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宗憲皇帝聖訓 (四庫全書本)/卷22

卷二十一 世宗憲皇帝聖訓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大清世宗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聖訓卷二十二
  廣言路
  雍正元年癸卯二月丙寅
  上諭科道等官
  皇考臨御六十餘年至聖至明無日不以國計民生為念凡所以咨訪吏治通達民情之意至為殷切邇年以來無知小人見科道疏章稀少遂疑
  皇考不甚信納羣言又譏言官皆緘黙取容此大失皇考本懐真所謂坐井觀天也當時内而滿漢大臣外而督撫提鎮皆許其密摺言事蓋因各省地方事務督撫身親閲歴自能詳悉周知較言臣風聞言事勝什倍矣以此
  皇考據所聞見折衷行之大小國政措置咸宜言官無所用其建白而實則天下之利𡚁無不洞燭於
  聖心也朕仰承大統一切遵守成憲尤以求言為急在京滿漢大臣外省督撫提鎮仍令摺奏外爾等科道諸臣原為朝廷耳目之官凡有所見自應竭誠入告絶去避嫌顧忌之私乃為忠藎若此時不能盡言即後日官至大僚豈能期爾建立謀猷乎今著各科道每日一人上一密摺輪流具奏一摺祗言一事無論大小時務皆許據實敷陳即或無事可言摺内亦必聲明無可言之故在外𠉀㫖或召進面見或令且退其所言果是朕即施行即或未甚切當朕亦留中不發不令人知儻有徇私挾仇等情巧為瀆奏亦不能惑朕之耳目也摺内之言不許與人參酌如有漏洩或同僚知而言之則同僚即可據以密聞朕將兩人之摺合驗情事必不能隱諱推諉矣至於有能面折廷諍或彈劾權要或更革弊端不妨仍以露章奏聞朕亦不拒又朕居藩邸時在朝大小官員及
  皇考御前之人以至藝術之流從無熟識往來者即藩邸豈無素所任使之人然從不假以顔色信用其言今朕躬攬大權所用一二大臣皆深悉其人可用而用之非有念舊偏徇之心誠恐向日効力㣲員借稱王府舊臣在外招摇嚇騙生事干法其害甚大斷難姑容爾等可不時留心察訪一有聞見著即密叅切勿畏忌爾諸臣其敬承明諭各抒忠悃毋負朕懸鞀設鐸之意
  四月丁卯
  上諭大學士等爾等皆
  皇考簡任𦒿舊大臣論年齒雖與
  皇考相等若經歴事務豈能仰及
  皇考萬一
  皇考實足為爾等之師是以爾等但能奉遵
  諭㫖者斯稱善已朕自幼未曽理事
  皇考命朕紹承大統朕深念付託之重凡朕所降諭㫖爾等以為是則曰是以為非則即陳奏勿得面從雖封還硃批諭㫖朕亦深喜斷不譴責若但隨聲附和致自取辱非朕所望也
  五月乙未
  上諭滿漢九卿詹事科道等天時亢旱朕夙夜焦勞敬謹齋戒久未得雨意者用人行政之間尚有缺失不能感召
  天和以致甘霖未沛朕欲在廷諸臣直言得失猶恐視為具文概以諛詞頌揚負朕實心求言之意今特諭爾等各具密摺凡朕所行之事或有過失務盡言無隱即所行無過或更有應行事宜亦各據己見陳奏使朕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方得古大臣責難於君之義至用人一途或有未當爾等務必據實指陳勿避嫌怨即朕親信重臣亦不妨指出上古君臣都俞吁咈至今傳為盛事爾等若能披肝露膽極言直諫即所奏未盡合宜朕亦重其人品儻仍瞻徇依違浮詞塞責朕亦薄其為人爾等各宜副朕實心果有嘉謨嘉猷俾得見之政事將召
  天和而蘓民困胥在於此矣
  雍正二年甲辰九月乙丑
  上諭大學士九卿等朕前因兵部所奏年滿千總一事未詢定例誤降諭㫖彼時大學士等應即詳陳其故使朕不致有誤今幸所降諭㫖尚未發出朕已詢知定例儻朕知之不早勢必將發出諭㫖追還更改殊妨政體
  皇考御極六十餘年諸事無不諳練朕在藩邸年久雖於羣情利𡚁事理得失無不周知至於國家政事有關定例者朕既經歴未久如何可比
  皇考其匡正之責實在爾等朕屢降諭㫖君臣誼同一體即使人君不能容納臣下之言猶當一心愛主極陳無隱况朕自御極以來痛懲逢迎之𡚁諄諄以實心匡弼朕躬期望爾等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其過也人皆見之及其更也人皆仰之朕之素性不吝改過茍自知其非即於大廷廣衆之中明言以改之從無護庇粉飾之事今為年滿千總所降諭㫖爾等具悉成例辦事有年豈不知朕偶誤總以逢迎緘默為心或是或非聽朕為之而不言則待朕者何薄耶嗣後爾等各宜深悔前非務思君臣一體之大義竭誠殫慮仰副朕懐
  雍正四年丙午六月壬戍
  上諭大學士九卿翰詹科道等朕自即位以來念皇考付託之重惟恐天下之人有一夫一婦不獲其所自朝至夜殫心竭慮晷刻靡寧無非欲休養民生澄清吏治使中外永享昇平之福以仰慰我
  聖祖仁皇帝在
  天之靈即如前歲雨澤偶愆去歲畿輔被潦朕在宫中䖍禱
  上天中夜屢起瞻望雲色以卜晴雨祈禱之時嘗終日飲膳不御不止於減膳而已此皆朕默盡其心不肯令人知之在朕心以為敬
  天勤民勵精圖治之意至真至切可以自信無少愧歉於中故凡下詔求言之事未曽舉行今夏二麥登塲之時適值連雨目前雖晴尚未開霽朕為小民深切軫念且姦民郭允進私貼謡歌有軍民怨新主之語朕因此返躬自省不能無疑或用人行政之間在朕已實盡其心而衆人觀論尚有以為未當之處亦未可知總之千萬人之中有一二人或有異議朕心即欲省察而權衡之爾諸臣皆朕簡用之員職在劻勷誼同休戚若朕身有過可直言無隱政治得失亦即各抒己見據實陳奏朕必嘉納勿視為具文勿有所瞻顧茍且塞責重負朕真切清問之至意
  雍正五年丁未閏三月丁巳
  上諭吏部朕日理萬幾惟欲周知庶務通達下情是以廣開言路令人條奏事件冀於政治有所裨益近見條陳人員内頗有能據實陳奏不避嫌怨切中情𡚁者朕思此等之人其言既可採錄則其善亦不可冺嗣後凡内外大小引見人員如有條奏發交廷議允行者著該部記明檔冊其人日後或被堂官叅劾或被督撫糾叅該部議處覆本之時將該員某年條奏某事曽經允行之處寫簽夾於本内進呈以便斟酌其事之輕重量與寛減則國家政治既得條奏之益而其人亦深受敢言之效庶可共加朂勵也
  九月己巳雲貴總督鄂爾泰疏奏開濬江南水利事宜
  上諭内閣覽鄂爾泰所奏江南水道事宜甚屬周詳但摺内有越職陳奏字様凡内外大臣越職辦事固為不可至非己身職任之事有關國計民生者既有見聞據實入告方合公忠體國之義乃盡職非越職也鄂爾泰所奏發與范時繹陳時夏齊蘇勒陳世倌鄂禮就近詳加相度悉心妥議具奏
  雍正七年己酉二月丙子
  上諭科道等官爾等職司言路邇來並不陳奏一事以此觀之爾等科道官除徇私報復黨同伐異之外遂無可言之事矣朕從前令爾等輪奏密摺大有深意因崔致逺等不堪小人妄行瀆奏是以將密摺停止令爾等露章明言凡有關於國計民生用人行政之事爾等何一不當據實奏聞乎明季吏治之壊多由科道廵按結黨營私紊亂是非所致朕勵精圖治耳目甚廣雖不專恃爾等但爾等身居言路自當盡其職守外而督撫以及州縣内而部院八旗五城等衙門如有不法及不稱職之人聞見確實皆可叅奏使朕躬或有過失更當直陳極諫爾等何竟默無一言為臣之道惟在公忠如自揣不能供職即當引退何得茍且因循有曠職守嗣後其共勉之
  五月辛未
  上諭内閣自古明目達聰之道欲以周知庶務博採羣情其責端在於臣工之襄贊然必公正居心斯能以忠言讜論裨益政治茍或植黨營私辯言亂政此倡彼和顛倒是非實國家之罪人為王章所不宥嘗觀前明季世一二新進後生竊居言路遂朋比固結挾制大臣把持朝政以致國是日非而不可挽此其炯鑒也我
  世祖章皇帝
  聖祖仁皇帝聖神御極大觀在上言路𢎞開羣邪屛息一切猖狂澆薄之風早已翕然丕變雖有不肖之徒亦無能施其伎倆矣朕即位以來以公聽並觀為務以納忠廣益為先既命滿漢文武大臣指陳政務又命科道等於露章之外准具密摺奏事蓋以國家事務殷繁人情𡚁端種種諸臣有陳奏之心或有不便顯言之處故令密封進呈所以免其瞻顧去其嫌疑俾得各抒所見盡言無隱庶國計民生均有攸賴又如國家任事出力勤慎素著之大臣所辦公務既多豈能保其無所錯誤若因此而被指摘殊非情理其他偶罹過愆或其子弟家人生事失於覺察一經彈劾若朕不加處分則近於護庇若加以處分則彼之宣力甚多而不能恕其一眚朕心實為不忍不若言事者密陳朕前待朕為之斟酌輕重訓誨區處亦兩全之道凡此皆須出於至公至當方有裨益於風俗人心非使不肖言官藉密奏以自便其
  私也乃營私植黨之徒竟欲以此逞其姦黠甚或密行告訐詆毁大臣撓亂國政此風斷不可長朕是以降㫖停止科道官之密奏止令各用露章蓋以其在大廷廣衆之間自不敢挾私心而昧公道也乃復有公然紊亂黒白顛倒是非輙欲輕變舊章擅作威福者其餘則摭拾陳言茍且塞責又或相率而為依違緘默之計竟未見一人一事實有所建白裨益於國計民生者夫以朝廷耳目之官視國家之政治如陌路而又欲以進諫之羙譽歸之於己以不能納諫之名歸之於君上忍心害理莫此為甚言官以進言為職豈容以國家之事沽一己之名朕之廣開言路者實欲以衆人之耳目為朕之耳目使民隱得聞萬事就理並非邀虛懐受諫之名博建鞀置鐸之頌也乃向來科道官密奏之𡚁如此近來露章之習又如此中外所共知共見者朕不得不再行訓飭言官有補闕拾遺之職庶其痛改頽風洗滌故習盡讜言獻替之道成蕩平正直之風科道不愧諫議之官國家得收納言之效儻復蹈昔年故轍則有害而無益矣著傳諭科道等嗣後條奏事件著如文武大臣等輪班具奏
  七月己酉
  上諭滿漢文武大臣等書曰兢兢業業一日二日萬幾蓋言為君之難也又曰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蓋言人臣之當匡贊其君也朕之行事若有可議諸臣豈得漠然視之而全無相關之意乎縱不能如古直臣之面折廷諍而時常進見可以從容密奏朕樂於聞善不吝改過惟冀諸臣盡言規正以補其闕若面從心非豈朕所望於諸臣者哉朕即位之初或尚有不知朕心而不敢盡言無隱者今廷臣侍朕六七年矣豈於朕之居心行事尚不能深知而存猜疑之見乎至於朕毎日訓飭諸臣者並非但以責人而不求之於己也朕事事以身先之且深覺為善之可樂循理之甚安書曰作徳心逸日休孔子曰君子坦蕩蕩聖人之言確乎不易諸臣但試行之必有暢然自得之樂也
  雍正十年壬子五月丁卯
  上諭大學士九卿等京師地方冬間少雪數月以來自近京以至直𨽻山東雨澤愆期而兖州東昌尤甚朕心深為焦勞日夜思維必朕與在廷諸臣政事有缺以致
  上天示儆飲食寤寐無刻稍安䖍誠修省冀格
  天心爾諸臣當恐懼悚惕以凛
  天戒凡用人行政及各部事務關係民生利𡚁應行應改之處周詳審察茍有所見或公同具奏或自行陳奏至於刑名衙門尤宜慎重大小事件均期至公至當不可稍有疎忽朕之諄諄誡諭出於憂勞敬畏之實意並非虛飾求言之名爾諸臣各宜殫心竭慮切實指陳務使民生攸賴感召
  天和以副朕軫恤羣黎之至意
  大清世宗敬天昌運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寛仁信毅大孝至誠憲皇帝聖訓卷二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