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 上諭内閣 卷五 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五
  雍正元年三月
  上諭二十一道
  初一日奉
  上諭頒發詔書禮部筆帖式人少不足以供各處頒詔之用且必得少知自愛材尚可用者方可差徃其酗酒妄行無所顧忌之人豈可派去著將各部院筆帖式令各該堂官與總理事務王大臣會同揀選派徃又
  諭兵部福建福州府駐防漢軍兵丁向因伊等不思効力不安本分生事健訟
  皇考欲令伊等改過將馬兵一半改為歩兵裁減馬匹俟伊等知過能改再與施恩朕今詢問石文焯知彼處兵丁人口蕃衆度日艱難深爲憫惻著將福州府馬兵及馬匹數目俱復其舊額以仰副
  皇考矜恤兵丁之
  聖心一切應給之項俱照原數支給該部即行文將軍總督廵撫通行飭諭兵丁嗣後俱應各安本分熟習騎射遵奉法度約束務思効力邊疆仰體朕豢養之至意如仍不悛改再蹈從前惡習國法具在斷不寛恕初二日
  諭副都統阿思海朕聞䝉古地方牧羊一事兵丁甚為苦累又有歷年賠償一項爾到彼將作何料理之處會同將軍議奏
  初四日奉
  上諭佟圖賚佟國綱佟國維著照公遏必隆之例建立祠堂每年二季致祭夫人並附祭再公圖海亦建立祠堂每年二次致祭
  初六日
  諭部院各衙門凡一應衙門卷案各有典守之官稽查引據全以舊檔爲憑此固一代之典册六官之掌故不得
  視爲具文也收貯卷案封禁雖嚴而翻閱查對不能脫書吏之手盗取文移改易事跡百弊叢生莫可究詰皆由司官漫不經心或且通同作弊遂至扵此嗣後司官遷轉將所掌卷案新舊交盤各具甘結説堂存案如有疎失換易等弊一經發覺與受同罪爾各部院衙門急宜查核清楚設法封貯永杜弊端不得因卷案浩繁畏難退沮其交盤事例爾部院諸臣公同確議具奏初九日江蘇巡撫吳存禮奏同知鄭山虧空錢糧請革職留任勒限賠還奉
  上諭江蘇巡撫吳存禮將署理上海縣同知鄭山題請革職留任催追虧空錢糧鄭山既係賢能遴選署印之員何至虧空錢糧此項虧空應將遴委鄭山署事之上司查明令其分賠嗣後凡委署印應遴選賢員署理如署印官虧空錢糧著落遴委署印之督撫布政使分賠如有將虧空錢糧勒逼接任官收受情由著接任官開列情由竟報部科該部科即行據實奏聞
  初十日
  諭都察院巡視五城御史甚爲緊要一城滿洲漢軍漢人三員殊爲太多難得如許好官有一不肖即掣肘廢弛一城之事嗣後一城只派二人漢軍著歸併於漢人班内筆帖式亦著隨御史更換如有生事不守分者即行題叅若該御史徇情罷軟或被爾等查出或朕另有所聞將御史從重治罪爾都察院堂官不時訪察該御史内有聲名不好者不必等待一年量其輕重或題叅革職降級或掣回本衙門其聲名好者即行保留廵城二三年
  十一日奉
  上諭閱看通本每日交刑部事件甚多刑部具題事件甚少人命事件闗係重大斷不可稽遲日期其何處如此稽遲之處著大學士嚴查并令三法司各將遲悞情由自行具奏
  又奉
  上諭侍郎王懿在軍前効力已久亦有年紀著王企埥前去更換協辦軍需錢糧現今大將軍處事少渣克旦張連登王之樞著俱交與年羮堯在布隆吉爾地方開墾地畝築城効力伊等俱負
  皇考任用之恩貪婪至極舉國皆知朕仰體
  皇考保全故舊大臣之
  聖心不忍將伊等置之於法著仍帶原品効力如能改過朕仍從寛起用倘不自知罪戾不感激朕寛容包含予以自新之路將所交差使推諉于人隠匿贓私心懐怨誹朕滿二十七個月之後必行明正其罪置之重辟王之樞渣克旦所遺員缺著開列具奏伊等四人之親子十五嵗以上者俱著跟隨伊父前徃効力現今在内在外有居官者俱行離任暫帶原品發徃其員缺俱著另補如不悞所交之事盡心効力著年羮堯保舉議叙王之樞王企埥等俱扵到亰之時再降旨發往
  十三日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吳爾占所犯之罪甚重即應交與伊族處死但朕即位伊始未曾誅戮一人吳爾占又係宗室朕不忍將伊即正典刑著從寛免死從前伊父獲罪於
  皇考貶其親王之爵伊等怨望肆行誹謗
  皇考深知伊等承襲王爵者不知感恩不承襲者又生怨望是以未令承襲伊等希圖王爵互相傾害陷伊宗嗣于死地色亨圖又覬覦王爵各處鑽營卒不能得復生怨望去年在南海子舉止傲慢以致
  皇考震怒伊等俱屬無知妄亂不安本分之人不可容留亰師經錫之子並吳爾占父子色亨圗父子給假五日料理發往盛亰到盛京時無論城内城外令其在五十里内居住伊等屬下佐領交與該旗請㫖朕另有處置包衣佐領内令其酌量力能養贍人數帶往其餘交該旗請㫖至扵一切器用交與伊隨往之家人限兩個月務令收拾清楚起身前去不可潜留一人倘仍來往亰師
  暗通音信彼時朕不得已定按律治罪
  十四日
  諭總理事務王大臣朕降㫖速議事件每至遲延應定限速結議政九卿㑹議事件亦有待一二人不至以致耽延者嗣後議政九卿會議事件縱使一二人有事不至現在之人即列銜定議其未到者不必列銜經朕查問本人各自陳奏
  又福建巡撫黄國材奏琉球國進貢頭號船内貢使表文及方物一半沉海所到二號船内彜目准其返國補具表文方物再來進貢禮部議准具奏奉
  上諭琉球國進貢使臣毛𢎞健等所坐頭號船内人員俱衝礁覆没甚屬可憫所失表文方物免其補進准作送到亰師二號船内所存方物交與來使帶回仍准作進貢到京其賞給之處著察例具奏俟降諭㫖所賞之物行文該地方官賞給令其起程
  十五日
  諭内閣禮部
  至聖先師孔子道冠古今德參天地樹百王之模範立萬世之宗師其爲功扵天下者至矣而水源木本積厚流光有開必先克昌厥後則
  聖人之祖考宜膺崇厚之褒封所以追遡前徽不忘所自也粤稽舊制
  孔子之父叔梁公於宋真宗時追封啟聖公自宋以後歴代遵循而叔梁公以上則向來未加封號亦未奉祀祠庭朕仰體
  皇考崇儒重道之盛心敬修崇德報功之典禮意欲追封五代並享烝嘗用伸景仰之誠庶慰羮墻之慕内閣禮部可㑹同確議具奏
  又刑部等衙門議覆山東省地方盜刦髙汝爵龎夫起楊化麟三案盜首獲日另結現獲爲從各犯照例免死減等發遣奉
  上諭覽該部議覆山東省盜案三本皆以未經拏獲之邵廷貴楊秃子髙明顯作爲首犯明係地方官吏不肯追捕全夥研審確情避重就輕草率結案現獲各犯若概置重典則原非首惡若悉從末減又何以懲兇暴而安善良寛嚴之義未得其中滋盜長姦莫此爲甚此三案首犯交與該巡撫著落印捕各官設立賞格勒限嚴緝務令就擒毋使漏網逾限不獲從重議處庶幾法無枉縱盜風可望少息矣
  十六日禮部等衙門奏欽天監官恭詣
  陵寢相度地界議覆奉
  上諭
  陵寢重地凡有闗扵風水者理合嚴禁但將相隔甚逺本無闗礙之地俱以有闗風水論則無知小民以私竊耕種樵採而獲罪者必多矣前因
  陵寢地方柴薪甚艱曾令欽天監㑹同總管副將詳確相度將遙逺無礙之地令衆樵採此等田土或交皇莊耕種或應作賞給之用著總理事務王大臣會同户部禮部工部欽天監定議
  十七日刑部議奏臺灣叛賊家口分别定罪奉
  上諭凡謀反大逆以及謀叛重罪均無可宥按律凌遲處死正犯之祖父父子孫兄弟及同居之人期親及伯叔父兄弟之子不限已未析居男十六以上不論篤疾廢疾皆斬但此案事起倉卒遠隔海洋親屬人等有身在臺灣者亦有身在内地者若槩從誅戮情堪憫惻除身在臺灣者依律正法外其在内地者從寛免死觧部給與功臣之家為奴該督撫逐一詳查應行正法者正法應行觧部者觧部
  十九日
  諭理藩院傳㫖與追勦厄魯特羅卜藏錫拉布等之王貝勒貝子公台吉大臣侍衛暨兵丁等爾等一聞厄魯特潜遁俱各親率兵丁奮力追勦誅斬擒獲無一漏網甚屬可嘉爾等皆因感戴
  聖祖皇考仁恩所以爲朕抒誠効力如此况賊人無多爾等尚且親率兵丁追勦如遇大敵其必努力前驅更不待言矣爾等忠誠朕已深悉甚爲欣悅凡効力之人著查明具奏朕將特加恩賚將此諭㫖繕寫交與來京之䕶軍郭莫多領催白爾和圖七十四等齎回通行傳諭再主事多爾濟等現在彼處即令伊等將追緝賊人効力身亡得傷人等逐一查明具奏
  二十日工部奏廣善庫已經奉裁所有承修七處
  壇廟工程應交工部修理奉
  上諭各
  壇廟工程廣善庫修過者甚多其竝未年久而即至扵重修者乃係伊等剋扣錢糧以致所修俱不堅固爾等嚴加確查此工程著派監察御史給事中共七員部院衙門賢能司官七員工部司官七員每處各派三員敬謹堅固修理七處派大人七員監修
  二十一日禮部奏
  景陵安奉禮成後親王大臣等恭奉
  升祔
  太廟神主回京奉
  上諭明季帝王皆不親送梓宫至陵故令親王大臣奉主回京朕既親徃若不躬奉
  神主而歸於心何安俟
  山陵事畢㸃
  主禮成朕親奉
  皇考神主回京途間如何分站及如何先還預偹奉迎之處
  一併詳議具奏
  二十二日
  諭户部陜省自軍興以來大兵駐劄運送糧餉供支草豆無一不需民力原非他省可比
  皇考每爲軫念今當大沛恩膏以子惠元元所有康熙六十年以前陜西全省除借給籽種著該督撫查明定議分年帯徴外其餘凡有民屯衛所實在未完銀米豆草悉予蠲免倘有不肖官吏以虧空揑稱民欠濫邀曠典者
  一經發覺罪在不赦該部作速行文毋得遲留二十五日江蘇巡撫吳存禮奏請寛免蘆課等項銀兩奉
  上諭江蘇等屬民欠地丁等項銀一百三十一萬餘兩内蘆課等項銀九萬八百兩零雖非恩詔内應行豁免之項但此事歴年最久倘行催徴窮民必致受累著一併豁免








  世宗憲皇帝上諭内閣卷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