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海李氏藏書誌序

上海李氏藏書誌序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續集

龔自珍曰:目錄之學,始劉子政氏。嗣是而降,有三支:一曰朝廷官簿,荀勖《中經簿》,宋《崇文總目》、《館閣書目》,明國史經籍誌是也;一曰私家著錄,晁公武《郡齋讀書誌》、陳振孫《書錄解題》以下是也;一曰史家著錄,則漢《藝文誌》、隋《經籍誌》以下皆是也。三者其例不同,頗相資為用,不能以偏廢。三者之中,其例又二:或惟載卷數,或兼條最書旨。近世好事者,則又臚注某抄本,某槧本,某家藏本。茲事殊細,抑專門之業,必至於是,而始可謂備,則亦未易言矣。純皇帝開四庫,建七閣,海內之士,畢睹官簿。大江以南,士大夫風氣淵雅,則因官簿而踵為之,往往瑰特,與中朝之藏有出入者。而上海李氏,乃藏書至四千七百種,論議臚注至三十九萬言。承平之風烈,與鄞範氏、歙汪氏、杭州吳氏、鮑氏相輝映於八九十年之間。李君猶且恨生晚,不獲遇純皇帝朝親獻書。顧異日數本朝目錄,必不遺李氏。吾生平話江左俊遊賓從之美,則極不忘李氏,東南顧翛翛踞天半矣哉!李君名筠嘉,議敘光祿屬官銜,不仕。道光六年丙戌六月龔自珍在京師寄此序。

附:慈雲樓藏書誌序编辑

目錄之學,始於劉向。嗣是而降,約分三支:一曰朝廷官簿,荀勖《中經簿》,宋《崇文總目》、《館閣書目》類是也;一曰私家著錄,晁公武《郡齋讀書誌》、陳振孫《書錄解題》類是也;一曰史家著錄,則《班史藝文誌》、《隋書經籍誌》以下是也。三者體例不同,實相資為用,故不能偏廢。三者之中,體例又二:史家著錄,惟載卷數;其他一則載卷數,一則條書旨。其最詳者,則又臚注某抄本、某槧本,旁及行款印記題跋。茲事雖細,抑專家之業至於是而始可謂備,則亦未易言矣。我朝右文之治,敻絕千古。純皇帝開四庫、建七閣後,海內之士,臻於斯路,承平日久,士夫風氣淵雅,好事有力者,不侈聲色之娛,好聚圖籍,夥者甲其郡縣,東南數行省往往有之。予以嘉慶丙子,侍任東海上,海上言文獻舊家,皆推李氏,李君有園亭花竹,數招集名士為文酒之樂。茲以所編《藏書誌》□卷屬為序,予覽之,書凡六千種,論議臚注凡三十九萬言,一以《四庫提要》為宗法,折衷無遺憾。竊惟往者明中葉以後,言藏庋者,屈指十餘家,豈無富於是秘於是者?兵燹風雨之餘,梗概尚可見。惜明人學術蕪陋,荊楛珠玉,雜然並陳,至於論議之際,罕所發明。予故不惟欲李君之勤,而又幸其遭際承平,涵泳於累朝右文之澤長也。或謂李君生稍晚,不遇純廟開局時,獻書於朝,遭逢睿獎,如鄞範氏、歙汪氏、吾杭吳氏、鮑氏比。不知我朝右文之盛,繩繩未有極,天下名山石壁,日出其藏,番舶或往往攜異書至,為乾隆四庫諸臣所未見。尚書阮公撫吾浙時,歲進四庫未錄書十餘種,共得百二十餘種,是生稍晚未為不幸也。況李君甚好學,行將遍谘中原士大夫,博收而精辨之,我知他日談本朝目錄之學者,必曰:四庫七閣既為《七略》以來未有之盛,而在野諸家,如上海李氏,亦足以備上都之副墨而資考鏡者也。顧不瑋歟?是為序。嘉慶二十五年六月朔仁和龔自珍。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