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澤潞劉司徒書

上昭義劉司徒書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8》和《全唐文/卷0751

《樊川文集》作「上昭義劉司徒書」。

今日輕重,望于幾人,相位將權,長材厚德,與輕則輕,與重則重,將軍豈能讓焉。昔者齊盜坐父兄之舊將,七十年來,海北河南泰山,課賦三千里,料甲一百縣,獨據一面,橫挑天下。利則伸,鈍則滿鏃而不發,約在子與孫,孫與子,血絕而已。此雖使鐵偶人為六軍,取不孔易,況席征蔡之弊,天下消耗,燕蟠趙伏,用齊卜我。當此之時,一年不能勝,則百姓半流;二年不能勝,則關東之國孰知其變化也。將軍一心仗忠,半夜興義,昧旦而已齊族矣。疆土籍口,探出僭物重寶,仰關輦上,是以趙一搖,燕一呼,爭來汗走,一日四海廓廓然無事矣。伏惟將軍之功德,今誰比哉!是以初守滑臺為尚書,守潞為僕射,乃作司空,乃作司徒,爰開丞相府,平章天下,越錄躐等,驟得富貴。古今之人,亦將軍止已矣。將軍德於國家甚信大,國家復之於將軍雅亦無與為大矣。

今者上黨足馬足甲,馬極良,甲極精,後負燕,前觸魏,側肘趙。彼三虜屠囚天子耆老,劫良民使叛,銜尾交頸,各蟠千里,不貢不覲,私贍妻子,王者在上,此輩何也?今者上黨馳其精良,不三四日與魏決於漳水西,不五六日與趙合於泜水東,縈太原,排飛狐,緩不二十日與燕遇於易水南。此天下之郡國,足以事區區於忠烈,無如上黨者。明智武健,忠寬信義,知機便,多算畫,攻必巧,戰不負,能使萬人樂死赴敵,足以事區區於忠烈,天下之人無如將軍者。爵號祿位,富貴休顯,宜驅三族,上校恩澤,宜出萬死,以副倚注,天下之人亦無如將軍者。是將軍負天下三無如之望也。

始者將軍賴齊,然後得祿仕,入臥內等子弟,一身聯齊,累世之逆,卒境上爭首,其恩甚厚,其勢甚不便。將軍以為大仁可以殺身,大忠不顧細謹,終探懷而取之。今者將軍負三無如之望,上戴天子,四海之大,以為緩急,所宜日夜具申喧請,今默而處者四五歲矣。負天下之三無如者,宜如是邪?不宜如是耶?是以天下之小人,以為將軍始者取齊,見利而動,今者安潞,見義而止。而若是,則天下利無窮,義有限,走無窮,背有限,則安可識之哉。其有識者則曰:不然,夫桓、文之霸也,先脩刑政,然後事事。近有山東士人來者,咸道上黨之政,軍士兵吏之詳,男子畝,婦人桑,老者養,孤者庇,上下一切,罔有紕事。暨乎政庭,則將軍不知尊,布衣不知卑。諸侯之驕久矣,是以高才之人,不忍及門;仁政不施久矣,是以暴亂不止。若此者,將軍是行仁政,來高才,苟行仁政、來高才,若非止暴亂,尊九廟,峻中興,復何汲汲如是邪!

在漢伯通,在晉牢之,二人功力不寡,一旦誅死,人豈寃之?苻秦相猛,將終戒視後禍,大唐太尉房公,忍死表止伐遼。此二賢當時德業,不左諸人,尚死而不已,蓋以輔君活人為事,非在矜伐邀引為心也。伏惟將軍思伯通、牢之所以不終,仰相猛、房公之所以垂休,則天下之人,口祝將軍之福壽,目睹將軍盛德之形容,手足必不敢加不肖於將軍之草木,此乃上下萬世,烈丈夫口念心禱而求者。今將軍盡能有之,豈可容易而棄哉!

大唐二百年向外,叛者三十餘種,大者三得其二,小者亦包裹千里,燕、趙、魏、潞、齊、蔡、吳、蜀,同歡共悲,手足相急,陳刺死、帳下死、圍悉死、伏劍死、斬死、絞死,大者三歲,小或一日,已至于盡死。曰忠曰義,則有父子同壇,兄弟繼踵,論罪則曰有某功,論功則曰捨某罪。伏惟十二聖之仁,一何汪汪焉,天之校惡滅逆,復何一切焉。此乃盡將軍所識,復何云云,小人無位而謀,當死罪。某恐懼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