王稱帝詎能安?

    潞公當日擒王則,留與妖邪做樣看。

  當夜李遂和李魚羹引著一行人眾殺到王則臥房門前,王則聽得有人殺來,慌對胡永兒道:「姐姐!你苦了我也!」王則急要念咒語,卻被馬遂打綻了嘴唇,落了當門兩個牙齒,要念念不得。胡永兒也心慌,一時念不迭隱身法,兩個赤條條地在牀上沒做手腳處,每人只扯得一件小衣服穿了,李遂與眾人一齊上把兩條麻索就牀上縛了。早被諸葛遂智先念了禁法,一行男女的咒都念不得了。眾軍士又把豬羊二血、馬尿、大蒜看著王則和胡永兒匹頭便澆。李遂使群刀手簇擁著王則、胡永兒,大軍一半都從地洞入城來。從軍將各自去殺守城軍上,大開了貝州城門,放下吊橋,文招討即時入城,到州衙裡廳上坐定。李遂解王則、胡永兒到面前,文招討交牢固看守監候。一面分投捕捉囗囗妖兒,使李魚羹作眼。李魚羹都知道這幾個下落,霎時間都被擒拿縛了。這幾個盡是了得有法術的妖人,因何此際一籌不展,都吃捉了?原來諸葛遂智以上破邪,以囗囗囗囗囗的,都用豬羊二血,馬尿、大蒜匹頭澆了,囗囗囗囗囗囗囗動不得。

  內中只不見了瘸師左黜,卻待各處搜捉,只見一個軍士飛也似來報總管王信,道:「告將軍!瘸師被眾軍趕入一家碓坊裡去!」王信見說,即時帶了軍士迳奔入碓坊人家,交軍士把前後門圍了,親自入去搜捉。這個人家吃了一驚,問道:「我家有甚麼事,如此大驚小怪?」眾軍道:「有妖人左黜走入你家,會事時放他出來,免得連累!」這主人家道:「告將軍!即不曾有人入來躲在我家。」王信交軍士屋裡細細搜捉不見,只見諸葛遂智來道:「等我入去看一看,便知他在也不在。」情葛遂智入碓房周圍看了,道:「可知你們沒尋左黜處,他卻變做一物在這裡了!」王信道:「卻也作怪!」諸葛遂智叫其人家問道:「這個碓嘴是你家物也不是?」主人家看了,道:「我家不曾有這個閒碓嘴。」諸葛遂智道:「左黜雖會變幻,難逃我諸葛之手!」交左右取索來,叫軍士扛去州衙裡去。王信笑道:「這碓嘴扛他去做甚?」諸葛遂智道:「這個碓嘴正是左黜。他就是千變萬化也瞞貧僧不過!」交將豬羊二血、馬尿、大蒜看著石碓嘴上便澆。不澆時是個石碓嘴,方才澆下時。(原書以下殘失一頁,計三百六十字。〕

  ……適被其煽惑,落於機阱之中,實不干眾百姓之事,必欲洗蕩,不惟罪及無辜,抑且有傷天地好生之仁。須求招討方便,再為奏請,救此一方愚民。」文招討聽曹招討之言,即將百姓無辜,被妖人煸惑之情,寫表再奏朝廷。一面大書榜文,張掛通衢各門,曉諭百姓:罪止王則等一干有名妖人,其餘妖黨及滿城百姓,俱各申奏赦宥。一應軍民人等安心職業,不必驚慌等情。因此,百姓見了榜文俱各放心,朝夕焚香祝天,專待赦書恩宥。不數日間,朝廷降下聖旨,道:「依卿所奏。」與時文招討請過聖旨,取出一行妖人,寫了犯由牌,推上木驢,文招討判了「剮」字,推出州衙。王則和胡永兒與一行妖人部各眼中流淚,面面相覷,做聲不得。貝州看的人壓肩疊背。但見:

  兩聲破鼓響,一棒碎鑼鳴。皂纛旗招展如雲,柳葉槍交加似雪。犯由牌高貼,人言此去幾時回;白紙花雙搖,都道這番難再活。長休飯,喉內難吞;永別酒,中怎咽。高頭馬上,破法長老勝似活閻羅;刀劍林中,行刑劊子猶如追命鬼。囗囗(以下缺失)。

  (完)

  注:凡囗字皆為原字漫漶殘損。

◀上一回 全書終
三遂平妖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