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

(重定向自九天生神章經
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 晉朝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生神章經


三寶大有金書编辑

天寶君者,則大洞之尊神,天寶丈人則天寶君之祖炁也。丈人是混洞太無元高上玉虛之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億萬炁。後至龍漢元年化生天寶君,出書時號高上大有玉清宮。

靈寶君者,則洞玄之尊神、靈寶丈人則靈寶君之祖炁也。丈人是赤混太無元玄上紫虛之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萬炁。後至龍漢開圖,化生靈寶君,經一劫至赤明元年。出書度人時,號上清玄都玉京七寶紫微宮。

神寶君者,則洞神之尊神,神寶丈人則神寶君之祖炁也。丈人是冥寂玄通元無上清虛之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萬炁。後至赤明元年,化生神寶君,經二劫至上皇元年,出書時號三皇洞神太清太極宮。

此三號雖年殊號異,本同一也,分為玄元始三炁而治。三寶皆三炁之尊神,號生三炁,三號合生九炁。九炁出乎太空之先,隱乎空洞之中,無光無象、無形無名、無色無緒、無音無聲、導運御世,開闢玄通,三色混沌,乍存乍亡。運推數極,三炁開光,炁清高澄,積陽成天,炁結凝滓,積滯成地。九炁列正,日月星宿,陰陽五行,人民品物,並受生成。天地萬化,自非三元所育,九炁所導,莫能生也。三炁為天地之尊,九炁為萬物之根,故三合成德,天地之極也。人之受生於胞胎之中,三元育養,九炁結形。故九月神布,炁滿能聲,聲尚神具,九天稱慶。太一執符,帝君品命,主錄勒籍,司命定筭,五帝監生,聖母衛房,天神地衹三界備守。九天司馬在庭,東向讀《九天生神寶章》九過,男則萬神唱恭,女則萬神唱奉,男則司命敬諾,女則司命敬順,於是而生。九天司馬不下命章,萬神不唱恭諾,終不生也。夫人得還生於人道,濯形太陽,驚天駭地,貴亦難勝。天真地神,三界齊臨,亦不輕也。當生之時,亦不為陋也。所以能愛其形,保其神,貴其炁,固其根,終不死壞,而得神仙,骨肉同飛,上登三清,是與三炁合德,九炁齊并也。但人得生,而自不能尊其炁,貴其形,寶其命,愛其神,自取死壞,離其本真耳。

九天生神章,乃三洞飛玄之炁,三合成音,結成靈文,混合百神,隱韻內名,生炁結形,自然之章。天寶誦之,以開天地之光。靈寶誦之,以開九幽長夜之魂。神寶誦之,以制萬靈。太一誦之,以具身神。帝君誦之,以結形。九天誦之,以生人。學士誦之,以昇天。鬼靈聞之,以昇遷。凡夫聞之,以長存。幽魂聞之,以開度。枯朽聞之,以發烟。嬰孩聞之,以能言。死骸聞之,以還人。三寶神奧,萬品生根,故非鬼神所知,凡夫所聞也。夫學上道,希慕神仙,及得尸解,滅度轉輪,終歸仙道,形與神同,不相遠離,俱入道真。而無此文,則胞胎結滯,死炁固根,真景不守,生炁無津,九戶閡塞,體不生神,徒受一形,若寄炁而行。學得此法,可坐致自然。三寶尊重,九天至真,祕之大有,九重金格紫陽玉臺。自非天地一開,其文不出。元始禁書,非鬼神所聞,竊之者風刀萬劫,魂死無生。依科遵奉,形神同仙。三元宮中,宿有金名,紫字刻書,來生應為三清神仙之人,當得此文。有其緣會,當齎金寶,奉師效心,依科盟受,閉心奉行,慎忽輕泄,風刀考身。

修行之法:千日長齋,不關人事,諸塵漏盡,夷心默念,清香執戒,入室東向,叩齒九通,調聲正炁,誦詠寶章。誦之一過,聲聞九天。誦之二過,天地設恭。誦之三過,三界禮房。誦之四過,天王降仙。誦之五過,五帝朝真。誦之六過,魔王束身。誦之七過,星宿停關。誦之八過,幽夜光明。誦之九過,諸天下臨,一切神靈,莫不衛軒。一過徹天,胞原宣通。二過響地,胎結解根。三過神禮,魂門練仙。四過天王降仙,魄戶閉關。五過五帝朝真,藏府清涼。六過魔王伏諾,胃管生津。七過星宿朗明,孔竅開聽。八過幽夜顯光,三部八景,整具形神。九過諸天下臨,三關五藏、六府九宮、金樓玉室,十二重門、紫戶玉閤,三萬六千關節,根源本始,一時生神。九過為一遍,一遍周竟,三界舉名,五帝友別,稱為真人。十遍通炁,制御萬靈,魔王保舉,列上諸天。百遍通神,坐致自然,太一度符,元君受生。千遍通靈,坐在立亡,仙童玉女,役使東西。萬遍道備,馳騁龍駕,白日登晨。

元始天尊,時靜處閑居,偃息雲宮黃房之內、七寶幃中。熙夷養素,空碧練真,耽咀洞慧,俯研生神,理微太混,嘯朗九天。是時飛天大聖無極神王、玉輔上宰、四協侍晨,清齋建節,侍在側焉。憑瓊顏而妙感,仰靈眸而開襟,竊神章而踴躍,餐天音而蒙生,敢乘機而悟會,冒靈盼而披心。於是飛天大聖無極神王,前進作禮,稽首而言,上白天尊:賤臣幸會,得仰侍靈軒,不以短狹,叨濯冥律,重悟凝玄,位登神王。總御生死,領括天僊,賞監七覺,遠覽遐方,雍觀上宰,對司侍晨。方當乘機應會,履九太陽,洞理陰符,撫掌兆民。大運將期,數終甲申,洪流蕩穢,凶灾彌天,三官鼓筆,料別種入,考筭功過,善惡當分。自赤明以來,至上皇元年,依元陽玉匱,受度者應二十四萬人。開皇以後,數至甲申,諸天選序,仙曹空廢,官僚不充,遊散職司,皆應選人。依元陽玉曆,當於三代,更料有心積善建功,為三界所舉,五帝所保,名在上天者,取十萬人以充其任。又當別舉一十二萬人,以充儲官。如此之例,或以宿名玄圖,或以骨像合仙,或以滅度,因緣轉輪,或以篤好三寶,善功徹天,或供養三寶,為三官所稱,或修齋奉戒,功德積感,或施散財寶,建立道堂,或救卹窮乏,濟度天人,或為三師建功充足,天官有名,考算簿錄,三官相應,皆逆註種名,上下有別,毫分無遺。又九幽之府,被東華青宮九龍符命,使拔九幽玉匱男女死魂、宿名有善,功德滿足,應受開度者,取三十二萬人,以充甲申驅除之後,開大有之民。當此之時,生死交會,善惡分判,得過者真為樂哉。然三官相切,文墨紛紜,龍門受會,鳥母督仙,萬聖顯駕,晝夜無閑,功過平等,使生死無偏,此之昏鬧,亦臣之憂矣。大期既切,觸事闕替,恒恐一旦受罹公門。伏聞天尊造大慈之化,垂憐蒼生,開九天之奧,以濟兆民。明科有禁戒,非賤臣所可參聞。然大數有期,甲申垂終,運度促急,大法宜行。使有心者得於考算之中,聞於法音,開示於視聽,勸化於未悟者也。緣玆上陳,懼觸天顏,願見哀愍,賜所未聞。

於是天尊撫几高抗,凝神遐想,仰誦洞章,嘯詠琳琅。良久,忽然歎曰:上範虛漠,理微太幽,道達重玄,炁冠神霄,至極難言,妙亦難超。子既司帝位,受任神王,飛天翼於瓊闕,四宰輔於明輪,遐盼極覽,領綜無窮,雍和萬化,撫料蒼生。今大運啟期,三五告辰,百六應機,陽九激揚,洪泉鼓波,萬災厲天,四宮選舉,以充種民。三代昏亂,善惡宜分。子當勞心兆庶,疲於三官,興廢之際,事須開能。今以相委,其勉之焉。寶書妙重,九天靈音,施於上聖,非鬼神所聞。明真有格,四萬劫一行。今冒禁相付,子秘之矣,慎勿輕傳。登命九天司馬,侍仙玉郎,開紫陽玉笈、雲錦之囊,出《九天生神玉章》。四輔列位,五老監真,太一命辰,玉帝唱盟,一依俯仰明真具典,南向長跪,以付飛天無極神王。法事既畢,諸天復位。

天尊重告飛天神王:此九天之章,乃三洞飛玄之炁,三會成音,結成真文,混合百神,隱韻內名。故太一試觀,攝生十方,領會洞虛,啟誓丹青。自無億劫因綠,宿名帝圖,不得參見。得眄篇目,九祖同仙。當採擇其人應為仙者,七百年中,清齋千日,齎金繒誓心,依盟以傳。慎之則享祚,漏之則禍臻,享祚則福延九祖,德重山海,招禍則考流億劫,痛於毒湯,風刀相刑,可不慎之焉。

始青清微天寶章编辑

元始洞空無,三炁精上門。紫容觀太空,四明植靈根。妙化發東瓊,三翩起西崑。

號應九玄清,五華帶錦雲。離羅煥神燈,七精耀北玄。飄飄上清畿,奕奕帝一尊。

落落高上章,羽童何紛紛。流香本無色,洞入萬仙羣。左迴三流劫,右轉九天關。

金華纓玉童,八風舞空輪。四時無停機,青白早明分。九九改劫運,三三度一春。

天地有終會,祕激歸在翻。洞明正一法,嚴修六天文。太平返空無,奉翊後聖君。

元白禹餘靈寶章编辑

靈風起西門,錦雲生東瓊。三炁煥玉洲,流香乘東輕。玉華披風散,倏忽朗九清。

騫林耀朱日,黃水逐月生。中有採芝童,衣羽戴飛音。颷景萬領風,逍遙宴綠軿。

總御九空輪,運開萬稽程。左命三天文,右攝六天兵。檢炁返空洞,六度應運傾。

劫運自有會,誰測敗與成。弘波輪靈罡,六合無遺形。白屍漂長流,孤魂因復靈。

悲此去來際,乃覺正法明。至學加精修,東華結瓊名。欣有白簡人,相與樂太平。

玄黃太赤神寶章编辑

洞關運天綱,五炁輪三微。紫戶吐瓊簡,金門納神暉。八會交真風,晃朗重明開。

天際九清外,落落高神迴。三色返空無,四候應玉畿。河侯已鼓筆,五行潛相推。

六度無終劫,運極乘炁歸。萬魔羅天布,羣兇竟吐威。兆民負災衝,積屍令人悲。

妙哉正法文,理劫明不衰。至時奉相迎,契在九天飛。與爾期太平,放心無翮飛。

鬱單無量天生神章第一编辑

帝真胞命元元一黃演之炁编辑

混合空洞炁,飛爽浮幽寥。延康無期劫,眇眇離本條。苦魂沉九夜,乘晨希陽翹。

大有通玄戶,鬱單降晨霄。黃雲凝靈府,陰陽炁象交。胞元結長命,惡根應化消。

桃康合精延,二帝秀玉飄。灌溉胞命門,精練神不彫。九天命靈章,生神神自超。

元君遏死路,司馬誦洞謠。一唱萬真和,九遍諸天朝。稽首恭劫年,慶此榮舊苗。

上上禪善無量壽天生神章第二编辑

帝真胎命元洞冥紫戶之炁编辑

無量結紫戶,炁尊天中王。開度飛玄爽,凝化輪空洞。故根離昔愛,緣本思舊宗。

幽夜淪遐劫,對盡大運通。帝真始明精,號曰字元陽。孾兒伯史華,結胎守黃房。

斬根斷死戶,熙頤養孾童。禪善導靈炁,玄哺飛天芳。華景秀玉質,精練自成容。

務玄育上生,羅列備明堂。太虛感靈會,命我生神章。一唱動九玄,二誦天地通。

混合自相和,九遍成人功。大聖慶元吉,散華禮太空。諸天並歡悅,一切稽首恭。

梵監須延天生神章第三编辑

帝真魂命元長靈明仙之炁编辑

須延總三雲,玄元始炁分。落落大梵布,華景翠玉尊。明梵飛玄景,開度長夜魂。

遊爽赴期歸,炁炁返故根。大帝號陽堂,字日八靈君。九開綠迴道,胎炁生上元。

陵梵度命籍,太一輔精延。泥丸敷帝席,三部八景分。魂生攝遊炁,九轉自成仙。

琅琅九天音,玉章生萬神。三徧列正位,炁參八辰門。玄關遏死戶,靈鎮津液源。

應會感靈數,明道潛迴輪。慶此孾兒蛻,稽首讚洞文。

寂然兜術天生神章第四编辑

帝真魄命元碭尸冥演由之炁编辑

寂然無色宗,兜術抗大羅。靈化四景分,萬條翠朱霞。遊魄不顧反,一逝洞羣魔。

神公攝遊炁,飄飄練素華。榮秀樁劫期,乘運應靈圖。空洞生神章,瓊音逸九霞。

一唱萬真會,騫爽合成家。九轉景靈備,鬱鬱曜玉葩。兜術開大有,一慶享祚多。

上聖迴帝駕,孾兒欻以歌。不勝良晨會,一切稽首和。

波羅尼蜜编辑

不驕樂天生神章第五编辑

帝真藏府命元五仙中靈之炁编辑

翻翻五帝駕,飄飄玄上門。遊步黃華野,迴靈驕樂端。採集飛空景,舊爽多不存。

太微迴黃旗;無英命靈旛。攝召長夜府,開度受生魂。公子輔黃寧,總錄具形神。

玉章洞幽靈,五轉天地分。炁練元藏府,紫戶自生僊。數周眾真會,啟陽應感繁。

玉女灌五香,聖母慶萬年。三界並歡樂,稽首禮天尊。

洞元化應聲天生神章第六编辑

帝真靈府命元高真沖融之炁编辑

應聲無色界霄映冠十方。迴化輪無影,冥期趣道場。靈駕不待轡,朗然生神章。

空洞諒無崖,玄爽亦為疆。練胎返本初,長乘飛玄梁。蘄畜喪天真,散思候履常。

斬伐胞樹滯,心遊超上京。願會既玄玄,吾我理兼忘。介福九天端,交禮地辰良。

混化歸元一,高結元始王。稽首儔靈運,長謝囂塵張。

靈化梵輔天生神章第七编辑

帝真元府命元高僊洞笈之炁编辑

玄會統無崖,混炁歸梵輔。務猷運靈化,潛推無寒暑。乘數構貞條,振袂拂輕羽。

瓊房有妙韻,汎登高神所。圓輪無停映真仙參列序。上上霄衢邈,洞元深萬巨。

秀葉翳翠霞,停蔭清泠渚。遨翫悟五神,繁想嘯明侶。五難緣理去,沖心自怡處。

爽魂隨本根,亹亹空中伫。七誦重關開,豁滯非神武。運通由中發,高唱稽首舉。

高虛清明天生神章第八编辑

帝真華府命元真靈化凝之炁编辑

清明重霄上,合期慶雲際。玉章散沖心,孤景要靈會。煥落景霞布,神衿靡不邁。

玉條流逸響,從容虛妙話。靈音振空洞,九玄難幽裔。感爽無凝滯,去留如解帶。

明識生神章,高遊無終敗。玄景曜雲衢,跡超神方外。應感無方圓,聊以運四大。

研心稽首誦,眾聖共稱快。

無想無結無愛天生神章第九编辑

帝真神府命元自然玄照之炁

無結固無情,玄玄虛中澄。輪化無方序,數來亦叵乘。誰云無色平,峨峨多丘陵。

冥心縱一往,高期清神徵。良遇非年歲,劫數安可稱。浮爽緣故條,返胎自有恒。

靈感洞太虛,飛步霄上冰。津趣鼓萬流,潜凝真神登。無愛固無憂,高觀稽首升。

太極真人頌二首编辑

大道雖無心,可以有情求。伫駕空洞中,迴盼翳滄流。淨明三界外,蕭蕭玉京遊。

自無玄挺運,誰能悟冥趣。落落天漢澄,俯仰即虛柔。七玄散幽裔,返胎順沈浮。

冥期苟潜凝,陽九無虞憂。睹此去來會,時復為淹留。外身而身存,真仙會良儔。

亹亹玄中趣,湛湛清漢波。代謝若旋環,椿木不改柯。靜心念至真,隨運順離羅。

感應理常通,神識逮自徂。淡遊初無際,繁想洞九霞。飛根散玄葉,理反非有它。

常能誦玉章,玄音徹霄遐。甲申洪灾至,控翮王母家。永享無終紀,豈知年劫多。

誦經應驗编辑

蜀青城山乃神仙會府。昔蜀主孟昶往祈,見女真麻姑,致齋壇側。青城令有獻美女張氏,遂納之,名之曰麗華,同處于丈人觀。忽一夕迅雷掣電,暴雨猛風,掀拔屋宇,騰空散落,張氏遂殞命,葬山下。後數十年上元節,丈人觀道士李若沖夜歸,憩於山前。忽竹陰有一女子號泣而出,詣若沖前賦詩云:獨外經秋墮鬢蟬,白楊風起不成眠。澄思往日椒房寵,淚濕衣襟損翠鈿。言訖,復泣而退。若沖還觀,見丈人殿上有衣冠朱履之士,皆面北立,如有奏對。殿下廊廡問列諸罪人,見獄卒引一女子,縶於鐵柱,杖之,號叫痛楚,徐察之,乃山前逢之者。俄頃,善神以劍指若沖曰:今夕上元天官,自五嶽丈人,校勘生死罪目,不宜久立。若沖乃潛避達旦,具白其師唐洞卿。唐日:汝知之乎,此乃張麗華也。昔寵幸於此,褻瀆上真,致獲斯罪。既以詩告汝,汝當救之。曰:何法可救。曰:但轉《九天生神章》九卷,奏金籙白簡,可免斯苦,即自託生。偶遇臨邛牧田魯儔設黃籙,若沖遂置簡書疏,轉經十過,投仗醮所,因而救度。誦至九卷,適丁焚簡之時,若沖即回向而爇之。明日張氏所葬之地,有沙字四句云:符吏忽忽扣夜扃,便隨金簡出幽冥。蒙師薦拔恩非淺,領得生神九過經。

若沖諦觀:太上垂教,憫諸眾生,故立救拔之門,以濟生死之路。嗚呼,世人欲濟度先亡者,誠當崇此瓊文,為超脫之捷徑,謹書于經末,以為崇奉之勸云。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