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書重諫吳王
作者:枚乘
文選卷39

  昔秦西舉胡戎之難,北備榆中之關,南距羌筰之塞,東當六國之從。六國乘信陵之籍,明蘇秦之約,厲荊軻之威,并力一心以備秦。然秦卒禽六國,滅其社稷,而并天下,是何也?則地利不同,而民輕重不等也。今漢據全秦之地,兼六國之眾,修戎狄之義,而南朝羌筰,此其與秦,地相什而民相百,大王之所明知也。今夫讒諛之臣為大王計者,不論骨肉之義,民之輕重,國之大小,以為吳禍,此臣所以為大王患也。

  夫舉吳兵以訾於漢,譬猶蠅蚋之附群牛,腐肉之齒利劍,鋒接必無事矣。天下聞吳率失職諸侯,願責先帝之遺約,今漢親誅其三公,以謝前過,是大王威加於天下,而功越於湯武也。夫吳有諸侯之位,而富實於天子;有隱匿之名,而居過於中國。夫漢并二十四郡,十七諸侯,方輸錯出,軍行數千里不絕於郊,其珍怪不如山東之府。轉粟西鄉,陸行不絕,水行滿河,不如海陵之倉。脩治上林,雜以離宮,積聚玩好,圈守禽獸,不如長洲之苑。游曲臺,臨上路,不如朝夕之池。深壁高壘,副以關城,不如江淮之險。此臣之所為大王樂也。

  今大王還兵疾歸,尚得十半。不然,漢知吳有吞天下之心,赫然加怒,遣羽林黃頭循江而下,襲大王之都;魯東海絕吳之饟道;梁王飾車騎,習戰射,積粟固守,以偪滎陽,待吳之飢。大王雖欲反都,亦不得已。夫三淮南之計不負其約,齊王殺身以滅其迹,四國不得出兵其郡,趙囚邯鄲,此不可掩,亦已明矣。今大王已去千里之國,而制於十里之內矣。張韓將北地,弓高宿左右,兵不得下壁,軍不得太息,臣竊哀之。願大王熟察焉!


PD-icon.svg 此西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