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通告第四十四號——關於中國黨內反對派問題

中央通告第四十四號
——關於中國黨內反對派問題

作者: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1929年8月13日

(一)编辑

  托洛斯基反對派在國際上是已經解決的問題,國際六次大會斷然地排斥這一組織是在分裂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已成為反革命的工具,特號召各國黨一致地肅清反對派所散布的非列寧主義的思想,消滅他在黨內的任何活動。最近,托洛斯基更明顯地成為資產階級最好的朋友,各國帝國主義甚至中國國民黨都在利用這一最好的工具,來做反世界革命反蘇聯以至反中國革命的宣傳。

(二)编辑

  過去曾經走入托洛斯基反對派的歧途中去的,只要不願為反革命的,現在多已覺悟認錯而回到列寧主義黨的旗幟之下,來一致奮鬥了。在這時,中國黨內忽然開始了他的活動,這並不是無因而至的事,很值得整個黨之嚴重的註意。固然我們不必誇大反對派在中國黨內之政治上組織上的作用,但是我們必須認清反對派思想經過一小部從莫斯科回來的學生的傳播與宣傳,經過中國機會主義思想予他以關於中國革命之共同見解的贊助,加以現時黨內理論水平線低微與黨內歷史糾紛尚有殘留,於是反對派在一般落後的消極的離開工作的黨員中,便有他暫時活動與發展的機會。據現時中央所發現的,他在黨內與黨外有他的秘密組織,有他的秘密的(對黨的而不是對敵人的《新生命》月刊久已連篇累牘地登了托洛斯基的文章)出版物。他也同各國反對派一樣地或更加甚地摭拾一些關於個人的非事實的無原則的謠言來攻擊黨的指導機關,尤其是中央,企圖借此團聚一切在某些問題上不滿意指導機關的分子到他的旗幟之下——反黨的旗幟之下。這一現象的發展,實不容許黨絲毫忽視。

(三)编辑

  中國黨內反對派的活動與在各國一樣地是與黨站在兩條路線上,站在對立的路線上來進行分裂黨之反革命的工作的。他們在口頭上在文字上確也用著列寧的名義來眩惑群眾,但中國革命的群眾與站在正確路線上的一般黨員都會知道他們的活動必然是一切反革命勢力的工具,來危害中國革命。現時托洛斯基反對派之亂用列寧名義與考茨基之亂用馬克思名義以掩飾其反革命罪惡的並沒有兩樣。

(四)编辑

  我們與托洛斯基反對派鬥爭的,主要的是思想上理論上的鬥爭。托洛斯基主義無論對於世界革命問題,對於蘇聯問題,對於中國革命問題,都處處與列寧主義站在完全相反的地位。托洛斯基主義最主要的危險便是:不承認一國範圍之內如蘇聯有建設社會主義的可能,忽視農民的革命作用,不承認贊助殖民地資產階級的民族革命運動是國際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的主要策略之一,不明白革命性質與動力的關系,於是乃形成托洛斯基的不斷革命論的主張,無論在任何時地,他都主張無產階級的革命運動要從建立無產階級的政權開始。故對於中國革命問題,中國黨內反對派所特別重視的,也是從“五卅”到現在,他們一貫主張中國無產階級不應與民族資產階級有一時的合作,不應加入國民黨,不承認國民黨當時是革命各階級的聯盟,武漢時期應當建立蘇維埃政權來與國民黨對抗,在現在則更不承認有地主階級與土地革命的存在,不承認資產階級性的革命尚未完成,認為現時中國革命已經死滅,故主張現時的中國無產階級應只推翻資產階級政權,應沒收中外資本家的大企業工廠,而實行社會主義革命。這種非布爾什維克的政治路線,在反對派方面說來,確是一貫而自成系統的,故我們必須指出他的基本謬誤,排斥他的整個綱領,然後才能肅清反對派的一切危害於革命的思想;如有人以為托洛斯基主義對於歐洲問題蘇聯問題雖然不對,但對中國革命問題還有某些部分的見解是對的,這種觀察完全是支解了托洛斯基主義,並且可給中國黨內的反對派借此為負隅之抗,混亂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革命理論,而有害於中國黨的正確路線之進行。

(五)编辑

  托洛斯基反對派不僅在思想上形成反列寧主義的路線,在組織上已純全做了反革命的工具。現時中國黨內反對派同樣也在黨內形成小組織的活動,這是破壞中國黨的統一之最險的企圖,是布爾什維克黨所絕不容許的。故中國黨除掉從思想上與反對派作堅決的鬥爭外,並要從組織上遵照共產國際的決議與無產階級的最高原則,堅決地消滅反對派在黨內的任何活動以鞏固黨的一致。

(六)编辑

  各級黨部及全黨同志必須站在國際六次大會及中央的正確路線之下,嚴重地註意這一問題,如果發現某一部分同志有反對派的思想宣傳,有任何小組織的秘密活動,黨除掉對於其思想給以嚴重駁斥外,並須將其活動的領袖毫無留戀地開除出去;對於參加這一組織的分子,主要的是用教育的方法,說服其自覺地向黨聲明退出這一組織並承認其錯誤,如被勸告而無效,則黨必須予以嚴重的制裁以至開除出黨。如有同志在其理論之某一部分與托洛斯基主義相似,則黨必須與之作堅決的理論鬥爭,且這些同志必須公開承認托洛斯基反對派的整個綱領與活動是錯誤的,是做成了反革命的工具,同時在行動上必須執行黨的正確路線,絕對不容許以自己錯誤的見解來代替或動搖黨的路線。

(七)编辑

  各級黨部對於中國黨內反對派的活動及與其思想上的鬥爭,須開會討論,並須有決議的回答,公開地采取斷然的排斥以絕其分裂黨的企圖。每一同志如發覺有人在黨內散布反對派的思想宣傳或從事小組織的活動,必須立即向所屬黨部報告,不應懷著好奇的心理代為隱藏甚至在同志中間反互相傳說;這樣,必將不自覺地做了反對派的宣傳和活動的工具,而有害於黨的鞏固和一致。

(八)编辑

  黨更須在一切思想鬥爭上,在一切革命策略上,嚴防托洛斯基主義思想之侵入,如我們反對帝國主義進攻蘇聯的鬥爭,必須從半殖民地的民族利益與階級利益的互相聯系上來認識蘇聯是中國民族解放的好友,蘇聯是全世界工人的國家,而主張保護蘇聯,不應如中國反對派只空喊為世界革命而保護蘇聯的口號而不聯系到現實的中國革命階段中為民族解放利益必須聯合蘇聯的主要內容相聯系;如我們在不混淆鄉村中反地主的土地鬥爭之主要矛盾的路線上號召雇農加緊對於富農的階級鬥爭決不同於反對派從社會主義革命觀點上認為與富農的鬥爭是目前中國鄉村鬥爭的主要內容。這一切的嘗試,都足以妨礙目前中國革命階段中的策略之正確的運用,都足以阻礙黨的一致前進而幫助敵人。故中國黨不僅在理論基礎上組織上,肅清托洛斯基反對派的思想與活動,並且要更加嚴重地註意在一切日常鬥爭與革命運動上,反對派的非列寧主義的策略從各方面侵入的嘗試。

(九)编辑

  在與反對派的思想鬥爭中,各級黨部全體同志必須與黨內反機會主義殘余的鬥爭聯系起來。現在中國機會主義思想關於中國革命問題的見解,正憑借著托洛斯基主義的理論,與他一無二樣地來反對現時黨的正確路線,企圖掩蓋過去的機會主義錯誤。故在現時中國黨內鬥爭的路線一方面是反對反對派的鬥爭,一方面必須努力於肅清機會主義殘余的鬥爭,且機會主義復活的企圖在中國黨內更有他的歷史殘留的根據,中國黨內的托洛斯基反對派又必然要利用這一鬥爭,以便掩藏在黨的組織之內,來擴大他自己的活動範圍。因此我黨在無產階級最高原則之下,必須堅決地反對黨內任何小組織的活動,反對機會主義殘留的復活,以肅清黨內各種不正確的思想,以消滅反對派所能利用的黨內基矗黨只有在根本肅清這些危害於革命的企圖和嘗試以外,中國革命才能在黨的領導之下更順利地進行,世界共產主義運動才更能得到鞏固與一致。

  中央

  一九二九,八,十三日。

附:   各級黨部討論此通告時,可參看《紅旗》關於反對派問題特刊的一切文字。

  根據中央檔案原油印件刊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