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丹淵集 (四部叢刊本)/拾遺下

拾遺上 丹淵集 拾遺下
宋 文同 撰 宋 家誠之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拾遺跋

陳眉公先生訂正丹淵集卷拾遺下

    宋  蜀 文 同與可 撰

    明  吳 毛 晉子晉

       蜀 李應魁務滋同叅

       吳 吳一標建先

  雜著

   移蒲江縣學諸生文

人旣生其五常之美巳潜牙于其中渾渾融融

𡨋漫晦䨴而罔克自章從之師所道有法駸駸

焉適柔良粹厚之區會眞參元而爲正人端士

矣反此固隔蔽其素所有也去而名嵬𤨏兇桀

叢然于天地間口鼻耳目眉齒鬚髪徒人耳亡

他繇始習之是與否巳諸生資朴淳茂歷監之

咸可彫飾繪𦘕以爲令器今旣學于元防當進

退勿怠以充溢乎所以願來之意元防貯儲其

深而宏予昔與之游備識之且不敢以誣諸生

諸生宜修心治身趨敎嚮誼毋甘浮淫毋生夸

驕毋輕語議毋妄施設毋尚䙝狎毋念荒逸毋

聽䜛嫉毋起怨背則諸生於謀巳也甚善予亦

重諸生習之是必見諸生爲正人端士矣恭之

哉時皇祐四年二月七日

   書卭州天慶觀希夷先生詩後

希夷先生陳摶字圖南後晉天福中來遊蜀聞

是州天師觀都威儀何昌一有道術善鎻鼻息

飛精漠然一就枕輙越月始寤遂留此學卒能

行之後歸𨵿中所修益高蛻老而嬰動如神人

太宗朝甞召入對問俞 旨賜詩與號放居華

山章靈暴奇乆乃解去逮今海內愚耋蚩稚具

齒舌者灼灼能道先生之所爲先生本儒人旣

繇虛無凢作謌詩皆擺落世故披聾劀盲蹊穴

易知毎一篇墜塵中雖市人亦誦誦不休謂眞

𨵿秘區(⿱艹石)可自到當時有贈昌一者親墨殿楹

上後人巳𢙢渝樠刻之歷祀■多自丁酉訖今實一百一十

四年苔塗埃昏藏隱晦黒積政不問皇祐庚寅

歲郡將博陵崔公制治之明年廷事簡休恬於

放奇考志得此卽徃臨視讀巳歎云此非遠形

外器者言耶解名纓脫利拲扶人于夷曠之鉅

逵爾達者所存深如是哉惜其陊腐不能乆傅

寓於石其幾乎乃求摸之顧謂其幕中文同曰

子可作系䟽其繇俾來者知所以然因而護持

貤于亡窮亦我曹謀也同唯唯謹執筆願書其

觕屬之末且拜公之所趣特高乎閡善而勿通

者萬萬矣中元日書

   重序九臯集

大邑缺令余以郡從事來攝其治旣至樂其少

訟而多暇獨未見有過從可延之與語議者問

左右皆言静林有老僧曰惟巳戒業甚高凢士

大夫之賢與其徒之名者多與之游無不謌詠

以道其爲人在里閭一切皆歸尊之不敢怠此

疑可以當君子之求訪者遂召來果與它浮圖

者異狀貌秀徤𬓛宇恢擴辯論博給根固基厚

信釋氏之門景星慶雲爾余大喜明日詣其所

居一室寥然遠介江上幽澹虛潔整整可愛視

其壁有畫儒者像榜云長秋山人胡昭甫字惟

岳眞者旁有賛乃巳師之辭講胡之美尤盛問

之曰此巳師師也當僣孟朝渠爲進士有詩名

于時不第巳師得學四聲於其門下今不幸而

其嗣泯絕巳師旣荷其敎誘竊懼其爲鬼而死

所食處故圖之庶朝夕得以瞻慕而歲時得以

獻享也余聞之益重其所存因而歎曰夫世之

具儒衣冠而把吾孔氏之書卷者過耳歷目莫

非皆仁義之說及於其所事師一反面不復更

名之者多矣況肯有䘏其沒後者耶巳師乃學

佛者斷念割愛實曰其事今反能如此宜乎吾

心之信確確而愈堅因索其詩得七百首携歸

諷誦累日温純謹愿含蓄意思誠鍾磬塤箎之

雅韻鸞鳳虎豹之奇采其春容彪炳不假於他

而一岀于自然矣余固願爲之序使行于世期

覽之者知巳師不獨號方𫀆而能爲辭章亦著

其行義磊砢魁特而絕出于衆人爾巳師字亞

休姓𬽦氏識余時年七十五歲云皇祐癸巳

元夜三更杳杳堂書此序

   崇壽禪師塔銘

禪師俗姓𬽦氏名惟巳字亞休卭州蒲頓人自

  趣尚便高遠不與鄰里諸兒同嬉戲惟是

聞作佛事則汛灑供獻恭勤精愿不敕之而自

率常𢙢若不能如法者父母異之乃俾隷大邑

静林僧籍以仁普爲師年十六遂落髪二十受

具戒來成都太慈寺聽講大乘諸經盡通曉奥

義後七年還舊居其所止悉荒落不治但腐椽

破壁欹邪罅漏陳屋數間而巳師恬然安一榻

處其中無厭色鄕人有胡昭甫惟岳者高世之

士善吟詩其最深處雖唐人蓋亦有未能到者

師師之入室矣師甞以詩見邑宰秘書丞滕

喬一讀重之來謝師見庭廡壞裂殆不可坐起

倡邑人爲修之未幾臺殿樓觀一一完具師之

德業自此愈遠聞閭里之人皆欽嚮之師是後

不復他出掃静室據古几宴坐一食遇物感興

時亦作詩其句度夷澹淸粹不若其徒之所爲

者與人語和輭未嘗輙迕人出入縣中六十年

亦未嘗以愛惡置利害於其間衆皆稱之師素

堅强少疾狀貌修偉慈恕温裕縣人無長少咸

願見之見必拜伏欣喜丁寧留連師誨諭慰滿

而後去一日忽召其弟子在前且曰人旣生理

當有死死常事非異事吾無死生且乆矣汝等

當體吾之所以無死生者愼勿戚戚如衆人乃

不累吾今日之所咐囑爾慕安等泣曰師胡爲

是言有何所緣耶師曰吾之神光一道去矣留

此無數刻汝當奉吾所戒曰惡不宜爲善不宜

失語巳攝足趺坐疊手⿰目𡨋目而逝摇挽不動嶷

如塑刻享年八十六治平元年十月二十三日

也遠近緇素來赴哭者殆千人衆謂宜以師之

眞身建蘇塗而扄藏之使來者觀相起善芟去

三毒回面正法不墮惡道亦師之不言之敎也

慕安等遂從其謀風神凝然愈乆不壊見者謹

畏如侍諸側余徃年嘗居郡幕識師甚熟後復

來權州事師則巳化矣歸日枉道過邑詣師塔

下旋遶瞻禮悲悼歎息雖然師之面目如生而

師之語言已不聞矣嗚呼熈寧五年余知陵州

師之孫慕眞來詣余求文以銘師之塔余昔旣

聞道於師也辭將云何乃銘之曰

   是身如浮雲  倐生而忽滅

   形質本何有  聚散俱爲幻

   夫人而昧此  演起無量法

   從一十百千  乃至萬億兆

   譬如蚕吐絲  纒縳身自獄

   旣倮而復羽  孳種無由斷

    出此而入彼   輪廻豈知覺

    師有大智鏡   初誰爲磨拂

    光明發虛空   浄無一塵染

    大曜滿法界  欲照誰能執

    收歛付諸匣   乃是所假者

    示現干世人   師以願力故

    師之所非相   眞實不思議

    凢所見聞者   依以爲漸入

    由此登佛地   其則固不遠

   書以告諸後  咸願起正信

   䊸竹記

䊸竹生于陵陽守居之北崖其始共本以出去

土未幾而遽分其三裁三尺倮然無他枝乃枿

蓋其顚未脫籜時蝎害之使然爾其一旣獨盛

將挺起爲垂巖所軋力不得競乃求虛以伸所

趣觝礙無所容屈已自保生意愈艱蟠空繚𨻶

拳局以進伏碻磝蔽蓊薉曾莫知其歷寒暑之

何許也余采藥過其下見之命聱齾二童奴撥

荒榛除腐蔓扶起而支持之則巳堅彊偃蹇宛

骫附地若不欲使人加哀憐於其不得遂諸生

理者然觀具抱節也剛潔而隆高其布葉也瘦

㾪而修長是所謂戰風日傲冰霜凌突四時磨

轢萬草之奇植也余歎視良乆聱者進而言曰

是將以瑞而名之可乎曰瑞生于人所易見俾

得以致之此獨處窮僻非瑞也齾者進而言曰

是將以怪而名之可乎曰怪起於不常有物體

自効以見駭於世此因地而然非怪也然則何

名而可曰天之生物槩授以生其各有所得失

之者莫不常繫乎其所託竹之爲物乃草水之

中甚賢者今此不幸不得其地以完其生上蔽

旁閼不使自通遂至於質狀如此然其天之所

與雖不能奮迅條達以盡其性而其所得短長

巨細之分當亦緣理而浸長之故其氣不能暢

茂於其內而其𫝑所以促蹙於其外也且其所

以若是者夫豈得巳哉今也就其所以不得巳

者而名之曰䊸庶使後之人知其得名之由以

不得巳而取之也於是聱齾並進而言曰公名

之旣聞命矣公平居常好戲爲此者盍摹之以

示於人乎余許之使聱者裂素齾者漬墨淸暁

上平雲閣爲濡毫而揮灑之自卯至辰而就乃

言此題其下熈寧壬子孟冬辛丑與可記




丹淵集卷拾遺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