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和集

中和集
作者:李道純 元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中和集》

經名﹕中和集。元李道純撰。六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眞部方法類。

中和集敍

維揚損菴蔡君志頤﹐瑩蟾子李淸菴之門人也。勘破凡塵﹐篤修仙道﹐得淸菴之殘膏賸馥﹐編次成書﹐題曰《中和集》﹐蓋取師之靜室名也。大德丙午秋﹐謁予印可﹐欲壽諸梓﹐開悟後人。予未啟帙﹐先已知羣妄掃空﹐一眞呈露。謂如天付之而爲命﹐人受之而爲性﹐至於先天太極﹐自然金丹﹐光照太虛﹐不假修煉者﹐漏泄無餘矣。可以窮神知變而深根寧極﹐可以脫胎神化而復歸無極也。抑以見道之有物混成﹐儒之中和育物﹐釋之指心見性﹐此皆同工異曲﹐咸自太極中來。是故老聖常善救人﹐佛不輕於汝等﹐周公豈欺我哉。覽是集者﹐切忌生疑。當塗南谷杜道堅書於錢塘玄元眞館。

中和集卷一

都梁淸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玄門宗旨

太極圖◯

動靜無端﹔陰陽無始。

釋曰圓覺﹐道曰金丹﹐儒曰太極﹐所謂無極而太極者﹐不可極而極之謂也。釋氏云﹕如如不動﹐了了常知。《易﹟繫》云﹕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丹書云﹕身心不動﹐以後復有無極眞機﹐言太極之妙本也。是知三教所尙者﹐靜定也。周子所謂主於靜者是也。蓋人心靜定﹐未感物時﹐湛然天理﹐卽太極之妙也。一感於物﹐便有偏倚﹐卽太極之變也。苟靜定之時﹐謹其所存﹐則天理常明﹐虛靈不昧﹐動時自有主宰﹐一切事物之來俱可應也。靜定工夫純熟﹐不期然而自然至此﹐無極之眞復矣﹐太極之妙應明矣﹐天地萬物之理悉備於我矣。

中和圖

四正中直﹔發無不中。

禮記云﹕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未發﹐謂靜定中謹其所存也故曰中。存而無體﹐故謂天下之大本。發而中節﹐謂動時謹其所發也﹐故曰和。發無不中﹐故謂天下之達道。誠能致中和於一身﹐則本然之體虛而靈﹐靜而覺﹐動而正﹐故能應天下無窮之變也。老君曰﹕人能常淸靜﹐天地悉皆歸。卽子思所謂致中和﹐天地位﹑萬物育﹐同一意也。中也﹑和也﹐感通之妙用也﹐應變之樞機也。周易生育流行﹐一動一靜之全體也。予以所居之舍﹐中和二字匾名﹐不亦宜乎哉。

委順圖

身心世事﹐謂之四緣﹐一切世人皆爲縈絆﹐惟委順者能應之﹐常應常靜﹐何緣之有。何謂委﹖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何謂順﹖順天命﹐順天道﹐順天時﹐順天理。身順天命﹐故能應人﹔心順天道﹐故能應物﹔世順天時﹐故能應變﹔事順天理﹐故能應機。旣能委﹐又能順﹐兼能應﹐則四緣脫灑。作是見者﹐常應常靜﹐常淸靜矣。

照妄圖

心常靜﹐動則應萬變﹐𨿽動﹐本體常靜﹔心常動﹐靜則起萬念﹐𨿽靜﹐本體常動。

古云﹕常滅動心﹐不滅照心。一切不動之心﹐皆照心也。一切不止之心﹐皆妄心也。照心卽道心也﹐妄心卽人心也。道心惟微﹐謂微妙而難見也。人心惟危﹐謂危殆而不安也。𨿽人心亦有道心﹐𨿽道心亦有人心﹐係乎動靜之間爾。惟允執厥中者﹐照心常存﹐妄心不動﹐危者安平﹐微者昭著。到此有妄之心復矣﹐無妄之道成矣。易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太極圖頌

中○者﹐無極而太極也。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一陰一陽﹐兩儀立焉。○者﹐兩儀也。○者﹐陽動也。○者﹐陰靜也。陰陽互交﹐而生四象。○者﹐四象動而又動﹐曰老陽﹔動極而靜﹐曰少陰﹔靜極復動﹐曰少陽﹔靜而又靜﹐曰老陰。四象動靜﹐而生八卦。乾一兌二﹐老陽動靜也﹔離三震四﹐少陰動靜也﹔艮五坎六﹐少陽動靜也﹔兌七坤八﹐老陰動靜也。陰逆陽順﹐一升一降﹐機緘不已﹐而生六十四卦﹐萬物之道至是備矣。上○者﹐气化之始也。下○者﹐形化之母也。知气化而不知形化﹐則不能極廣大。知形化而不知气化﹐則不能盡精微。故作頌而證之。

頌二十五章

道本至虛﹐至虛無體。窮於無窮﹐始於無始。虛極化神﹐神變生气。气聚有形﹐一分爲二。二則有感﹐感則有配。陰陽互交﹐乾坤定位。動靜不已﹐四象相係。健順推盪﹐八卦玆係。運五行而有常﹐定四時而成歲。沖和化醇﹐資始資生。在天則斡旋萬象﹐在地則長養羣情。形形相授﹐物物相孕。化化生生﹐奚有窮盡。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有無錯綜﹐隱顯相扶。原其始也﹐一切萬有﹐未有不本乎气。推其終也﹐一切萬物﹐未有不變於形。是知萬物本一形气也﹐形气本一神也。神本至虛﹐道本至無﹐易在其中矣。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人物居中﹐自融自化﹐气在其中矣。天地物之最巨﹐人於物之最靈﹐天人一也。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變在其中矣。人之極也﹐中天地而立命﹐稟虛靈以成性。立性立命﹐神在其中矣。命係乎气﹐性係乎神。潛神於心﹐聚气於身﹐道在其中矣。形化則有生﹐有生則有死。出生入死﹐物之常也。气化則無生﹐無生故無死。不生不死﹐神之常也。形化體地﹐气化象天。形化有感﹐气化自然。明達高士﹐全气全神。千和萬合﹐自然成眞。眞中之眞﹐玄之又玄。無質生質﹐是謂胎仙。欲造斯道﹐將奚所自。惟靜惟虛﹐胎仙可冀。虛則無礙﹐靜則無欲。虛極靜篤﹐觀化知復。動而主靜﹐實以抱虛。二理相須﹐神與道俱。道者神之主﹐神者气之主﹐气者形之主﹐形者生之主。無生則形住﹐形住則气住﹐气住則神住﹐神住則無住﹐是名無住住。金液煉形﹐玉符保神。形神俱妙﹐與道合眞。命寶凝矣﹐性珠明矣﹐元神靈矣﹐胎仙成矣﹐虛無自然之道畢矣。大哉神也﹐其變化之本歟。

畫前密意

易象第一

易可易﹐非常易。象可象﹐非大象。常易不易﹐大象無象。常易﹐未畫以前易也。變易﹐旣畫以後易也。常易不易﹐太極之體也。可易變易﹐造化之元也。大象﹐動靜之始也。可象﹐形名之母也。歷劫寂爾者﹐常易也。亙古不息者﹐變易也。至虛無體者﹐大象也。隨事發見者﹐可象也。所謂常者﹐莫窮其始﹐莫測其終﹐歷千萬世﹐廓然而獨存者也。所謂大者﹐外包乾坤﹐內充宇宙﹐徧河沙界﹐湛然圓滿者也。常易不易﹐故能統攝天下無窮之變。大象無象﹐故能形容天下無窮之事。易也﹐象也﹐其道之原乎。

常變第二

常易不變﹐變易不常。其常不變﹐故能應變。其變不常﹐故能體常。始終不變﹐易之常也。動靜不常﹐易之變也。獨立而不改﹐得其常也。周行而不殆﹐通其變也。不知常不足以通變﹐不通變不足以知常。常也﹐變也﹐其易之原乎。

體用第三

常者﹐易之體。變者﹐易之用。古今不易﹐易之體。隨時變易﹐易之用。無思無爲﹐易之體。有感有應﹐易之用。知其用﹐則能極其體。全其體﹐則能利其用。聖人仲觀俯察﹐遠求近取﹐得其體也。君子進德修業﹐作事制器﹐因其用也。至於窮理盡性﹐樂天知命﹐修齊治平﹐紀綱法度﹐未有外乎易者也。全其易體﹐足以知常﹐利其易用﹐足以通變。

動靜第四

剛柔推盪﹐易之動靜。陰陽升降﹐气之動靜。奇偶交重﹐卦之動靜。气形消息﹐物之動靜。晝夜興寢﹐身之動靜。至於身之進退﹐心之起滅﹐世之通塞﹐事之成敗﹐皆一動一靜﹐互相倚伏也。觀其動靜﹐則萬事之變﹑萬物之情可見矣。靜時有存﹐動則有察。靜時有主﹐動則可斷。靜時有定﹐動罔不吉。靜者動之基﹐動者靜之機。動靜不失其常﹐其道光明矣。

屈伸第五

暑往寒來﹐歲之屈伸。日往月來﹐气之屈伸。古往今來﹐世之屈伸。至於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皆屈伸之理也。知屈伸相感之道﹐則能盡天下無窮之利也。

消息第六

息者﹐消之始。消者﹐息之終。息者﹐气之聚。消者﹐形之散。生育長養謂之息﹐歸根復命謂之消。元而亨﹐易之息也。利而貞﹐易之消也。春而夏﹐歲之息也。秋而冬﹐歲之消也。嬰而壯﹐身之息也。老而終﹐身之消也。無而有﹐物之息也。有而無﹐物之消也。息者﹐生之徒。消者﹐死之徒。自二气肇分以來﹐未有消而不息之理﹐亦未有息而不消之物。通而知之者﹐燭理至明者也。

神機第七

存乎中者﹐神也。發而中者﹐機也。寂然不動﹐神也。感而遂通﹐機也。隱顯莫測﹐神也。應用無方﹐機也。蘊之一身﹐神也。推之萬物﹐機也。吉凶先兆﹐神也。變動不居﹐機也。備四德﹐自彊不息者﹐存乎神者也。貫三才﹐應用無盡者﹐運其機者也。

智行第八

智者﹐深知其理也。行者﹐力行其道也。深知其理﹐不見而知。力行其道﹐不爲而成。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深知也。自彊不息﹐無往不適﹐力行也。知亂於未亂﹐知危於未危﹐知亡於未亡﹐知禍於未禍﹐深知也。存於身而不爲身累﹐行於心而不爲心役﹐行於世而不爲世移﹐行於事而不爲事礙﹐力行也。深知其理者﹐可以變亂爲治﹐變危爲安﹐變亡爲存﹐變禍爲福。力行其道者﹐可以致身於壽域﹐致心於玄境﹐致世於太平﹐致事於大成。非大智大行者﹐其孰能及此。

明時第九

通變莫若識時﹐識時莫若通理﹐明理莫若虛靜。虛則明﹐靜則淸﹐淸明在躬﹐天理昭明。天之變化﹐觀易可見。世之時勢﹐觀象可驗。物之情僞﹐觀形可辧。麗於形者﹐不能無偶。施於色者﹐不能無辧。天將陰雨﹐气必先蒸。山將崩裂﹐下必先隳。人將利害﹐貌必先變。譬如巢知風﹐穴知雨﹐蟄虫應候﹐葉落知秋。又如商人置雉尾於舟車之上﹐以候陰晴﹐天常晴則尾直堅﹐天將雨則尾下垂。無情之物尙爾﹐而況人乎。今人不識時變者﹐燭理未明也。

正己第十

進德修業﹐莫若正己。己一正﹐則無所不正。一切形名﹐非正不立。一切事故﹐非正不成。日用平常﹐設施酬酢﹐未有不始於己者。一切事事理理﹑頭頭物物﹐亦未有不自己出者。是故進修之要﹐必以正己爲立基。正己接人﹐人亦歸正。正己處事﹐事亦歸正。正己應物﹐物亦歸正。惟天下之一正﹐爲能通天下之萬變。是知正己者﹐進修之大用也﹐入聖之階梯也。

工夫第十一

淸心釋累﹐絕慮忘情﹐少私寡欲﹐見素抱朴﹐易道之工夫也。心淸累釋﹐足以盡理。慮絕情忘﹐足以盡性。私欲俱泯﹐足以造道。素朴純一﹐足以知天。

感應第十二

寂然而通﹐無爲而成﹐不見而知﹐易道之感應也。寂然而通﹐無所不通。無爲而成﹐無所不成。不見而知﹐無所不知。動而感通﹐不足謂之通。爲而後成﹐不足謂之成。見而後知﹐不足謂之知。此三者﹐其於感應之道也遠矣。誠能爲之於未有﹐感之於未動﹐見之於未萌﹐三者相須而進﹐無所感而不通也﹐無所事而不應也﹐無所住而非利也。盡此道者﹐其惟顏子乎。

三易第十三

三易者﹐一曰天易﹐二曰聖易﹐三曰心易。天易者﹐易之理也。聖易者﹐易之象也。心易者﹐易之道也。觀聖易﹐貴在明象﹐象明則入聖。觀天易﹐貴在窮理﹐理窮則知天。觀心易﹐貴在行道﹐道行則盡心。不讀聖人之易﹐則不明天易﹔不明天易﹐則不知心易﹔不知心易﹐則不足以通變。是知易者﹐通變之書也。

解惑第十四

气之消長﹐時之升降﹐運之否泰﹐世之通塞﹐天易也。卦之吉凶﹐爻之得失﹐辭之險易﹐象之貞晦﹐聖易也。命之窮達﹐身之進退﹐世之成敗﹐位之安危﹐心易也。深造天易﹐則知時勢。深造聖易﹐則知變化。深造心易﹐則知性命。以心易會聖易﹐以聖易擬天易﹐以天易參心易﹐一以貫之﹐是名至士。

釋疑第十五

變動有時﹐安危在己。禍福得喪﹐皆自己始。是故﹑通變者﹐趨時者也。趨時者﹐危亦安。通變者﹐亂亦治。不失其所守者﹐困亦亨。不謹其所行者﹐豐亦昧。晦其明者﹐處明夷而無傷。恃其有者﹐居大有而必害。至遠而可應者﹐其士省也。至近而無與者﹐其意乖也。至弱而能勝者﹐得其輔也。至剛而無過者﹐有其道也。益之用﹐凶事濟難也。睽之見﹐惡人免怨也。不怕其德者﹐無所容。不有其躬者﹐無所利。獨立自恃者﹐無功。恐懼修省者﹐獲福。益於人者﹐人益之。利於人者﹐人利之。信於人者﹐人信之。惠於人者﹐人惠之。畏凶者﹐無凶。畏眚者﹐無眚。畏禍者﹐福必至。忽福者﹐禍必至。予所謂安危在己﹐復何疑哉。

聖功第十六

聖人所以爲聖者﹐用易而已矣。用易所以成功者﹐虛靜而已矣。虛則無所不容﹐靜則無所不察。虛則能受物﹐靜則能應事﹐虛靜久久﹐則靈明。虛者﹐天之象也。靜者﹐地之象也。自彊不息﹐天之虛也。厚德載物﹐地之靜也。空闊無涯﹐天之虛也。方廣無際﹐地之靜也。天地之道﹐惟虛惟靜。虛靜在己﹐則是天地在己也。道經云﹕人能常淸靜﹐天地悉皆歸﹖其斯之謂歟。淸卽虛也﹐虛靜也者﹐其神德聖功乎。

中和集卷二

都梁淸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金丹妙訣

金丹圖像說

左四圖法象﹐顯明至道玄玄之旨。

安鑪撐天拄地太模糊﹐誰爲安名號玉鑪。曾向此中經鍛煉﹐出無入有盡由渠。

立鼎不無不有不當中﹐外面虛無裏面空。決烈丈夫掀倒看﹐元來那个本來紅。

還丹圖○

威音那畔本來明﹐昧了皆因著幻形。若向丹中拈得出﹐圓陀陀地至虛靈。

返本圖◯

道本無爲法自然﹐聖人立象假名圈。平常日用全彰露﹐打破方知象帝先。

二藥圖訣

取出坎中畫﹐補還離復乾。純陽命本固﹐無礙性珠圓。受觸全天理﹐離塵合上禪。采鉛知下手﹐三疊舞胎仙。

口訣圖

心不動﹐气自固。意不動﹐神自靈。身不動﹐精自固。

譬諭圖

煉气化神﹝心中气﹐陽中陰﹞ 煉神還虛﹝元神﹞ 煉精化气﹝身中精﹐陰中陽﹞

火候圖

十一﹐初一﹐子﹐玄宮﹐復﹐初九 十二﹐初三﹐丑﹐進﹐臨﹐九二 正﹐初六﹐寅﹐徐進﹐泰﹐九三 二﹐初八﹐卯沐﹐銀河﹐壯﹐九四 三﹐十一﹐辰﹐遇﹐玉關﹐夬﹐九五 四﹐十四﹐巳﹐止﹐乾﹐上九 望 五﹐退﹐十六﹐午﹐崙山﹐姤﹐初六 六﹐十八﹐未﹐退﹐遁﹐六二 七﹐二十﹐申﹐徐退﹐否﹐六三 八﹐二十三﹐酉浴﹐絳宮﹐觀﹐六四 九﹐二十六﹐戌﹐守中﹐剝﹐六五 十﹐二十八﹐亥﹐戰﹐坤﹐上六

外藥圖

內藥圖

金丹內外二藥圖說

外藥可以治病﹐可以長生久視。

內藥可以超越﹐可以出有入無。

大凡學道﹐必先從外藥起﹐然後自知內藥。高上之士﹐夙植德本﹐生而知之﹐故不煉外藥﹐便煉內藥。內藥無爲無不爲﹐外藥有爲有以爲。內藥無形無質而實有﹐外藥有體有用而實無。外藥色身上事﹐內藥法身上事。外藥地仙之道﹐內藥水仙之道。

二藥全天仙之道

外藥了命

內藥了性

二藥全形神俱妙

外藥

初關煉精化气﹐先要識天癸﹐生時急采之。

中關煉气化神﹐調和眞息﹐周流六虛﹐自太玄關逆流﹐至天谷穴交合﹐然後下降黃房﹐入中宮﹐乾坤交姤罷﹐一點落黃庭。

上關煉神還虛﹐以心煉念謂之七返﹐情來歸性謂之九還。

歸性謂之九還

內藥

內藥乃煉神之要形神俱妙與道合眞

內藥﹐先天一點眞陽是也。譬如乾卦中一畫﹐交坤成坎水是也。坎中一畫本是乾金﹐異名水中金﹐總名至精也。一至精固而復祖气﹐祖气者﹐乃先天虛無眞一之元气﹐非呼吸之气。如乾中一畫﹐交坤成坎了﹐卻交坤中一陰入於乾﹐而成離﹐離中一陰本是坤土﹐故異名曰砂中汞是也。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虛化神﹐神化气﹐气化精﹐精化形﹐已上謂之順。

萬物含三﹐三歸二﹐二歸一﹐煉乎至精﹐精化气﹐气化神﹐已上謂之逆。

丹書謂順則成人﹐逆則成丹。

上藥三品精气神

體則一﹐用則二。何謂體﹐本來三元之大事也。何謂用﹐內外兩作用是也。

內藥

先天至精﹐虛無空气﹐不壞元神。

外藥

交感精﹐呼吸气﹐思慮神。

一﹑煉精化气

初關

有爲

取坎塡離

二﹑煉气化神

中關

有無交入

乾坤闔闢

三﹑煉神還虛

上關

無爲

此三段工夫﹐到了則一﹐若向這里具隻眼﹐三教之大事畢矣。其或未然﹐細參後事。

一﹑煉精化气

☵歸道﹐乃水府求玄。丹書云﹕癸生須急采﹐望遠不堪嘗。所謂采者﹐不采之采謂之采也。苟實有所采﹐坎中一畫如何得升。精乃先天至靈之化﹐因動而有身。身中之至精﹐乃元陽也﹐采者采此也。譬如乾☰乃先天至靈﹐始因一動﹐交坤而成坎﹐卽至靈化元精之象也。坎爲水﹐坎中一畫元乾金﹐假名曰水中金。金乃水之母﹐反居水中﹑故曰母隱子胎也。采鉛消息﹐難形筆舌。達者觀雷在地中﹐復先王﹐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之語﹐思過半矣﹐餘存口訣。

二﹑煉气化神

☲崇釋﹐則離宮修定。丹書云﹕眞土制眞鉛﹐眞鉛制眞汞﹐鉛汞歸土釜﹐身心寂不動。斯言盡矣。旣得眞鉛﹐則眞汞何慮乎。夫凝煉气之要﹐貴乎運動﹐一闔一闢﹐一往一來﹐一升一降﹐無有停息。始者用意﹐後則自然。一呼一吸﹐奪一年之造化。卽太上云﹕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動。正此義也。達者若於乾坤易之門﹐與夫復䷗姤䷫之內上畱意﹐煉气之要備矣。

三﹑煉神還虛

☰工夫到此﹐一个字也用不著。

三五指南圖局說

紫陽眞人悟眞篇詩云﹕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實然希。東三南二同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戊己還從生數五﹐三家相見結嬰兒。嬰兒是一含眞气﹐十月胎成入聖基。只此五十六字﹐貫徹諸子百家﹐丹經子書。若向這里具隻眼﹐參學事畢﹐其或未然﹐向注腳下商量。

三五一都三个字﹐三元五行一气也。古今明者實然希﹐亙古亙今知者鮮矣。東三南二同成五﹐東三﹐木也﹔南二﹐火也。木生火﹐木乃火之母﹐兩性一家﹐故曰同成五也。北一西方四共之﹐北一﹐水也﹔西四﹐金也。金生水﹐金乃水之母﹐兩性一家﹐故曰共之。戊己還從生數五者﹐土之生數也。五居中無偶﹐自是一家。所謂三家相見者﹐三元五行混而爲一也。故曰三家相見結嬰兒。所謂嬰兒者﹐亦是假名純一之義也﹐故曰嬰兒是一舍眞气也。十月胎成入聖基者﹐三百日胎﹐二八兩藥烹之煉之﹐成之熟之﹐超凡入聖之大功也。故曰入聖基也。

以一身言之。東三木也﹐我之性也。西四金也﹐我之情也。南二火也﹐我之神也。北一水也﹐我之精也。性乃心之主﹐心乃神之舍。性與神同係乎心﹐東三南二同成五也。精乃身之主﹐身者情之係。精與情同係乎身﹐北一西方四共之也。戊己﹐中土意也﹐四象五行﹐意爲之主宰﹐意無偶﹐自是一家也。修煉之士﹐收拾身心意﹐則自然三元五行﹐混而爲一也。丹書云﹕收拾身心爲采藥。正謂此也。收拾身心之要﹐在乎虛靜。虛其心則神與性合﹐靜其身則精與情寂﹐意大定則三元混一。此所謂三花聚﹑五气朝﹑聖胎凝。

情合性﹐謂之金木並。精合神﹐謂之水火交。意大定﹐謂之五行全。丹書云﹕煉精化气爲初關﹐身不動也。煉气化神爲中關﹐心不動也。煉神化虛爲上關﹐意不動也。心不動﹐東三南二同成五也。身不動﹐北一西方四共之也。意不動﹐戊己還從生數五也。身心意合﹐卽三家相見結嬰兒也。作是見者﹐金丹之能事畢矣。神仙之大事﹐至是盡矣。至於丹書種種法象﹐種種異名﹐並不外乎身心意也。𨿽然﹐猶有不能直下會意者﹐今立異名﹑法象﹑圖局於後﹐具眼者流試著眼看。

身心意曰三家﹐精气神曰三元﹐精神魂魄意曰五气﹐鉛汞銀砂土曰五行﹐三家相見曰胎圓﹐三元合一曰丹成。

大德三年純陽誕日書於鑾江中和菴

玄關一竅

贈門人

夫玄關一竅者﹐至玄至要之機關者。非印堂﹐非顖門﹐非肚臍﹐非膀胱﹐非兩腎﹐非腎前臍後﹐非兩腎中間。上至頂門﹐下至腳跟﹐四大一身﹐才著一處﹐便不是也。亦不可離了此身﹐向外尋之。所以聖人只以一中字示人﹐只此中字便是也。我設一諭﹐令爾易知。且如傀儡﹐手足舉動﹐百樣趨蹌﹐非傀儡能動﹐是絲綫牽動。𨿽是綫上關捩﹐卻是弄傀儡底人牽動。咦﹐還識這个弄傀儡底人麼﹖休更疑惑﹐我直說與汝等。傀儡比此一身﹐絲綫比玄關﹐弄傀儡底人比主人公。一身手足舉動﹐非手足動﹐是玄關使動。𨿽是玄關動﹐卻是主人公使教玄關動。若認得這个動底關捩﹐又奚患不成仙乎。

試金石

夫金丹者﹐虛無爲體﹐淸靜爲用﹐無上至眞之妙道也。世鮮知之﹐人鮮行之。於是聖人用方便力﹐開善誘門﹐彊立名象﹐著諸丹書﹐接引後學。蓋欲來者誦言明理﹐嘿識潛通﹐則行之頓超眞境。柰何後學不窮其理﹐執著筌蹄﹐妄引百端﹐支離萬狀﹐將至道碎破﹐爲曲徑旁蹊三千六百﹐良不得其傳故也。況今之無知淺學﹐將聖人經曾妄行箋注﹐乖訛尢甚﹐安得不誤後來。𨿽苦志之士﹐亦不能辧其邪正﹐深可憐憫。予因是事﹐故作此試金石﹐而辧其眞僞﹐俾諸學者不被眩惑﹐決然無疑﹐直超道岸。聖師曰﹕道法三千六百門﹐人人各執一爲根﹐誰知些子玄微處﹐不在三千六百門。予謂祖師老婆心切﹐故作是詩也。若復有人作如是見者﹐大地皆黃金。其或未然﹐須當試過。於是乎書﹕

最上一乘﹐無上至眞之妙。

漸法三乘﹕上乘延生﹐中乘養命﹐下乘安樂。

九品﹕上中下三品﹐各品又分旁門﹑外道﹑邪道。

下三品

禦女房中﹐三峯采戰﹐食乳對鑪﹐女人爲鼎﹐天癸爲藥﹐產門爲生身處﹐精血爲大丹頭。鑄雌雄劍﹐立陰陽鑪﹐謂女子爲純陽﹐指月經爲至寶﹐采而餌之﹐爲一月一還﹐用九女爲九鼎﹐爲九年九返。令童男童女交合﹐而采初精﹐取陰中黍米爲玄珠。至於美金花﹐弄金槍﹐七十二家彊兵戰勝﹐多入少出﹐九淺一深。如此邪謬﹐謂之泥水丹法﹐三百餘條。此大亂之道也﹐乃下品之下邪道也。

又有八十四家接法﹑三十六般采陰。用胞衣爲紫河車﹐煉小便爲秋石﹐食自己精爲還元﹐捏尾閭爲閉關。夫婦交合﹐使精不過﹐爲無漏。采女經爲紅圓子﹐或以五金八石修煉爲丸﹐令婦人服之﹐十月後產肉塊爲至藥﹐采而服之。如此謬術﹐不欲盡舉﹐約有三百餘條﹐乃下品之中外道也。

又有諸品丹竈鑪火﹐燒熱五金八石﹐勾庚乾汞﹐點茅燒艮﹐撥灰弄火。至於靈砂外藥﹐三遜五假﹐金石艸木服餌之法﹐四百餘條﹐乃下品之上外道也。

右下三品﹐共一千餘條﹐貪淫嗜利者行之。

中三品

休糧辟穀﹐忍寒食穢﹐服餌椒木﹐曬背臥冰﹐日持一齋。或淸齋﹐或食物多爲奇特﹐或飲酒不醉爲驗﹐或減食爲抽添﹐或不食五味而食三白﹐或不食煙火食。或飲酒食肉﹐不藉身命﹐自謂無爲﹔或翻滄倒海﹐種種捏怪。乃中品之下也。

吞霞服气﹐采日月精華。吞星曜之光﹐服五方之气。或采水火之气﹐或存思注想﹐遨遊九州爲運用。或想身中二气﹐化爲男女﹐象人間夫婦交采之狀爲合和。一切存想﹐種種虛妄等法﹐乃中品之中也。

傳授三歸五戒﹐看誦修習﹐傳信法取報應行考﹐赴取歸程﹐歸空十信﹐三際九接﹐瞻星禮斗。或持不語﹐或打勤勞﹐持守外功。已上有爲﹐乃中品之上﹐漸次近道也。

右三品一千餘條﹐行之不怠﹐漸入佳境﹐勝別畱心。

上三品

定觀鑑形﹐存思吐納﹐摩撫消息。八段錦﹐六字气﹐視頂門﹐守臍蒂﹐吞津液﹐攪神水。或千口木爲活﹐或指舌爲赤龍﹐或擦身令熱爲火候﹐或一呵九摩求長生﹐或煉稠唾爲眞種子﹐或守丹田﹐或兜外腎﹐至於煮海觀鼻﹐以津精涎沫爲藥﹐乃上品之下也。

閉息行气﹐屈伸導引﹐摩腰腎﹐守印堂﹐運雙睛﹐搖夾脊﹐守臍輪。或以雙睛爲日月﹐或以眉間爲玄關﹐或叩齒爲天門﹐或想元神從頂門出入﹐或夢遊仙境﹐或默朝上帝﹐或以昏沈爲入定﹐或數息爲火候﹐或想心腎黑白﹐二气相交爲旣濟﹐乃上品之中也。

般精運气﹐三火歸臍﹐調和五臟﹐十六觀法﹐固守丹田﹐服中黃气﹐三田還返﹐補腦還精﹐雙提金井﹐夾脊雙關﹐握固內視﹐種種般運﹐乃上品之上也。

右三品一千餘條﹐中士行之﹐亦可卻病。

漸法三乘

下乘者﹐以身心爲鼎鑪﹐精气爲藥物﹐心腎爲水火﹐五臟爲五行﹐肝肺爲龍虎﹐精爲眞種子。以年月日時行火候﹐咽津灌漑爲沐浴﹐口鼻爲三要﹐腎前臍後爲玄關﹐五行混合爲丹成。此乃安樂之法﹐其中作用百餘條。若能忘情﹐亦可養命。與上三品稍同﹐作用處別。

中乘者﹐乾坤爲鼎器﹐坎離爲水火﹐烏兔爲藥物﹐精神魂魄意爲五行﹐身心爲龍虎﹐气爲眞種子。一年寒暑爲火候﹐法水漑灌爲沐浴﹐內境不出﹑外境不入爲固濟﹐太淵絳宮精房爲三要﹐泥丸爲玄關﹐精神混合爲丹成。此中乘養命之法﹐其中作用數十條﹐與下乘大同小異。若行不怠﹐亦可長生久視。

上乘者﹐以天地爲鼎鑪﹐日月爲水火﹐陰陽爲化機﹐鉛汞銀砂土爲五行﹐性情爲龍虎﹐念爲眞種子。以心煉念爲火候﹐息念爲養火﹐含光爲固濟﹐降伏內魔爲野戰﹐身心意爲三要﹐天心爲玄關﹐情來歸性爲丹成﹐和气薰蒸爲沐浴。乃上乘延生之道﹐其中與中乘相似﹐作用處不同﹐亦有十餘條。上士行之﹐始終如一﹐可證仙道。

最上一乘

夫最上一乘﹐無上至眞之妙道也。以太虞爲鼎﹐太極爲鑪﹐淸靜爲丹基﹐無爲爲丹母﹐性命爲鉛汞﹐定慧爲水火。窒欲懲忿爲水火交﹐性情合一爲金木並﹐洗心滌慮爲沐浴﹐存誠定意爲固濟﹐戒定慧爲三要﹐中爲玄關﹐明心爲應驗﹐見性爲凝結﹐三元混一爲聖胎﹐性命打成一片爲丹成﹐身外有身爲脫胎﹐打破虛空爲了當。此最上一乘之妙﹐至士可以行之﹐功滿德隆﹐直超圓頓﹐形神俱妙﹐與道合眞。

中和集卷三

都梁淸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問答語錄

潔菴瓊蟾子程安道問三教一貫之道

瑩蟾子宴坐蟾窟﹐是夜寒光淸气﹐眞潔可掏。門人瓊蟾子﹐猛思生死事大﹐神仙不可不敬慕﹐功行不可不專修﹐稽首拜問曰﹕弟子嘗聞﹐自古上聖高眞﹑歷代仙師﹐皆因修眞而成道﹐必以鉛汞爲金丹之根蒂﹐不知鉛汞是何物﹖

師曰﹕夫鉛汞者﹐天地之始﹐萬物之母﹐金丹之本也。非凡鉛﹑黑錫﹑水銀﹑朱砂。柰何謬者不知眞玄﹐私意揣度﹐惑壞後學﹐徒費歲時﹐擔閣一生﹐深可憐憫。若不遇眞師點化﹐皆妄爲矣。

紫陽眞人曰﹕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眞師莫彊猜。正謂此也。我今爲汝指出﹐眞鉛眞汞身心是也。

聖師云﹕身心兩个字﹐是藥也﹐是火也。

又云﹕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鄕。西南者﹐坤也。坤屬身﹐身中之精乃陰中之陽也。如乾中一爻﹐入坤而成坎﹐外陰內陽﹐外柔內剛﹐外坤內乾﹐坎水之中有乾金﹐故彊名曰水中金也。夫汞者﹐心中之气也﹐陽中之陰也。如坤中一爻﹐入乾而成離﹐外陽內陰﹐外剛內柔﹐外乾內坤﹐離火之中有坤土﹐故彊名曰砂中汞也。精气感合之妙﹐故彊名立象﹐以鉛汞諭之﹐使學者知有體用耳。以此推之﹐無出身心兩字﹐身心合一之後﹐鉛汞皆無也。

問﹕如何是抽添﹖

曰﹕身不動气定﹐謂之抽﹔心不動神定﹐謂之添。身心不動﹐神凝气結﹐謂之還元。所以取坎中之陽﹐補離中之陰而成乾﹐謂抽鉛添汞也。

問﹕如何是烹煉﹖

曰﹕身心欲合未合之際﹐若有一毫相撓﹐便以剛決之心敵之﹐爲武煉也。身心旣合﹐精气旣交之後﹐以柔和之心守之﹐爲文烹也。此理無他﹐只是降伏身心﹐便是烹鉛煉汞也。忘情養性﹐虛心養神﹐萬緣頓息﹐百慮俱澄﹐身心不動﹐神凝气結﹐是謂丹基﹐諭曰聖胎也。以上異名﹐只是以性攝情而已。性寂情冥﹐照見本來﹐抱本還虛﹐歸根復命﹐謂之丹成也﹐諭曰脫胎。

問﹕諸丹經云用工之妙﹐要在玄關﹐不知玄關正在何處﹖

曰﹕玄關者﹐至玄至妙之機關也。寧有定位﹖著在身上﹐卽不是﹔離了此身向外尋求﹐亦不是。泥於身則著於形﹐泥於外則著於物。夫玄關者﹐只於四大五行不著處是也。予今設一譬諭﹐令汝易於曉會。且如傀儡手足舉動﹐百般舞蹈﹐在乎綫上關捩﹐實由主人使之。傀儡比得人之四大一身﹐綫比得玄關﹐抽牽底主人比得本來眞性。傀儡無綫則不能動﹐人無玄關亦不能運動。汝但於二六時中﹐行住坐臥﹐著工夫向內求之﹐語默視聽是个甚麼﹖若身心靜定﹐方寸堪然﹐眞機妙應處﹐自然見之也。《易﹟繫》云「寂然不動」卽玄關之體也﹔「感而遂通」卽玄關之用也。自見得玄關﹐一得求得﹐藥物火候﹐三元八卦﹐皆在其中矣。時人若以有形著落處爲玄關者﹐縱勤功苦志﹐事終不成。欲直指出來﹐恐汝信不及﹐亦不得用﹐須是自見始得。譬如儒家先天之學﹐亦要默而識之。孟子云﹕浩然之气﹐塞乎天地之間﹐曰難言也。且難言之妙﹐非玄關乎。且如釋氏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使人神領意會﹐謂之不傳之妙。能知此理者﹐則能一徹萬融也。

問﹕或謂崇釋與修道﹐可以斷生死﹐出輪回﹔學儒可盡人倫﹐不能了生死。豈非三教異同乎﹖

曰﹕達理者奚患生死耶﹗且如窮理盡性﹐以至於命﹔原始返終﹐知周萬物﹐則知生死之說。所以性命之學﹐實儒家正傳。窮得理徹﹐了然自知﹐豈可不能斷生死輪回乎﹖且如羲皇初畫易之時﹐體天設教﹐以道化人﹐未嘗有三教之分。故曰皇天無二道﹐聖人無兩心。當來初畫一者﹐象太極也。有一便有二﹐象兩儀也。一者陽也﹐一者陰也﹐一陰一陽之謂道。仰則觀於天上﹐畫一畫以象天﹔俯則察於地下﹐畫一畫以象地﹔中畫一畫以象人。故三畫以成乾﹐象三才也。兩乾斷而成坤﹐象六合也。故曰﹕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六畫而成坤。以一身言之﹐立天之道曰陰與陽﹐心之一神气也﹔立地之道曰柔與剛﹐身之形體也﹔立人之道曰仁與義﹐意之情性也﹖心﹑身﹑意﹐象乾三才也﹔神气﹑性情﹑形體﹐象坤之六合也。易曰﹕遠取諸物﹐近取諸身。此之謂也。

問﹕繫辭云六畫而成卦﹐先生云六畫而成坤者﹐何也﹖

曰﹕汝未知之﹐若謂六畫而成卦者﹐文王重卦也。文王未重卦之前﹐豈可謂無三才六合乎﹖先賢云﹕立天之道曰陰與陽﹐天之乾坤也﹔立地之道曰柔與剛﹐地之乾坤也﹔立人之道曰仁與義﹐人之乾坤也。以此推之﹐乾坤兩卦﹐三才六合備矣﹐又豈以重卦言之哉﹗所謂六畫而成卦者﹐重卦之後﹐名爲後天﹝卦﹞也。

問﹕若謂未重卦之前﹐三才六合備矣。而繫辭云﹕以制器者尙其象。未必因器而設像﹐因象而制器乎﹖

曰﹕因象而制器。

問﹕三皇以下﹐聖人制器皆以重卦言之。若謂因象制器﹐文王未重易之前﹐豈有重卦之名乎﹖

曰﹕非也。前賢云﹕須信畫前元有易。所以文王未重卦之前﹐六十四卦俱備。

問﹕卦若不重﹐六十四卦從何而得﹖

曰﹕變卦所生也。一卦變八卦﹐八卦變六十四卦。且如乾卦三爻﹐上兩爻少陽﹐下一爻老陽﹐支出巽卦來﹐陽變爲陰﹐乾之巽﹐天風姤也。舉此一卦﹐諸卦皆然。

問﹕卦不重而有六十四卦﹐文王如何又重之﹖

曰﹕卦不重而變六十四卦﹐乃羲皇心法﹐道統正傳﹐誘萬世之下學者﹐同入聖門。重卦而生六十四卦者﹐乃文王﹑周孔立民極﹑正人倫﹐使世人趨吉避凶﹐立萬世君臣父子之綱耳。故性命之學﹐不敢輕明於言﹐亦不忍隱斯道。孔子微露於《繫辭》﹐濂溪發明於《太極通書》也。蓋欲來者熟咀之﹐而自得之﹐此學不泯其傳矣。

問﹕一陰一陽之謂道﹐如何說﹖

曰﹕陰陽者﹐乾坤也。乾坤出於太極﹐太極判而兩儀立焉。兩儀﹐天地也。不言天地﹐而言乾坤者﹐貴其用不貴其體也。

或曰﹕乾陽也﹐坤陰也﹐如何又云天地﹖

曰﹕天地卽乾坤也﹐乾坤卽陰陽也﹐陰陽一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以太極言之﹐則曰天地﹔以易言之﹐則曰乾坤﹔以道言之﹐則曰陰陽。若以人身言之﹐天地形體也﹐乾坤性情也﹐陰陽神气也。以法象言之﹐天龍地虎也﹐乾馬坤牛也﹐陽烏陰兔也﹐以金丹言之﹐天鼎地鑪也﹐乾金坤土也﹐陰汞陽鉛也。散而言之﹐種種異名﹐合而言之﹐一陰一陽也。修仙之人﹐煉鉛汞而成丹者﹐卽身心合而還其本初﹐陰陽合而復歸太極也。

問﹕三五一﹐是何也﹖

曰﹕三元五行也。東三南二是一个五﹐北一西四是兩个五﹐中土是三个五﹐是謂三五也。以人身言之﹐性三神二是一个五﹐情四精一是兩个五﹐意五是三个五也。三五合一﹐則歸太極﹔身心意合一﹐則成聖胎也。紫陽眞人云﹕三五一都三个字﹐三元五行一气是也。古今明者實然稀。世鮮知之。東三南二同成五﹐東三性也﹐南二神也。北一西四方共之。北一精也﹐西四情也。戊己還從生數五﹐土數五﹐意也。三家相見結嬰兒。三家者身心意也﹐嬰兒者三五合一而成用也。嬰兒是一含眞气﹐嬰兒是眞一之異名﹐太一含眞也。十月胎圓入聖基。工夫十月﹐脫出凡胎﹐超凡入聖也。以此求之﹐金丹之道﹐實入聖基也。

問﹕《繫辭》云﹕天地設位﹐易行乎中。如何﹖

曰﹕天地設位人生於中﹐是謂三才﹐故人與物生生而不息。所以不言人與物﹐而言易者﹐聖人言乾坤易之門﹐隨時變易﹐以從道也。如金丹以乾坤爲鼎器者﹐天地設位也。以陰陽爲化機者﹐卽易行乎中也。元始采藥無窮﹐行火候之不息也。

問﹕闢戶謂之乾﹐闔戶謂之坤﹐一闔一闢謂之變。如何﹖

曰﹕一闔一闢者﹐一動一靜也。乾陽坤陰﹐如門戶之闔闢﹐卽乾坤易之門也。且如陰陽互動互靜﹐機緘不已﹐元亨利貞﹐定四時﹐成歲變者﹐變易也。至道與神气﹐混混淪淪﹐周乎三才萬物﹐闔闢無窮﹐致廣大而盡精微矣。以一身言之﹐呼吸是矣。呼則接天根﹐是謂之闢﹔吸則接地根﹐是謂之闔。一呼一吸﹐化生金液﹐是謂之變。闔闢呼吸﹐卽玄牝之門﹐天地之根矣。所謂呼吸者﹐非口鼻呼吸﹐乃眞息闔闢也。

問﹕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如何﹖

曰﹕乾﹐父也﹐坤﹐母也。乾初爻交坤而成震﹐震初索而得男﹐是謂長男。坤初爻交乾而成巽﹐巽初索而得女﹐是謂﹝長﹞女。乾中爻交坤而成坎﹐坎再索而得男﹐是謂中男。坤中爻交乾而成離﹐離再索而得女﹐是謂中女。乾三爻交坤而成艮﹐艮三索而得男﹐是謂少男。坤三爻交乾而成兌﹐兌三索而得女﹐是謂少女。乾生三男﹐坤生三女﹐乾坤共生六子﹐是謂八卦。以身言之﹐初受胎時﹐稟父母精華而成此身。精華者﹐丹經諭曰天壬地癸也。初交合時﹐天壬先至﹐地癸隨至﹐癸裹壬則成男子﹔地癸先至﹐天壬隨至﹐壬裹癸則成女子。壬癸偶然齊至﹐則成雙胎。壬先至癸遲至﹐癸先至壬遲至﹐俱不成胎也。故

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夫天壬地癸者﹐乃天地元精元气也。亦丹經所云坎戊離己﹐異名鉛汞也。節之於外則成人﹐益之於內則成丹。世人不知生男生女﹐實由命分中得﹐不由人力。若不斷淫絕欲﹐自爲修養﹐直待精華耗竭﹐早至夭亡﹐大可惜也。又豈知寡欲而得男女﹐貴而壽﹔多欲而得男女﹐濁而夭。

問﹕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如何﹖

曰﹕形而上者無形質﹐形而下者有體用。無形質者﹐係乎性汞也。有體用者﹐係乎命鉛也。總而言之﹐無出身心也。

問﹕聖人以易洗心﹐退藏於密﹐密是何也﹖

曰﹕誠之至也。易理致廣大而盡精微﹐聖人玩味其理﹐洗心滌慮﹐藏於極誠矣。

問﹕書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不知中如何執﹖

曰﹕執者﹐一定之辭。中者﹐正之中也。道心微而難見﹐人心危而不安﹐𨿽至人亦有人心﹐𨿽下愚亦有道心。苟能心常正得中﹐所以微妙而難見也。若心稍偏而不中﹐所以危殆而不安也。學仙之人﹐擇一而守之不易﹐常執其中﹐自然危者安而微者著矣。金丹用中爲玄關者﹐亦是這个道理。

問﹕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如何﹖

曰﹕誠之昭著﹐𨿽無聲可聞﹐無臭可知﹐天道亦不可掩。如道經云大量玄玄﹐亦是眞之至也。

問﹕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如何﹖

曰﹕聖人生而知之﹐默而順之天理。所謂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得無爲自然之道也。此則中庸所謂誠而明也。若謂明而誠﹐正是聖人之教耳。學道之人夙有根器﹐一直了性﹐自然了命也﹐此生而知之也。根器淺薄者﹐不能一直了性﹐自教而入﹐從有至無﹐自粗達妙﹐所以先了命而後了性也﹐此學而知之也。

問﹕夫子飯蔬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夫子樂在何處﹖

曰﹕夫子所樂者天﹐所知者命﹐故樂天知命而不憂。𨿽匡人所逼﹐猶且弦歌自娛﹐於易得不遠。復以修身﹐復見天地之心﹐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此金丹之妙也。

問﹕顏子簞瓢之樂﹐如何﹖

曰﹕顏子得夫子樂天知命不憂之理﹐故不改其樂也。所以如愚﹐心齋坐忘﹐黜聰明﹐去智慮﹐庶乎屢空﹐亦金丹之妙也。

問﹕曾子被破褐而頌聲滿天地﹐天子不得而臣﹐諸侯不得而友。是如何﹖

曰﹕曾子一惟之妙﹐口耳俱忘﹐所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得一貫之道。

問﹕子路問死﹐夫子答曰「未知生﹐焉知死。」是如何﹖

曰﹕生死乃晝夜之常﹐知有晝則知有夜﹐易云「原始返終」﹐則知死生之說。丹書云﹕父母未生已前﹐是金丹之基。釋云﹕未有此身﹐性在何處。以此求之﹐三教入處。只要原其始﹐自知其終﹐溯其流而知其源。人能窮究此身﹐其所從來生死﹐自然都知也。汝曾看太極圖否﹖太極未判﹐之前是甚麼﹖若窮得透﹐則知此身之前﹐原始可以要終也。

問﹕太極未判﹐其形若雞子﹐雞子之外是甚麼﹖

曰﹕太虛也。凡人受气之時﹐形體未分﹐亦如雞子。旣生之後﹐立性立命﹐一身之外﹐皆太虛也。

問﹕人在母腹中時﹐還有性否﹖

曰﹕腹中穢污﹐靈性豈存得住。

又問﹕懷胎五七个月﹐其胎忽動﹐莫非性乎﹖

曰﹔非性也﹐一气而已。人在腹中時隨母呼吸﹐一離母胎﹐立性立命﹐便自有天地。且如蛇斬作兩段﹐前尙走﹐尾尙活。又有人煮蟹旣熟﹐遺下生腳尙動﹐豈性也。汝究此理則知气動也﹐非性也。

問﹕語云吾道一以貫之。如何﹖

曰﹕聖人言身中一天理﹐可以貫通三才﹐三教萬事﹐無不備矣。如釋氏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道教了一萬事畢﹐皆一貫也。

問﹕世尊拈花示眾﹐獨迦葉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分付摩訶迦葉。不知微笑者何事﹖

曰﹕世尊拈花示眾﹐眾皆不見佛心﹐獨迦葉見佛心之妙﹐所以微笑。故世尊以心外之妙﹐分付與迦葉也。

問﹕達摩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如何是見性﹖

曰﹕達摩以眞空妙理﹐眞指人心。見性者﹐使人轉物情空﹐自然見性也。豈在乎筆舌傳之哉。

問﹕儒有先天易﹐釋有般若經﹐道有靈寶經﹐莫非文字乎﹖

曰﹕非也。皆聖人以無言而形於有言﹐顯眞常之道也。釋教一大藏教典﹐及諸家語錄因果﹔儒教九經三傳﹑諸子百家﹔道教洞玄諸品經典及諸丹書﹐是入道之徑路﹐超昇的梯階。若至極處﹐一个字也使不著。汝問予數事﹐亦只是過河之筏。向上一著﹐當於言句之外求之。或築著磕著﹐悟得透得﹐復歸於太極﹐圓明覺照﹐虛徹靈通﹐性命雙全﹐形神俱妙﹐虛空同體﹐仙佛齊肩﹐亦不爲難。

問﹕先生云三教一理﹐極荷開發。但釋氏涅槃﹐道家脫胎﹐似有不同處。

曰﹕涅槃與脫胎﹐只是一个道理。脫胎者﹐脫去凡胎也﹐豈非涅槃乎﹖如道家煉精化气﹐煉气化神﹐煉神還虛﹐卽抱本歸虛﹐與釋氏歸空一理﹐無差別也。

又問﹕脫胎後還有造化麼﹖

曰﹕有造化在。聖人云﹕身外有身﹐未爲奇特﹐虛空粉碎﹐方露全眞。所以脫胎之後﹐正要腳踏實地﹐直待與虛空同體﹐方爲了當。且如佛云眞空﹐儒曰無爲﹐道曰自然﹐皆抱本還元﹐與太虛同體也。執著之徒﹐疇克知此一貫之道哉。

潔菴曰﹕先生精造金丹之妙道﹐融通三教之玄機﹐隨問隨答﹐極玄極妙。豈敢自祕﹐當刊諸梓﹐與同志之士相與開發。隋珠趙璧﹐自有識者。

趙定菴問答

師曰﹕前代祖師﹑高眞上聖﹐有無上至眞之道﹐畱傳在世度人。汝還知否﹖

定菴曰﹕弟子初進玄門﹐至愚至蠢﹐蒙師收錄﹐千載之幸也。無上正眞之道﹐誠未知之﹐望師開發。

師曰﹕無上正眞之道者﹐無上可上﹐玄之又玄﹐無象可象﹐不然而然﹐至極至妙之謂也。聖人彊名曰道。自古上仙﹐皆由此處了達﹐未有不由是而修證者。聖師口口﹑歷代心心相傳﹐所授金丹之旨﹐乃無上正眞之妙道也。

定菴曰﹕無上正眞之妙﹐諭爲金丹﹐其理云何﹖

師曰﹕金者﹐堅也。丹者﹐圓也。釋氏諭之爲圓覺﹐儒家諭之爲太極。初非別物﹐只是本來一靈而已。本來眞性永劫不壞﹐如金之堅﹐如丹之圓﹐愈煉愈明。釋氏曰○此者眞如也。儒曰○此者太極也。吾道曰○此乃金丹也。體同名異。易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太極者﹐虛無自然之謂也。兩儀者﹐一陰一陽也。陰陽﹐天地也。人生於天地之間﹐是謂三才。三才之道﹐一身備矣。太極者﹐元神也﹔兩儀者﹐身心也。以丹言之﹐太極者﹐丹之母也﹔兩儀者﹐眞鉛眞汞也。所謂鉛汞者﹐非水銀﹑朱砂﹑硫黃﹑黑錫﹑艸木之類﹐亦非精津涕唾﹑心腎气血﹐乃身中元神﹐身中元气。身不動﹐精气凝結﹐諭之曰丹。所謂丹者﹐身也。○者﹐眞性也。丹中取出○者﹐謂之丹成。所謂丹者﹐非假外而造作﹐由所生之本﹐而成正眞也。世鮮知之。今之修丹之士﹐多不得其正傳﹐皆是向外尋求﹐隨邪背正﹐所以學者多而成者少也。或煉五金八石﹐或煉三遜五假﹐或煉雲霞外气﹐或煉日月精華﹐或采星曜之光﹐或想空中丸塊而成丹﹐或想丹田有物而爲丹﹐或肘後飛金精﹐或眉間存想﹐或還精補腦﹐或運气歸臍。乃至服穢吞精﹐納新吐故﹐八段錦﹐六字气﹐搖夾脊﹐絞轆轤﹐閉尾閭﹐守臍蒂﹐采天癸﹐鍛秋石﹐屈伸導引﹐撫摩消息﹐默朝上帝﹐舌拄上齶﹐三田還返﹐閉息行气﹐三火聚於膀胱﹐五行鑽於苦海。如斯小法﹐何啻千門。縱勤功采取﹐終不能成其大事。經云﹕正法難遇多迷﹐眞道多入邪宗﹐此之謂也。夫至眞之要﹐至簡至易﹐難遇易成。若遇至人點化﹐無不成就。

定菴曰﹕弟子夙生慶幸﹐得遇老師﹐幸沾情乳。金丹之要﹐望賜點化。

師曰﹕汝今諦聽﹐當爲汝談。夫煉金丹者﹐全在奪天地造化。以乾坤爲鼎器﹐日月水火﹐陰陽爲化機﹐爲兔爲藥。仗天罡之斡運﹐斗柄之推遷﹐采藥有時﹐運符則。進火退符﹐體一年之節候﹔抽鉛添汞﹐象一月之虧盈。攢簇五行﹐合四象﹐追二气歸黃道﹐會三性於元宮﹐返本還元﹐歸根復命﹐功圓神備﹐凡蛻爲仙﹐謂之丹成也。

定菴曰﹕天地造化誠恐難奪。

師曰﹕無出一身﹐奚難之有。天地﹐形體也﹔水火﹐精气也﹔陰暢﹐身心也﹔爲兔﹐性情也。所以形體爲鼎鑪﹐精气爲水火﹐情性爲化機﹐身心爲藥材。聖恐學者無以取則﹐遂以天地諭之。身與天地造化﹐無有不伺處﹐身心兩个字﹐是藥也是火。所以天魂地魄﹐乾馬坤牛﹐陽鉛陰汞﹐坎男離女﹐日烏月兔無出身心兩字也。天罡斡運者﹐天心也。丹書云﹕以心觀道﹐道卽心也﹐以道觀心﹐心卽道也。斗柄推遷者﹐玄關也。夫玄關者﹐至玄至妙之機關也。今之學者多泥於形體﹐或云眉間﹐或云臍輸﹐或云兩腎中間﹐或云臍後腎前﹐或云膀胱﹐或云丹田。或云首有九宮﹐中爲玄關﹔或指產門爲生身處﹐或指口鼻爲玄牝﹐皆非也。但著在形體上﹐都不是。亦不可離此一身﹐向外尋寫一諸丹經皆不言正在何處者﹐何也﹖難形筆舌﹐亦說不得﹐故曰玄關。所以聖人只書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關。明矣。所謂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个維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釋云﹕不思善﹐不思惡﹐正恁麼時﹐那个是自己本來面目。此禪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此儒家之中也。道曰﹕念頭不起處謂之中﹐此道家之中也。此乃三教所用之中也。易曰「寂然不動」﹐中之體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老子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易云﹕復﹐其見天地之心。且復卦一陽﹐生於五陰之下。陰者﹐靜也。陽者﹐動也。靜極生動。只這動處﹐便是玄關也。汝但於二六時中﹐舉心動念處著工夫﹐玄關自然見也。見得玄關﹐藥物火候﹑運用抽添﹐乃至脫胎神化﹐並不出此一竅。采藥者﹐采身中眞鉛眞汞也。藥生有時﹐非冬至﹑非月生﹑非子時。祖師云﹕煉丹不用尋冬至﹐身中自有一陽生。又云﹕鉛見癸生須急采﹐金逢望遠不堪嘗。以此求之﹐身中癸生一陽時也﹐便可下手采之。二气交合之後﹐要識持盈﹐不可太過﹐望遠不堪嘗也。進火退符﹐無以取則﹐遂以一年節候﹐寒暑往來﹐以爲火符之則。又以一月盈虧﹐以明抽添之旨。且如冬至一陽生﹐復卦十二月﹔二陽臨卦﹐正月﹔三陽泰卦﹐二月﹔四陽大壯卦﹐三月﹔五陽夬卦﹐四月﹔純陽乾卦﹐陽極陰生﹐五月﹔一陰姤卦﹐六月﹔二陰遁卦﹐七月﹔三陰否卦﹐八月﹔四陰觀卦﹐九月﹔五陰剝卦﹐十月﹔純陰坤卦﹐陰極陽生﹐周而復始。此火符進退之機。柰何學者執文泥象﹐以冬至日下手進火﹐夏至退符﹐二八月沐浴﹐尢不知其要也。聖人見學者錯用心志﹐又以一年節候﹐促在一月之內﹐以朔望象冬夏至﹐以兩弦比二八月﹐以兩日半準一月﹐以三十日準一年。世人又著在月上。又以一月盈虧﹐促在一日﹐以子午體朔望﹐以卯酉體二弦。學者又著在日上。近代眞師云﹕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又曰﹕父母未生以前﹐烏有年月日時。此聖人誘諭初學勿錯用心。柰何執著之徒﹐不窮其理﹐執文泥象﹐徒爾勞心。予今直指與汝﹐身中癸生便是一陽也﹐陽升陰降便是三陽也。陰陽分﹐是四陽﹐體二月﹐如上弦﹐比卯時﹐宜沐浴然後進火。陰陽交﹐神气合﹐六陽也。陰陽相交﹐神气混融之後﹐要識持盈﹐不知止足﹐前功俱廢。故曰﹕金逢望遠不堪嘗。然後退符﹐象一陰﹐乃至陰陽分﹐象三陰﹐陰陽伏位﹐宜沐浴﹐象八月﹐比下弦﹐如酉時也。然後退至六陰﹐陰極陽生﹐頃刻之間﹐一周天也。汝但依而行之﹐久久工夫﹐漸凝漸結﹐無質生質﹐結成聖胎﹐謂之丹成也。

定菴曰﹕下手工夫﹐周天運用﹐已蒙開發﹐種種異名不能盡知﹐望師指示。

師曰﹕異名者﹐只是譬諭﹐無出身心兩字。下工之際﹐凝耳韻﹐含眼光﹐緘舌气﹐調鼻息﹐四大不動。使精﹑神﹑魂﹑魄﹑意﹐各安其位﹐謂之五气朝元。運入中宮﹐謂之攢簇五行。心不動﹐龍吟﹔身不動﹐虎嘯﹔身心不動謂之降龍伏虎。龍吟則气固﹐虎嘯則精固﹐握固靈根也。以精气諭之龜蛇﹐以身心諭之龍虎。﹝龍虎﹞龜蛇打成一片﹐謂之合和四象。以性攝情﹐謂之金木並。以精禦气﹐謂之水火交。木與火同源﹐兩性一家﹐東三南二同成五也。水與金同源﹐兩性一家﹐北一西方四共之也。土居中宮﹐屬意﹐自己五數戊己﹐還從生數五。心身意打成一片﹐三家相見結嬰兒﹐總謂之三五混融也。煉精化气﹐煉气化神﹐煉神還虛﹐謂之三花聚鼎﹐又謂之三關。今之學人多指尾閭﹑夾脊﹑玉枕爲三關者﹐只是功法﹐非至要也。舉心動念處爲玄牝﹐今人指口鼻者﹐非也。身﹑心﹑意爲三要。心中之性謂之砂中汞。身中之气謂之水中金。金本生水﹐乃水之母﹐金反居水中﹐故曰母隱子胎。外境勿令入﹐內境勿令出﹐謂之固濟。寂然不動﹐謂之養火。虛無自然﹐謂之運用。存誠篤志﹐謂之守城。降伏內魔﹐謂之野戰。眞汞謂之奼女﹐眞鉛謂之嬰兒。胎意謂之黃婆。性情謂之夫婦。澄心定意﹐性寂神靈﹐二物成團﹐三元輻輳﹐謂之成胎。愛護靈根﹐謂之溫養。所謂溫養者﹐如龍養珠﹐如雞覆子﹐謹謹護持﹐勿令差失﹐毫髮有差﹐前功俱廢也。陽神出殼﹐謂之脫胎。歸根復命﹐還其本初﹐謂之超脫。打破虛空﹐謂之了當也。

定菴曰﹕金丹成時﹐還可見否﹖

答曰﹕可見。

曰﹕有形否﹖曰﹕無形。

問曰﹕旣無形﹐如何可見﹖

答曰﹕金丹只是彊名﹐豈有形乎。所謂可見者﹐不可以眼見。

釋曰﹕於不見中親見﹐親見中不見。道經云﹕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斯謂之道。視之不見﹐未嘗不見。聽之不聞﹐未嘗不聞。所謂可見可聞﹐非耳目所及也﹐心見意聞而已。譬如大風起﹐入山撼木﹐入水揚波﹐豈得謂之無﹖觀之不見﹐搏之不得﹐豈得謂之有﹖金丹之體亦復如是。所以煉丹之初﹐有無互用﹐動靜相須﹐乃至成功。諸緣頓息﹐萬法皆空﹐動靜俱忘﹐有無俱遣﹐始得玄珠成像﹐太一歸眞也。性命雙全﹐形神俱妙﹐出有入無﹐逍遙雲際﹐果證金仙也。所以經典丹書﹐種種異名﹐接引學人﹐從粗達妙﹐漸入佳境。及至見性悟空﹐其事卻不在紙上。譬若過河之舟﹐濟度斯民﹐旣登彼岸﹐舟船無用矣。前賢云「得兔忘蹄﹐得魚忘筌」此之謂也。且予今語此授汝﹐卻不可執在言上﹐但只細嚼熟玩﹐其未窮究本源。苟或一言之下﹐心地開通﹐直入無爲之境﹐是不難也。更有向上機關﹐未易輕述﹐當於言外求之。

金丹或問

予觀丹經子書後人箋注﹐取用不一。或著形體﹐或泥文墨﹐或以淸淨爲苦空﹐或以汞鉛爲有象。所見不同﹐後人豈得不惑。殊不知至道則一﹐豈有二哉。又近來丹書所集﹐多是旁門。如解七返九還﹐寅子數坤申之類﹐不亦謬乎。予今將丹書中精要﹐集成或問三十六則﹐以破後人之惑﹐達者味之。

或問﹕何謂九還﹖曰﹕九乃金之成數﹐還者還元之義﹐則是以性攝情而已。情屬金﹐情來歸性﹐故曰九還。丹書云﹕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此之謂也。若以子數至申爲九還者﹐非也。

或問﹕何謂七返﹖曰﹕七乃火之成數﹐返者返本之義﹐則是煉神還虛而已。神屬火﹐煉神返虛﹐故曰七返。或以寅至申爲七返﹐非也。悟眞篇云﹕休將寅子數坤申﹐只要五行繩準。正謂此也。

或問﹕何謂三關﹖曰﹕三元之機關也。煉精化气爲初關﹐煉气化神爲中關﹐煉神還虛爲上關。或指尾閭﹑夾脊﹑玉枕爲三關者﹐只是工法﹐非至要也。登眞之要﹐在乎三關﹐豈有定位﹐存乎口訣。

或問﹕何謂玄關﹖曰﹕至玄至妙之機關也。初無定位﹐今人多指臍輪﹐或指頂門﹐或指印堂﹐或指兩腎中間﹐或指腎前臍後﹐已上皆是旁門。丹書云﹕玄關一竅﹐不在四維上下﹐不在內外偏傍﹐亦不在當中﹐四大五行不著處是也。

或問﹕何謂三宮﹖曰﹔三元所居之宮也。神居乾宮﹐气居中宮﹐精居坤宮。今人指三田者﹐非也。

或問﹕何謂三要﹖曰﹕歸根之竅﹐復命之關﹐虛無之谷﹐是謂三要。或指口鼻爲三要者﹐非也。

或問﹕何謂玄牝﹖曰﹕谷神不死﹐是謂玄牝。或指口鼻者﹐非也。紫陽眞人云﹕念頭起處爲玄牝。斯言是也。予謂念頭起處﹐乃生死之根﹐豈非玄牝乎。𨿽然﹐亦是工法。最上一乘﹐在乎口訣。

或問﹕何謂眞種子﹖曰﹕天地未判之先﹐一點靈明是也。或謂人從一气而生﹐以气爲眞種子。或謂因念而有此身﹐以念爲眞種子。或謂稟二五之精而有此身﹐以精爲眞種子。此三說似是而非。釋云﹕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眞。此之謂也。

或問﹕何謂鼎鑪﹖曰﹕身心爲鼎鑪。丹書云﹕先把乾坤爲鼎器﹐次搏烏兔藥來烹。乾心也﹐坤身也。今人外面安鑪立鼎者﹐謬矣。

或問﹕何謂藥物﹖曰﹕眞鉛眞汞爲藥物﹐只是本來二物是也。

或問﹕何謂內藥﹐何謂外藥﹖曰﹕煉精﹑煉气﹑煉神﹐其體則一﹐其用有二。交感之精﹐呼吸之气﹐思慮之神﹐皆外藥也。先天至精﹐虛無空气﹐不壞元神﹐此內藥也。丹書云﹕內外兩般作用﹐正謂此也。

或問﹕敲竹喚龜吞玉芝﹐如何說﹖曰﹕敲竹者﹐息气也。喚龜者﹐攝精也。煉精化气﹐以气攝精﹐精气混融﹐結成玉芝﹐采而吞之﹐保命也。

或問﹕鼓琴招鳳飲刀圭﹐如何說﹖曰﹕鼓琴者﹐虛心也。招鳳者﹐養神也。虛心養神﹐心明神化﹐二土成圭﹐采而飲之﹐性圓明也。

或問﹕如何是五气朝元﹖曰﹕身不動精固﹐水朝元﹔心不動气固﹐火朝元﹔性寂則魂藏﹐木朝元﹔情忘則魄伏﹐金朝元﹔四大安和則意定﹐土朝元。此之謂五气朝元也。

或問﹕何謂黃婆﹖曰﹕黃者﹐中之色。婆者﹐母之稱。萬物生於土﹐土乃萬物之母﹐故曰黃婆﹐人之胎意是也。或謂脾神爲黃婆者﹐非也。

或問﹕何謂金公﹖曰﹕以理言之﹐乾中之陽入坤成坎﹐坎爲水﹐金乃水之父﹐故曰金公。以法象言之﹐金邊著公字﹐鉛也。

或問﹕坎爲太陰﹐如何諭嬰兒﹖曰﹕坎本坤之體﹐故曰太陰。因受乾陽而成坎﹐爲少陽﹐故諭之爲嬰兒。謂負陰抱陽也。

或問﹕離爲太陽﹐卻如何諭爲奼女﹖曰﹕離本乾之體﹐故曰太陽。因受坤陰而成離﹐爲少陰﹐故諭之爲奼女。謂雄裏懷雌也。

或問﹕何謂眞金﹖曰﹕金乃元神也﹐歷劫不壞﹐愈煉愈明﹐故曰眞金。

或問﹕如何是子母﹖曰﹕水中金也。金爲水之母﹐金藏水中﹐故母隱子胎也。則是神乃身之母﹐神藏於身﹐諭爲母隱子胎。

或問﹕何謂賓主﹖曰﹕性是一身之主﹐以身爲客。今借此身養此性﹐故讓身爲主。丹書云﹕饒他爲主我爲賓﹐此之謂也。

或問﹕何謂先天一气﹖曰﹕天地未判之先﹐一靈而已﹐身中一點眞陽是也。以其先乎覆載﹐故名先天。

或問﹕何謂水火﹖曰﹕天以日月爲水火﹐易以坎離爲水火﹐禪以定慧爲水火﹐聖人以明潤爲水火﹐毉道以心腎爲水火﹐丹道以精气爲水火。我今分明指出﹐自己一身之中﹐上而炎者皆爲火﹐下而潤者皆爲水。種種異名﹐無非譬諭﹐使學者自得之也。

或問﹕如何是火中有水﹖曰﹕從來神水出高原。以理言之﹐水不能自潤﹐須仗火蒸而成潤。以法象言之﹐火旺在午﹐水受气在午。以此求之﹐火中有水﹐明矣。若以一身言之﹐則是气中之液也。

或問﹕如何水中有火﹖曰﹕以理言之﹐日從海出。以法象言之﹐水旺在子﹐火受胎在子。以一身言之﹐則是精中之气也。

或問﹕如何是旣濟﹖曰﹕水升火降曰旣濟。易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欲。此旣濟之方﹐懲忿則火降﹐窒欲則水升。

或問﹕如何是未濟﹖曰﹕不能懲忿﹐則火上炎﹔不能窒欲﹐則水下濕。無明火熾﹐苦海波翻﹐水火不交﹐謂之未濟。

或問﹐如何是金木並﹖曰﹕情來歸性﹐謂之交並。情屬金﹐性屬木。

或問﹕如何是間隔﹖曰﹕情逐物﹐性隨念﹐情性相違﹐謂之間隔。

或問﹕如何是淸濁﹖曰﹕心不動﹐水歸源﹐故淸﹔心動﹐水隨流﹐故濁。

或問﹕何謂二八﹖曰﹕一斤之數也。半斤鉛﹐八兩汞﹐非眞有斤兩﹐只要二物平勻﹐故曰二八。丹書云﹕前弦之後後弦前﹐藥物平平火力全。比諭陰陽平也。亦如二八月﹐晝夜停﹝勻﹞也。

或問﹕如何是沐浴﹖曰﹕洗心滌慮﹐謂之沐浴。

或問﹕如何是丹成﹖曰﹕身心合一﹐神气混融﹐情性成片﹐謂之丹成﹐諭爲聖胎。仙師雲﹕水來眞性是金丹﹐四假爲鑪煉作團。是也。

或問﹕何謂養火﹖曰﹕絕念爲養火。

或問﹕如何是脫胎﹖曰﹕身外有身爲脫胎。

或問﹕如何是了當﹖曰﹕與太虛同體﹐謂之了當。物外造化未易輕述﹐在人自得之也。

全眞活法

授諸門人

全眞道人﹐當行全眞之道。所謂全眞者﹐全其本眞也。全精﹑全气﹑全神﹐方謂之全眞。才有欠缺﹐便不全也。才有點污﹐便不眞也。

全精可以保身。欲全其精﹐先要身安定﹐安定則無欲﹐故精全也。全气可以養心。欲全其气﹐先要心淸靜﹐淸靜則無念﹐故气全也。全神可以返虛。欲全其神﹐先要意誠﹐意誠則身心合而返虛也。是故精﹑气﹑神爲三元藥物﹐身﹑心﹑意爲三元至要。

學神仙法﹐不必多爲﹐但煉精气神三寶爲丹頭﹐三寶會於中宮﹐金丹成矣。豈不易知﹐豈爲難行﹖難行難知者﹐爲邪妄眩惑爾。

煉精之要在乎身。身不動則虎嘯風生﹐玄龜潛伏﹐而元精凝矣。煉气之要在乎心。心不動則龍吟雲起﹐朱雀斂翼﹐而元气息矣。生神之要在乎意。意不動則二物交﹐三元混一﹐而聖胎成矣。乾坤鼎器﹐坎離藥物﹐八卦三元﹐五行四象﹐並不出身﹑心﹑意三字。

全眞至極處﹐無出身心兩字。離了身心﹔便是外道。𨿽然﹐亦不可著在身心上﹐才著在身心﹐又被身心所累。

須要卽此用﹐離此用。予所謂身心者﹐非幻身肉心也﹐乃不可見之身心也。且道如何是不可見之身心﹖雲從山上﹐月向波心。身者﹐歷劫以來淸靜身﹐無中之妙有也。心者﹐象帝之先靈妙本﹐有中之眞無也。無中有﹐象坎有中無﹐象離。祖師云﹕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陰。自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予謂身心兩字﹐是全眞致極處﹐復何疑哉。

煉丹之要﹐只是性命兩字。離了性命﹐便是旁門﹐各執一邊﹐謂之偏枯。祖師云﹕神是性兮气是命。卽此義也。

煉气在保身﹐煉神在保心。身不動則虎嘯﹐心不動則龍吟。虎嘯則鉛投汞﹐龍吟則汞投鉛。鉛汞者﹐卽坎離之異名也。坎中之陽﹐卽身中之至精也。離中之陰﹐卽心中之元气也。煉精化气﹐所以先保其身﹔煉气化神﹐所以先保其心。身定則形固﹐形固則了命。心定則神全﹐神全則了性。身心合﹐性命全﹐形神妙﹐謂之丹成也。精化气﹐气化神﹐未爲奇特﹐夫何故﹖猶有煉神之妙﹐未易輕言。予前所言金丹之大槪﹐若向這里具隻眼﹐方信大事不在紙上。其或未然﹐須知下手處。旣知下手處﹐便從下手處做將去。自煉精始﹐精住則然後煉气﹐气定則然後煉神﹐神凝則然後返虛﹐虛之又虛﹐道德乃俱。

煉精在知時。所謂時者﹐非時候之時也。若著在時上﹐便不是。若謂無時﹐如何下手﹐畢竟作麼生﹖咦﹐古人言時至神知。祖師云﹕鉛見癸生須急采。斯言盡矣。

煉气在調燮。所謂調燮者﹐調和眞息﹐燮理眞元也。老子云﹕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其調燮之要乎。今人指口鼻爲玄牝之門﹐非也。玄牝者﹐天地闔闢之機也。易係云﹕闔戶之謂坤﹐闢戶之謂乾﹐一闔一闢之謂變。一闔一闢﹐卽一動一靜。老子所謂用之不勤之義也。丹書云﹕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呼則龍吟雲起﹐吸則虎嘯風生。予謂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卽闔戶之謂坤﹐闢戶之謂乾也。呼則龍吟雲起﹐吸則虎嘯風生﹐卽一闔一闢之謂變﹐亦用之不勤之義也。指口鼻爲玄牝﹐不亦謬乎。此所謂呼吸者﹐眞息往來無窮也。

口訣

外陰陽往來﹐則外藥也。內坎離輻輳﹐乃內藥也。外有作用﹐內則自然。精气神之用有二﹐其體則一。以外藥言之﹐交合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气﹐更要細細。至於無息思慮之神﹐貴在安靜。以內藥言之﹐煉精煉元精﹐抽坎中之元陽也。元精固﹐則交合之精自不泄。煉气煉元气﹐補離中之元陰也。元气住﹐則呼吸之气自不出入。煉神煉元神也﹐坎離合體成乾也﹐元神凝則思慮之神泰定。其上更有煉虛一著﹐非易輕言﹐貴在嘿會心通可也。勉旃勉旃。

中和集卷四

都梁淸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性命論

夫性者﹐先天至神一靈之謂也。命者﹐先天至精一气之謂也。精與性﹐命之根也。性之造化系乎心﹐命之造化系乎身。見解智識﹐出於心也。思慮念想﹐心役性也。舉動應酬﹐出於身也。語默視聽﹐身累命也。命有身累﹐則有生有死。性受心役﹐則有往有來。是知身心兩字﹐精神之舍也﹐精神乃性命之本也。性無命不立﹐命無性不存﹐其名𨿽二﹐其理一也。嗟乎﹐今之學徒﹑緇流道子﹐以性命分爲二﹐各執一邊﹐互相是非﹐殊不知孤陰寡陽﹐皆不能成全大事。修命者不明其性﹐寧逃劫運﹔見性者不知其命﹐末後何歸﹖仙師云﹕煉金丹﹐不達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眞性不修丹﹐萬劫英靈難入聖。誠哉言歟。高上之士﹐性命兼達﹐先持戒﹑定﹑慧而虛其心﹐後煉精﹑气﹑神而保其身。身安泰則命基永固﹐心虛澄則性本圓明。性圓明則無來無去﹐命永固則無死無生。至於混成圓頓﹐直入無爲﹐性命雙全﹐形神俱妙也。𨿽然﹐卻不可謂性命本二﹐亦不可做一件說﹐本一而用則二也。苟或執著偏枯﹐各立一門而入者﹐是不明性命者也。不明性命﹐則支離爲二矣。性命旣不相守﹐又焉能登眞躡境者哉。

卦象論

海瓊眞人云﹕上品丹法無卦爻。諸丹書皆用卦爻者﹐何也﹖此聖人設教而顯道也。古云﹕大道無言﹐無言不顯其道。卽此義也。所謂卦者﹐掛也。如掛物於空懸示人﹐猶天垂象見吉凶﹐使人易見也。象也者﹐象此者也。爻也者﹐效此者也。卦有三爻﹐象三才﹐卽我之三元也。畫卦六爻﹐象六虛﹐卽我之六合也。丹書用卦用爻者﹐蓋欲學者法象安鑪﹐依爻進火﹐易爲取則也。海瓊眞人謂無卦爻者﹐警拔後人不可泥於爻象﹐卽此用而離此用也。譬如此身未生之前﹐如如不動﹐卽太極未分之詩。因有此身﹐立性立命﹐卽太極生兩儀也。有形體便有性情﹐卽兩儀生四象也。至於精神魂魄﹑意气身心﹐悉皆足具﹐卽四象生八卦也。先賢云﹕崇釋則離宮修定﹐歸道乃水府求玄。謂修煉性命之要也。離宮修定者﹐持戒定慧﹐使諸塵不染﹐萬有一空﹐卽去離中之陰也。水府求玄者﹐煉精气神﹐使三花聚鼎﹐五气朝元﹐而存坎中之陽也。特達之士﹐二理總持。負陰抱陽﹐虛心實腹﹐卽取坎中之陽﹐而補離中之陰﹐再成乾體也。紫陽眞人云「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裏陰。自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正謂此也。行火候用卦爻者﹐乾坤二卦﹐健順相因﹐往來推盪﹐定四時成歲﹐四德運化﹐無有窮也。行火進退﹐抽添加減﹐則而象之。簇一年於一月﹐簇一月於一日﹐簇一日於一時﹐簇一時於一﹑刻﹐簇一刻於一息。大自元會運世﹐細至一息之微﹐皆有一周之運。達此理者﹐進火退符之要得矣。𨿽然丹道用卦﹐火候用爻﹐皆是譬諭﹐卻不可執在卦爻上。當知過河須用栰﹐到岸不需船﹐得魚忘筌﹐得兔忘蹄可也。紫陽眞人云﹕此中得意休求象﹐若究羣爻謾役情。又云﹕不刻時中分子午﹐無爻卦內定乾坤。皆謂此也。予謂生而知之者﹐不求自得﹐不勉而中﹐又豈在誘諭。故上品丹法﹐不用卦爻也。中下之士﹐不能直下了達﹐須從漸入。故諸丹書皆以卦爻爲法則也﹐達者味之而自得之矣。

死生說

太上云﹕人之輕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輕死。又曰﹕夫惟無以生爲者﹐是賢於貴生。是謂求生了不可得﹐安得有死耶。有生卽有死﹐無死便無生﹐故知性命之大事﹐死生爲重焉。欲知其死﹐必先知其生﹐知其生則自然知死也。子路問死﹐子曰﹕未知生﹐焉知死。大哉聖人之言也。《易﹟繫》所謂原始要終﹐故知死生之說﹐其斯之謂歟。予謂學道底人﹐欲要其終﹐先原其始﹐欲明末後﹐究竟只今。只今脫灑﹐末後脫灑﹔只今自由﹐末後自由。亙古亙今﹐歷代聖師脫胎神化﹐應變無窮者﹐良由從前淘汰得淨潔﹐末後所以輕舉。若復有人﹐於平常一一境界觀得破﹑打得徹﹐不爲物眩﹐不被緣牽﹐則末後一一境界眩他不得﹐一一情緣牽他不住。我見今時打坐底人﹐才合眼﹐一切妄幻魔境都在目前﹐旣入魔境﹐與那陰魔打成一片﹐不自知覺。間有覺者﹐亦不能排遣﹐卻如个有气底死人﹐六根具足不能施爲﹐被他撓亂擺撥不下。只今旣不得自由﹐生死岸頭怎生得自由去也﹖若是个決烈漢﹐合眼時與開眼時則一同﹐於一一妄幻境界都無染著﹐去來無得﹐得大自在。只今旣脫灑﹐末後奚患其不脫灑耶。淸菴道人不惜兩片皮﹐爲損菴輩饒舌﹐只如今做底工夫﹐便是末後大事﹐只今是因﹐末後是果。只今一切念慮都屬陰趣﹐一切幻緣都屬魔境﹐若於平常間打並得潔淨﹐末後不被他惑亂。念慮當以理遣﹐幻緣當以志斷。念慮絕則陰消﹐幻緣空則魔滅﹐陽所以生也。積習久久﹐陰盡陽純﹐是謂仙也。或念增緣起﹐縱意隨順﹐則陰長魔盛﹐陽所以消也。積習久久﹐陽盡陰純﹐死矣。大修行人分陰未盡則不仙。一切常人分陽未盡則不死。作是見者﹐玄門高士﹑諸法眷等﹐立決定志﹐存不疑心﹐直下打並﹐教赤灑灑﹑空蕩蕩﹐勿令秋毫許塵染著﹐便是淸靜法身也。汝若不著一切相﹐則一切相亦不著汝﹔汝若不染一切法﹐則一切法亦不執汝﹔汝若不見一切物﹐則一切物亦不見汝﹔汝若不知一切事﹐則一切事亦不知汝﹔汝若不聞切聲﹐則一切聲亦不聞汝﹔汝若不緣一切覺﹐則一切覺亦不緣汝。至於五蘊六識﹐亦復如是。六塵不入﹐六根淸靜﹐五蘊皆空﹐五眼圓明﹐到這里六根互用﹐通身是眼﹐羣陰消盡﹐徧體純陽﹐性命雙全﹐形神俱妙﹐與道合眞也。更有甚死生可超﹐更有甚只今末後也。無因也無果﹐和無也無﹐倒大輕快﹑倒大自在。咦﹐無生法忍之妙﹐至是盡矣。至元壬辰上元日﹐淸菴瑩蟾子書於中和菴﹐贈蔡損菴輩。

動靜說

太上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此言靜極而動也。夫物蕓蕓﹐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此言動極而復靜也。又云﹕復命曰常。此言靜一動﹐動一靜﹐道之常也。苟以動爲動﹐靜爲靜﹐物之常也。先賢云﹕靜而動﹐動而靜﹐神也﹔動無靜﹐靜無動﹐物也﹖其斯之謂歟。是知保身心之要﹐無出乎動靜也。學道底人﹐收拾身心﹐致虛之極﹐守靜之篤﹐則能觀復。易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夫復之爲卦﹐自坤而復﹐自靜而動也。五陰至靜﹐一陽動於下﹐是謂復也。非靜極而動乎。觀復則知化﹐知化則不化﹐不化則復歸其根也。歸根曰靜﹐是謂復命﹐非動而復靜乎。《易﹟繫》云﹕闔戶之謂坤﹐闢戶之謂乾﹐一闔一闢之謂變﹐往來不窮之謂通。一闔一闢﹐一動一靜也。往來不窮﹐動靜不已也。互動互靜﹐機緘不已﹐運化生成﹐是謂之變。推而行之﹐應變無窮﹐是謂之通。太上云﹕谷神不死﹐是謂玄牝。此言虛靈不昧﹐則動靜之機不可揜也。又云﹕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卽乾陽坤陰﹐一闔一闢而成變化也。又云﹕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卽往來不窮之謂通也。天根闔闢﹐猶人之呼吸也。呼則接天根﹐是謂闢也﹔吸則接地根﹐是謂闔也。呼則龍吟雲起﹐吸則虎嘯風生﹐是謂變也。風雲際會﹐龍虎相交﹐動靜相因﹐顯微無間﹐是謂通也。予所謂呼吸者﹐非口鼻也﹐眞息綿綿﹐往來不息之謂也。苟泥於口鼻而爲玄牝﹐又焉能盡天地鼓舞之神哉。知天地變動﹑神之所爲者﹐是名上士。達是理者﹐則知乾道健而不息﹐卽我之心動而無爲﹐工夫不息也。坤道厚德載物﹐卽我之身靜而應物﹐用之無盡也。心法天故淸﹐身法地故靜﹐常淸常靜﹐則天地闔闢之機﹐我之所維也。經云「淸者濁之源﹐動者靜之基﹐人能常淸靜﹐天地悉皆歸。」正謂此也。經閒菴輩﹐叩予保身心之要﹐予以動靜告之。蓋欲使其收拾身心﹐效天法地之功用也。夫保身在調燮﹐保心在撿攝。調燮貴乎動﹐撿攝貴乎靜。一動象天﹐一靜象地﹐身心俱靜﹐天地合也。至靜之極﹐則自然眞機妙應﹐非常之動也。只這動之機關﹐是天心也。天心旣見﹐玄關透也。玄關旣透﹐藥物在此也﹐鼎鑪在此矣﹐火候在此矣。三元八卦﹑四象五行﹐種種運用﹐悉具其中矣。工夫至此﹐身心混合﹐動靜相須﹐天地闔闢之機﹐盡在我也。至於心歸虛寂﹐身入無爲﹐動靜俱忘﹐精凝气化也。到這里精自然化气﹐气自然化神﹐神自然化虛﹐與太虛混而爲一﹐是謂返本還元也。咦﹐長生久視之道﹐至是盡矣。至元壬辰上元後四日﹐淸菴瑩蟾子書於中和精舍﹐贈經閒菴輩。

原道歌

贈野雲

玄流若也透玄關﹐躡景登眞果不難。只是星兒孔竅子﹐迷人如隔萬重山。

世間縱有金丹客﹐太半泥文並著物。𨿽然苦志教門中﹐卻似癡貓守空窟。

或將金石爲丹母﹐或云口鼻爲玄牝。或云心腎爲坎離﹐或云精血爲奇耦。

勞形苦體費精神﹐妙本支離道不伸。直待靈源都喪盡﹐尙猶執著不回身。

人人自有長生要﹐道法法人人不肖。浮華亂目孰回光﹐薄霧牽情誰返照。

我觀穎川野雲翕﹐奇哉道釋俱貫通。玉鎖金枷齊解脫﹐急流勇退慕玄風。

我今得見知音友﹐故把天機都泄漏。坎水中間一點金﹐急須取向離中輳。

一句道心話與賢﹐從今不必亂鑽研。九夏但觀龍取水﹐明明天意露眞詮。

會得此機知采藥﹐地雷震處鼓橐籥。霎時雲雨大霧需﹐萬气咸臻眞快樂。

水中取得玉蟾賒﹐送入懸胎鼎內儲。進火退符功力到﹐無中生有結玄珠。

獲得玄珠未是妙﹐調神溫養猶深奧。鉛要走而汞要飛﹐水怕寒兮火怕燥。

火周須要識持盈﹐靜定三元大寶成。進破頂門神蛻也﹐與君同步謁三淸。

煉虛歌

並引

道本至虛﹐虛無生气﹐一气判而兩儀立焉。淸而上者曰天﹐濁而下者曰地。天圓而動﹐北辰不移﹐主動者也。地方而靜﹐東注不竭﹐主靜者也。北辰天地之心﹐東注天地之气。以虛養心﹐心所以靜。以虛養气﹐气所以運。人心安靜﹐如北辰之不移﹐神至虛靈。作是見者﹐天道在己。气常運動﹐如東注之不竭﹐形固常存。作是見者﹐地道在己。天地之道在己﹐則形神俱妙﹐陰陽不可得而推遷﹐超出造化之外也。是知虛者﹐大道之體﹐天地之始﹐動靜自此出﹐陰陽由此運﹐萬物自此生。是故虛者﹐天下之大本也。

古杭王高士﹐以竹名齋﹐蓋有取於此也。處事以直﹐處世以順﹐處心以柔﹐處身以靜﹐竹之節操也。動則忘情﹐靜則忘念﹐應機忘我﹐應變忘物﹐竹之中虛也。立決定志﹐存不疑心﹐內外圓通﹐始終不易﹐竹之歲寒也。廣參至士﹐徧訪明師﹐接待雲水﹐混同三教﹐竹之叢林也。兼之見素抱朴﹐少私寡欲﹐調息運誠﹐觀化知復﹐非天下之致虛﹐其孰能與於此﹖以竹名齋﹐宜矣。辛卯歲﹐有全眞羽流﹐之金陵中和精舍﹐嘗談盛德﹐予深重之。自後三領雲輪﹐觀其言辭﹐有致虛安靜之志﹐於是乎橫空飛劍而訪先生﹐是乃己亥重陽日也。觀其行﹐察其言﹐足見其深造玄理者也。於是乎以玨蟾扁子名。玨之爲字﹐二玉相並﹐俾之虛實相通﹐爲全形神之大方也。虛爲實體﹐實爲虛用﹐虛實相通﹐去來無礙。玉又取其潔白之義﹐虛室生白﹐神宇泰定﹐自然天光發露﹐普照無私也。工夫至此﹐仙佛聖人之能事畢矣。辭已旣﹐故作是篇以記之﹐歌曰﹕

爲仙爲佛與爲儒﹐三教單傳一个虛。亙古亙今超越者﹐悉由虛裏做工夫。

學仙虛靜爲丹旨﹐學佛潛虛禪已矣。扣予學聖事如何﹐虛中無我明天理。

道體虛空妙莫窮﹐乾坤虛運气圓融。陰陽造化虛推盪﹐人若潛虛盡變通。

還丹妙在虛無谷﹐下手致虛守靜篤。虛極又虛元气凝﹐靜之又靜陽來復。

虛心實腹道之基﹐不昧虛靈采藥時。虛己應機眞日用﹐太虛同體丈夫兒。

采鉛虛靜無爲作﹐進火以虛爲橐籥。抽添加減總由虛﹐粉碎虛空成大學。

究竟道沖而用之﹐解紛剉銳要兼持。知光混俗忘人我﹐象帝之先只自知。

無畫以前焉有卦﹐乾乾非上坤非下。中間一點至虛靈﹐八面玲瓏無縫罅。

四邊固密剔渾淪﹐个是中虛玄牝門。若向不虛虛內用﹐自然闔闢應乾坤。

玄牝門開功則極﹐神從此出從此八。出出入入復還虛﹐平地一聲春霹靂。

霹靂震時天地開﹐虛中迸出一輪來。圓陀陀地光明大﹐無欠無餘照竹齋。

竹齋主大人奇特﹐細把將來應時物。虛裏安神虛裏行﹐發言闡露虛消息。

虛至無虛絕百非﹐潛虛天地悉皆歸。虛心直節靑靑竹﹐个是煉虛第一機。

破惑歌

堪嗟世上金丹客﹐萬別千差殊不一。執象泥文胡作爲﹐摘葉尋枝徒費力。

采日精﹐吸月華﹐含光服气及吞霞。斂身偃仰爲多事﹐轉睛捏目起空花。

煉稠唾﹐咽津液﹐指捏尾閭並夾脊。注想存思觀鼻端﹐翻滄倒海食便溺。

守寂淡﹐落頑空﹐兀兀騰騰做奔功。更有按摩並數息﹐總與金丹理不同。

八段錦﹐六字气﹐辟穀休糧事何濟。執著三峯學采陰﹐九淺一深爲進退。

擾腰兜腎守生門﹐屈伸導引弄精魂。對鑪食乳彊兵法﹐个樣家風不足論。

更有縮龜並閉息﹐熊伸鳥引虛勞役。摩腰居士腹中溫﹐行气先生面上赤。

擊天鼓﹐抱崑崙﹐叩齒集神視頂門。虛響認爲雄虎嘯﹐肚鳴道是牝龍吟。

燒丹田﹐諷煮海﹐晝夜不眠苦打睚。單衣赤腳受煎熬﹐前生欠少饑寒債。

常持不語謾徒然﹐默朝上帝怎升遷。呵手提囊眞凡伯﹐摩娑小便更狂顚。

弄金槍﹐提金井﹐美貌婦人爲藥鼎。采他精血喚眞鉛﹐喪失元和猶不省。

有等葛藤口鼓禪﹐鬥脣合舌逞能言。指空誥空乾打鬨﹐豎拳堅指不知原。

提話頭﹐並觀法﹐捷辯機鋒喧書霅。拈槌堅拂接門徒﹐瞬目揚眉爲打發。

參公案﹐爲禪提﹐眞个高僧必不然。理路多通爲智慧﹐明心見性待驢年。

道儒僧﹐休執著﹐返照回光自忖度。忽然摸著鼻孔尖﹐始信從前都是錯。

學仙輩﹐絕談論﹐受气之初窮本根。有相有求俱莫立﹐無形無象更休親。

心非火﹐腎非水﹐凡精不可云天癸。黃婆元不在乎脾﹐玄牝亦休言口鼻。

卯非兔﹐酉非雞﹐子非坎兮午非離。一陽不在初三四﹐持盈何執月圓時。

肝非龍﹐肺非虎﹐精華焉得稱丹母。五行元只一陰陽﹐四象不離二玄牝。

采藥川源未易知﹐汞產東方鉛產西。離位日魂爲奼女﹐坎宮月魄是嬰兒。

爲無爲﹐學不學﹐緣覺聲聞都倚閣。我今一句全露機﹐身心是火也是藥。

身心定﹐玄竅通﹐精气神虛自混融。三百日胎神脫蛻﹐翻身拶碎太虛空。

玄理歌

二首

至道𨿽然無處所﹐也憑師匠傳規矩。屯蒙取象配朝昏﹐復姤假冬稱子午。

進火無中煉大丹﹐安鑪定裏求眞土。身心意定共三家﹐鉛汞銀砂同一祖。

加減依時有後先﹐守城在我分賓主。南山赤子跨靑龍﹐北海金公騎白虎。

兩般藥物皆混融﹐一對龜蛇自吞吐。直超實際歸大乘﹐頓悟圓通非小補。

密會眞機本自然﹐可憐小法胡撐拄。口靈舌辯自誇能﹐气大心高誰敢覬。

未會潛心入窈冥﹐何勞立志棲園堵。初機自是不求師﹐老倒無成甘受苦。

積功累行滿三千﹐返照回光窮二五。起火東方虎嘯風﹐滌塵西極龍行雨。

驅雷掣電役天罡﹐輔正除邪任玄武。奼女才離紫極宮﹐金公已到朱陵府。

鑪中大藥一丸成﹐室內胎仙三疊舞。四象五行都合和﹐九還七返功周普。

皎蟾形兆出菴來﹐爍爍光明充大宇。治人事天莫若嗇﹐夫嗇謂之重積德。

性天大察長根塵﹐理路多通增業識。心明智慧不如愚﹐雄辯高談爭似嘿。

絕慮忘機無是非﹐隱耀含華遠聲色。寡欲薄味善根臻﹐省事簡緣德本植。

一念融通萬虛澄﹐三心剔透諸緣息。諦觀三教聖人書﹐息之一字最簡直。

若於息上做工夫﹐爲佛爲仙不勞力。息緣達本禪之機﹐息心明理儒之極。

息气凝神道之玄﹐三息相須無不克。說與知堂田皎蟾﹐究竟自心爲軌則。

性理歌

兩儀肇判分三極﹐乾以直專坤闢翕。天地中間玄牝門﹐其動愈出靜愈入。

道統正傳指歸趣﹐仲尼授參參授伋。風從虎兮雲從龍﹐火就燥兮水流濕。

致和格物有等倫﹐入聖超凡無階級。君子居易以俟命﹐內省不疚何憂悒。

致用推明生殺機﹐存身究竟龍蛇蟄。回光照破夢中身﹐直下掀翻舊書笈。

磨光刮垢絕根塵﹐釋累淸心無染習。潛心入妙感而通﹐萬里長江一口吸。

何須乾鼎煉金精﹐不假坤鑪烹玉汁。透徹羲皇未畫前﹐世界收來藏黍粒。

火候歌

欲造玄玄須謹獨﹐謹獨工夫機在目。絕斷色塵無毀辱﹐淸虛方寸瑩如玉。

極致沖虛守靜篤﹐靜中一動陽來復。初九潛龍須攝伏﹐進至見龍休大速。

才見乾乾光內燭﹐或躍在淵時沐浴。九五飛龍成化育﹐陽極陰生須退縮。

防微杜漸坤初六﹐退至直方金並木。六三不可榮以祿﹐括囊以後神丹熟。

若逢野戰志鈐束﹐陰剝陽純火候足。一粒寶珠吞入腹﹐作个全眞仙眷屬。

一夫一婦常和睦﹐三偶三奇時趁逐。素女靑郎一處宿﹐黑汞赤鉛自攢簇。

虛空造就無爲屋﹐這个主人誠不俗。山嶽藏雲天地肅﹐爍爍蟾光照虛谷。

龍虎歌

並引

龍虎者﹐陰陽之異名也。陰陽運化神妙莫測﹐故象之以龍虎。《易﹟繫》云﹕一陰一陽之謂道﹐陰陽莫測之謂神。丹書云﹕偏陰偏陽之謂疾。陰陽者﹐太極之動靜也。一分爲二﹐淸升濁淪﹐大而天地﹐小而物類﹐皆稟陰﹐陽二气而有形名。故覆載之間﹐纖洪巨細﹐未有外乎陰陽跑者也。丹經子書﹐種種異名﹐不出陰陽二字。歷代仙師﹐假名立象﹐諭之爲龍虎﹐使學徒易取則而成功也。龍虎之象﹐千變萬化﹐神妙難窮﹐故諭之爲藥物﹐立之爲鼎鑪﹐運之爲火候﹐比之爲坎離﹐假之爲金木﹐字之爲男女﹐配之爲夫婦。以上異名﹐皆龍虎之妙用也。以其靈感﹐故曰藥物。以其成物﹐故曰鼎鑪。以其變化﹐故曰火候。以其交濟﹐故曰坎離。以其剛直﹐故曰金木。以其升沈﹐故曰男女。以其妙合﹐故曰夫婦。若非龍虎﹐何以盡之﹖文言曰﹕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觀。此發明乾元九五之德也。是知龍虎之妙﹐非神德聖功﹐何以當之哉﹖反求諸己﹐情性也﹔化而栽之﹐身心也﹐魂魄也﹐精气也。推而行之﹐玄牝之門也﹐闔闢之機也。太上云﹕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動。易云﹕闔戶謂之坤﹐闢戶謂之乾﹐一闔一闢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丹書云﹕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卽乾坤闔闢之機也。呼則龍吟雲起﹐吸則虎嘯風生﹐卽一闔一闢謂之變也。風雲感合﹐化生金液﹐卽往來不窮謂之通也。金液還返﹐結成大丹﹐故假名曰龍虎大丹也。采而餌之﹐長生久視。此所謂呼吸者非口鼻也。眞機妙應﹐一出一入之門戶也。若向這裏透得﹐龍虎丹成﹐神仙可冀。修眞至士﹐誠能於龍虎上打得徹﹑透得過﹐眞常之道𨿽曰至玄至微﹐又奚患其不成哉。至於種善根﹑植德本﹑養聖胎﹐未有不明龍虎而成者也。紫陽云﹕收拾身心﹐謂之降伏龍虎。心不動則龍吟﹐身不動則虎嘯。龍吟則气固﹐虎嘯則精凝。元精凝則足以保形﹐元气固則足以凝神。形神俱妙﹐與道合眞﹐神仙之能事畢矣。非天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哉。趙束齋者﹐古杭人也。幼爲內侍﹐職任中官。因乾旋坤轉而勘破浮生﹐故棄利捐名﹐而參求道要。𨿽紅塵而混迹﹐實玄境以棲心﹐眞脫略世事者也。意欲混合凝神﹐故畱心於龍虎。一日攜是圖示予﹐求其贅語。予辭不可﹐於是乎著筆而塞責焉。告之曰﹕古人因道而設像﹐子今因象而立言。束齊者﹐貴在明加眼力﹐觀教端的﹐莫教錯認定盤星。苟能因言會意﹐觀圖得旨﹐便知道眞龍眞虎﹐不在紙上﹐而在自己也。至於言象兩忘﹐道德備矣。咦﹐眞龍眞虎不難尋﹐只要抽陽去補陰。四德運乾誠不息﹐潛飛見躍盡由心。𨿽然也是平地起﹐波濤靑天轟霹靂。勉旃勉旃。歌曰﹕

眞龍眞虎元無象﹐誰爲起模傳此樣。若於無象裏承當﹐又落斷常終莽蕩。

靑靑白白太分明﹐也是無風自起浪。時人要識眞龍虎﹐不屬有無並子午。

休將二物混淪吞﹐但把五行顚倒數。根芽本是太玄宮﹐造化卻在朱陵府。

𨿽然運用有主張﹐畢竟虛靈無處所。一條大道要心通﹐些子神機非目覩。

忽然進開頂顧門﹐勘破木金同一母。高高絕頂天罡摧﹐耿耿銀河斗柄戽。

興雲起霧仗丁公﹐掣電驅雷役玄武。瞬息之間天地交﹐剎那之頃坎離補。

虎從水底起淸風﹐龍在火中降甘雨。雷行雨施天下平﹐運乾龍德功周普。

人言六龍以卸天﹐孰知一龍是眞主。人言五虎透玄關﹐孰知一虎生眞土。

會得龍虎常合和﹐便知龜蛇互吞吐。聖人設像指蹄筌﹐象外明言便造言。

言外更須窮祖意﹐元來太極本無○。得意忘象未爲特﹐和意都忘爲極則。

稽首束齋趙隱居﹐徹底掀翻參學畢。

無一歌

道本虛無生太極﹐太極變而先有一。一分爲二二生三﹐四象五行從此出。

無一斯爲天地根﹐玄教一爲眾妙門。易自一中分造化﹐人心一上運經綸。

天得一淸地得寧﹐谷得以盈神得靈。物得以成人得生﹐侯王得之天下貞。

禪向一中傳正法﹐儒從一字分開闔。老君以一闡眞常﹐曾參一惟妙難量。

道有三乘禪五派﹐畢竟千燈共一光。抱元守一通玄竅﹐惟精惟一明聖教。

太玄眞一復命關﹐是知一乃眞常道。休言得一萬事畢﹐得一持一保勿失。

一徹萬融天理明﹐萬法歸一未奇特。始者一無生萬有﹐無有相資可長久。

誠能萬有歸一無﹐方會面南觀北斗。至此得一復忘一﹐可與化元同出沒。

設若執一不能忘﹐大似癡貓守空窟。三五混一一返虛﹐反虛之後虛亦無。

無無旣無湛然寂﹐西天鬍子沒髭鬚。今人以無喚作無﹐茫蕩頑空涉畏途。

今人以一喚作一﹐偏枯苦執費工夫。不無之無還會得﹐便於守一知無一。

一無兩字盡掀翻﹐無一先生大事畢。

抱一歌

無極極而爲太極﹐太極布妙始於一。一分爲二生陰陽﹐萬類三才從此出。

本來眞一至虛靈﹐亙古亙今無變易。只因成質神發知﹐善惡機緣有差忒。

隨情逐幻長荊榛﹐香味色聲都眩惑。誠能一上究根原﹐返本還元不費力。

一夫一婦定中交﹐三女三男無裏得。三元八卦會於壬﹐四象五行歸至寂。

忽然進破頂顖門﹐爍爍金光滿神室。虛無之谷自透通﹐玄牝之門自闔闢。

一陽來復妙奚窮﹐四德運乾恆不息。浩气凝神於窈冥﹐出有入無於恍惚。

中間主宰是甚麼﹐便是達卿元有的。

慧劍歌

自從至人傳劍訣﹐正令全提誠決烈。有人問我覓蹤由﹐向道不是尋常鐵。

此塊鐵﹐出坤方﹐得入吾手便軒昂。赫赫火中加火煉﹐工夫百煉煉成鋼。

學道人﹐知此訣﹐陽神威猛陰魔滅。神功妙用實難量﹐我今剖露爲君說。

爲君說﹐泄天機﹐下手一陽來復時。先令六甲搧鑪韝﹐六丁然後動鉗鎚。

火功周﹐得成劍﹐初出輝輝如掣電。橫揮凜凜淸風生﹐卓堅瑩瑩明月現。

明月現﹐瑞光輝﹐爍地照天神鬼悲。激濁揚淸蕩妖穢﹐誅龍斬虎滅蛟蠣。

六賊亡﹐三尸絕﹐緣斷慮捐情网裂。神鋒指處山嶽崩﹐三界魔王皆勦拆。

此寶劍﹐本無形﹐爲有神功彊立名。學道修眞憑此劍﹐若無此劍道難成。

開洪蒙﹐部天地﹐消礙化塵無不備。有人問我借來看﹐拈出向君會不會。

挽邪歸正歌

道自虛無生一气﹐誰爲安名分五太。一气判而生兩儀﹐淸升濁淪成覆載。

陰陽經緯如擲梭﹐乾坤闔關如扇韝。兩儀妙合有三才﹐七竅鑿開生萬類。

無極之眞剔渾淪﹐日用平常無不在。生生化化百千機﹐不出只今這皮袋。

誠能自己究根宗﹐四象五行本圓備。三反晝夜志不分﹐絕利一源功百倍。

打透精關與气關﹐潛通天籟並地籟。頭頭合轍有規繩﹐竅竅光明無窒礙。

若向這里具眼睛﹐便將兩采做一賽。擡頭撞倒須彌峯﹐舉步踏翻玄妙寨。

單提一理闡眞宗﹐會合萬殊歸正派。煉陽神了出陽神﹐自色界超無色界。

我見今時修行人﹐多是造妖並捏怪。气高彊大傲同儕﹐逞俊誇能云自會。

機鋒捷辯假聰明﹐駕馭談空乾智慧。初機學者受欺瞞﹐博學玄流不見愛。

只管目前逞彊梁﹐不顧末後受殃害。人前饒舌口喃哺﹐卻如擔水河頭賣。

生煙發火念頭差﹐逐境隨時心地隘。澇澇灑灑弄精神﹐熱熱亂亂苦打睚。

般精運气枉辛勤﹐數息按摩徒意快。昏沈掉舉難主張﹐不昏卽散如之柰。

神衰气散怎醫治﹐髓竭形羸空後悔。若求正道出迷津﹐免使塡還冤業債。

收拾從前狂亂心﹐掀翻往日豪彊態。事父之心推事師﹐得旨先須持禁戒。

恕己之心推恕人﹐不責於人因善貸。不自明而全其明﹐不自大而成其大。

無事無欲及無知﹐去甚去奢並去泰。立基下手要嚴持﹐觸境遇緣更淘汰。

只憑鉛汞做丹頭﹐莫認塗泥爲寶貝。更須上下交坎離﹐勿謂東西爲震兌。

交梨火棗非腎心﹐木液金精豈肝肺。休泥緣覺及聲聞﹐不屬見知並學解。

究竟無中養就兒﹐禪天淨盡絕纖芥。九還七返那機關﹐不在內兮不在外。

本來實相了無形﹐亙古虛靈終不昧。抱元守一蘊諸空﹐篤志力行休懈怠。

合和四象聚三元﹐攢簇五行會八卦。烹庚煉甲有抽添﹐陽火陰符知進退。

虛無湛寂運機緘﹐恍惚窈冥旋造化。兩般靈物入中宮﹐一道金光明四下。

西南黃氏老婆心﹐鼓合南陵丁女嫁。靑衣女子才歸房﹐白首金公來入舍。

夫懼婦合交陰陽﹐雨態雲情忘晝夜。气固精凝結聖胎﹐產顆玄珠太希詫。

四方剔透太光明﹐八面玲瓏無縫罅。都來些子圓團圝﹐黃金萬兩難酬價。

稽首全眞參學人﹐記取淸菴說底話。誠能直下肯承當﹐便是渠儂把底靶。

話靶做成又作麼﹐無位眞人乘鶴駕。

中和集卷五

都梁淸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述工夫十七首

九轉還丹下手功﹐要知山下出泉蒙。

安鑪妙用憑坤土﹐運火工夫藉巽風。

兌虎震龍才混合﹐坎男離女便和同。

自從四象歸中後﹐造化機緘在我儂。

右發蒙

煉汞烹鉛本沒時﹐學人當向定中推。

客塵欲染心無著﹐天癸才生神自知。

情寂金來歸性本﹐精凝坎去補南離。

兩般靈物交並後﹐陰盡陽純道可期。

右采藥

旣通天癸始生時﹐自有眞陽應候回。

三昧火從離位發﹐一聲雷自震宮來。

气神和合生靈質﹐心息相依結聖胎。

透得裏頭消息子﹐三關九竅一齊開。

右進火

眞鉛眞汞大丹頭﹐采取當於罔象求。

有作有爲終有累﹐無求無執便無憂。

常淸常靜心珠現﹐忘物忘機命寶周。

動靜兩途無窒礙﹐不離當處是瀛洲。

右日用

全眞妙理不難行﹐惟恐隨緣逐色聲。

萬幻不侵情自絕﹐一心無染念安生。

屏除人我全天理﹐把握陰陽合泰亨。

說與修丹高士道﹐色聲無漏性圓明。

右固形

造道元來本不難﹐工夫只在定中間。

陰陽上下常升降﹐金水周流自返還。

紫府靑龍交白虎﹐玄宮地軸合天關。

雲收雨散神胎就﹐男子生兒不等閒。

右交合

眞常之道果何難﹐只在如今日用間。

一合乾坤知闔闢﹐兩輪日月自循還。

歸根自有歸根竅﹐復命寧無復命關。

踏徧兩重消息子﹐超凡越聖譬如閒。

右透關

谷神不死爲玄牝﹐个是乾坤闔闢機。

往往來來終不息﹐推推盪盪了無違。

白頭老子乘龍去﹐碧眼胡兒跨虎歸。

試問收功何所證﹐周天匝地月光輝。

右出入

口頭三昧謾矜誇﹐闊論高談事轉差。

比似著形求實相﹐卻如捏目起空花。

隨將物去終歸幻﹐裂轉頭來便到家。

莫怪淸菴多臭口﹐打開心孔要無遮。

右警眾

三千六百法旁門﹐執著之人向裏昏。

每日只徒心有見﹐何時得悟命歸根。

聰明特達何須道﹐智慧精通不足論。

一切形名聲色相﹐到頭都是弄精魂。

右挽邪

夜中昏睡怎禁他﹐鬼面神頭見也麼。

昏散相因由气濁﹐念緣斷續爲陰多。

潮來水面潯堤岸﹐風定江心絕浪波。

性寂情空心不動﹐生無昏散睡無魔。

右敵魔

火符容易藥非遙﹐天癸生如大海潮。

兩種汞鉛知采取﹐一齊物欲盡捐消。

掀翻萬有三元合﹐煉盡諸陰五气朝。

十月脫胎丹道畢﹐嬰兒形兆謁神霄。

右顯正

三元大藥意心身﹐著意心身便係塵。

調息要調眞息息﹐煉神須煉不神神。

頓忘物我三花聚﹐猛拚機緣五气臻。

八達四通無窒礙﹐隨時隨處闡全眞。

右調燮

身自空來彊立名﹐有名心事便牽縈。

陰陽消長磨今古﹐日月升沈運死生。

會向時中存一定﹐便知日午打三更。

𨿽然處世憑師授﹐出世工夫要自明。

右明本

明師授我鑄神鋒﹐全藉陰陽造化功。

鍛煉乾剛坤作冶﹐吹噓離火巽爲風。

做成龍象心官巧﹐掃蕩妖氛志帥雄。

學道高人知此趣﹐等閒劈碎太虛空。

右鑄劍

蟾窟淸幽境最佳﹐主人顚倒作生涯。

玉鑪煆煉黃金液﹐金鼎烹煎白靈芽。

斡運周天旋斗柄﹐推遷符火運雷車。

自從打透都關鎖﹐恣意銀河穩泛槎。

右蟾窟

吾菴非是等閒菴﹐未許常人取次觀。

一婦一夫能做活﹐三男三女打成團。

裏頭世界元來大﹐外面虛空未是寬。

試問主人爲的事﹐報言北斗面南看。

右淸菴

詠眞樂十二首

佛仙總是世人爲﹐爭柰迷途自不知。若匪貪名爭計較﹐定須逐利苦奔馳。

波波灑灑擔家業﹐劫劫忙忙贍婦兒。假使財榮妻貌美﹐無常到後豈相隨。

爭似全眞妙更奇﹐个中眞樂自心知。丹從不煉煉中煉﹐道向無爲爲處爲。

息念息緣調祖气﹐忘聞忘見養嬰兒。自從立定丹基後﹐五采光華透幌帷。

鑪用坤兮鼎用乾﹐窮微盡理便通仙。無非攝伏情歸性﹐便是烹煎汞合鉛。

絕盡機緣丹赫赤﹐全存正定寶凝堅。卽斯便是抽添法﹐不必忉忉更問玄。

火符容易藥非遙﹐造化全同大海潮。藥物只於無裏采﹐火丹全在定中燒。

九三輻輳諸緣息﹐二八相交五气朝。陰盡陽純功就也﹐眞人出見謁神霄。

煉丹先把气神調﹐法水頻澆慧火燒。三物混融三性合﹐一陽來復一陰消。

金鑪端正千神會﹐寶鼎功成萬象朝。藥就丹圓神脫蛻﹐全身靈出赤條條。

先天至理妙難窮﹐鉛產西方汞產東。水火二途分上下﹐玄關一竅在當中。

有知不有眞爲有﹐空會無空實是空。無有有無端的意﹐滔滔海底太陽紅。

寂然不動契眞常﹐消盡羣陰自復陽。坤裏黃婆生赤子﹐離中奼女嫁獃郎。

山頭水降黃芽長﹐地下雷森白雪颺。萬里銀何無點翳﹐金蟾獨露發神光。

妖嬈少女嫁金公﹐全藉黃婆打合功。一對夫妻才會合﹐兩情雲雨便和同。

閒時共飲朱陵府﹐醉後同眠紫極宮。暮樂朝懼恩義重﹐一年生个小孩童。

人人身內有夫妻﹐爭柰愚癡太執迷。不向裏頭求造化﹐卻於外面立丹基。

妄將禦女三峯術﹐僞作軒轅九鼎奇。个樣畜生難懺悔﹐閻公不久牒來追。

身內夫妻說與公﹐靑衣女子白頭翁。金情木性相交合﹐黑汞紅鉛自感通。

對月臨風神逸樂﹐行雲布雨興無窮。這些至理誠能會﹐凝結眞胎反掌中。

九還七返大丹頭﹐學者須當定裏求。些子神機誠會得﹐兩般靈物便相投。

三年造化須臾備﹐九轉工夫頃刻周。便把鼎鑪掀倒了﹐丹光燭破四神州。

不立文書教外傳﹐人人分上本來圓。玄風細細淸三境﹐慧月娟娟印百川。

兜率三關皆假諭﹐天龍一指匪眞詮。威音那畔通消息﹐不是濂溪太極圈。

詠四緣警世

身心世事四虛名﹐多少迷人被擊縈。

禍患只因權利得﹐輪回都爲愛緣生。

安心絕迹從身動﹐處世忘機任事更。

觸境遇緣常委順﹐命基永固性圓明。

詠葫蘆

靈苗種子產先天﹐蒂固根深理自然。

逐日壅培坤位土﹐依時澆灌坎中泉。

花開白玉光而瑩﹐子結黃金圓且堅。

成就頂門開一竅﹐个中別是一坤乾。

心鏡

采將乾礦入坤鑪﹐六合虛空作一模。

法相就時圓爍爍﹐水銀磨處瑩如如。

放光周徧三千界﹐收斂歸藏一黍珠。

舉起分明全體現﹐更須打破合元樞。

爲孚菴指玄牝

玄門牝戶不難知﹐收拾身心向內推。

會得兩儀推蕩理﹐便知一气往來時。

乾坤闔闢無休息﹐離坎升沈有合離。

我爲孚菴明指出﹐念頭復處立丹基。

和翁學錄韻

密意參同白玉蟾﹐元來窮理便通仙。

未明太極生三五﹐徒涉蓬萊路八千。

釋氏家風憑祖印﹐羲皇道統必心傳。

靑天獨露瑤臺月﹐普印千潭一樣圓。

贈鄧一蟾

禪宗理學與全眞﹐教立三門接後人。

釋氏蘊空須見性﹐儒流格物必存誠。

丹臺畱得星星火﹐靈府銷鎔種種塵。

會得萬殊歸一致﹐熙臺內外總登春。

自得

七首

打破鴻濛竅﹐都無佛與仙。卽非心外妙﹐不是口頭禪。

盡日優遊過﹐通宵自在眠。委身潛絕境﹐萬事付之天。

一切有爲法﹐般般盡是塵。窮通諸物理﹐放下此心身。

隨處安禪定﹐趨時樂至眞。每將周易髓﹐警拔世間人。

得造無爲妙﹐終朝不出門。機緣全絕斷﹐天理自然存。

日用天行健﹐平常地勢坤。警提門弟子﹐復命與歸根。

打透都關鎖﹐天然合大同。龜毛元自緑﹐鶴頂本來紅。

可道非常道﹐行功是外功。此兒眞造化﹐恍惚窈冥中。

自得身心定﹐凝神固气精。身閒超有漏﹐心寂證無生。

烏兔從來去﹐乾坤任變更。廓然無所礙﹐獨露大光明。

日用別無事﹐維持一己誠。靜中調气息﹐動則順人情。

晦德同其俗﹐含華不顯明。眞閒眞樂處﹐常靜與常淸。

靜抱無名朴﹐塵情了不侵。汞鉛鎔作粉﹐瓦礫變成金。

覬見羲黃面﹐參同釋老心。頓空超實際﹐無古亦無今。

自題相

面黃肌瘦子﹐看來有甚奇。分明喬眼孔﹐剛道絕聞知。

勘破三千法﹐參同十七師。低頭叉手處﹐泄盡那些兒。

鏡中燈

二首

寶鏡本無相﹐傳燈發慧光。眞如元瑩淨﹐法體本熒煌。

金鼎燒眞火﹐華池浴太陽。个中端的意﹐元不離中黃。

靜室開心鏡﹐虛堂剔慧燈。外頭明皎皎﹐裏面晃騰騰。

黍米光中現﹐銀蟾水底澄。懸胎金鼎內﹐一粒大丹凝。

詠藕

二首

一種靈苗異﹐其他迥不同。法身元潔白﹐眞性本玲瓏。

外像頭頭曲﹐中間竅竅通。淤泥淹不得﹐發露滿池紅。

我本淸虛種﹐玲瓏貫古今。爲厭名利冗﹐且隱淤泥深。

每有濟人意﹐常懷克己心。幾多撈漉者﹑那个是知音。

卓菴

二首

擇盡虛無地﹐因緣在玉京。築基須穩穩﹐立鼎要平平。

直豎須彌柱﹐橫安太極楹。靑天爲蓋覆﹐菴主樂無生。

大地刻教平﹐菴基卽日成。來山從丙入﹐去水放西行。

門戶全通達﹐窗櫺透底明。菴中誰是伴﹐月白與風淸。

中和集卷六

都粱淸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沁園春

六首

得遇眞傳﹐便知下手﹐成功不難。待癸生之際﹐抽鉛添汞﹐火休太燥﹐水莫令寒。鼓動巽風﹐搧開鑪韛﹐武煉文烹不等閒。金鑪內﹐个兩般靈物﹐鍛煉成丸。先須打破疑團。方透﹝得﹞﹑歸根復命關。使赤子乘龍﹐離宮取水﹐金公跨虎﹐運火燒山。金公無言﹐奼女斂袂﹐一个時辰煉就丹。渾吞了﹐證金剛不壞﹐超出人間。

身處玄門﹐不遇眞師﹐徒爾勞辛。若絕學無爲﹐爭知闔闢﹐多聞博學﹐寧脫根塵。固守自然﹐終成斷滅﹐著有著無都不眞。般般假﹐那星兒妙處﹐參訪高人。一言說破元因。直指出﹑丹頭精气神。問一竅玄關﹐本無定位﹐兩般靈物﹐只在心身。動靜相因﹐有無交入﹐五气朝元萬善臻。幽奇處﹐把一元簇在﹐一个時辰。

道曰五行﹐釋曰五眼﹐儒曰五常。矧仁義禮智﹐信爲根本﹐金木水火﹐土在中央。白虎靑龍﹐玄龜朱雀﹐皆自勾陳五主﹑張。天數五﹐人精神魂魄﹐意屬中黃。乾坤二五全彰。會三五﹑歸元妙莫量。火二南方﹐東三成五﹐北玄眞一﹐西四同鄕。五土中宮﹐合爲三五﹐三五混融陰返陽。通玄士﹐把鉛銀砂汞﹐煉作金剛。

道本虛無﹐虛無生一﹐一二成三。更三生萬物﹐物皆虛化﹐形形相授﹐物物交參。體體元虛﹐頭頭本一﹐未許常人取次談。虛無妙﹐具形名相貌﹐虛裏包含。虛中密意深探。致虛極﹑工夫問老聃。那虛寂湛然﹐無中究竟﹐虛無兼達﹐勘破瞿曇。象帝之先﹐威音那畔﹐淸靜虛無孰有儋。諸玄眷﹐以虛無會道﹐稽首和南。

叉手者誰﹐合掌者誰﹐擎拳者誰。只這些伎倆﹐人猶錯會﹐無爲妙理﹐孰解操持。我爲諸公﹐分明舉似﹐老子瞿曇卽仲尼。思今古﹐有千賢萬聖﹐總是人爲。可憐後學無知。辧是是﹑非非沒了期。況天地與人﹐一源分對﹐道儒釋子﹐一理何疑。見性明心﹐窮微至命﹐爲佛爲仙只在伊。功成後﹐但殊途異派﹐到底同歸。

說與學人﹐火無斤兩﹐候無卦爻。也沒抽添﹐也無作用﹐旣無形象﹐不必烹炮。件件非眞﹐般般是假﹐著意做工空謾勞。君知否﹐但一切聲色﹐都是訛淆。見聞知覺俱拋。直打並﹑靈臺無一毫。更休言鑪竈﹐休尋藥物﹐虛靈不昧﹐志力堅牢。神室虛閒﹐靈源澄靜﹐就裏自然天地交。全眞輩﹐苟不全眞性﹐劫運寧逃。

贈靜菴口訣

歷劫元神﹐亙初祖气﹐太始元精。這三般至寶﹐同根並蒂﹐欲求端的﹐勿泥身形。息定神淸﹐緣空气固﹐淸靜無爲精自凝。丹頭結﹐運陰陽符火﹐慢慢調停。尢當固濟持盈。把鉛汞﹑銀砂一處烹。四象合和﹐命基永固﹐三元輻輳﹐覺性虛靈。性命兩全﹐形神俱妙﹐與道合眞無變更。逍遙處﹐任遨遊八極﹐自在縱橫。

贈春谷淸禪師

智斷堅剛﹐奮心決烈﹐便透玄關。把殺人手段﹐輕輕拈出﹐活人刀子﹐慢慢教看。一劍當空﹐萬緣俱掃﹐方信道瞿曇卽老聃。玄風播﹐看春生寒谷﹐覿面慈顏。從他雪覆千山。那突兀﹑孤峯靑似藍。況擊竹拈花﹐都成骨董﹐揚眉瞬目﹔也是顢頇。劫外風光﹐目前薦取﹐擘破面皮方罷參。如何是﹐那祖師的意﹐合掌和南。

贈括蒼張希微號幾菴

不識不知﹐無聲無臭﹐名曰希微。只這个便是﹐全眞妙本﹐人能透得﹐卽刻知幾。聞法聞經﹐說禪說道﹐執象泥文都屬非。君還悟﹐這平常日用﹐總是玄機。仍憑決烈行持。把四象﹑五行收拾歸。會兩儀妙合﹐三元輻輳﹐一靈不昧﹐萬化皈依。精气凝神﹐情緣返性﹐進出蟾光徧界輝。形神妙﹐向太虛之外﹐獨露巍巍。

曲徑旁蹊﹐三千六百﹐門門不同。若泥在一身﹐終須著物﹐離於形體﹐又屬頑空。無有兼行﹐如何下手﹐兩下俱捐理不通。修眞士﹐若不知玄竅﹐徒爾勞工。些兒妙處難窮。親見了﹑方能達本宗。況聽之不聞﹐搏之不得﹐觀之似有﹐覓又無蹤。个个見成﹐人人不識﹐我把天機泄與公。玄關竅﹐與虛無造化﹐總在當中。

贈吳居士丹旨

向上工夫﹐乾宮立鼎﹐坤位安鑪。這火候幽微﹐元無作用﹐抽添進退﹐不費支吾。陰往陽來﹐雲行雨施﹐主宰機緘總在渠。心安定﹐那虛靈不昧﹐照破昏衢。性宗悟了玄珠。這命本﹑成全太極圖。向圈圈圈外﹐圓光進出﹐存存存裏﹐獨見眞如。一气歸根﹐六門互用﹐到此全憑德行扶。混塵世﹐且藏鋒剉銳﹐了事凡夫。

贈安閒子周高士

眞鼎眞鑪﹐不無不有﹐惟正惟中。向靜裏施工﹐定中斡運﹐寂然不動﹐應感潛通﹐老蚌含殊﹐螟蛉咒子﹐个樣眞機妙莫窮。只這是﹐若疑團打破﹐頓悟眞空。采鉛不離坤宮。運符火﹑當鼓巽風。向北海波心﹐生擒白虎﹐南山火裏﹐捉住靑龍。二物相投﹐三關一輳﹐煉出神丹滿鼎紅。藏身處﹐且和光混俗﹐是謂玄同。

贈鄭松溪

若拙若愚﹐若慵若懶﹐若呆若癡。只這底便是﹐造玄日用﹐果行得去﹐密應神機﹐學解見知。聲聞圓覺﹐增長根塵塞肚皮。都無用﹐但死心蹋地﹐壽與天齊。金仙不在天西。那碧眼﹑胡兒不必題。問性宗一著﹐從空自悟﹐命基上事﹐務實爲基。虛實相通﹐有無交入﹐混合形神聖立躋。禪天淨﹐看雲藏山嶽﹐月照松溪。

贈損菴入靜

九轉工夫﹐三元造化﹐百日立基。便打撲精神﹐存決定志﹐掀翻妄幻﹐絕斷狐疑。剔起眉毛﹐放開心地﹐物物頭頭一筆揮。行功處﹐便橫拖斗柄﹐倒斡璿璣。爲中會取無爲。个不有﹑中間有最奇。到恍惚之間﹐窈冥之際﹐守之卽妄﹐縱又成非。不守不忘﹐不收不縱﹐勘這存存存底誰。只恁麼﹐待六陽數足﹐抱个蟾兒。

贈王提點

慧海深澄﹐德山高聳﹐主人不凡。況剉銳解紛﹐黜聰屏智﹐掀翻物我﹐不露機緘。立志虛無﹐潛心混沌﹐象帝之先密意參。玄玄處﹐老先生元姓﹐一貫乎三。曾和至士玄談。故默默﹑昏昏契老聃。矧靈地虛閒﹐禪天湛寂﹐忘知忘識﹐無北無南。收拾身心﹐圓融造化﹐覆哉中間總作龕。神丹就﹐看圓陀陀地﹐照耀崧菴。

勉中菴執中妙用

中是儒宗﹐中爲道本﹐中是禪機。這三教家風﹐中爲捷徑﹐五常百行﹐中立根基。動止得中﹐執中不易﹐更向中中認細微。其中趣﹐向詞中剖露﹐愼勿狐疑。个中造化還知。卻不在﹑當中及四維。這日用平常﹐由中運用﹐興居服食﹐中裏施爲。透得此中﹐便明中體﹐中字元來物莫違。全中了﹐把中來劈破﹐方是男兒。

贈圓菴蔣大師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中藏化機。那些兒妙處﹐都無做造﹐靈明不昧﹐慧月光輝。曰气曰神﹐惟精惟一﹐玉瑩無瑕天地歸。通玄處﹐把坎中一畫﹐移入南離。赤龍纏定烏龜。六月裏嚴霜果太奇。那白頭老子﹐來婚素女﹐胎仙舞罷﹐共入黃幃。布雨行雲﹐陽和陰暢﹐一載工夫養个兒。常溫養﹐待玉宸頒韶﹐足躡雲歸。

勉諸門人

道在常人﹐日用之間﹐人自不知。柰叢識紛紛﹐紅塵衮衮﹐靈源不定﹐心月無輝。人我山高﹐是非海闊﹐一切掀翻便造微。諸賢眷﹐聽淸菴設諭﹐切勿狐疑。先將淸淨爲基。用靜定﹑爲菴自住持。以中爲門戶﹐正爲林榻﹐誠爲徑路﹐敬作藩籬。卑順和人﹐謙恭接物﹐服食興居弗可違。常行此﹐若工夫不閒﹐直入無爲。

滿江紅

贈虛菴

日用工夫﹐只一味﹑存虛抱素。會殊途同歸﹐一致百慮。紫極宮中元气息﹐懸胎鼎內三花聚。問安鑪﹑立鼎事如何﹐乾金鑄。縛金烏﹐搏玉兔。捉將來﹐封土釜。這火候抽添﹐更須防護。玉寶圓成明出入﹐法身形兆無來去。便潛身﹑直謁太淸宮﹐神常住。

贊誰菴殷管轄

誰是菴兒﹐阿誰在﹑菴中撐拄。看饑來喫飯﹐誰知甘苦。角徵宮商誰解聽﹐靑黃皂白誰能覩。向平常﹑日用應酬人﹐誰區處。是誰行﹐是誰舉。是誰嘿﹐是誰語﹖這些兒透得﹐便知賓主。外面形軀誰做造﹐裏頭門戶誰來去。造無爲﹑畢竟住誰菴﹐朱陵府。

授覺菴

道本自然﹐但有爲﹑頭頭是錯。若一味談空﹐如何摸索。無有雙忘終不了﹐兩邊兼用遭纏縛。都不如﹑嘿嘿守其中﹐神逸樂。過去事﹐須忘卻。未來事﹐休詳度。這見在工夫﹐更休泥著。六欲不生三毒滅﹐一陽來復羣陰剝。悟眞空﹑抱本返元虛﹐爲眞覺。

贈丁縣尹三教一理

三教正傳﹐這蹊徑﹑元來驀直。問老子機緘﹐至虛靜極。釋氏性從空裏悟﹐仲尼理自誠中入。算始初﹑立教派分三﹐其源一。道玄關﹐常應物。易幽微﹐須嘿識。那禪宗奧旨﹐眞空至寂。刻刻兼持無間斷﹐生生受用無休息。便歸根﹑復命體元虛﹐藏至密。

贈睡著李道判

好睡家風﹐別有个﹑睡眠三昧。但睡裏心誠﹐睡中澄意。睡法旣能知止趣﹐便於睡裏調神气。這睡功﹑消息睡安禪﹐少人會。身𨿽眠﹐性不昧。目𨿽垂﹐內不閉。向熟睡中間﹐穩帖帖地。一枕淸風涼徹骨﹐夢於物外閒遊戲。覺來時﹑身在廣寒宮﹐抱蟾睡。

贊圓菴傅居士

這个○兒﹐自歷劫﹑以來無象。況端端正正﹐亭亭當當。細入微塵無影迹﹐大周天界難安放。更通天﹑徹地任縱橫﹐無遮障。沒根宗﹐沒形狀。爍爍明﹐團團亮。只這个便是﹐本來模樣。放出直超無色界﹐收來隱在光明藏。待頂門﹑裂破現圓通﹐金色相。

贈止菴張宰公

惟正惟中﹐只這是﹑修仙祕訣。若稍有偏頗﹐動生差別。試向動中持得定﹐自然靜裏機通徹。會三元﹑五气入黃庭﹐金花結。運火功﹐有時節。海潮生﹐天上月。那一升一降﹐復圓復缺。十月工夫無間斷﹐一靈妙有超生滅。更問予﹑向上事如何﹐無言說。

贈密菴述三教

教有三門﹐致極處﹑元來只一。這一字法門﹐深不可測。老子谷神恆不死﹐仲尼心易初無畫。問瞿曇﹑教外涅槃心﹐密密密。學神仙﹐須定息。學聖人﹐忘智識。論做佛機緘﹐只憑慧力。道釋儒流都勘破﹐圓明覺照工夫畢。看頂門﹑進破見眞如﹐光赫赫。

贈惟菴宗道人

觀復工夫﹐要默默﹑存存固守。靜極中一動﹐便通玄牡。惚恍中間情合性﹐虛無谷裏奇投偶。我今將﹑向上祖師機﹐爲君剖。說話底﹐非干口。把物底﹐非干手。那沒腳童兒﹐會翻筋斗。解得个些奇特處﹐自然勘破無中有。問西來﹑的的意云何﹐擘鼻杻。

贈密菴

一粒金丹﹐這出處﹑孰知年劫。若不識根源﹐怎生調燮。況是自家元有底﹐何須著相胡施設。我分明﹑舉似學仙人﹐天機泄。軟如綿﹐硬似鐵。利如金﹐圓似月。又不方不圓﹐無虧無缺。放則進開天地一竅﹐收來隱在虛無穴。問不收﹑不放作麼生﹐應難說。

贈一菴

三五眞機﹐應用處﹑頭頭總是。況日用平常﹐密巍巍地。向有無中忘二見﹐便於罔象通三昧。卻如何﹑成少不成多﹐因滯泥。水鄕鉛﹐只一味。个便是﹐先天气。會蟾烏合璧﹐身心合意。西四歸來投北了﹐東三便去交南二。把五般鑽簇入鑪中﹐丹完備。

贈孫居士

這點虛靈﹐自古來﹑無虧無缺。更爍爍圓圓﹐澄澄徹徹。照破洪濛前底事﹐分閒蟾窟中間穴。向菴中﹑養个白蝦蟆﹐皎如雪。那些兒﹐無可說。利如金﹐團似月。運化化生生﹐了無休歇。做水蒙時天癸降﹐地雷復處玄霜結。駕靑鸞﹑直謁廣寒宮﹐超生滅。

贈嘿菴

默卽說兮﹐這說處﹑元來有默。只默說便是﹐金丹祕訣。默識潛通爲大要﹐聲聞緣覺皆虛設。向說中﹑認得默之根﹐無生滅。會說底﹐非干舌。與默底﹐無差別。這默底寧如﹐說底親切。若向不言中得趣﹐便於不默俱通徹。將默默﹑說說盡掀翻﹐天機泄。

贈敬菴葛道人

道本無言﹐要學者﹑潛通默識。若萬慮俱捐﹐虛靈湛寂。動處調停水中火﹐定中究竟波羅密。問玄關﹑一竅在何宮﹐中間覓。不是心﹐不是物。不是仙﹐不是佛。只這些端的﹐鮮人知得。迷者到頭空苦志﹐悟來不費些兒力。看無中﹑生有產靈胎﹐陽神出。

授記門人

吾道玄關﹐決不許﹑外邊人入。有學者來參﹐防他做賊。猛把殺人刀子舉﹐活人手段輕拈出。更單提﹑獨弄逞神通﹐誰能敵。若是个﹐善知識。便承當﹐心不惑。仗奮心剛膽﹐逢佛殺佛。舉步便能欺十聖﹐口開便要吞三極。把乾坤﹑天地盡掀翻﹐眞奇特。

令門人和

采藥歸來﹐這鼎器﹑乾金鑄寫﹐那些兒道理﹐全憑主者。先把根塵都掃盡﹐從前熟處休沾惹。問行工﹑進火事如何﹐憑般若。五雷車﹐靑龍撦。燒山符﹐心鑄寫。更滌慮洗心﹐靈泉澆灑。九轉功成丹道畢﹐一靈眞性還虛也。那赤條條地法王身﹐無可把。

滿庭芳

贈焦提舉

寂寞山居﹐喧轟市隱﹐頭頭總是玄關。賢明高士﹐須向定中參。我把活人手段﹐殺人刀﹑慢慢教看。君還悟﹐只今薦取﹐超脫不爲難。一言。明說破﹐起初下手﹐先煉三三。自玄宮起火﹐運入崑山。把定則雲橫谷口﹐放行也﹑月落寒潭。工周竟﹐大蟾成像﹐名姓列仙班。

受記定菴

學佛學仙﹐參禪窮理﹐不離玄牝中間。可憐迷謬﹐往往□相瞞。一味尋枝摘葉﹐徒坐破﹑幾个蒲團。堪傷處﹐外邊尋覓﹐笑殺老瞿曇。些兒﹐眞造化﹐誠能親見﹐膽冷心寒。定菴高士﹐好向定中參。看破娘生面目﹐把從前﹑學解掀翻。眞空透﹐髑髏進破﹐眞主自離菴。

水調歌頭

贈和菴王察判

土釜要端正﹐定裏問黃公。流戊就己﹐須待山下出泉蒙。采藥隄防不及﹐行火休教太過﹐貴在得其中﹐執中常不易﹐天理感而通。那些兒﹐玄妙處﹐實難窮。自從會得﹐菴中無日不春風。便把西方少女﹐嫁與南陵赤子﹐相見永和同。十月聖胎備﹐脫蛻爍虛空。

贈秋蟾周先生

鉛汞了無質﹐鑪鼎假安名。始因動靜迷人﹐不覺墮聲聞。這个先天妙理﹐日用著衣喫飯﹐相對甚分明。接物應機處﹐不動感而靈。不是心﹐不是佛﹐匪爲金。明加眼力﹐莫教錯認定盤星。片片迷雲渙散﹐湛湛禪天獨露﹐个是本來眞。風定浪頭息﹐月滿水光淸。

贈寶蟾子

學佛學仙要﹐玄妙在中誠。眞鉛眞汞﹐無非只是性和情。但得情來歸性﹐便見鉛來投汞﹐二物自交並。日用了無間﹐大藥自然成。識抽添﹐明進退﹐要持盈。坤鑪乾鼎﹐陰符陽火慢調停。一竅玄關透了﹐八片頂門裂破﹐迸出寶蟾明。功行兩圓備﹐談笑謁三淸。

贈劉居士

在俗心不俗﹐塵裏不沾塵。處身中正﹐何妨鬧市與山林。踐履不偏不易﹐日用無爭無執﹐只此是全眞。方寸莫教昧﹐便是上乘人。采元精﹐煉元气﹐復元神。三元合一﹐自然鼎內大丹凝。更把玄風鼓動﹐天外迷雲消散﹐慧月朗然明。叩我第一義﹐江上數峯靑。

贈張蒙菴

雷在地中復﹐山下出泉蒙。明斯二理﹐自然造化合玄同。密密至虛守靜﹐便見無中妙有﹐九竅一齊通。直下承當去﹐个是主人公。莫著無﹐莫著有﹐莫著空。疑團打徹﹐只今突出妙高峯。撥置紛紛外境﹐收拾靈靈底个﹐生化了無窮。畢竟作麼道﹐日向嶺東紅。

贈實菴

道乃法之體﹐法乃道之餘。雙全道法﹐橫拈倒用總由渠。只這元神元气﹐便是天兵將吏﹐除此外都無。說與洞蟾子﹐定裏做工夫。守爲胎﹐用爲竅﹐假爲符。旣明此理﹐何須苦泥墨和朱。若使精凝气固﹐便可驅雷役電﹐妖怪悉皆誅。行滿功成日﹐談笑謁仙都。

示眾芻分彼此

道釋儒三教﹐名殊理不殊。參禪窮理﹐只要抱本還元初。解得一中造化﹐便使三元輻輳﹐宿疾普消除。屋舍旣堅固﹐始可立丹鑪。煉還丹﹐全太極﹐采玄珠。的端消息﹐采將坎有補離無。若也不貪不愛﹐直下離聲離色﹐神气總歸虛。了達一切相﹐赤子出神廬。

贈白蘭谷

三元祕秋水﹐微密實難量。未分淸濁﹐天地人物一包藏。一乃太玄眞水﹐二气由玆運化﹐三極理全彰。上下降升妙﹐根本在中黃。兔懷胎﹐牛喘月﹐蚌含光。人明此理﹐倒提斗柄庫銀演。絕斷曹溪一派﹐掀倒蓬萊三島﹐無處不仙鄕。誰爲白蘭谷﹐安寢感羲皇。

言道

三元祕秋水﹐未悟謾猜量。誠能參透﹐洗心滌慮密歸藏。意與身心不動﹐精與气神交合﹐天理自然彰。三善備於我﹐翻笑煉玄黃。性圓融﹐心豁達﹐德輝光。牛郎織女﹐一時會合到天潢。勘破乘槎伎倆﹐密契浴沂消息﹐游泳有無鄕。日用別無事﹐讀易對三皇。

言性

三元祕秋水﹐都不屬思量。收來毫末﹐放開大地不能藏。過去未來見在﹐只是星兒消息﹐體物顯然彰。本自無形象﹐隨處見靑黃。性源淸﹐心地靜﹐發天光。木人半夜﹐倒騎鐵馬過銀潢。正是露寒煙冷﹐那更風淸月白﹐乘興水雲鄕。識破夢中夢﹐稽首禮虛皇。

百字令

贈眞蟾子葉大師

玄關欲透﹐做工夫﹑妙在一陽來復。天癸才生忙下手﹐采處切須虔篤。絕慮忘機﹐淸心釋累﹐認取虛無谷。鉛銀砂汞﹐一時辰內攢簇。霎時天地相交﹐甲庚無間﹐龍虎齊降伏。取坎塡離﹐乾體就﹑陽火陰符行足。至寶凝堅﹐眞蟾形兆﹐宜把靈泉沃。德圓功備﹐大師名注仙籙。

指中菴性命次序

玄關一竅﹐理幽深﹑至妙了無言說。陰極陽生初動處﹐便是采鉛時節。地下雷轟﹐山頭水降﹐滿地紅塵雪。行功之際﹐馬猿休縱顚劣。霎時虎嘯龍吟﹐夫懼婦合﹐鼎內丹頭結。身外有身猶未了﹐圓頓始能通徹。鬱鬱黃花﹐靑靑翠竹﹐此理應難泄。爲君舉似﹐水中撈取明月。

贈陳制幹

修眞慕道﹐樂淸虛﹑任意陶陶兀兀。富貴榮華都不戀﹐甘分淸貧徹骨。名利俱損﹐是非不辧﹐且把身埋沒。眞閒眞靜﹐誰知如是消息。爲言向上機緘﹐玄珠罔象﹐火候無時刻。一竅玄關通得透﹐頓悟非心非佛。情念雙忘﹐有無交入﹐胎備元神出。眼睛開放﹐光明周徧無極。

贈胡秀才

亙初一點﹐瑩如如﹑無相無形無質。不蕩不搖常正定﹐直是斷蹤絕迹。變化無方﹐顯微無間﹐妙理應難測。爲伊言破﹐屏除緣慮塵識。放教方寸虛澄﹐裏頭寧貼﹐方見眞端的。三五混融心月皎﹐照破本元來歷。爍爍圓明﹐如如不動﹐運化無休息。靜中拈出﹐蟾光爍破無極。

指老蟾張大夫下手

金丹大要﹐不難知﹑妙在陽時下手。日用平常須謹獨﹐莫縱虎龍奔走。心要安閒﹐身須正定﹐意在常存守。始終不怠﹐自然通透玄牡。其間些子淆訛﹐爲公直指﹐地下聽雷吼。立鼎安鑪非小可﹐運用斡旋憑斗。性本圓明﹐命基牢固﹐勘破無中有。老蟾成像﹐直同天地齊壽。

贈通菴

太初一點﹐本靈明﹑元自至純無雜。執著些兒千里遠﹐悟得只消時霎。方寸中虛﹐纖塵不立﹐何用調庚甲。承當得去﹐目前方信無法。个中顯訣難傳﹐無名可喚﹐貴在心通達。信手拈來君薦取﹐無罅豈容鍼劄。人我山頭﹐是非海裏﹐更要知生殺。養其無象﹐忘形靈地開發。

示眾破惑

成仙捷徑﹐在玄關﹑一竅四通八達。說與學人先立志﹐悟後只消時霎。可笑迷徒﹐不求師指﹐執著旁門法。般精般气﹐到頭都是兜搭。爭知大道堂堂﹐坦平驀直﹐也要師開發。會得善行無轍迹﹐玄牝自然開闔。一念無生﹐谷神不死﹐九轉工周匝。脫胎歸去﹐大羅天上行踏。

西江月

贈潘道人

眞土眞鉛眞汞﹐元神元气元精。三元合一藥方成﹐个是全眞上品。動靜虛靈不昧﹐成全實相圓明。形神俱妙樂無生﹐直謁虛皇絕境。

贈善友

至道本無言說﹐全憑立志剛堅。心常不昧究根源﹐一月千潭普現。會取擊風捕影﹐便知火裏栽蓮。任他海水變桑田﹐只這本來無變。

贈周守正

識破無人無我﹐何須求佛求仙。隨時隨處總安禪﹐一切幻塵不染。

選甚山居野處﹐何妨鬧市門前。執中守正固三田﹐久久神珠出現。

煉丹砂

詠玄牝示眾

玄牝少人通﹐說與諸公。休言南北與西東。不在四維並上下﹐不在當中。闔闢妙無窮﹐天地根宗。生生化化運神功。動靜機緘應不息﹐廣納包容。

示眾

至道本無傳﹐只要心堅。始終立志莫教偏。九載三年常一定﹐便是神仙。眞息自綿綿﹐靈地平平。饑來喫飯困來眠。夏月單衣冬蓋被﹐玄外無玄。

隱語

教外名言

佛書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由心造。是謂有造則有化﹐造化皆由心。人皆謂造化萬物者﹐造化之工也。予獨不然。造化本無工﹐萬物自造化也。何以故﹖一切萬物均有是心﹐旣有是心﹐便有造化﹐豈非自造化耶﹖且如世間一切有形﹐形本無無而生有﹐是謂造﹔有生便有滅。有滅則復歸於無﹐是謂化。造造化化﹐物之常也。一眞之性本有﹐有而無象﹐故無造無化﹐道之常也。人只知無造無化爲不造化﹐殊不知有大造化存焉。非明了者﹐其孰能知之。明了之士﹐智慧圓通﹐則能萬事見空﹐一心歸寂﹐超然獨存﹐故無造化也。若不明了﹐外著於身心世事﹐內住於受想行識﹐所以隨世變遷﹐隨形生滅也。目所見者﹐謂之色。領納在心﹐謂之受。旣受之在心﹐謂之想。想而不已﹐至於作爲﹐謂之行。隨行善惡各有報﹐謂之業識。業識紛紛﹐輪回之根本也﹐故不能出造化。苟有不被幻緣纏縛﹐不被法塵染污﹐不被迷情障礙﹐不被愛欲苦惱﹐則能照見五蘊皆空。五蘊旣空﹐造化何有﹖此卽是涅槃妙心也。予謂造化由心﹐復何疑哉。

道書云﹕有無相生。是謂無生有造也﹐有生無化也。又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是謂觀復知化也。知化則不化﹐不化則安得有造﹖非洞觀無礙者﹐孰能及此。洞達之士﹐淸靜光明﹐故能勘破身心世事。因虛幻中有有則爲物﹐物極則返﹐返射復歸虛幻也。作是觀者﹐則知無象之象﹐乃是實像﹔養其無象﹐象故常存﹔守其無體﹐體故全眞。至於純純全全﹐合乎大方﹐溟溟涬涬﹐合乎無倫﹐超出虛無之外﹐是謂無造化也。執著之者﹐身心不定﹐念慮交攻﹐所以喪其無象﹐散其無體﹐故流浪生死﹐常沈苦海也。苟有收拾身心﹐屏除念慮﹐內境勿令出﹐外境勿令入﹐內外淸靜﹐名爲照了。至於內忘其心﹐外忘其形﹐一眞洞然﹐如太虛廓然﹐無礙造化﹐又何有焉。

儒書云﹕不忮不求﹐無咎無譽。是謂不忮不求﹐則不受造也﹔無咎無譽﹐則不受化也。《易﹟繫》云﹕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予謂遠取諸物﹐則知萬緣虛假﹔近取諸身﹐則知五蘊皆空。外屏萬緣﹐內消五蘊﹐故能順天施運﹐懼樂於天。知物之始終﹐知幽明之故﹐知死生之說﹐窮理盡性﹐以至於命也。樂天故不憂﹐盡性故不疑。非致知者﹐孰能及此。致知者誠明靜定﹐故知生滅不停者﹐幻形也﹔差別不平者﹐妄心也﹔遷變不定者﹐時世也﹔敗壞不久者﹐事務也。觀練純熟﹐是名聖功﹐一以貫之﹐故無造化。若不致知﹐則不能格物﹐不能格物﹐則隨物變遷﹐性命安在﹖苟有變動不居﹐周流六虛﹐故天地合乎我﹐萬物備於我。至於復見天心﹐萬有歸一無﹐則造化息矣。譬如乾坤不變動﹔日月不運行﹐六子何有﹖六子不交重﹐陰陽不升降﹐萬物何有﹖乾坤之體﹐純一不雜﹐倒正不變﹐故無造化。造無造之造﹐大造也。化無化之化﹐大化也。作是見者﹐故知世間萬物皆是假合﹐陰陽運用無非幻妄﹐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觀之﹐三教惟心也﹐造化由心也﹐出造化亦由心也。

學佛之要﹐在乎見性。若欲見性﹐必先以決定之志﹐奪習俗之气﹐以嚴持之力﹐保洞然之明﹐然後照破種種空妄﹐心不著物﹐念不隨情。念是煩惱根﹐心是法塵種。念起則一切煩惱起﹐念息則一切煩惱息﹔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念起卽止﹐皆由自心。至於生滅滅已﹐寂滅爲樂﹐是見性也。今之學者不能見性者﹐爲事理二障所礙也。非大觀則不能解理障﹐非大止則不能除事障。大觀謂智斷也﹐大止謂力制也。智斷純熟﹐則理理皆空﹔力制純熟﹐則事事皆空。了三空之大空﹐知一眞之至眞﹐此大觀之至也。卽時身心世事﹑念慮情識﹐一齊都止﹐此大止之至也。非上上智﹐其孰能與於此。學道在乎存性。若欲存性﹐必先以慧劍斬羣魔﹐火符消六欲。次以定力忘情絕慮﹑釋累淸心﹐至於心淸累釋﹑慮絕情忘﹐是謂存性。眞性旣存﹐則無造化。今之學者﹐爲情識之所奪也。欲去情識﹐先除生滅心。心無生滅﹐身無生滅﹐定矣。去生滅心﹐必自無念之積習純熟﹐足可致無夢﹔無念之靜定純熟﹐足可致無生。無夢乃見在之大事也﹐無念乃末後之大事也。無生則不造﹐無夢則不化﹐不造不化﹐卽不生不滅也。非高上之士﹐其孰能與於此。

儒學之要﹐在乎盡性。若欲盡性﹐在明明德﹐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有定則能忘物我。艮卦辭云﹕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艮其背﹐忘其心也。不獲其身﹐忘我也。行其庭不見其人﹐忘物也。三者旣忘﹐何咎之有﹖此知止之至也。知止故能忘物我而全天理﹐是謂盡性也。今人不能盡性者﹐爲身心之累也。旣有累便有窒礙﹐必以剛斷果決。剛斷故能忘物﹐果決故能忘我﹐物我兩忘﹐盡性至命定矣。非神德聖功﹐其孰能與於此。予見世人多以此身爲有我﹐其不思之甚也。且如此身因造而有﹐未造之前有象乎﹖有名乎﹖有我乎﹖旣化之後有象乎﹖有名乎﹖有我乎﹖前後兩旣俱無﹐安得中間偏執有我耶。殊不知身心世事本來虛妄﹐三世推求了不可得。過去杳然何在﹐只今念念變遷﹐未來決定如是。歷劫以來大夢幻中﹐堅執妄緣﹐結成輪回種子﹐是以出生入死﹐無有了期。若復有人於此夢幻境中﹐證明了知而善消遣﹐豈非至人乎。予一日舉此公案﹐令門人參。二三子稍合符節﹐故作此書以贈之﹐以心傳心。若能直下承當﹐潛通默會﹐卽時知止﹐不謀其前﹐不慮其後﹐不戀只今﹐三者混成﹐得大自在。徜徉乎大寂滅之海﹐逍遙乎無何有之鄕﹐游泳乎自得之場。至此方知﹐造化於此何預焉。𨿽然﹐更有向上事在。且道喚甚麼做向上事﹖咦﹐掀翻無字腳﹐粉碎太虛空﹐方爲了事漢。祕之祕之。

絕學無憂篇並敍

所爲絕學者﹐非不學也。若以不學爲絕學﹐則罔無所知﹐只同常流也。此所謂絕學者﹐博學而至於絕學也。蓋由世人多學爲奇特﹐轉學轉不會也。聖人云﹕其出彌遠﹐其知彌少。又云﹕多則惑﹐少則得。正謂此也。前儒云﹕有爲終日息﹐無爲便不息。卽此意也。故作是篇以證之﹐使學徒不爲聲聞緣覺﹑學解見知所累也。

日用總玄玄﹐時人識未全。當推心上好﹐放下口頭禪。

法法非空法﹐傳傳是妄傳。不曾修福始﹐焉能有禍先。

不益便無損﹐不變豈能遷。不垢亦不淨﹐無缺亦無圓。

莫著嗔和喜﹐何愁迍與邅。不作善因果﹐那得惡因緣。

不聞興廢事﹐名利不相牽。精粗無憂惡﹐妍醜不憎憐。

不償歡喜債﹐都無恩怨纏。打開人我网﹐跳出是非圈。

淸虛不好古﹐恬澹倦希賢。休思今世後﹐放下未生前。

從他佛是佛﹐任伊仙是仙。旣無塵俗累﹐何憂業火煎。

有無俱不立﹐虛實任相連。都緣無取捨﹐自然無過愆。

來去渾忘卻﹐死生何預焉。居止無餘欠﹐隨處任方圓。

饑來一椀飯﹐渴則半甌泉。興來自消遣﹐困來且打眠。

達者明此義﹐休尋天外天。見前赤灑灑﹐末後亮娟娟。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