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宗憲皇帝聖訓 (四庫全書本)/卷03

卷二 世宗憲皇帝聖訓 卷三 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大清世宗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聖訓卷三
  聖孝
  康熙六十一年壬寅十一月丙申
  上孝思哀痛饘粥不進諸王大臣等合詞奏請節哀竝勸
  進饘粥
  上諭曰仰思
  皇考深恩不但諸王大臣哀慕無窮凡官員兵民均茲依戀况朕親承鞠育盡孝盡哀乃為子之道奚能自已且朕既受付託之重朕自酌量可進飲食朕自少進若勉强飲食反於朕躬無益嗣後不必勸奏
  丁酉
  上諭總理事務王大臣曰朕受
  皇考深恩如天㒺極忽升
  仙馭攀戀無從惟有朝夕瞻近
  梓宮稍盡哀慕之忱今王大臣等所議安奉之處或在南海子或在鄭家莊此二處隔越郊外離宮禁甚逺朕心不忍緬惟
  世祖章皇帝大事時曾安奉景山壽皇殿朕意亦欲安奉於景山壽皇殿庶得朝夕前往親行奠獻
  辛丑
  上即位
  詔諭天下曰惟我國家受
  天綏佑
  太祖
  太宗肇造區夏
  世祖章皇帝統一疆隅我
  皇考大行皇帝臨御六十一年徳茂功髙文經武緯海宇寧謐厯數悠長不謂謝棄臣民遽升
  龍馭親授神器屬於藐躬朕
  皇考大行皇帝
  徳妃之子昔皇二子弱齡建立深為
  聖慈鍾愛寢處時依恩勤倍篤不幸中年神志昏憒病𩔖風狂
  皇考念
  宗社重任付託為艱不得已再行廢斥待至十有餘年沈疾如故痊可無期是以
  皇考升遐之日詔朕纘承大統朕之昆弟子姪甚多惟思一體相闗敦睦㒺替共享昇平之福永圗磐石之安孔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道我
  皇考臨御以來良法美政萬世昭垂朕當永遵成憲不敢少有更張何止三年無改至於
  皇考知人善任至明至當内外諸大臣朕方亟資翊贊以期始終保全務宜竭盡公忠恪守廉節俾朕得以加恩故舊克成孝思儻或不守官箴自干國紀既負
  皇考簡拔委用之恩又負朕篤愛大臣之誼部院屬吏直省有司亦宜實心任事潔已奉公不得推諉上官自曠厥職天下百姓受
  皇考恩澤日乆蠲賑頻施勸懲備至間有愚氓甘犯律令皇考毎遇讞決必加詳審爰書累牘披閲靡遺少有可生之路立施法外之仁凡我百姓各宜孝親敬長畏罪懷刑以副朕仰法
  皇考如天好生之意兹因諸王貝勒大臣文武官員人等僉謂天位不可乆虛
  宗社允宜蚤主再三陳請朕勉徇輿情暫抑悲痛於是月二十日祗告
  
  地
  宗廟
  社稷即皇帝位以明年為雍正元年仰惟
  先志之宜承深望皇圖之永固遹昭新化期衍舊恩於戲追慕前徽繼述無忘於夙夜廣推聖澤恩膏願被於寰區凡爾親賢文武其共矢藎誠各輸心膂用紹無疆之業永垂有道之庥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是日
  上諭禮部朕惟自古聖賢之君必有顯號徽稱以昭功徳之盛垂於萬世此國家不易之鉅典也仰惟我
  皇考大行皇帝臨宇六十一年蚤承大統寅畏小心旦明凛昭格之忱
  郊祀親升中之典監於成憲率由舊章孝奉
  兩宫尊養兼至展敬
  陵
  廟備物盡誠總攬萬幾阜成兆姓蠲賦動盈千萬賑恤曾不稽時水旱先籌雨暘必逹寛刑肆赦徳洽好生盛暑則釋囹圄嚴寒則賑饘粥兵糧預給優賞頻頒淮甸屢廵動數百萬之帑金運
  睿謨而兩河底績魯邦特幸行數千年之殊禮屈帝尊而九拜崇師覽奏牘而利弊周知覲臣僚而賢愚立辨保全勲舊庇廕宗支廣育人材敦厚風俗布昭聖武申討不庭元裔背叛而旋踵就殲三孽逆命而剋期獻馘鄂羅斯占喀爾喀之疆圉諭以威徳即奉約章喀爾喀逼厄魯特之暴殘納其困窮胥登袵席噶爾丹肆毒鄰境三臨絶漠掃靖烽烟䇿妄阿喇布坦摧滅與國出師命將恢復藏地臺灣置郡紅苖革心南朔東西無思不服至於天縱生知日新好學講筵時御手定六經廣博士於五賢配先儒於十哲文嫓二典書邁百家貫徹天文總括地理旁羅術數考正元聲研索羣編鑒裁纂輯凡此難名之美善洵亘古帝王首出之一人雖復累牘連章不能紀迹萬一朕方與天下臣民均切怙戴不意
  龍馭上賓顧予沖人嗣膺大統仰承佑啟之恩敢後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禮謹考彞章宜升
  尊諡爾部詳察典禮具奏
  是日
  上諭禮部朕惟君國之道必崇孝理化民之本務重尊親欽惟我
  母后仁承天徳順協坤儀恭儉溫慈懋昭淑範恩勤顧復誕育藐躬朕纘荷鴻圖恭承
  懿訓顯揚聖善儀典宜隆式考舊章恭上
  皇太后尊號爾部詳察典禮具奏
  壬寅諸王大臣請遵
  大行皇帝遺詔二十七日釋服
  上諭曰
  皇考大行皇帝聖徳神功罕有比倫實為亘古未有之聖君朕亦不宜行近代相沿之典禮釋服之制以日易月雖始於漢文而高宗諒陰三年獨非古制乎朕不能上比髙宗而哀慕之情不能自已且稽之史冊漢文以來誰能嫓美
  皇考則朕又安忍守漢文二十七日之制乎本朝舊制釋服亦待百日之期庻可稍盡思君思父之哀衷揣爾等之意惟恐過勞朕躬殊不知朕若持服尚可少進饘粥暫眠苫塊如必强朕釋服則朕必至寢食俱廢矣朕言及此曷勝嗚咽爾諸王大臣其諒之
  甲辰諸王大臣等以
  郊
  廟祀典不可乆闕考據典禮合詞懇請遵
  大行皇帝遺詔以二十七日釋服
  上諭曰覽諸王大臣所奏引據經書義理明晰朕惟有嗚咽悲慟耳始知為君之難祗此持服一節乃天子第一苦衷曾不如臣庶尚能各盡其心雖勉從所請朕之哀思因兹愈切矣
  乙巳總理事務王大臣等奏
  大行皇帝尊諡廟號乃追崇大典臣等管窺蠡測未能仰
  盡高深恭祈
  睿思親定以昭垂萬世
  上諭曰
  皇考大行皇帝尊諡廟號諸王大臣等請朕親定朕思子臣尊崇君父之心何有止極然必須至允至當方孚千秋定論若少有溢美之詞不獨失天下之至公且開後人之僭越是因臣子之愚忠愚孝轉將君父盛徳大業之實行渉於贊頌之虛文朕心殊不安也我
  皇考大行皇帝纘繼大統舊典本應稱宗但經云祖有功而宗有徳我
  皇考鴻猷駿烈冠古鑠今拓宇開疆極於無外且六十餘年手定太平徳洋恩溥萬國來王論繼統則為守成論勲業實為開創朕意宜崇
  祖號方副豐功但追崇大典攸闗理應僉謀共協爾諸王大臣等㑹同九卿詹事科道文六品以上武四品以上詳考舊章從公確議毋得依違毋得附和務期紀實以垂萬年
  十二月甲寅奉安
  大行皇帝梓宮於壽皇殿諸王大臣等合詞恭懇皇上節哀
  上諭曰我朝自
  太祖
  太宗
  世祖以至
  皇考咸貴實行不尚虛文朕受
  皇考敎誨鞠育迄今四十餘年恩勤篤摰慈愛無窮今遇皇考大事五内哀痛至情迫切實不能已朕非於此自謂盡孝亦非博盡孝之虛名也况
  天降縞雪林木皆白自安奉
  梓宫羣鴉環繞殿庭哀鳴七夜仰觀
  天意俯察物情尚且如此朕能已於沉痛乎今
  梓宫奉移壽皇殿朕未釋服之前必毎日三次親詣獻食一月内毎日一次親詣獻食一月後數日親詣一次如此庻可少釋悲思若欲朕銜哀強制朕心愈無以自解爾諸大臣不必再奏
  丁巳
  上諭内閣九卿翰林詹事科道等朕仰荷
  祖宗眷佑纘承大統恭上
  皇考聖祖仁皇帝
  尊諡敬念
  太祖髙皇帝
  太宗文皇帝
  世祖章皇帝
  三聖相承功髙徳盛載考典章加上
  尊諡因念
  孝莊文皇后肇基翊運啟佑
  兩朝朕在冲齡備膺慈愛
  孝康章皇后誕育
  先皇懿徽流慶
  孝惠章皇后徳隆福厚篤愛朕躬朕意亦宜竝加尊諡但追尊固出至情而推崇必遵定禮爾等可酌古準今㑹同確議俾朕得稍展思慕之誠又念
  仁孝皇后作配
  皇考孝敬寛仁坤儀懋著
  孝昭皇后恪恭温順樹範宫闈
  孝懿皇后徽音淑徳慈撫朕躬恩勤備至均應恭上尊諡以昭示萬年内閣九卿翰詹科道㑹同詳察典禮具奏
  雍正元年癸卯正月壬寅
  上諭總理事務王大臣等曰
  母后誕育朕躬纘承大統謹考彞章請上
  尊號
  母后以
  皇考梓宫奉移
  山陵之事未畢不忍即受
  尊稱前據王大臣等合詞䖍請敬上
  仁壽皇太后尊號
  盛徳謙光屢辭不允諸王大臣援引舊典懇求再三始䝉慈允今恭上
  
  寶典禮亟應舉行
  母后聖意仍欲遲遲朕復再四陳懇未䝉許允現今山陵之期已近尊崇大典⿰⾔耴吉何時總理事務王大臣㑹同禮部九卿確議具奏
  是日總理事務王大臣等議奏前往
  陵寢之處歴考宋明以來皆無嗣主親送梓宫之事祈皇上念
  宗廟
  社稷之重任以慰臣民之心
  上諭曰凡事當遵奉
  祖考已行典禮方為盡善前
  曾祖母太皇太后發引時
  皇考親自恭送至
  祖母皇太后發引時
  皇考聖躬違和兼有足疾尚且
  親送
  梓宫啟行諸王大臣豈能勸止乎親送
  皇考梓宫至
  山陵朕意已定大臣等勿再强奏
  二月己巳恭上
  聖祖仁皇帝尊諡禮成
  詔諭天下曰古帝王有出世之勲必有非常之諡故黄帝表中和之美顓頊著謙約之文大行受大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光本因乎法地有功兼有徳加號必極於同天此追尊之鉅典守國之常經也恭惟我
  皇考大行皇帝受籙綿長膺圖悠乆以生知安行之至聖行存誠主敬之實功無一事不上合
  天心無一念不下周民慮禋郊饗
  帝歲必躬行祈穀佑民典恒䖍舉
  慈闈定省宗系展庸問夜求衣卑宫菲食萬㡬悉歸於盡善庶政一出於大中式勸官方廣開言路奬廉課吏敕法儆邪器以使人公能服衆賑䘏之詔屢下十行蠲免之租動成千萬寛刑肆赦發帑賚兵廵省恩膏備詳方䇿治河經畧具載史書以自强不息之精神為乆道化成之事業武功之赫濯則蕩清三孽平定沙漠元裔滅除臺灣置郡收水西而撫紅苖定吐番而復三藏文徳之光華則親臨太學特幸闕里嚴飭學臣敦訓士子増博士之員躋十哲之享手定五經窮研六藝詩同雅頌文嫓典謨學貫百家聖實天縱深仁厚澤溯四千餘載之史冊莫有等倫偉烈豐功紀六十一年之政治何能悉舉今
  龍馭上賓星霜未改普天之思慕應與歲月而俱深率土之攀號惟望
  徽稱之允合朕纘承鴻寶嗣守丕基方繼述之是圗豈追崇之敢後謹命諸王貝勒大臣文武羣臣稽考禮文恭薦
  諡號卿士百辟不謀同辭肇舉上儀恪遵舊典祗告天
  
  宗廟
  社稷於雍正元年二月十九日奉
  
  寶恭上
  皇考大行皇帝
  尊諡曰
  合天𢎞運文武睿哲恭儉寛裕孝敬誠信功徳大成仁皇帝
  廟號曰
  聖祖既表尊親之大義當施逮下之洪恩於戲
  帝徳難名固揄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莫罄
  聖功丕顯期昭示於無窮庶慰遐邇之心以協天人之願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癸酉諸王大臣等奏請節哀併懇間日詣
  壽皇殿拜奠
  上諭曰朕因
  皇考付託鴻基之重故愛惜此身於臣子哀慕之道十分未盡二三朕非强飾以取孝名但朕受
  聖祖皇考四十五載顧復敎育深恩今一旦永訣中心悲痛何能自已目今尚可瞻仰
  梓宮㒺極哀思乗此猶可稍展至
  梓宮暌隔之後何由再得瞻仰
  皇考乎朕躬尚能自持朕亦盡力强制諸王大臣所奏知道了
  三月庚子
  上諭禮部明季帝王皆不親送梓宫故令親王大臣奉主回京朕既親往若不躬奉
  神主於心何安俟
  山陵事畢㸃
  主禮成朕親奉
  皇考神主回京途間如何分站及先還預備奉迎之處一併詳議具奏
  四月戊午總理事務王大臣等以
  聖祖仁皇帝梓宫奉安
  山陵大禮已成奏請
  上御門聽政
  上諭曰諸王大臣所奏雖是但
  皇考梓宫尚在
  享殿安奉朕今即臨御正門理事心實不忍念
  皇考付託重大節養朕身一切禮儀多有未盡毎以天下萬民事闗𦂳要勉强照常辦理亦無遲誤臨御正門理事俟
  皇考梓宫奉安
  地宫之後再為舉行
  五月己卯大學士等奏
  孝陵新產蓍草由
  皇上孝治之感請宣付史館
  上諭曰
  孝陵新産蓍草皆由
  世祖
  聖祖功徳隆盛所致非朕孝思所能感格諸臣陳奏剴切著照所請行
  甲辰
  上諭禮部朕惟尊親之典首重易名聖善之修必崇顯號我
  皇妣大行皇太后端莊恭肅慈惠安和奉侍
  先皇壼儀茂著誕育沖藐
  母道備隆顧復恩周命提義盡寛仁逮下澤洽宫庭謙儉持躬化流禁掖朕繼承大統嗣服鴻基方期合萬國之歡心奉
  慈闈之色養不意遽遭大故
  仙馭上升抱痛銜哀感深㒺極惟藉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典少申孝慕之誠允宜稽考彞章薦升
  尊諡應行典禮爾部詳議具奏是日恭移
  皇太后梓宫安奉
  壽皇殿
  上於順貞門内設倚廬以居日詣奠獻
  乙巳王大臣等奏請間兩三日
  親詣一次
  上諭曰朕性本質誠不事掩飾前云强忍節哀言實由衷爾等勿為朕慮惟是
  皇妣誕育朕躬慈恩㒺極今初成服隔日一詣
  梓宫親奠朕實難安按之典禮三次上食俱宜躬親今止一次恭詣已勉從爾等所請矣每日清晨哭奠盡哀方得少展思慕之心儻不勝暑熱力不能支自另降諭㫖諸王大臣當諒朕此意遵行勿得再奏
  六月丁卯總理事務王大臣九卿翰詹科道議奏請
  四后同祔
  聖祖廟
  尊諡竝加仁字
  上諭曰朕惟
  母后升祔
  太廟大典攸關欲申臣子之孝思必準前代之成憲務得情理允協乃可昭示萬年諸王大臣等奏請
  四后同祔
  太廟引據宋朝太宗真宗四后祔廟之禮朱子及有宋諸儒皆以為允當覽奏既得展朕孝敬無窮之心復合前代斟酌盡善之典不覺悲慰交集恭惟
  孝誠仁皇后元配
  宸極
  孝昭仁皇后
  孝懿仁皇后繼位中宫
  孝恭仁皇后誕育朕躬母儀天下按先儒祔廟之議一元后一繼立一本生以次竝列今
  母后升祔位次當首奉
  孝誠仁皇后次奉
  孝昭仁皇后次奉
  孝懿仁皇后次奉
  孝恭仁皇后如此庶於古禮符合而朕心亦安矣
  八月乙亥
  聖祖仁皇帝升祔
  太廟屆期命大學士等恭奉
  神主填青
  上諭曰填青典禮所闗最重古人必取名望素著徳行純粹學問淵深者以充此任今爾等位既貴顯人品皆優是以特加簡命爾等當體朕敬恪之誠潔誠齋戒屏除塵慮儼如
  聖祖在天之靈陟降上下誠意所孚洋洋如在方副朕一片孝思爾等不必有意於哀慟不必有意於儀文只以一誠感格為是
  九月辛巳
  上諭禮部自古祖功宗徳制在不祧饗帝饗親祀應竝舉報本之情㒺極配
  天之典宜隆仰惟我
  皇考聖祖仁皇帝亶聰御宇至徳諴民早嵗而攬𢎞綱恩覃無外小心以勤昭事誠著升中
  寢園備物於春秋
  重闈將敬於朝夕軫萬民之疾苦水旱預籌勵百爾之勸懲賢愚立辨赦愆宥罪仁風廣被祥刑發帑蠲租豐歲頻聞減賦時邁歌而黄淮底定清問及而稼穡周知闕里隆九拜之儀考亭躋十哲之列科目以増加而益盛士子因訓飭而交修
  聖自多能心猶好學總百家之閫奥垂千古之典謨經天緯地之文一貫萬殊之理禹鼎湯盤之句龍翔鳳翥之書莫不薈萃竝包矞皇典麗至於
  皇威逺暢廟畧遐宣臨邊塞而萬幕傾心示神謨而三孽授首察哈爾不敢伏莽厄魯特頓爾傾巢鄂羅斯稽顙以奉共球烏斯藏望風而銷鋒鏑以至波澄紫海箐靜紅苖雨露及於天維疆索通於地紐清寧合撰參兩大以成能覆載同流兼三才而立極武功文徳前代之所未聞聲敎車書史冊之所未覩建中錫福乆道化成萬物逸而
  宸衷弗釋其勞四海寧而
  皇躬弗辭其瘁六十一載豐功厚澤深浹人心四千餘年哲后賢君難侔厯服紫壇紺幄知
  天意之同符蒼璧黄琮思徳馨之竝薦朕纘承丕緒永念前徽我
  皇考聖祖仁皇帝允宜崇祀
  郊壇克配
  上帝以後冬至祈穀祭
  天俱奉
  聖祖仁皇帝同
  太祖高皇帝
  太宗文皇帝
  世祖章皇帝配享夏至祭
  地亦如南郊祈穀禮祗奉配享其應行禮儀爾部詳議具奏
  十一月癸巳禮部奏
  聖祖仁皇帝配享
  圜丘請
  皇上陞殿行慶賀禮
  上諭曰朕惟
  聖祖仁皇帝大禮告成普天同慶朕陞殿頒布恩詔蓋以賀
  列祖之鴻禧慰萬方之誠悃也然朕思念
  顧復深恩中心哀慕今未滿三年不忍陞殿受慶賀禮著内閣九卿等詳察典禮酌古準今務期於禮允協庶朕心得安可即確議具奏
  壬寅
  詔諭天下曰朕惟孝經云孝莫大於嚴父嚴父莫大於配天禮記云惟聖人為能饗帝孝子為能饗親故周頌著思文之什大易垂殷薦之辭歴稽邁古侑食始於有虞爰考前章合祀起於周室所以報功崇徳尊祖顯宗也朕纘承大業綏理萬方既用享於
  祈年將升中於
  迎日㳟惟
  聖祖仁皇帝動符乾健靜合坤元廣大髙明奉無私以成化涵𢎞清穆推至敎以乗時育萬物而顯諸仁徳周有截包五行而藏諸用道運不言建極敷猷剛柔竝濟體元立制仁義兼施禮樂兵農法四序之春秋冬夏刑威勸賞代六氣之風雨雷霆户牖三光提封八極東漸西被北燮南諧中國有聖人瀛海仰日星之臨照王者大一統遐荒沐霜露之霑濡得一以清得一以寧號均三大無不持載無不覆幬聲竝兩儀論參贊之成功與天地而俱泰補化育之不足見民物之咸亨蕩蕩無名豈梯階之可及蒼蒼在望非測管之能窺三五以來所稱裁成輔相範圍曲成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者惟我
  聖祖仁皇帝實克盡之允宜
  配享南郊躋壇北畤用是上稽前典下慰輿情昭告天
  
  宗廟
  社稷率諸王貝勒文武羣臣於雍正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冬至恭祀
  上帝奉
  聖祖仁皇帝配享雍正二年正月初六日上辛祈穀恭祀上帝五月初一日夏至恭祀
  皇地祗竝奉
  聖祖仁皇帝配享振金聲以達氣
  昊帝來賔捧玉瓚而獻誠
  列聖昭格隆儀備舉浩澤均宣於戲貽謀佑啟敢忘覆載之洪慈對越駿奔儼覩陰陽之合撰青門升燎䖍一人報本之心紺幄居歆協萬國尊親之願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雍正二年甲辰二月己酉
  上諭諸王大臣九卿等曰欽惟
  孝莊文皇后躬備聖徳
  天錫純禧誕育
  世祖章皇帝瑞應昌期君臨萬國逮我
  聖祖仁皇帝繼
  聖嗣統乆道化成立萬世無疆之業皆我
  孝莊文皇后福徳兼隆之所啟佑也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
  慈馭升遐先期再三面諭我
  聖祖仁皇帝曰我身後之事特以囑汝
  太宗文皇帝梓宫安奉已乆卑不動尊此時未便合葬若另起塋域勞民動衆究非合葬之義我心戀汝父子不忍逺離祗於遵化州
  陵塋近處安厝我心無憾矣我
  聖祖仁皇帝涕泣受
  命爰
  諭諸王大臣集議僉同於康熙二十七年四月安奉梓宮於
  孝陵之南為
  暫安奉殿迄今三十餘年矣朕惟禮經云合葬非古也先儒又云神靈有知無所不通是知合與不合惟義所在今
  昭陵安奉日乆若於左近另起
  山陵究非合葬之義且自
  孝莊文皇后安奉以來我
  聖祖仁皇帝厯數綿長海宇乂安子孫蕃衍想
  孝莊文皇后在天之靈極為安妥
  遺命諄諄
  聖祖仁皇帝遵奉三十餘年今朕身任付託之重山陵典禮宜斟酌盡善永垂萬世事莫大焉著諸王大臣九卿等㑹同確議具奏
  十二月壬申禮部奏雍正三年元旦請受朝賀
  上諭曰朕即位之初諸王大臣奏請元旦陞殿受賀至再至三朕無可如何准於次年舉行今年元旦陞殿讀表時朕聽之不禁傷感悽然垂淚明嵗元旦尚未過三年著停止行禮
  己卯吏部尚書朱軾奏稱三年服制已滿恭請祫祭
  太廟即吉釋哀
  上諭曰朕覽朱軾所奏當之甚愧朕受
  皇考四十餘年顧復深恩㒺極莫報諒隂三年祗以黙盡一㸃私情非謂歴代帝王不能行之事朕能行之思欲立法定制以垂令名也且如祭祀朝會大禮不容乆曠者朕亦勉徇諸王大臣之請照常舉行惟有齋居素服悲哀思慕盡一己之誠於宫禁之中古人云禮之至者無文哀之深者無節朕自嗣統以迄於今撫時生感觸物増悽僾見愾聞澘然出涕情不容以自禁心不能以自覺遑論其合於古制否乎昔
  世祖
  聖祖皆以冲齡登極一時禮制容有未備設
  世祖
  聖祖踐阼之日已若朕躬之年則盡禮盡制必有朕所萬不能逮者今朕抱歉之處尚多敢云盡禮乎至所奏三年以來深山窮谷無不哀思戀慕遏密八音等語此乃
  皇考六十餘年深仁厚澤浹髓淪肌四海臣民哀痛廹切感激思慕愈乆不忘出於人心之自然非有所禁約而然也夫以薄海内外凡有知識之倫尚且哀慕不忘如此况躬為子臣欲報
  昊天㒺極之徳其終身哀慕復何時能已耶朕之衷曲非欲表暴於人特因奏章過於稱揚朕心滋愧故畧為宣寫以示中外
  辛巳諸王大臣奏明年元旦伏祈
  皇上俯順輿情陞殿行禮進表
  上諭曰諸王大臣雖請俯順輿情亦當思仰體朕意朕以為與其行慶賀禮以示萬國不若盡孝道以示天下二年元旦因行元年之禮故允所請去年長至行禮因
  聖祖仁皇帝配
  天大典朕不得已勉從衆請至於元旦御殿進表受賀不比尋常之御殿謝恩行禮也朕已降諭㫖諸王大臣著即遵行
  雍正三年乙巳二月庚辰
  上諭直省督撫等朕惟古昔帝王以孝治天下誠以孝者天之經地之義民之則也故魯論云愼終追逺民徳歸厚矣朕以藐躬纘承大統永惟
  皇考聖祖仁皇帝顧復洪慈恩徳㒺極中心哀痛什伯恒情以日易月實所不忍特以
  
  地
  宗廟大祀朝會重典不容乆曠時亦勉從諸王大臣之請遵禮舉行惟於宫庭内素服齋居黙盡此心毎撫時觸景輒増悽愴僾見愾聞之際哀發於中澘然出涕古人云禮之至者無文哀之至者無節實非有所倣而行亦非欲以立法定制垂譽於天下後世也終身孺慕寧有已時今諸臣據二十七月即吉之文合辭公請祫祭釋服朕以禮制情勉允所請於雍正三年二月十二日祫祭
  太廟釋服即吉伏念
  皇考聖祖仁皇帝御極六十餘年深仁厚澤普遍寰區賓天之日凡京畿直省海澨山陬士農工賈白叟黄童莫不呼號哀泣孺慕之誠三載以來有如一日今舉行吉禮應敷告天下朕嗣位以來惟日兢兢嚴恭寅畏不敢怠息庻幾克荷
  皇考聖祖仁皇帝付託之重羣黎百姓受
  皇考聖祖仁皇帝敎育深恩當勉勵忠誠勤守職業言慈言孝克友克恭農夫盡力於南畝工商致精於器用毋尚奢侈毋事浮偽共期歸眞還樸比户可封以無負
  皇考六十餘年培養漸摩之至徳於朕奉
  先思孝之心實有頼焉爾該地方官遍行曉諭俾薄海黎民咸悉朕意
  癸未諸王大臣等奏服制已滿恭請
  皇上於乾清宫聽政
  圓明園水土清潔允宜隨時駐蹕
  上諭曰國家大禮
  皇考
  皇妣雖有輕重之别而朕之私衷則
  皇考
  皇妣不容分視外廷吉禮已令照國家典制舉行若朕於宫中務期獨盡人子之禮據奏駐蹕圓明園不但朕心實為不忍
  皇考
  皇妣之事朕何可有所分别况今之二十七月竝非勉强從事沽取孝名以為觀美祗求朕心之安耳禮盡則朕心自安朕意已定諸王大臣毋得再奏
  庚寅
  上諭内閣禮部欽惟
  皇考聖祖仁皇帝徳稟生安功隆參贊光被四表恊和萬邦集千聖之大成超百王而首出
  鴻猷駿業史不勝書今
  景陵大禮告成應擇吉恭建
  聖徳神功碑備紀耿光大烈以昭垂萬世永永無極著敬謹㑹議具奏
  七月己酉
  上諭禮部據奏八月二十三日
  皇妣孝恭仁皇后服制期滿請照
  皇考聖祖仁皇帝釋服之禮祫祭
  太廟頒諭中外等語朕疊遭
  皇考
  皇妣大事追念㒺極深恩莫由仰報三年以來祗於宮禁之中齋居素服黙盡思慕哀戚之忱非敢自謂遵循古禮更不欲宣播於衆也父母之喪人子之心則一而帝后之禮國家之制則殊今八月二十三日屆
  皇妣孝恭仁皇后釋服之期著擇日於
  奉先殿告祭自行家禮至於頒諭中外可不必行
  八月辛巳諸王大臣等奏懇
  皇上御乾清宫一應吉禮照例舉行
  諭曰三年之内疊遭
  皇考
  皇妣大事朕追思永慕莫釋於懷今服制期滿大禮告成諸王大臣等援引典禮合詞陳奏朕念三年持服不過黙盡其心非敢自謂盡孝今雖勉從諸王大臣所請而孺慕之誠終身不能忘也
  丙戌
  上御乾清宫召諸王大臣入見垂淚
  諭曰父母之恩鞠育顧復為人子者終身仰報不盡而朕荷
  皇考
  皇妣敎育之恩尤為至深至厚誠所謂欲報之徳昊天㒺極也三年之中如祭祀朝會國家大禮不可曠缺朕不得已勉從諸王大臣之請照例舉行不過於宫中持服以黜盡其心而究未能盡此心於萬一也日月易邁已届三載禮制有定而朕心無窮此一領素服朕衣之三年今日更換不勝悽愴之至朕之一念豈但三年固結於中即終身之乆亦斷不能忘也
  雍正四年丙午八月丙戌
  上諭諸王大臣内閣九卿等曰我
  皇考聖祖仁皇帝三年大禮已滿朕追念㒺極
  深恩欲於
  皇考忌辰毎歲遵照三年以内祭祀之禮永逺舉行恭讀祝文用申誠悃朕受
  皇考教育慈恩至深至厚終身永慕無有窮期豈三年禮制之所能限况天下億萬臣民感戴
  皇考深仁厚澤六十餘年自古帝王罕能比竝一切禮儀亦非定制所得拘也朕舉行此禮乃自展其思慕誠切之衷至與舊制相合與否朕皆不遑計及此禮亦惟朕躬特行之於我
  皇考後世子孫不得奉為成例其應行禮儀著該部定議具奏
  雍正八年庚戌八月壬戌
  上諭諸王大臣等數年以來遵化州
  陵寢附近之地方雨暘時若年穀順成今年春月畿輔微覺亢旱而遵化等處則雨澤調匀民人樂業六月日食之期
  陵寢之地方則隂雨不見本月十九日京師地震朕繫念山陵憂勞寤寐星遣侍衛等馳往看視今據差回人員及守䕶
  陵寢之大臣等奏稱十九日地覺微動較他處更輕村舍牆垣悉皆無恙居民竟有未經知覺者朕以手加額五内歡欣益見我
  皇考之聖徳神功際天蟠地受眷祐於
  上帝貽福慶於蒼生若此之彰明較著朕感
  上帝之慈恩念
  皇考之功徳特將近事之顯而可見者曉諭諸大臣九卿等共知之















  大清世宗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聖訓卷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