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王器銘文

中山王器銘文 戰國
中山王Cuò.svg鼎鑄造於中山王Cuò.svg14年(約前314年),1977年於河北省平山縣中山國王墓出土。中山王鼎高51.5公分,最大直徑65.8公分。鼎身刻有銘文469字。為頌揚中山王和司馬喜趁燕國內亂,奪取燕國幾十座城及數百里土地,鑄鼎及方壺以銘記。後嗣𫲨𧊒亦鑄圓壺頌其功績。

中山王Cuò.svg编辑

惟十四年中山王 作鼎,于銘曰:鳴呼語不悖哉!寡人聞之,與其溺於人也,寧溺於淵。昔者燕君子噲,叡弇夫悟,長為人宗,見於天下之物矣,猶迷惑於子之而亡其邦,為天下僇,而況才於少君乎?昔者,吾先考成王早棄君臣,寡人幼童未通智,惟傅姆是從。天降休命于朕邦,有厥忠臣賙,克順克俾,亡不率仁,敬順天德,以左右寡人。使知社稷之任,臣宗之義,夙夜不懈,以誘導寡人。今余方壯,知天若否,論其德,省其行,亡不順道,考度惟型。鳴呼欣哉!社稷其庶乎!厥業載祗。寡人聞之,事少如長,事愚如智,此易言而難行也。非信與忠,其誰能之?其誰能之?惟吾老賙是克行之。鳴呼攸哉!天其有刑,于在厥邦。是以寡人倞任之邦,而去之遊,亡懅惕之慮。昔者,吾先祖桓王,昭考成王,身勤社稷,行四方以憂勞邦家。今吾老賙親率三軍之眾,以征不義之邦,奮枹振鐸,闢啟封疆,方數百里,列城數十,克敵大邦。寡人庸其德,嘉其力,是以賜之厥命。雖有死辠及三世亡不赦,以明其德,庸其功。吾老賙奔走不聽命,寡人懼其忽然不可得,憚憚𢢜𢢜,恐損社稷之光,是以寡許之謀慮皆從,克有功,智也。詒死辠之有赦,知為人臣之義也。鳴呼,念之哉!後人其庸庸之,毋忘爾邦。昔者吳人併越,越人修教備信,五年覆吳,克併之至于今。爾毋大而肆,毋富而驕,毋眾而囂,鄰邦難親。仇人在旁。鳴呼,念之哉!子子孫孫,永定保之,毋替厥邦。

中山王Cuò.svg方壺编辑

惟十四年中山王 命相邦賙擇燕吉金,鋳為彝壷,節于禋斉,可法可尚,以饗上帝,以祀先王。穆穆濟濟,嚴敬不敢怠荒。因載所美,昭蔡皇功,詆燕之訛,以憼嗣王。惟朕皇祖文、武、桓祖成考,是有純徳,遺訓以施其子孫,用惟朕所倣,慈孝宣恵,舉賢使能,天不斁其有忨,使得賢才良佐賙,以輔相厥身。休知其忠信也,而尃任之邦,是以遊夕飲飤,寧有懅惕?賙竭志尽忠,以左右厥辟,不弐其心,受任佐邦,夙夜匪懈,進賢措能,亡有[車商/牛]息,以明辟光。敵曹燕君子噲,不辨大義,不忌諸侯,而臣宗易位,以内絶召公之業,乏其先王之祭祀;外之則将使上覲於天子之廟,而退与諸侯歯長於会同,則上逆於天,下不順於人也,寡人非之。賙曰:『為人臣而反臣其宗,不祥莫大焉。将与吾君替立於世,歯長於会同,則臣不忍見也。賙願從在大夫,以靖燕疆。是以身蒙皋胄,以誅不順。燕故君子哙,新君子之,不用礼義,不辨逆順,故邦亡身死,曾亡一夫之救,遂定君臣之位,上下之体,休有成功,刱闢封疆。天子不忘其有勳,使其策賞仲父,諸侯皆賀。夫古之聖王務在得賢,其即得民。故辞礼敬則賢人至,博愛深則賢人親,作斂中則庶民附。』鳴呼!允哉若言,明蔡之于壺而時觀焉。祗祗翼,昭告後嗣,惟逆生禍,惟順生福,載之簡策,以戒嗣王。惟徳附民,惟義可長,子之子,孫之孫,其永保用亡疆。

𫲨𧊒壺编辑

胤嗣𫲨𧊒敢明揚告:昔者先王慈愛迫媚,篤胄亡疆,日夜不忘大去刑罰,以憂厥民之罹不辜。又得賢佐司馬賙,而重任之邦。逢燕無道易上,子之大辟不義,反臣其宗。惟司馬賙齗諤僤怒,不能寧處,率師征燕,大闢邦宇,方數百里,惟邦之幹。惟朕先王,茅蒐田獵于彼新土,其會如林。馭右和同,四牡汸汸,以取鮮𬞩,饗祀先王,德行盛皇,隱𪫐先王。鳴呼!先王之德弗可復得,霖霖流涕,不敢寧處,敬命新地,禴祠先王,世世毋忘,以追庸先王之功烈,子子孫孫,毋有不敬,寅祗蒸祀。十三年左使車、嗇夫孫固、工[目/立]。重一石三百卅九刀之重。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