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首长在武汉革命派组织的座谈会上的谈话纪要

Vista-vlc.png 这篇文章可能需要清理,以符合维基文库的标准,欢迎清理和改善。如果您想要查看帮助,请看帮助页面

《中央首长在武汉革命派组织的座谈会上的谈话纪要》  

(1967.08.09至08.10)  

中央首长:周恩来、陈伯达、康生、谢富治、王力

时间:1967年8月9日凌晨至8月10日凌晨

地点:人民大会堂甘肃厅、福建厅。

八月八日,中央用专机将三钢、三新、三司革联的主要负责人朱鸿霞、夏邦银、丁家显、方保林、李想玉、但功荣、张立国、郭保安、谢帮柱、彭勋、高玉泽、魏梅森、雪湘明接来北京商讨大团结、大联合、拥军爱民、建立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及抓革命促生产等问题。九日凌晨三时二十五分至六时三十分,谢副总理、王力同志在人大会堂甘肃厅接见了大家。听取初步汇报并作了指示。参加接见的还有中央文革办事组张根成同志,北航红旗井冈山、吴介之同志。九日晚十一时三十五分至十日凌晨四时,周总理、伯达同志、康生同志、谢富治副总理、王力同志,再次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接见了上述单位的代表,进一步听取了武汉情况的汇报,首长们又一次作了重要指示。这次参加接见的除有上次到会的同志外,还有三司革联的另一代表曾庆元同志、武汉军区曾司令员、刘政委、十五军赵军长、方副军长、二十九师张政委及空军和北京、沈阳、广州、福建军区的主要负责同志吴法宪、郑维山、陈锡联、黄永胜、刘培善等。现将首长两次接见的讲话精神纪要如下:

一、毛主席、林副主席、党中央、中央文革小组非常关心武汉地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央报刊就武汉问题发表的社论比那一个省都多。毛主席抓住了武汉这个典型的例子,把坏事变成顶好顶好的事情,武汉出了反革命叛乱,矛盾暴露得充分,武汉军区和专政机构的问题都是在这场大风暴中彻底解决了。毛主席、党中央对武汉这样关怀,应该走在全国的前面,搞得更好、更好。现在武汉的形势大好,这应归功于毛主席,归功于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归功于全国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支援,大家可不能把功劳都算到自己的身上。已经取得的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许多艰巨的任务还摆在大家的面前。比如“百万雄师”吧,他们在全省的势力还不可低估,斗争还可能会出现反复。当然,不管怎么反复,我们必须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必然战胜一切。

二、武汉的右派势力还很大,革命造反派一定要团结起来,联合起来。三钢、三新一定要加强团结,武汉对长江两岸,对全国影响都很大。大家都是从白色恐怖中杀出来的,过去并肩战斗,共过患难。困难时在一起,胜利了莫分开。千万不可打内战。彼此多看对方的长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多作自我批评。中央首长一再指出,不要因为内战辜负了毛主席和全国人民的期望,要站得高、看得远,看到全省,还要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你们要对武汉负责,对湖北一共三千二百万人负责。国际上如援越抗美,武汉铁路不通,物资就过不去了。人家越南三千万人浴血抗战对付一个美帝国主义,如果你们三千万人打起内战来,跟人家比一比!

“二八声明”的大方向是对的。一·二六夺权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一个革命的夺权演习,大方向是对的。要支持。“二八声明”还是夺权斗争的继续,大方向还是针对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因此,它虽然存在着有缺点有错误的口号,如反托派(而且这些口号不是武汉的特产,是从北京传去的),但都是夺权时期的新生胎儿,毛里毛糙、并不漂亮,却富有生命力。陈再道抓住这个声明的非本质的方面,作为镇压革命的一个主要依据,“三二一通告”就是他对待“二八声明”的反革命行为的继续。一边是革命,一边是反革命、镇压革命,在这样的问题上,应当立场鲜明,支持革命的。“二八声明”把一些造反派同志当作成托派,所以,三新的同志提出了批评。如果这个批评的限度是“反托派”不对,但支持它要革命的大方向,就对了。然而,你们(指三新)的错误是超出了这个限度,客观上支持了军区的“二一八严正声明”,是个原则性的问题。对三新同志这个认识的错误,三钢的同志应当谅解,不能与陈再道的问题混淆起来。事实上,三新的同志很快发觉不对头了,在大风大浪中站在了革命方面,在对待军区的“三二一通告”及工总的问题上,你们(指三新)也还是一个思想支配的。小将在复杂的情况下,把形势看错了,这没有关系。而“七二○”事件是个最重要的考验,主要看“七二○”。过去的帐不要算了,对待“二八声明”应当批评支流,支持主流,光说“香花”、“毒草”这两个绝对概念是不行的。

革命派一定要实行大联合。至于走什么道路的问题,我们研究了一下。不是上海道路,也不是北京道路,应当是毛泽东思想的道路。除此以外,没有第二条道路,北京、上海只是一种方式。武汉有武汉自己的特点嘛!应当创造自己的经验,回去后,先搞个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把文化革命领导起来。在武钢,不支持九一三就是不支持革命。武钢树九一三,这是革命的利益,是全国人民的利益。当然,九一三也要团结联合其他革命组织,不要歧视人家。中央对武汉造反派的组织不能个个都点名,点名只能是一些出名的组织,不能说未点名就不是造反派组织。搞大联合必须以左派为核心。

三、“抓革命,促生产”是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中央非常关心武汉的生产问题。“百万雄师”怠工,我们造反派要顶起来。一月革命中,上海在抓生产上做出了榜样,大批学生到码头上去。你们现在要动员军队、工人、学生去疏通航道码头。现在是收割季节,还应动员学生到郊区去帮助收割,向贫下中农学习,学习劳动人民的优良品质。铁道运输部门必须把生产抓好,这不仅是关系到武汉,而且是关系到支援世界革命的问题。

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定要注意节约闹革命,不要搞那么多那么大的袖章。你们的袖章太精致了。

四、革命派一定要响应毛主席“拥军爱民”的伟大号召,高举拥军的旗帜。陈再道、钟汉华,不能代表解放军,他们是刘、邓司令部的人,是解放军的败类。他们的爪牙还是有的,但要相信解放军指战员百分之九十九是好的。解放军是毛主席亲手缔造的、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举世无双的人民子弟兵。没有解放军作坚强的后盾,绝不可能把文化大革命搞得这么彻底。美帝、苏修为什么不敢动,就是由于我们有人民解放军。武汉部队广大指战员和你们共过患难,你们要做拥军的模范。对毛主席、林副主席亲自选择派出和任命的曾司令员、刘政委,你们要信任他们,大力支持他们,要注意维护他们的威信。我们已决定武汉原军区党委改组,由新班子来领导。现在外面又传出什么“曾司令员在沈阳是支保的”,这是谣言。你们要回去辟谣,不要什么都怀疑。军队里边自己搞整风,他们会揭发出坏蛋来的。有错误你们可以揭发,但不要去冲击。

武汉出了个陈再道,这毕竟是少数个别的,不要全国到处都抓陈再道。现在有股风,到处都在揪军内一小撮,把精力都放在搞军内一小撮,没有调查研究就到处揪,到处揪陈再道,这是由武汉这个事件引起的,这是不对的,一定要真拥军,即使解放军负责同志一时支持错了,说了错话,做了错事,但只要改正了,你们就要拥护。对他们的缺点要热情帮助。我们解放军有个非常好的优点,就是一旦知道错了,就立即改过来。三支两军工作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指示的,你们要坚决支持。乱夺枪也是不对的,不能形成夺枪风。枪杆子一定要牢牢掌握在无产阶级手里,我们要把革命群众武装起来。武汉也要建立一支人民武装力量,由左派来掌握,把枪支发给左派。首先是武装工人,学校里应该搞军训。但要强调指出,人民武装是解放军的后备力量,它应由解放军来领导来指挥,首先要搞好大联合,然后才能武装起来。不联合就不发枪。

五、中央对武汉军区、人民武装部,都是彻底解决的方针。武汉的七二○事件是个分水岭。它检验了一切组织,一切人的政治态度。三司垮台了,这表明是没有中间道路可走的。因为是彻底解决,所以武汉的革命三结合的条件比别的地方要好。现在请大家来商量一下建立一个省革委会的筹备小组问题,你们提一提地方上有那些干部可以结合,革命群众组织的领导人可以考虑一下。

从王任重、院党委、工作组到陈再道,搞逼、供、信,群众写了检讨,不能算“叛徒”不能用他们检讨材料来攻击别人。因为他们是用共产党、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来搞的。这些材料不论在谁手里,应当一律退回本人,本人也不检讨,按去年十月五日中央决定处理。

公检法要一分为二,有人想造反,但是思想、工作方法还是旧的,好抓人,好抓小辫子。公检法的最大的任务是保护革命派嘛!想造反的也要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批判、改造旧的一套。

武汉不是有个联合指挥部吗?包括的范围比较广泛嘛,当然有的大组织也才有一个委员,但是在革委会建立以前,还应当起过渡的作用,将来要取消,由革筹小组代替。

六、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定要紧紧掌握斗争的大方向,高举革命的批判大旗,始终把矛头对准刘、邓及其在武汉的代理人。对于“百万雄师”和“公检法”中的一小撮坏头头及证据确凿的杀人凶手要实行专政。专政机关不抓,造反派也不要抓,要发动“百万雄师”中的群众起来揭,起来抓,这点要千万记住。专政机关在群众的要求和协助下,只抓极少数。对“百万雄师”必须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充分揭发一小撮坏头头的罪恶,对广大受蒙蔽的群众要做耐心细致的工作,要帮助,争取教育他们站到毛主席革命路线这一边来。

七、有的组织提到杀向社会,下厂、下乡问题,现在武汉问题还未彻底解决,现在仍然要以搞好武汉为主,有些地方需要下去的话,也要有组织有计划地去,下去的各革命组织要团结,要互相配合,不要单枪匹马地到造反派力量很弱的地方去,下去要与新的武汉军区联系。你们学生不要干涉、操纵工人运动,不要当保姆,要相信工人能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你们要向工人学习,做他们的小学生,要促进他们。工人组织不要包括机关干部,要实现按系统按部门的大联合。

总之,你们回去主要是抓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团结、大联合、三结合、大批判,建立筹委会,一个是拥军。

最后各革命组织的勤务员,纷纷向中央首长表态:决不辜负毛主席、党中央和全国人民的希望,一定按中央首长指示精神办事,一定为毛主席争气。

对这次接见的传达以此文件为准,其他传达和传单一律无效。

武汉钢工总 朱鸿霞 夏邦银

武汉钢二司 丁家显 方保林

钢九一三 李想玉 但功荣

新华工 张立国 郭保安

新湖大 谢帮柱 彭勋

新华农 高玉泽 魏梅森

三司革联 雪湘明 曾庆元

军区负责人 曾思玉 刘丰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日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