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乙丙之際塾議第十七

乙丙之際塾議第十七
作者:龔自珍 清
本作品收錄於《定庵續集

三代之立言也,各有世。世其言,守其法。察天文,刻章蔀,儲曆,編年月,書日,史氏之世言也;規天矩地,匡貌言,防狂僭,通蒙蔽,順陰陽,布時令,陳肅聖哲謀,教人主法天,公卿、師保、大臣之世言也;言凶,言祥,言天道,或譣,或否,群史之世言也。群史之法,頗隸太史氏,不見述於孔氏。孔氏上承《堯典》,下因魯史,修《春秋》,大書日食二十又六事,儲萬世之曆,不言凶災。日食為凶災,孰言之?《小雅》之詩人言之,七十子後學者言之,漢之群臣博士言之。詩人之指,有瞽獻曲之義,本群史之支流。又詩者,諷刺詼怪,連犿雜揉,旁寄高吟,未可為典正。七十子以後學者,言君後象日月,適見於天,日月為食,漢臣之所昉也。漢臣采雅記古儀官書,造《周禮》,又頗增益《左氏傳》,皆有伐鼓救天之文。眾儒嘩咎時君,時君或自責,詔求直言,免三公,三公自免。大都君臣借天象傳古義,以交相儆也。厥意雖美,不得闌入孔氏家法。曰:古之公卿、師保、大臣、太史氏,不欲借天象儆人君歟?曰:立言各有緒,立教各有統,立官各有方,毋相借矣。大臣者,探本真以奉君,過言有誅,矧旁飾衛言?故慎毋借言矣。夫恒暘而旱,恒雨而潦,恒燠恒寒而疵癘,妨田功,妖人民,古無步之之術,雖有占譣塗傅之言,取虛象,無準的,無程期,箕子推本狂僭,孔子直書水旱,目為凶災宜矣。人主不學無藝能,雖借言以愚其君無所用;人主好學多藝能,必有能自察天文,步曆造儀者矣。將詰其臣曰:誠可步也,非凶災;誠凶災也,不可以步。借言者何以對?將大坐誣與謗。於是又有恒暘而旱,恒雨而潦,恒燠恒寒而疵癘,當儆人君,人君反不忌,雖箕子所寒心,孔子所危言,反坐誣與謗。言可以不中法乎哉!言可以不中法乎哉!其慎毋借言。後之擇言者何守?載筆治曆,守《春秋》;言咎徵,守箕子。

或曰:《易》曰:「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則之。」《說文》示字,謂日月星為下垂之象形也。是日月星有吉凶,非《洪範》之暘雨寒風。應之曰:日月星之見吉凶,殆為日抱珥,月暈成環玦,星移徙,彗孛,日五色,日月無精光,日月不交而食謂之薄之類。群史所識,有其占譣之書,今也亡之,古也有之,《係辭》所稱,亦若是而已矣,而豈謂日月食之可推步者哉?自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