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經星同異考 (四庫全書本)

中西經星同異考 卷上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六
  中西經星同異考    天文算法類二推歩之屬提要
  等謹案中西經星同異考二卷
  國朝梅文鼏撰文鼏字爾表宣城人與其兄文鼎皆精研厯算之學互相商㩁多所發明此其所訂中西恒星名數也星經之最古者莫如巫咸甘石三家而其學失傳雖殘編尚存已不能知其端緒惟隋丹元子步天歌所列星象特為簡括故自宋以來天官家多據為凖繩迨明季厯法不騐而歐邏巴之法始行利瑪竇所撰經天該其名亦與中國相同而位座有無數目多寡與步天歌往往不合文鼏因据南懐仁儀象志所載星名依步天次序臚列其目而以有無多寡之故分行詳注其下其古歌西歌亦各載原文於後以便檢核南極諸星為古所未及者則併據湯若望厯書及儀象志為考証補歌附之於末盖七政之運行必憑恒星為考騐然在天成象天本無言隨人所標目為指名即據人所指名為測候指名不一則測騐多岐矣文鼏此編獨詳稽異同叅考互証使名實不病於叅差是亦中西兩法互相貫通之要領也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中西經星同異考原序
  經星同異考一卷發凡九則吾季弟爾素之所手輯也歳在戊辰余歸自武林武林友人張慎碩忱能製西器手鋟銅字如書法之迅疾余乃依歳差考定平儀所用大星屬碩忱施之渾葢而屬吾弟爲作恒星黄赤二星圖因於星之經緯逐一詳校乃知湯氏厯書圖表與南氏儀象志互有得失自其本法固多違異不第與古傳殊也因取其星名之同而数有多寡異於古人者别識之以成此書至其所爲辨正經緯之度者尚存别卷不盡於是而吾弟之爲此則已勤矣葢其時方有稿本次年巳巳余去京師五載至癸酉始歸山中吾弟乃出其繕寫重校之本示余視其年固己巳也甲戌中秋余乃爲之序曰自堯典有四仲之星而斗牽牛織女參𭥦龍尾鳥帑天駟天黿之屬襍見於易詩春秋左傳國語至禮記月令大戴之夏小正稍具諸星伏見之節葢星之有名其來逺矣古者觀天文以察時變敬授人時有厯有象圖書儀器宜莫不偹遭秦燔書棄先王之典羲和舊術無復可稽所僅遺者巫咸甘徳石申之殘編而三家之傳各别司馬子長世爲史官而天官厯書殊爲闕畧迄於後漢有張衡靈憲而器與書並亡自唐以後言觀象者率祖淳風晉隋兩志及丹元子歩天歌今考其說又與天官書無不參錯不待西學之興而始多同異也西厯黄道十二象與中土異而回回厯與歐邏巴復自不同故雙女或以爲室女隂陽或以爲雙兄至黄道内外之星或以爲六十象或以爲六十二象而貫索一星回回厯以爲缺椀歐邏巴以爲冕旒其餘星名亦多互異豈非以占測之家非一而所傳異辭安得謂彼中厯學自上世以來永遵一術而初無更變哉今所傳經天該之圖與其歌皆因西象所列而變從中厯之星座星名即見界圖之分形其出似在厯書未成之前圖星以圓空去中法猶近然與步天歌仍有不同者或以西星合古圖而有疑似不敢輒定遂並収之而有増附之星或以古星求西圖而弗得其處不能強合遂芟去之而成古有今無之星要之皆徐李諸公譯西星而酌爲之非西傳之舊余嘗見元趙緣督友欽石刻圖閣道六星在河中作磬折層階之象自天官書於營室言離宫閣道步天歌及晉隋宋三史並言六星而今圖表割其半爲王良星别取河中雜小星聫綴附益之其星十餘而形直絶異舊圖又去營室更逺正抵奎婁而西象固原無所謂閣道也由是以推其意爲更置者良已多矣且西厯言恒星有經度東行歳差而緯度終古如一然又言二至距緯古逺今近是黄極且有微移既言恒星之形畧無改易然又言王良之側有萬厯癸酉年新出之星其說亦未能歸一也竊嘗譬之地誌陵谷豈無小易而嶽瀆之大致自如然其名之所起亦人則爲之而已矣禹治水惟九州而舜受終時肇十有二州肇之爲言始也又况後世秦分爲三十六郡唐分十道宋分十五路疆域代更圖志因之而改或者遂欲本桑欽之水經而駁禹貢亦見其惑矣然則宜何如君子於其所可知不厭求詳其所不知闕之而已義所可求當歸畫一其所難㫁兩存之而已無泥古以疑今無執一以廢百謹守舊聞而無參意解此爲學之方即著撰之法自古之學者莫不盡然而况天之髙星辰之逺哉是則吾弟爲考之意也葢其義例已具發凡中矣而余於是重有嘆也葢自束髪受經於先君子塾師羅王賔先生往往於課餘晩步時指示以三垣列舎之状余小子自是知星之可識而天爲動物尋以從事制義未遑䆒精然心竊好之不幸先君子見背營求葬地不暇以他爲無何余小子忽忽年近三十始從倪觀湖先生受臺官通軌算交食法稍稍推廣求之元史宋志溯唐及晋至於兩漢是時余及仲弟和仲與季弟爾素三人而已夜則披圖仰觀晝則運籌推步考訂前史三人者未嘗不共也如是者凡数年及余得中西之書圖稍多朋友之益漸廣而仲弟不幸已前卒久矣爾素於余所有之書手鈔畧偹多所撰定然食指益衆家日益貧余兩人頻年授徙歳時相見不過数四頃余且爲東西南北之人經年累嵗羇棲於数百里数千里外欲如嚮者之相聚探討何可得哉何可得哉而余又善病且老矣雖嘗輯有古今厯法通考諸書妄自以爲闚古人之意集諸家之長而性嬾楷書又好増改稿與年積訖尠定本其在京師感於李少司馬之言努力作爲厯論六七十篇頗抒獨見其他算學新稿亦且盈尺而未能出以問世虚名之負累謬爲四方學者所知而欲傳之其人復求之不可得也竊不自揆欲畧倣蘓湖遺軌設爲義塾約鄊黨同學爲讀書之事此志果就即當息影却埽於山村庶幾収拾累年雜稿次第成帙稍存一得之愚以待來學則数十年癖嗜苦思亦或将有所歸著而凡事有天焉主之終不敢必其如何也且夫星同之學非小道也其事凌雜米鹽近於卜祝之爲而探厥源流乃根於天人理数之極雷同俚近之言既不足以行逺而義類稍深索解人正復寥寥天下之大敢曰無人然亦有同志数輩逺在天涯合并匪易助余成此者不吾弟之望更誰望乎因弟此書俯仰今昔而兼有冀倖於将來不覺其言之長也康熈甲戌中秋勿葊梅文鼏序












  中西經星同異考跋
  去年冬余侍安溪夫子於常之督學署中安溪示以所新鋟宣城梅定九先生厯學疑問三卷安溪學貫天人其推服定九先生以爲治厯之學古今一人而已余云聞其弟爾素先生現授經於吾邑安溪躍然曰是能盡得定九之底藴者余歸甫弛装即造先生先生示余以定九先生所著籌算諸書余深歎其精要先生塾課之餘覆玻璃於兩眼作細楷雖大寒暑不輟視之皆所撰天文書也長夏無事先生攜自著中西經星同異考一帙索題詞於余乗暇披閱見其搜比括次星名星數參差異同瞭然若掌紋之可數夫厯學之切於世用大矣而經家輒外之詭自髙寄以爲言理而略數實惮其難且繁而已治厯者推步必以算而考七政之運行必以恒星夫理數之自然尚可以想悟取之至於星之數與名皆人區别而指稱之一彼一此所執各殊膠戾乖刺稍不辨章則梗於臆而礙於口初學者耳目不一心志爲之不専遂至廢業者多矣即檢籍對核亦縻日耗力今睹先生之書詳而不雜簡而實盡殽列井然易以卒業雖以余之鈍且嬾亦津津不倦焉真學厯者之梯航而通中西厯者之中馗也此當與定九先生之中西算學通如二曜雙行於天地之間編之蘭臺不獨爲疇人星官所寳而吾儒之所藉以通天地人者咸於是覓鑰牡焉爲書此以告吾黨無徒溺於華虚之詞而震於厯學之難且繁而不問業也至於作書之源流及纂輯之法則有定九先生之序與先生之發凡在何須淺學者之添足置喙哉戊寅立秋旦鍾吾徐用錫跋






  中西經星同異考
  發凡九則
  厯以齊七政也然非先定恒星即七政無從可齊故曰七政如乗傳恒星其地誌也七政如行棊恒星其楸局也曰恒者謂其終古不易也曰經者謂其不同緯星南北行也經亦有恒之義焉是編專以中西兩家所傳之星數星名考其多寡同異故曰經星星宫之書自黄帝始重黎羲和之後志天文者紛糅不一漢張衡云中外之宫常明者百有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爲星二千五百微星之數葢萬一千五百二十至三國時太史令陳卓始列甘石巫咸三家所著星圖總二百八十三宫一千四百八十四星自唐以來厯家以儀象考測而宋兩朝志始能言某星去極若干度入某宿若干度爲說較詳此中國之學也西儒星學逺有端緒據厯書所譯周赧王丙寅古地末一測漢永和戊寅多禄某一測明嘉靖乙酉尼谷老一測萬厯乙酉第谷一測崇禎戊辰湯若望一測
  國朝康熈壬子南懐仁著儀象志又依東行歳差改定黄經及赤經緯今依南公志表稽其大小分爲六等一等大星一十有六二等星六十有八三等星二百有八四等星五百一十有二五等星三百四十有二六等星七百三十有二總計一千八百七十八星其微⿱⺾⿰氵亾小星則不能以數計焉此泰西之學也
  按紀星數太西測算凡可見可状之星一千二十二若微小者或不常見者或䑃黒者不與焉凡四十八像其多寡大小不等在黄道北者二十一像一曰小熊二曰大熊三曰龍四曰皇帝五曰守熊人六曰北冕旒七曰熊人八曰琵琶九曰雁鵝十曰岳母十一曰大将十二曰御車十三曰醫生又曰逐蛇十四曰毒蛇十五曰箭十六曰日鳥十七曰魚将軍十八曰駒十九曰飛馬二十曰公主二十一曰三角形共在北者三百六十星一等三二等十八三等八十四四等一百七十四五等五十八六等十三昏者十在黄道中者十二像一曰白羊二曰金牛三曰雙兄四曰巨蟹五曰獅子六曰列女七曰天秤八曰天蝎九曰人馬十曰磨蝎十一曰寳瓶十二曰雙魚共在中者三百四十六星一等五二等九三等六十四四等一百三十四五等一百零六六等二十九昏者三在黄道南者十五像一曰海獸二曰獵户三曰天河四曰天鬼五曰大犬六曰小犬七曰船八曰水蛇九曰酒瓶十曰烏鴉十一曰半人牛十二曰豺狼十三曰大臺十四曰南冕十五曰南魚共在南者三百十六星一等七二等十八三等六十四等一百六十八五等五十三六等九昏者一三方共一千二十二星分其大小一等共十五二等共四十五三等共二百零八四等共四百七十四五等共二百十七六等共四十九昏者六十四
  夾漈鄭氏通志天文畧言漢晉諸志所載諸星名數灾祥叢雜難舉惟隋丹元子作步天歌句中有圖言下見象或豐或約無餘無失今依宋史及文獻通考於各垣各宿備採以誌之曰古歌
  回回厯立成所載有黄道經緯者止二百七十八星其繪圖者止十七座九十四星亦無赤道經緯西厯所測恒星黄赤二道經緯度分各各備具其歌相傳爲利瑪竇所譔謂之經天該與古歌不同而其星體大小位置以及無名微星亦瞭若指掌大致與恒星表相爲發明故亦附著古歌之後而别之曰西歌按經天該一作經天訣薄子珏撰
  古云北極出地三十六度南極入地三十六度者據伊洛一方而言也其實中土所見北極髙度自二十四度起至四十二度止則此兩極出入度内諸星即皆中土所見之星是編諸星凡離南極二十三度以上者仍録各宿下以資仰觀葢滇粤諸方在所必睹豈可泥前言而盡廢乎至南極諸星雖中土所不見據泰西氏皆其遊厯所經目睹詳測著有圖象今並録之但其歌偶闕因稍據圖表以補之云
  北直順天府經一百三十度少緯四十度大名府經一百二十五度緯三十六度少
  山東濟南府經一百二十八度太緯三十七度少青州府經一百三十一度少緯三十六度太泰山經一百三十度半緯三十六度登州府經一百三十二度緯三十七度太
  東平經一百二十八度緯三十六度江南江寕府經一百二十八度緯三十二度揚州府經一百二十九度緯三十三度太浙江杭州府經一百三十一度緯三十度
  山西太原府經一百二十二度緯三十七度恒山經一百二十五度緯三十九度河南開封府經一百二十四度緯三十四度河南府經一百二十二度緯三十四度嵩山經一百二十一度太緯三十三度湖廣武昌府經一百二十四度緯三十二度洞庭湖經一百二十三度緯二十八度衡山經一百二十三度緯二十六度少
  江西南昌府經一百二十六度緯二十九度吉安府經一百二十六度緯二十八度鄱陽湖經一百二十七度緯二十九度福建福州府經一百三十度緯二十六度
  建寕府經一百二十九度緯二十五度廣東廣州府經一百二十四度緯二十三度雷州府經一百二十一度緯二十度半瓊州府經一百二十一度緯十八度
  庾嶺經一百二十四度緯二十六度廣西桂林府經一百二十一度緯二十六度陜西西安府經一百十八度緯二十五度漢中府經一百十六度太緯三十三度
  洮州經一百十四度緯三十五度岷州經一百十四度緯三十五度
  四川成都府經一百十六度緯三十一度貴州貴陽府經一百十九度緯二十五度
  雲南雲南府經一百十五度緯二十四度
  恒星在天終古不變原亦無名自觀象者欲藉形以識星因取其與物相似者或一星或數十星分别立名聯綴成象而中西之同異斯出焉西域星象原與中國迥别今恒星表所載及經天該猶是中國星名但位座有無数目多寡稍異耳是編各星下分註兩行右中左西其中西名数並同者更不贅列其数雖不同而星名不異者即分註曰西幾星其表内有稱某星南某星北某星内外東西等字者俱以附近相從原非本星正数則亦附註曰西外増幾星其古無而西有者曰古無其西無而古有者曰西無其西圖雖有而西表則無者曰西表無
  古厯皆言堯時冬至日在虚漢唐在斗今在箕此黄道星有歳差之騐也西厯則謂黄道不動而七政恒星悉東行則普天經星皆依歳差遷改此各星入宿古今不同之故然步天歌原為初學仰觀而設故附近三垣各宿之星連類而及入宿淺深無暇詳求而亦非其所急也經天該作於利氏初入之時大致亦以三垣二十八宿為序畧同步天然於入宿之經度有加詳矣而以歳差東行間與今表亦有出入今於古歌之原入某宿而今實不同者於各星下註明原屬某宿以便稽考
  按經星之動微渺難窺以全厯推之崇禎癸未上距帝堯甲辰三千九百二十年共差五十八度則以六十八年零七月十三日三時差一度二萬五千一百有餘年共差三百六十五度有竒為一周天㳺子六曰崇禎癸未上距帝嚳甲子四千零二十年止差五十七度約一嵗差一分少九秒七十年零六月差一度二萬五千七百三十五年差一周天
  合而觀之中與西異中與中亦自有異西與中異西與西亦自有異或詳於志或列於表或載於圖或著於歌著撰之人不一占測之時各殊天度既有歳差步筭且多新智執古以疑今已為膠柱尊西而廢古亦昩源流今以兩說並存標其同異庶令仰觀者有所依據則専家之業以參互而愈明於學厯者不無小補云爾康熈己巳夏五月宣城後學梅文鼏謹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