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宣州高大夫書

上宣州高大夫書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12》和《全唐文/卷0752

某頓首再拜。自去歲前五年,執事者上言,云科第之選,宜與寒士,凡為子弟,議不可進。熟於上耳,固於上心,上持下執,堅如金石。為子弟者,魚潛鼠遁,無入仕路,某竊惑之。

科第之設,聖祖神宗所以選賢才也,豈計子弟與寒士也。古之急於士者,取盜取讎,取於夷狄,豈計其所由來?況國家設取士之科,而使子弟不得由之?若以科第之徒浮華輕薄,不可任以為治,則國朝自房梁公已降,有大功,立大節,率多科第人也。若以子弟生於膏粱,不知理道,不可與美名,不令得美仕,則自堯已降,聖人賢人,率多子弟。凡此數者,進退取捨,無所依據,某所以憤懣而不曉也。

堯,天子子也;禹,公子也;文王,諸侯孫與子也;武王,文王子也;周公,文王之子、武王之弟也;夫子,天子裔孫宋公六代大夫子也。春秋時,列國有其社稷,各數百年,其良臣多出於公族及卿大夫子孫也。魯之季友、季文子、叔孫穆子、叔孫昭子、孟獻子,皆出於三桓也。臧文仲、武仲出於公子彄,柳下惠出於公子無駭。諸侯之子稱公子,公子之子稱公孫,公孫之子稱公族,以王父字為氏,展禽是也。宋之良臣,多出於戴、桓、武、莊之族也,舉其尤者,華元、子罕、向戍是也。衛之良臣,亦公族及卿大夫之裔也,舉其尤者,公子荊、公叔發、公子朝,皆公族也;子鮮,公子也;史狗、史魚、甯武子,卿大夫之裔也。齊之晏嬰,晏桓子子也。曹之子臧,公子也。吳之季札,王子也。鄭之良臣,皆公孫公族也,舉其尤者,子封、子良、子罕、子展、子皮、子產、子張、子太叔是也。楚之良臣,子囊、子西、子期,皆王子也;子庚,王孫也。其卿大夫之裔,鬬氏生令尹子文,後有鬬辛、鬬巢、鬬懷;昭王之國皆有大功。蒍氏生蒍賈、孫叔敖、蒍艾也。薳啓彊、薳子憑、薳掩、薳罷;屈氏生屈蕩、屈到、屈建。六國時,有昭奚恤,公族也;屈原,諸屈後也。皆其祖先於武王、文王時基楚國為霸者,用其子孫,其社稷垂九百餘年。至於晉國最為強,其賢臣尤多,有趙氏、魏氏、韓氏、狐氏、中行氏、范氏、荀氏、羊舌氏、欒氏、郤氏、祁氏,其先皆武公、獻公、文公勤勞臣也,用其子弟,召諸侯而盟之者,僅三百年。在六國,齊之孟孟、趙之平原、魏之信陵,皆王子王孫也。齊復有司馬穰苴,亦王族也。其在漢、魏已下,至於國朝,公族之子弟,卿大夫之胄裔,書於史氏為偉人者,不可勝數,不知論聖賢才能,於子弟中復何如也!

言科第浮華輕薄,不可任用,則國朝房梁公玄齡,進士也,相太宗凡二十一年,為唐宗臣,比之伊、呂、周、邵者。郝公處俊,亦進士也,為宰相時,高宗欲遜位與武后,處俊曰:「天下者,高祖、太宗之天下,非陛下之有,但可傳之子孫,不可私以與后。」高宗因止。來濟、上官儀、李玄義,皆進士也,後為宰相,濟助長孫太尉、褚河南共摧武后者,後突厥入塞,免胄戰死,儀草廢武后召,玄義助處俊言不可以位與武后。婁侍中師德,亦進士也,吐蕃強盛,為監察御史,以紅抹額應猛士詔,躬衣皮袴,率士屯田,積穀八百萬石,二十四年西征,兵不乏食,薦狄公為相,取中宗於房陵,立為太子。漢陽王張公柬之,亦進士也,年八十為相,敺致四王,手提社稷,上還中宗。郭代公元振,亦進士也,鎮涼州僅十五年,北却突厥,西走吐蕃,制地一萬里,握兵三十萬,武氏惕息不敢移唐社稷。魏公知古,亦進士也,為宰相,廢太平公主謀以佐玄宗,及卒也,宋開府哭之曰:「叔向古之遺直,子產古之遺愛,兼而有者,其魏公乎!」姚梁公元崇,登第下筆成章舉,首佐玄宗起中興業,凡三十年,天下幾無一人之獄。宋開府璟,亦進士也,與姚唱和,致開元太平者。劉幽求登制策科,與玄宗徒步誅韋氏,立睿宗者。蘇氏父子,皆進士也。大許公為相於武后朝酷吏中,不失其正,於中宗朝誅反賊鄭普思於韋后黨中;小許公佐玄宗朝,號為蘇、宋。張燕公說登制策科,排張易之兄弟,贊睿宗請玄宗監國,竟誅太平公主,招置文學士,開內學館;玄宗好書尚古,封中太山,祀后土,因燕公也。張曲江九齡,亦進士也,排李林甫、牛仙客,駡張守珪不斬安祿山,謫老南服,年未七十。張巡,亦進士也,凡三入判等,以兵九千守睢陽城凡周歲,拒賊十三萬兵,出《天寶雜記》。使賊不能東進尺寸,以全江淮。元和中,宰相河東司空公、中書令裴公,皆進士也,裴公仍再得宏辭制策科。當貞元時,河北叛,齊、蔡亦叛,階此蜀亦叛,吳亦叛,其他未叛者皆高下其目,熟視朝廷,希嚮強弱而施其所為。司空公始相憲宗,廢權幸之機牙,令不得張,收斂百職,歸於有司,命節度使出朝廷,不由兵士,始自撫州除袁相為滑州,滑州凡二月無帥,三軍無事,憲宗始信之。自此不用貞元故事以行軍副使大將軍為節度使。拔取沉滯,各還其官,開州取唐舍人為職方郎中、知制誥,饒州取李趙公為考功郎中、知制誥,在貞元中皆十餘年遷逐,其他似謫者,亦皆當敍用也。然後西取蜀,東取吳,天下仰首,始見白日。裴公撫安魏博,使田氏盡忠,翦蔡劇賊於洛師脅下,招來常山,質其二子以累其心,取十三城使不得與齊交手為寇,因誅師道,河南盡平。當是時,天下幾至於太平。凡此十九公,皆國家與之存亡安危治亂者也,不知科第之選,復何如也?

至於智效一官,忠立一節,德行文學,不可悉數。董生云:「《春秋》之義,變古則譏之。」傅說命高宗曰:「鑑于先王成憲,其以永無愆。」故殷道復興。《鴻鴈》美周宣王能復先王之道。西漢魏相佐漢宣帝為中興,但能奉行漢家故事。姚梁公佐玄宗,亦以務舉貞觀之法制耳。自古及今,未有背本棄古而能致治者。

昨獲覽三郎秀才新文凡十篇,數日在手,讀之不倦。其旨意所尚,皆本仁義而歸忠信,加以辭彩遒茂,皎無塵土。況有誠明長厚之譽於千人中,儻使前五六年得進士第,今可以出入諫官、御史,助明天子為治矣。古人云「三月不仕則相弔」,安有凡五六年來,選取進士,施設網罟,如防盜賊。言子弟者,噎啞抑鬱,思一解布衣,與下士齒,厥路無由,於古今未前聞也。

某因覽三郎文章,不覺發憤,略言大概,干觸尊重,無任惶懼。某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