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懷 九歎
楚辭卷第十六
作者:劉向 西漢
九思
本作品收錄於《楚辭


逢紛编辑

伊伯庸之末胄兮,諒皇直之屈原。
云余肇祖于高陽兮,惟楚懷之嬋連。
原生受命于貞節兮,鴻永路有嘉名。
齊名字於天地兮,並光明於列星。
吸精粹而吐氛濁兮,橫邪世而不取容。
行叩誠而不阿兮,遂見排而逢讒。
后聽虛而黜實兮,不吾理而順情。
腸憤悁而含怒兮,志遷蹇而左傾。
心戃慌其不我與兮,躬速速其不吾親。
辭靈修而隕志兮,吟澤畔之江濱。
椒桂羅以顛覆兮,有竭信而歸誠。
讒夫藹藹而漫著兮,曷其不舒予情?
始結言於廟堂兮,信中塗而叛之。
懷蘭蕙與衡芷兮,行中野而散之。
聲哀哀而懷高丘兮,心愁愁而思舊邦。
願承閒而自恃兮,徑淫曀而道𡔏
顏黴黧以沮敗兮,精越裂而衰耄。
裳襜襜而含風兮,衣納納而掩露。
赴江湘之湍流兮,順波湊而下降。
徐徘徊於山阿兮,飄風來之洶洶。
馳余車兮玄石,步余馬兮洞庭。
平明發兮蒼梧,夕投宿兮石城。
芙蓉蓋而蔆華車兮,紫貝闕而玉堂。
薜荔飾而陸離薦兮,魚鱗衣而白傭蜺。
登逢龍而下隕兮,違故鄉之漫漫。
思南郢之舊俗兮,腸一夕而九運。
揚流波之潢潢兮,體溶溶而東回。
心怊悵以永思兮,意晻晻而日頹。
白露紛以塗塗兮,秋風瀏以蕭蕭。
身永流而不還兮,魂長逝而常愁。
歎曰:
譬彼流水紛揚□兮,
波逢洶□濆壅滂兮。
揄揚滌盪飄流隕往觸崟石兮,
龍卬脟圈繚戾宛轉阻相薄兮,
遭紛逢凶蹇離尤兮,
垂文揚采遺將來兮。

離世编辑

靈懷其不吾知兮,靈懷其不吾聞。
就靈懷之皇祖兮,愬靈懷之鬼神。
靈懷曾不吾與兮,即聽夫人之諛辭。
余辭上參於天墜兮,旁引之於四時。
指日月使延照兮,撫招搖以質正。
立師曠俾端辭兮,命咎繇使並聽。
兆出名曰正則兮,卦發字曰靈均。
余幼既有此鴻節兮,長愈固而彌純。
不從俗而詖行兮,直躬指而信志。
不枉繩以追曲兮,屈情素以從事。
端余行其如玉兮,述皇輿之踵跡。
群阿容以晦光兮,皇輿覆以幽辟。
輿中塗以回畔兮,駟馬驚而橫□。
執組者不能制兮,必折軛而摧轅。
斷鑣銜以馳騖兮,暮去次而敢止。
路蕩蕩其無人兮,遂不禦乎千里。
身衡陷而下沈兮,不可獲而復登。
不顧身之卑賤兮,惜皇輿之不興。
出國門而端指兮,冀壹寤而錫還。
哀僕夫之坎毒兮,屢離憂而逢患。
九年之中不吾反兮,思彭咸之水游。
惜師延之浮渚兮,赴汨羅之長流。
遵江曲之逶移兮,觸石碕而衡游。
波澧澧而揚澆兮,順長瀨之濁流。
淩黃沱而下低兮,思還流而復反。
玄輿馳而並集兮,身容與而日遠。
櫂舟杭以橫濿兮,濟湘流而南極。
立江界而長吟兮,愁哀哀而累息。
情慌忽以忘歸兮,神浮游以高厲。
心蛩蛩而懷顧兮,魂眷眷而獨逝。
歎曰:
余思舊邦心依違兮,
日暮黃昏羌幽悲兮,
去郢東遷余誰慕兮,
讒夫黨旅其以茲故兮,
河水淫淫情所願兮,
顧瞻郢路終不返兮。

怨思编辑

惟鬱鬱之憂毒兮,志坎壈而不違。
身憔悴而考旦兮,日黃昏而長悲。
閔空宇之孤子兮,哀枯楊之冤鶵。
孤雌吟於高墉兮,鳴鳩棲於桑榆。
玄蝯失於潛林兮,獨偏棄而遠放。
征夫勞於周行兮,處婦憤而長望。
申誠信而罔違兮,情素潔於紐帛。
光明齊於日月兮,文采燿於玉石。
傷壓次而不發兮,思沈抑而不揚。
芳懿懿而終敗兮,名靡散而不彰。
背玉門以□騖兮,蹇離尤而干詬。
若龍逢之沈首兮,王子比干之逢醢。
念社稷之幾危兮,反為讎而見怨。
思國家之離沮兮,躬獲愆而結難。
若青蠅之偽質兮,晉驪姬之反情。
恐登階之逢殆兮,故退伏於末庭。
孽臣之號咷兮,本朝蕪而不治。
犯顏色而觸諫兮,反蒙辜而被疑。
菀蘼蕪與菌若兮,漸□芋本於洿瀆。
淹芳芷於腐井兮,棄雞駭於筐簏。
執棠谿以刜蓬兮,秉干將以割肉。
筐澤瀉以豹鞹兮,破荊和以繼築。
時溷濁猶未清兮,世殽亂猶未察。
欲容與以俟時兮,懼年歲之既晏。
顧屈節以從流兮,心鞏鞏而不夷。
寧浮沅而馳騁兮,下江湘以邅迴。
歎曰:
山中檻檻余傷懷兮,
征夫皇皇其孰依兮,
經營原野杳冥冥兮,
乘騏騁驥舒吾情兮,
歸骸舊邦莫誰語兮,
長辭遠逝乘湘去兮。

遠逝编辑

志隱隱而鬱怫兮,愁獨哀而冤結。
腸紛紜以繚轉兮,涕漸漸其若屑。
情慨慨而長懷兮,信上皇而質正。
合五嶽與八靈兮,訊九□與六神。
指列宿以白情兮,訴五帝以置辭。
北斗為我折中兮,太一為余聽之。
云服陰陽之正道兮,御后土之中和。
佩蒼龍之蚴虯兮,帶隱虹之逶□。
曳彗星之皓旰兮,撫朱爵與□□。
游清靈之颯戾兮,服雲衣之披披。
杖玉策與朱旗兮,垂明月之玄珠。
舉霓旌之墆翳兮,建黃纁之總旄。
躬純粹而罔愆兮,承皇考之妙儀。
惜往事之不合兮,橫汨羅而下厲。
□隆波而南渡兮,逐江湘之順流。
赴陽侯之潢洋兮,下石瀨而登洲。
陸魁堆以蔽視兮,雲冥冥而闇前。
山峻高以無垠兮,遂曾閎而迫身。
雪雰雰而薄木兮,雲霏霏而隕集。
阜隘狹而幽險兮,石嵾嵯以翳日。
悲故鄉而發忿兮,去余邦之彌久。
背龍門而入河兮,登大墳而望夏首。
橫舟航而濟湘兮,耳聊啾而戃慌。
波淫淫而周流兮,鴻溶溢而滔蕩。
路曼曼其無端兮,周容容而無識。
引日月以指極兮,少須臾而釋思。
水波遠以冥冥兮,眇不睹其東西。
順風波以南北兮,霧宵晦以紛紛。
日杳杳以西頹兮,路長遠而窘迫。
欲酌醴以娛憂兮,蹇騷騷而不釋。
歎曰:
飄風蓬龍埃坲坲兮,
屮木搖落時槁悴兮,
遭傾遇禍不可救兮,
長吟永欷涕究究兮,
舒情敶詩冀以自免兮,
頹流下隕身日遠兮。

惜賢编辑

覽屈氏之離騷兮,心哀哀而怫鬱。
聲嗷嗷以寂寥兮,顧僕夫之憔悴。
撥諂諛而匡邪兮,切淟涊之流俗。
盪渨□之姦咎兮,夷蠢蠢之溷濁。
懷芬香而挾蕙兮,佩江蘺之菲菲。
握申椒與杜若兮,冠浮雲之峨峨。
登長陵而四望兮,覽芷圃之蠡蠡。
游蘭皋與蕙林兮,睨玉石之嵾嵯。
揚精華以眩燿兮,芳鬱渥而純美。
結桂樹之旖旎兮,紉荃蕙與辛夷。
芳若茲而不御兮,捐林薄而菀死。
驅子僑之□走兮,申徒狄之赴淵。
若由夷之純美兮,介子推之隱山。
晉申生之離殃兮,荊和氏之泣血。
吳申胥之抉眼兮,王子比干之橫廢。
欲卑身而下體兮,心隱惻而不置。
方圜殊而不合兮,鉤繩用而異態。
欲俟時於須臾兮,日陰曀其將暮。
時遲遲其日進兮,年忽忽而日度。
妄周容而入世兮,內距閉而不開。
俟時風之清激兮,愈氛霧其如塺。
進雄鳩之耿耿兮,讒介介而蔽之。
默順風以偃仰兮,尚由由而進之。
心懭悢以冤結兮,情舛錯以曼憂。
搴薜荔於山野兮,采撚支於中洲。
望高丘而歎涕兮,悲吸吸而長懷。
孰契契而委棟兮,日晻晻而下頹。
歎曰:
江湘油油長流汩兮,
挑揄揚汰盪迅疾兮,
憂心展轉愁怫鬱兮,
冤結未舒長隱忿兮,
丁時逢殃可奈何兮,
勞心悁悁涕滂沱兮。

憂苦编辑

悲余心之悁悁兮,哀故邦之逢殃。
辭九年而不復兮,獨煢煢而南行。
思余俗之流風兮,心紛錯而不受。
遵野莽以呼風兮,步從容於山□。
巡陸夷之曲衍兮,幽空虛以寂寞。
倚石巖以流涕兮,憂憔悴而無樂。
登巑岏以長企兮,望南郢而闚之。
山修遠其遼遼兮,塗漫漫其無時。
聽玄鶴之晨鳴兮,于高岡之峨峨。
獨憤積而哀娛兮,翔江洲而安歌。
三鳥飛以自南兮,覽其志而欲北。
願寄言於三鳥兮,去飄疾而不可得。
欲遷志而改操兮,心紛結其未離。
外彷徨而游覽兮,內惻隱而含哀。
聊須臾以時忘兮,心漸漸其煩錯。
願假簧以舒憂兮,志紆鬱其難釋。
歎《離騷》以揚意兮,猶未殫於《九章》。
長噓吸以於悒兮,涕橫集而成行。
傷明珠之赴泥兮,魚眼璣之堅藏。
同駑鸁與□駔兮,雜斑□與闒茸。
葛藟虆於桂樹兮,鴟鴞集於木蘭。
偓促談於廊廟兮,律魁放乎山間。
惡虞氏之簫韶兮,好遺風之激楚。
潛周鼎於江淮兮,爨土鬵於中宇。
且人心之持舊兮,而不可保長。
邅彼南道兮,征夫宵行。
思念郢路兮,還顧睠睠。
涕流交集兮,泣下漣漣。
歎曰:
登山長望中心悲兮,
菀彼青青泣如頹兮,
留思北顧涕漸漸兮,
折銳摧矜凝氾濫兮,
念我煢煢魂誰求兮,
僕夫慌悴散若流兮。

愍命编辑

昔皇考之嘉志兮,喜登能而亮賢。
情純潔而罔薉兮,姿盛質而無愆。
放佞人與諂諛兮,斥讒夫與便嬖。
親忠正之悃誠兮,招貞良與明智。
心溶溶其不可量兮,情澹澹其若淵。
回邪辟而不能入兮,誠願藏而不可遷。
逐下袟於後堂兮,迎虙妃於伊雒。
刜讒賊於中廇兮,選呂管於榛薄。
叢林之下無怨士兮,江河之畔無隱夫。
三苗之徒以放逐兮,伊皋之倫以充廬。
今反表以為裏兮,顛裳以為衣。
戚宋萬於兩楹兮,廢周邵於遐夷。
卻騏驥以轉運兮,騰驢□以馳逐。
蔡女黜而出帷兮,戎婦入而綵繡服。
慶忌囚於阱室兮,陳不占戰而赴圍。
破伯牙之號鍾兮,挾人箏而彈緯。
藏□石於金匱兮,捐赤瑾於中庭。
韓信蒙於介胄兮,行夫將而攻城。
莞芎棄於澤洲兮,瓟瓥蠹於筐簏。
麒麟奔於九皋兮,熊羆群而逸囿。
折芳枝與瓊華兮,樹枳棘與薪柴。
掘荃蕙與射干兮,耘藜藿與蘘荷。
惜今世其何殊兮,遠近思而不同。
或沈淪其無所達兮,或清激其無所通。
哀余生之不當兮,獨蒙毒而逢尤。
雖謇謇以申志兮,君乖差而屏之。
誠惜芳之菲菲兮,反以茲為腐也。
懷椒聊之蔎蔎兮,乃逢紛以罹詬也。
歎曰:
嘉皇既歿終不返兮,
山中幽險郢路遠兮,
讒人諓諓孰可愬兮,
征夫罔極誰可語兮?
行□累欷聲喟喟兮,
懷憂含戚何侘傺兮。

思古编辑

冥冥深林兮樹木鬱鬱。
山參差以嶄巖兮,阜杳杳以蔽日。
悲余心之悁悁兮,目眇眇而遺泣。
風騷屑以搖木兮,雲吸吸以湫戾。
悲余生之無歡兮,愁倥傯於山陸。
旦徘徊於長阪兮,夕仿偟而獨宿。
髮披披以鬤鬤兮,躬劬勞而瘏悴。
魂俇俇而南行兮,泣霑襟而濡袂。
心嬋媛而無告兮,口噤閉而不言。
違郢都之舊閭兮,回湘、沅而遠遷。
念余邦之橫陷兮,宗鬼神之無次。
閔先嗣之中絕兮,心惶惑而自悲。
聊浮游於山□兮,步周流於江畔。
臨深水而長嘯兮,且倘佯而氾觀。
興離騷之微文兮,冀靈修之壹悟。
還余車於南郢兮,復往軌於初古。
道修遠其難遷兮,傷余心之不能已。
背三五之典刑兮,絕洪範之辟紀。
播規矩以背度兮,錯權衡而任意。
操繩墨而放棄兮,傾容幸而侍側。
甘棠枯於豐草兮,藜棘樹於中庭。
西施斥於北宮兮,仳倠倚於彌楹。
烏獲戚而驂乘兮,燕公操於馬圉。
蒯聵登於清府兮,咎繇棄而在野外。
蓋見茲以永歎兮,欲登階而狐疑。
□白水而高騖兮,因徙弛而長辭。
歎曰:
倘佯壚阪沼水深兮,
容與漢渚涕淫淫兮,
鍾牙已死誰為聲兮?
纖阿不御焉舒情兮,
曾哀悽欷心離離兮,
還顧高丘泣如灑兮。

遠遊编辑

悲余性之不可改兮,屢懲艾而不迻。
服覺□以殊俗兮,貌揭揭以巍巍。
譬若王僑之乘雲兮,載赤霄而淩太清。
欲與天地參壽兮,與日月而比榮。
登崑崙而北首兮,悉靈圉而來謁。
選鬼神於太陰兮,登閶闔於玄闕。
回朕車俾西引兮,褰虹旗於玉門。
馳六龍於三危兮,朝西靈於九濱。
結余軫於西山兮,橫飛谷以南征。
絕都廣以直指兮,歷祝融於朱冥。
枉玉衡於炎火兮,委兩館于咸唐。
貫澒濛以東朅兮,維六龍於扶桑。
周流覽於四海兮,志升降以高馳。
徵九神於回極兮,建虹采以招指。
駕鸞鳳以上遊兮,從玄鶴與鷦明。
孔鳥飛而送迎兮,騰群鶴於瑤光。
排帝宮與羅囿兮,升縣圃以眩滅。
結瓊枝以雜佩兮,立長庚以繼日。
淩驚雷以軼駭電兮,綴鬼谷於北辰。
鞭風伯使先驅兮,囚靈玄於虞淵。
□高風以低佪兮,覽周流於朔方。
就顓頊而敶辭兮,考玄冥於空桑。
旋車逝於崇山兮,奏虞舜於蒼梧。
濟楊舟於會稽兮,就申胥於五湖。
見南郢之流風兮,殞余躬於沅湘。
望舊邦之黯黮兮,時溷濁其猶未央。
懷蘭茞之芬芳兮,妒被離而折之。
張絳帷以襜襜兮,風邑邑而蔽之。
日暾暾其西舍兮,陽焱焱而復顧。
聊假日以須臾兮,何騷騷而自故。
歎曰:
譬彼蛟龍乘雲浮兮,
汎淫澒溶紛若霧兮,
潺湲轇轕雷動電發馺高舉兮,
升虛淩冥沛濁浮清入帝宮兮,
搖翹奮羽馳風騁雨游無窮兮。

  此西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