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書諫吳王
作者:枚乘
本作品收錄於:《古文評註
文選卷39

  臣聞得全者昌,失全者亡。舜无立錐之地,以有天下;禹无十戶之聚,以王諸侯。湯武之土,不過百里,上不絕三光之明,下不傷百姓之心者,有王術也。故父子之道,天性也。忠臣不避重誅以直諫,則事无遺策,功流萬世。臣乘願披腹心而効愚忠,惟大王少加意念惻怛之心於臣乘言。

  夫以一縷之任,係千鈞之重,上懸之无極之高,下垂之不測之淵,雖甚愚之人猶知哀其將絕也。馬方駭鼓而驚之,係方絕又重鎮之;係絕於天不可復結,墜入深淵難以復出。其出不出,間不容髮。能聽忠臣之言,百舉必脫。必若所欲為,危於累卵,難於上天;變所欲為,易於反掌,安於泰山。今欲極天命之上壽,弊无窮之極樂,究萬乘之勢,不出反掌之易,居泰山之安,而欲乘累卵之危,走上天之難,此愚臣之所大惑也。

  人性有畏其影而惡其迹,却背而走,迹逾多,影逾疾,不如就陰而止,影滅迹絕。欲人勿聞,莫若勿言;欲人勿知,莫若勿為。欲湯之滄,一人炊之,百人揚之,無益也,不如絕薪止火而已。不絕之於彼,而救之於此,譬由抱薪而救火也。養由基,楚之善射者也,去楊葉百步,百發百中。楊葉之大,加百中焉,可謂善射矣。然其所止,百步之內耳,比於臣乘,未知操弓持矢也。

  福生有基,禍生有胎;納其基,絕其胎,禍何自來?太山之霤穿石,殫極之𥾚斷幹。水非石之鑽,索非木之鋸,漸靡使之然也。夫銖銖而稱之,至石必差;寸寸而度之,至丈必過。石稱丈量,徑而寡失。夫十圍之木,始生而蘖,足可搔而絕,手可擢而抓,據其未生,先其未形。磨礲砥礪,不見其損,有時而盡。種樹畜養,不見其益,有時而大。積德累行,不知其善,有時而用;弃義背理,不知其惡,有時而亡。臣願大王熟計而身行之,此百世不易之道也。


PD-icon.svg 此西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