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歐陽永叔書

上歐陽永叔書
作者:王安石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臨川先生文集》和《王臨川集/卷074

  今日造門,幸得接餘論,以坐有客,不得畢所欲言。某所以不願試職者,向時則有婚嫁葬送之故,勢不能久處京師。所圖甫畢,而二兄一嫂相繼喪亡,於今窘迫之勢,比之向時為甚。若萬一幸被館閣之選,則於法當留一年,藉令朝廷憐閔,不及一年,即與之外任,則人之多言,亦甚可畏。若朝廷必復召試,某亦必以私急固辭。竊度寬政,必蒙矜允。然召旨既下,比及辭而得請,則所求外補,又當遷延矣。親老口眾,寄食於官舟而不得躬養,於今已數月矣。早得所欲,以紓家之急,此亦仁人宜有以相之也。

  翰林雖嘗被旨與某試,然某之到京師,非諸公所當知。以今之體,須某自言,或有司以報,乃當施行前命耳。萬一理當施行,遽為罷之,於公義亦似未有害,某私計為得,竊計明公當不惜此。區區之意,不可以盡,唯仁明憐察而聽從之。


某以不肖,願趨走於先生長者之門久矣。初以疵賤不能自通,閣下親屈勢位之尊,忘名德之可以加人,而樂與之為善。顧某不肖,私門多故,又奔走職事,不得繼請左右。及此蒙恩出守一州,愈當遠去門牆,不聞議論之餘。私心眷眷,何可以處!道途邅迴數月始至敝邑,以事之紛擾,未得具啟,以敘區區向往之意。過蒙獎引,追賜詩書,言高旨遠,足以為學者師法。惟褒被過分,非先進大人所宜施於後進之不肖,豈所謂誘之欲其至於是乎?雖然,懼終不能以上副也。輒勉強所乏,以酬盛德之貺,非敢言詩也。惟赦其僭越,幸甚。


某以五月去左右,六月至楚州,即七舍弟病,留四十日。至揚州,又與四舍弟俱,失郡牧所,生一子。七月四日,視郡事。承守將數易之後,加之水旱,吏事亦尚紛冗,故修啟不早,伏惟幸察。閣下以道德為天下所望,方今之勢,雖未得遠引,以從雅懷之所尚,惟攄所蘊,以救時敝,則出處之間,無適不宜。此自明哲所及者。承餘論及之,因試薦其區區。某到郡侍親,幸且順適,但以不才而臨今日之民,宜得罪於君子,固有日矣。


某以疵賤之身,聞門願見,非一日積。幸以職事,二年京師,以求議論之補,蒙恩不棄,知遇特深。違離未久,感戀殊甚。然以私門多故,未嘗得進一書,以謝左右。伏蒙恩憐,再賜手書,推獎存撫,甚非後進所當得於先生大人之門。以愧以恐,何可以言也?秋冷,伏惟動止萬福,惟為時自重,以副四方瞻望之意。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