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韓昌黎第二書

上韓昌黎第二書
作者:張籍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4

籍不以其愚,輒進說於執事,執事以導進之分,復賜還答,曲折教之,使昏塞者不失其明。然猶有所見,願復於執事,以畢其說焉。夫老、釋惑乎生人久矣,誠以世相沿化,而莫之知,所以久惑乎爾。執事才識明曠,可以任著書之事,故有告焉。今以為言諭之不入,則觀書亦無所得,為此而止,未為至也。一處一位在一鄉,其不知聖人之道,可以言諭之,不入乃舍之,猶有已化者為證也。天下至廣,民事至眾,豈可資一人之口而親諭之者?近而不入則舍之,遠而有可諭者,又豈可以家至而說之乎?故曰莫若為書。為書而知者,則可以化乎天下矣,可以傳於後世矣。若以不入者而止為書,則為聖人之道奚傳焉?士之壯也,或從事於要劇,或旅遊而不安宅,或偶時之喪亂,皆不皇有所為,況有疾疚吉凶虞其間哉?是以君子汲汲於所欲為,恐終無所顯於後。若皆待五六十而後有所為,則或有遺恨矣。今執事雖參於戎府,當四海弭兵之際,優遊無事,不以此時著書,而曰俟後,或有不及,曷可追乎?天之與人性度已有器也,不必老而後有或立者。昔顏子之庶幾,豈待五六十乎?執事目不睹聖人而究聖人之道,材不讓於顏子矣,今年已逾之,曷懼於年未至哉?顏子不著書者,以其從聖人之後,聖人已有定制故也,若顏子獨立於世,必有所云著也。古之學君臣父子之道,必資於師,師之賢者,其徒數千人,或數百人,是以沒則紀其師之說以為書,若《孟子》者是已,傳者猶以孟子自論集其書,不云沒後其徒為之也。後孟子之世發明其學者,揚雄之徒,咸自作書。今師友道喪,浸不及揚雄之世,不自論著以與聖人之道,欲待孟子之門人,必不可冀矣。君子發言舉足,不遠於理,未嘗聞以駮雜無實之說為戲也,執事每見其說,亦拊抃呼笑,是撓氣害性,不得其正矣。苟正之不得,曷所不至焉?或以為中不失正,將以苟悅於眾,是戲人也,是玩人也,非示人以義之道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