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中宗書

上中宗書
作者:李嶠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47

元首之尊,居有重門擊柝之衛,出有清警戒道之禁:所以備非常,息異望,誠不可易舉動,慢防閑也。陛下厭崇邃,輕尊嚴,微服潛遊,閱廛過市,行路私議,朝廷驚懼。如禍產意外,縱不自惜,柰宗廟蒼生何?又分職建官,不可以濫,傳曰:「官不必備,惟其人。」自帝室中興,以不慎爵賞為惠,冒級躐階,朝升夕改,正闕不給,加以員外,內則府庫為殫,外則黎庶蒙害:非求賢助治之道也。願愛吝班榮,息匪服之議。今文武六十以上,而天造含容,皆矜恤之,老病者已解還授,員外者既遣複留,恐非所以消敝救時也。請敕有司,料其可用進,不可用退。又遠方夷人,不堪治事,國家向務撫納而官之,非立功酋長,類靡俸祿。劄惶度非要者,一切放還。又《易》稱「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財。」今百姓乏窶,不安居處,不可以守位;倉儲蕩耗,財力輕殫,不足以聚人。山東病水潦,江左困輸轉,國匱於上,人窮於下。如今邊場少疏,恐逋亡遂多,盜賊群行,何財召募?何眾閉遏乎?又崇作寺觀,功費浩廣,今山東歲饑,糟糠不厭,而投艱阨之會,收庸調之半。用籲嗟之物,以榮土木,恐怨結三靈,謗蒙四海。又比緣征戍,巧詐百情,破役隱身,規脫租賦,今道人私度者,幾至數十萬。其中高戶多丁,黠商大賈,詭作台符,羼名偽度。且國計軍防,並仰丁口,今丁皆出家,兵悉入道,征行租賦,何以備之?又重賂貴近,補府若史,移沒籍產,以州縣甲等,更為下戶,當道城鎮,至無捉驛者,役逮小弱,即破其家。願許十道使訪察括舉,使奸猾不得而隱。又太常樂戶已多,複求訪散樂,獨持鞀鼓者已二萬員。願量留之,餘勒還籍,以杜妄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