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三十六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三十七
卷三十八 


西安府志卷第三十七

  人物志隱𨓜 流寓 方伎 釋老

 隱𨓜

邵平史記蕭相國世家邵平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爲布衣

貧種𤓰長安城東瓜美時俗謂之東陵𤓰

摯峻高士傳字伯陵長安人與太史遷交好退身修德隱

於岍山遷旣親貴乃以書勸峻曰遷聞君子所貴乎道者

三太上立德其次立言其次立功伏惟伯陵材能絕人高

尚其志以善厥身氷淸玉潔不以細行荷累其名固已貴

矣然未盡太上之所由願致意焉峻報書曰峻聞古之君

子料能而行度德而處故悔恡去於身利不可以虛受名

不可以苟得漢興帝王之道始顯能者見利不肖者自屛

亦其時也周易大君有命小人勿用徒欲偃仰從容以遊

餘齒耳後遷爲李陵遊說下腐刑果以悔恡被辱峻卒於

岍岍人立祠號曰岍居士奉祀不絕

成公高士傳成帝時人自隱姓名常誦經不交世利時人

號曰成公成帝岀遊問之成公不屈節上曰朕能富貴人

能殺人子何逆朕成公曰陛下能貴人臣能不受陛下之

官陛下能富人臣能不受陛下之祿陛下能殺人臣能不

犯陛下之法上不能折使郞二人就受政事十二篇

安邱望之高士傳長安人少治老子不求進官號安邱丈

人成帝欲見之辭不肯上以其道德深重常宗師之望之

愈自退損爲巫醫於民閒著老子章句扶風耿況王汲等

皆師事之

張仲蔚高士傳平陵人與同郡魏景卿倶修道德隱身不

仕明天官博物善屬文好詩賦常居窮素所處蓬蒿没人

閉門養性不治榮名唯劉龔知之

項仲山三輔決錄安陵淸者有項仲山飮馬渭水日與三

錢以償之

鄭朴高士傳字子眞谷口人修道靜默成帝時大將軍王

鳳以禮聘之不屈揚雄盛稱其德曰谷口子眞耕於巖石

之下名震京師馮翊人刻石祠之至今不絕雲陽宮記子

眞所居名爲鄭泉

蔣詡漢書鮑宣傳杜陵人兗州刺史以亷直爲名王莽居

攝免官歸里臥不出戸卒於家三輔決錄詡歸鄉里荆棘

塞門舍中有三徑不出惟求仲羊仲從之遊二人不知何

許人皆治車爲業時人謂之二仲

高恢高士傳字伯達京兆人少治老子恬虛不營世務與

梁鴻善隱於華陰山中及鴻東游思恢作詩曰烏嘍嚶兮

友之期念高子兮僕懷思想念恢兮爰集兹二人遂不復

相見恢高抗匿耀終身不仕焉

梁鴻後漢書字伯鸞平陵人受業大學家貧尚節介博覽

無不通而不爲章句牧豕上林苑誤遺火延及他舍鴻訪

燒者問所失以豕償之主以爲少鴻願以身居作主人許

之執勤不懈歸鄉里勢家慕其高節多欲女之鴻並絕不

娶同縣孟氏女擇對不嫁鴻聘之有頃共入霸陵山中以

耕織爲業詠詩彈琴仰慕前世高士爲四皓以來二十四

人作頌因東出關作五噫之歌與妻子居齊魯閒又去適

吳依大家臯伯通居廡下爲人賃舂毎歸妻爲具食舉案

齊眉鴻潛閉著書十餘篇疾且困吿主人曰愼勿令我子

持喪歸去及卒伯通爲求葬地於要離冢咸曰要離烈士

伯鸞淸高可令相近葬畢妻子歸扶風

韓康後漢書字伯休霸陵人常遊名山採藥賣長安市中

口不二價者三十餘年有女子從康買藥康守價不移女

子怒曰公是韓伯休乃不二價乎康歎曰我欲避名乃小

女子皆知有我何用藥爲遯入霸陵山中博士公車連徴

不至桓帝時備元纁安車聘之不得巳許諾辭安車自乗

柴車冒晨先發至亭亭長以韓徵君當過發人修道橋見

康柴車幅巾以爲田叟也使奪其牛康卽釋駕與之有頃

使者至奪牛翁乃徵君也使者欲奏殺亭長康曰此自老

子與之亭長何罪乃止中路逃遁以壽終

馬瑶後漢書矯愼傳茂陵人隱汧山以兎罝爲事所居俗

化百姓美之號馬牧先生

三國

扈累魏略字伯重京兆人初平中山東人有靑牛先生字

方正客三輔曉知星歷風角鳥情累隨方正遊學得其術

有婦無子三輔亂隨方正入漢中漢中壞隨徙民詣鄴喪

其婦黃初元年又徙詣洛陽遂不復娶婦獨居道側以㼾

甎爲障施一㕑牀食宿其中晝日潛思夜起仰視星宿吟

咏內書人或問之閉口不言嘉平中年八九十纔若四五

十者縣官以其孤老給廩日五升不足食頗行傭以裨糧

食不求美衣獘緼服後病亡

劉仲始魏志裴潛傳注長安市儈爲市吏所辱乃感激遂

行學問經明行修流名海內後以有道徵不就

南宋

韋元南史韋叡傳避吏隱長安南山武帝入關以太尉掾

徵不至

北魏

杜景北史杜銓傳字宣明京兆人學通經史州府交辟不

就子裕字慶延文學相傳仕齊位止樂陵令齊亾退居敎

授終於家

北周

韋夐周書字敬遠杜陵人志尚夷𥳑弱冠被召拜雍州從

事謝疾去前後十見徵辟皆不應明帝卽位禮敬愈厚且

爲詩貽之夐答詩願謁帝大悅勅有司給河東酒一斗號

曰逍遙公時晉公䕶廣營第宅召夐訪以政事夐仰視其

堂歎曰甘酒嗜音峻宇雕墻有一於此未或不亾武帝嘗

與夐夜宴大賜縑帛夐惟取一疋帝益重之孝寬爲延州

刺史夐至州寬以所乘馬及轡勒與夐夐以其華飾笑謂

曰舍舊錄新非吾志也乘舊馬以歸宣帝在東宮遺夐書

問立身之道夐對曰儉爲德之恭侈爲惡之大願陛下察

之夐少畱情著述手自抄錄數十卷晩年虛靜惟以體道

會眞爲務宣政元年卒於家武帝遣使祭贈有加

孫思邈唐書華原人通百家說善言老莊獨孤信見其少

異之曰聖童也顧器大難爲用耳及長居太白山隋文帝

輔政以國子博士名不拜密語人曰後五十年有聖人岀

吾且助之太宗初召詣京師年已老而聽視聰瞭帝歎曰

有道者欲官之不受顯慶初復召見拜諫議大夫固辭上

元元年稱疾還山思邈於陰陽推步醫藥無不善孟詵盧

照鄰等師事之永淳初卒

田游巖唐書三原人永徽時補太學生罷歸入太白山母

及妻皆有方外志自蜀歴荆楚愛夷陵靑溪止廬其側長

史李安期表其才召赴京師行及汝辭疾入箕山居許由

祠旁自號由東鄰高宗幸嵩山遣問其母賜藥物絮帛帝

親至其門游巖野服出拜儀止謹樸帝曰先生佳否曰臣

所謂泉石膏盲煙霞痼疾者帝因勅游巖將家屬乗傳赴

都拜崇文館學士進太子洗馬裴炎死坐素厚善放還山

蠶衣耕食不交當世惟於韓法昭宋之問爲方外友云

武攸緒唐書則天兄惟良子恬淡寡欲好易莊周書少變

姓名賣卜長安市得錢輒委去

韋况唐書韋安石傳斌子萬年人少隱王屋山孔述睿以

諫議大夫召薦况爲右拾遺不拜未幾以起居郎召半歲

輒棄官去徙家龍門除司封員外郎稱疾固辭元和初授

諫議大夫勉諭到職數月乞骸骨以太子左庶子致仕卒

况雖世貴而志冲遠不爲聲利所遷當時重其風操

五代

鄭元素南唐書華原人少習詩禮避亂南遊居廬山靑牛

谷高臥四十餘年採薇食蕨絃歌自若構椽翦茅於舍後

會集古書至千餘卷

种放宋史字明𨓜洛陽人沉默好學父卒與母隱居终南

山豹林谷之東明峰淳化三年陝西轉運使宋惟幹言其

才詔召之稱疾不起太宗嘉其節賜以緡錢使養母咸平

元年母卒放水漿不入口三日廬於墓側詔賜錢帛米助

其喪四年兵部尚書張齊賢言放孝行純至簡樸退靜明

年齊賢守京兆復請加旌賁放赴闕對崇政殿詢以民政

邊事放曰明王之治愛民而巳餘皆謙讓不對卽日授左

司諫直昭文館六年春表暫歸山詔許其請將行遷起居

舍人十月遣使撫問圖其林泉居處以獻景德元年十月

來朝二年擢爲右諫議大夫上表乞嵩少養疾許之大中

祥符元年判集賢院拜給事中二年四月歸山四年正月

復來朝拜工部侍郎放屢至闕下俄復還山人貽書嘲其

岀處之跡放不答王嗣宗守京兆放乘醉慢罵之嗣宗遣

人責放不法仍條上其事放遂徙居嵩山八年十一月忽

取前章疏稿焚之召諸生會飮酒數行而卒上親製文遣

內侍致祭歸葬终南

宋澥宋史長安人淸節不仕與种放魏野遊多篇什酧唱

高懌宋史字文悅荆南高季興四世孫通經史百家之書

聞种放隱終南山乃築室從受業放不敢處以弟子行與

同時張嶤許勃號南山三友㑹詔舉沉淪宼準薦之辭不

起景祐中錄國初侯王後懌推其弟欣得官及范雍建京

兆府學召懌講授諸生席閒嘗數十百人杜衍嘗請賜處

士號乃命爲大理評事懌固辭仁宗號安素處士賜良田

五百畞文彦博表其經術該通有高世之行可以勵風俗

詔賜第一區嘉祐中除光祿寺丞復固辭夢道士持素書

聘爲白鹿洞主卒

李植圖繪寶鑑字化光京兆人觀察使士衡孫自幼好學

道不樂婚宦工畫山水劉原父嘗贊之

楊恭懿元史字元甫奉元人力學強記尤深於易禮春秋

父殁水漿不入口者五日居喪盡禮宣撫司以掌書記辟

不就至元七年與許衡俱被召恭懿不至十一年太子下

敎中書俾如漢聘四皓者以聘恭懿乃至京師旣入見世

祖勞其遠來十二年侍讀學士徒單公履請設取士科恭

懿言宜勅有司舉有行檢通經史之士試以經藝論策帝

善之㑹北征恭懿遂歸田里十六年詔安西王相敦請赴

闕詔與太史院攺歷十七年進奏更造新歷授集賢學士

兼太子院事十八年辭歸二十年以太子賓客召二十二

年以昭文館學士召二十九年以議中書省事召皆不行

三十一年卒年七十

駱天驤馬志字飛卿長安人博渉羣書遊心翰墨樂道邱

園不求聞達

張仝馬志字之美涇陽人幼讀書不求聞逹以山水文籍

自娛雖在布衣邑人待如公輔

第五勝愚賈志字仲學富平人元末不悅仕進鑿洞山中

甘貧樂道日與同志優游山水

閻正叔侯伯正賈志俱渭南人泰定中同舉進士正叔授

五經博士伯正授太常博士後以世亂棄官隱居田里洪

武初並被徵至京深衣幅巾八見以年高辭不仕明太祖

禮之使歸俱以壽終

王生續文獻通考𨓜其名咸寧雍端惠公與生同學旣貴

徃訪之時生巳業農遇諸塗謂曰雍泰猶念貧賤之交乎

如不棄予當約期過汝泰諾至期肅冠帶以俟生布衣𣰦

𣯶背隻雞持瓢酒而至據席正坐泰以兄事之生亦不辭

孟彥施綸倪玳賈志俱咸寧人同舉正德八年鄉試時劉

瑾以秦人橫作威福彥等皆一上春宮不復再試隱居讀

書以終其身

王維藩賈志鄠人神姿淸異家苦貧從人借讀後竟淹貫

嘉靖甲子舉於鄉或勉以就職藩曰入官以行道也其次

爲祿養親今道旣未成而親又不吾待五斗祿將焉用之

教授里中爲子弟講孝弟遇人急難必竭力赴之曰吾非

好名實惡夫世之以死生貴賤二其心者後以壽終

黄如籥賈志咸寧人高才能文章善聲律隱終南山自謂

太乙𨓜叟又同里趙時中事父母至孝世味淡泊結廬種

竹自號翠微生

馬天章三原志字季襄三原人少從學於温恭毅立志端

亮孝事孀母善詩賦尤工篆隸棲遲衡門不求聞達人謂

烟姿霞韻前有遊巖後有季襄

梁文映三原志三原人明經温恭毅居總憲欲薦於朝文

映固辭酣歌退隱人高其節

董旭兆賈志長安人讀書彈琹淡於世味草書得二王遺

意以布衣終

費甲鑄賈志字子范咸寧人曠𨓜不覊植竹築圃以邱壑

自怡賓客往來不談世務事兄甲鏸尤盡禮好吟詠工書

畫著有西湖草

于養麟賈志興乎歲貢闖逆陷長安棄家遠遁

晉國柱賈志字擎衡長安人少受講於馮恭定以闖變高

隱卒之日門人私諡貞孝先生

 流寓

太師疵少師疆史記周本紀武王東觀兵歸居二年太師

疵少師疆抱其樂器奔周

晉太子圉左傳圉爲質於秦秦妻之子圉將逃歸謂嬴氏

曰與子歸乎對曰子晉太子而辱於秦子之欲歸不亦宜

乎寡君之使婢子侍執巾櫛以固子也從子而歸棄君命

也不敢從亦不敢言遂逃歸

晉公子重耳左傳重耳之及於難也從者狐偃趙衰顚頡

魏武子司空季子處狄十二年而行及楚楚子送諸秦秦

伯納女五人懷嬴與焉奉匜沃盥旣而揮之怒曰秦晉匹

也何以卑我公子懼降服而囚他日公享之公子賦河水

公賦六月趙衰曰重耳拜賜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級辭

焉衰曰君稱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嚴觀按重耳從亡五人史記有先軫無顚頡

由余史記秦本紀其先晉人也亡入戎聞繆公賢戎故使

由余觀秦繆公問內史廖曰鄰國有聖人敵國之憂也由

余賢奈何廖曰君爲由余請以疏其閒畱而莫遣以失其

期戎王怪之必疑由余君臣有閒乃可虜也繆公因與由

余曲席而坐傳器而食問其地形與其兵勢終年乃歸由

晉先蔑春秋先蔑奔秦

四飯缺論語四飯缺適秦

扁鵲史記勃海郡鄭人姓秦氏名越人視病盡見五藏癥

結來人咸陽聞秦人愛小兒卽爲小兒醫隨俗爲變秦太

醫令李䤈自知伎不如扁鵲使人刺殺之

蘇秦史記洛陽人西至秦秦孝公卒惠王方誅商鞅疾辨

士弗用戰國策蘇秦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黑貂之裘

敝黃金百鎰盡資用乏絕去秦而歸

太子完史記春申君傳頃襄王使太子完入質於秦秦畱

之數年王病太子不得歸怨錄楚王子質於秦不得歸作

思歸歌曰去千乘之家國作咸陽之布衣

燕太子丹史記刺客傳丹嘗質於趙而秦王政生於趙少

時與丹驩及政立爲秦王而丹質於秦秦王遇丹不善故

丹怨而亡歸冊府元龜燕太子丹質於秦秦遇之無禮欲

歸秦王曰令烏頭白馬生角乃可丹仰天歎烏卽白頭馬

爲生角秦王不得已而遣之

陸賈史記楚人以客從高祖定天下有口辨常使諸侯孝

惠帝時呂太后用事陸生自度不能爭乃病免以好畤田

地善可家焉有五男乃出所使越得槖中裝賣千金分其

子子二百金令爲生產陸生常安車駟馬從歌舞鼓琴瑟

侍者十人寶劍直百金謂其子曰與汝約過汝汝給吾人

馬酒食極飮十日而更所死家得寶劍車騎侍從者一歲

中往來過他客率不過再三過數見不鮮無久慁公爲也

竟以壽終

司馬季主史記日者傳楚人卜於長安東市宋忠賈誼同

輿之市司馬季主閒坐弟子三四人侍方辨天地之道日

月之運陰陽吉凶之本二大夫再拜謁季主使弟子延之

坐忠誼曰先生何行之汚季主曰騏驥不與罷驢爲駟鳳

凰不與燕雀爲羣賢者亦不與不肖者同列公等喁喁何

知長者之道乎於是再拜而辭

灌夫史記字仲孺潁陰人爲中郎將數月坐法去後家居

長安長安諸公莫弗稱之

李廣史記隴西成紀人爲將軍下吏當斬贖爲庶人廣家

與故潁陰侯孫屛野居藍田南山中射獵嘗夜從一騎岀

從人田閒飮還至霸陵亭霸陵尉醉呵止廣廣騎曰故李

將軍尉曰今將軍尚不得行何乃故也

司馬相如史記蜀郡人字長卿口吃而善著書常有消渴

疾與卓氏㛰饒於財其進仕宦未嘗肯與公卿國家之事

稱病閒居不慕官爵旣病免家居茂陵天子曰相如病甚

可往從悉取其書若不然後失之矣使所忠往而相如巳

朱買臣漢書字翁子吳人家貧隨上計吏爲卒將重車至

長安詣闕上書久不報公車邑子嚴助貴幸薦買臣拜中

大夫坐事免久之召待詔拜會稽太守初買臣免待詔常

從會稽守邸者寄居飯食拜爲太守買臣衣故衣懷其印

綬步歸郡邸直上計時㑹稽吏方相與羣飮買臣入室中

守邸與共食食且飽有頃長安廐吏乘駟馬車來迎買臣

遂乘傳去

任安史記田叔傳榮陽人少孤貧爲人將車之長安畱求

事爲小吏家武功後爲衞將軍舍人

王吉漢書字子陽琅邪臯虞人少時學問居長安東家有

犬棗樹垂吉庭中吉婦取棗以啖吉吉後知之乃去婦東

家聞而欲伐其樹鄰里固請吉令還婦里人語曰東家有

樹王陽婦去東家棗完去婦復還

樓䕶漢書字君卿齊人少隨父爲醫長安出入貴戚家護

誦醫經本草方術數十萬言長者咸謂曰以君卿之材何

不官學由是學經傳爲京兆吏數年甚得名譽䕶爲人短

小精辨議論常依名節聽者皆竦與谷永俱爲五侯上客

母死送葬者車二三千兩閭里曰五侯治喪樓君卿舉方

正爲諫大夫擢天水太守復爲廣漢太守

蔡順通志字君仲汝南人少孤事母至孝王莽末中原亂

順奉母西入關遯居渭南東原㑹歲饑順採桑椹供飬赤

眉賊向關中順遭之賊衆見其桑椹黑赤異器問故順曰

黑者供母赤者自食賊驚曰孝子也乃遺米三斗牛一蹄

禮之使歸食母

丁蘭馬志河南人寓居平陵後人名其居地曰孝子門

王粲魏志字仲宣山陽高平人曾祖襲祖暢皆爲漢三公

獻帝西遷粲徙長安左中郞將時蔡邕才學顯著貴重朝

廷常車騎塡巷賓客盈坐聞粲在門倒屣迎之粲年旣幼

弱容狀短小一坐盡驚邕曰此王公孫有異才吾不如也

吾家書籍文章盡當與之年十七司徒辟詔除黃門侍郎

以西京擾亂不就

靑牛先生三國志管志傳注初平中山東有靑牛先生字

正方客三輔曉知星歷風角鳥情常食靑葙芫華年似五

六十者人或親識之謂已百餘歲矣建安十六年三輔亂

南入漢中

寒貧者魏略姓石字德林安定人建安初客三輔是時長

安有宿儒欒文博門徒數千德林亦就學始精詩書後好

內事於衆輩中最元黙十六年關中亂南入漢中嘗讀老

子五千文及諸內書漢中破還長安遂癡愚不復識人食

不求味冬夏常衣𡚁布連結衣體如無所勝目如無所見

獨居窮巷小屋無親里人與之衣食不肯取郡縣以其鰥

窮給廩日五升食不足行乞乞不取多問其姓字不肯言

因號曰寒貧

北魏

賀狄干北史代人登國初道武遣狄千致馬千匹結㛰於

姚萇會萇死興立止狄千而絕㛰千在長安因習讀書史

通論語尚書諸經舉止風流有似儒者

宼讚魏書字奉國上谷人因難徙居萬年姚泓滅秦雍人

千有餘家推讚爲主歸順拜魏郡太守

胡叟北史字倫許安定臨涇人少聰慧好屬文以姚氏將

衰遂入長安觀風化時京兆韋祖思少閲典墳多蔑時彥

待叟不足叟拂衣而岀祖固畱之遂歸主人賦韋杜二族

一宿而成時年十八人皆奇其才畏其筆叟孤飄坎壈未

有仕路遂入漢中刺史馮翊吉翰頗相禮接授末佐不稱

懷未幾入蜀

游明根北史游雅傳字志遠雅從祖弟廣平任人幼遭亂

爲櫟陽王氏奴主使牧羊明根以壺漿倩人書字路邊學

之長安鎭將竇瑾見之呼問知其姓名吿雅雅贖之

馮煕魏書外戚傳信都人生於長安爲姚氐魏母所養以

叔父樂陵公邈因戰入蠕蠕魏母携熙逃避至氐羌中撫

育年十二好弓馬有勇幹氐羌皆歸附之魏母見其如此

將還長安從師受孝經論語好陰陽兵法及長遊華陰河

東二郡汎愛不拘小節後至侍中太師

李預北史李先傳字元凱太和初歷馮翊太守解郡遂居

長安羡古人飱玉法乃採訪藍田掘得若環璧雜器形者

大小百餘有麄黑者亦篋盛以還乃椎七十枚爲屑食之

經年云有效驗而世事寢食皆不節又好酒損志及病篤

謂妻子曰吾尸體必當有異勿速殯令後人知飱服之妙

時七月中旬長安毒𤍠預停尸四宿而體色不變妻常氏

以玉珠二枚唅因噓其口都無穢氣舉斂於棺堅直不傾

蕭大圜周書梁𥳑文帝子大寶元年封樂梁郡王元帝攺

封晉熙郡王于謹軍至元帝令大圜兄大封充使請和大

圜副焉其實質也岀至軍所信宿元帝降魏恭帝二年客

長安太祖以客禮待之并賜田宅奴婢牛馬粟帛等俄而

開麟趾殿招集學士大圜預焉

王褒周書字子淵琅邪臨沂人有重名於江左大軍征江

陵元帝岀降褒曾作燕歌行妙盡關塞寒苦之狀元帝及

諸文士並和之至此方驗褒與王克劉㲄宗懔等數十人

俱至長安太祖曰昔平吳之利二陸而已今羣賢畢至可

謂過之又謂褒及王克曰吾王氏甥也卿等並吾之舅氏

當以親戚爲情弗以去鄉介意於是授褒克等車騎大將

軍儀同三司資餼甚厚初褒與梁處士汝南周宏讓相善

及宏讓兄宏正自陳來聘高祖許褒等通親知音問褒贈

宏讓詩并致書

庾信周書字子山南陽新野人梁元帝卽位加散騎常侍

來聘於我屬大軍南討遂畱長安江陵平陳氏與朝廷通

好南北流寓之士各許還其舊國陳氏請信等十數人高

祖惟放王克殷不害等信及褒並畱不遣世宗高祖雅好

文學特䝉恩禮信雖位望通顯常有鄉關之思乃作哀江

南賦以致其意

殷不害陳書字長卿陳郡長平人江陵陷與王褒庾信俱

入長安蔬食布衣枯槁骨立見者哀之大建七年自周還

朝其還也周畱其長子僧首居關中禎明三年京城陷僧

首來迎不害道病卒

姚察陳書吳興武康人父上開府僧垣知名察於大建初

除散騎侍郞左通直報聘於周初梁季淪没僧垣入於長

安至是得與僧垣相見將別之際絕而復蘇見者莫不欷

徐文遠舊唐書偃師人父徹梁秘書郞尚元帝女安昌公

主而生文遠屬江陵陷被虜於長安安貧無以自給其兄

休鬻書爲業文遠日閱書於肆博覽五經尤精春秋左氏

劉行隋書本沛人起家武陵國常侍遇蕭修以梁州北附

遂與叔父璠同歸於周寓居京兆之新豐每以諷讀爲事

蕭允陳書字叔佐蘭陵人後主拜光祿大夫及隋師濟江

遷於關右是時朝士至長安者例並授官惟允與尚書僕

射謝伷辭以老疾隋文帝義之厚賜錢帛尋以疾卒

孔紹安舊唐書越州山陰人少與兄紹新俱以文詞知名

陳亡入隋徙居京兆鄠縣閉門讀書誦古文集數十萬言

外兄虞世南異之紹新嘗謂世南曰本朝淪陷分從湮滅

但見此弟竊謂家族不亡矣

盧照鄰舊唐書范陽人拜新都尉因疾去官冊府元龜照

鄰始去新都寓京城鄱陽公主之廢府時孫思邈亦居此

府年九十餘視聽不衰照鄰自傷年纔強仕而沉疾困憊

乃作病梨樹賦

員半千唐書字榮期齊州人累封平原郡公樂山水自放

開元九年遊堯山沮水閒愛其地遂定居卒年九十四卽

葬焉

王維舊唐書字摩詰太原祁人得宋之問藍田别墅在輞

口輞水周於舍下與裴廸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

嘗聚其田園所爲詩號輞川集唐書維母亡表輞川第爲

寺圖畫見聞志摩詰有高致信佛理善畫山水人物嘗於

淸源寺壁畫輞川圖巖岫盤鬱雲水飛動

杜甫唐書字子美其先自襄陽徙河南甫舉進士不第困

長安會祿山亂天子入蜀甫避走三川肅宗立自鄜州羸

服欲奔行在爲賊所得至德三載亾走鳳翔謁上拜右拾

遺時所在宼奪甫家寓鄜自往省視從還京師出爲華州

司功㕘軍關輔饑輒棄官去

牛僧孺杜樊川集八代祖宏相隋封奇章郡公贈文安侯

長安南下杜樊鄉東文安有隋氏賜田數頃書千卷尚存

公年十五依以爲學數年業就

五代

張策五代史字少𨓜河西燉煌人少好浮圖之說落髮爲

僧居長安慈恩寺黃巢犯長安乃返初服奉父母以避亂

邠州王行瑜辟觀察支使晉王李克用攻行瑜策與婢肩

輿其母東歸

呂蕡河南通志汲郡人爲比部郞中後知巴西縣致仕因

葬京兆藍田遂家焉

李汾中州集字長源平晉人避亂入官京兆尹子容愛其

才招致門下畱二年去之涇州自是遊道日廣關中無一

人敢與相軒輊者長源以詩爲專門所得如三輔樓臺失

歸燕上林花木怨啼鵑等句同輩作七言詩者皆不及也

有關中往來詩十數首道其流離世故妻子凋喪道塗萬

里奔走狼狽之意雖詞旨危苦而耿耿自信者故在

羅性息齋文集字子理泰和人洪武初中鄉貢進士授德

安府同知坐擅用棗木染軍衣爲陳寧所劾謫戍西安行

槖枵虛怡然就役旣至逹官貴人咸加敬禮諸生從學甚

衆是時四方老師碩儒在西安者數十人吳中鄒奕獨曰

合吾輩所讀書庶幾羅先生之半

晉漢臣賈志洪洞人愍王時爲紀善慕終南之勝遂卜居

江村後陞審理卒於王事葬村西

俞安期賈志字美長吳江人寓居京兆詩名重海內著有

翏翏閣集雍勝略并纂唐類函諸書

祝世喬馮少墟集字子遷金溪人襁褓時父神谷遠遊久

未歸世喬年十五獨行尋父歷楚及秦數瀕危殆先是楚

有楊某者德神谷療其疾思報之及見世喬亟欲妻以女

世喬辭去之西秦西秦山高地寒値嚴冬皸 無完膚自

分必死久之乃遇父於鞏昌西和道中奉父至高陵卜室

焉世喬雖窮途孤旅讀書不輟後以𨕖貢授南康通判佐

郡有聲移家隸籍咸寧

 方伎

偃師列子西域人周穆王西巡將還未及中國有偃師謁

見王曰若與偕來者何人耶對曰臣所造能倡者王驚視

之趣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顉其頤則歌合律捧其手則舞

應節千變萬化惟意所適與盛姬內御並觀之技將終倡

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王怒欲誅偃師偃師立剖

散倡者示王皆傅會革木膠漆白黑丹靑所爲內則肝胆

心肺脾腎腸胃外則筋骨肢節皮毛齒髪皆假物也合㑹

復如初王試廢其心則口不能言廢其肝則目不能視廢

其腎則足不能步王悅詔貳車載之以歸文苑彚雋偃師

縳草作人能爲之走

卜徒父左傳僖公十五年秦伯伐晉卜徒父筮之吉涉河

侯車敗詰之對曰大吉三敗必獲晉君其卦遇蠱曰千乗

三去三去之餘獲其雄狐夫狐蠱必其君也蠱之貞風也

其悔山也歲云秋矣我落其實而取其材所以克也實落

材亡不敗何待三敗及韓戰於韓原秦獲晉侯以歸

伯樂列子善相馬秦穆公問有可使求馬者對曰有九方

臯穆公使求馬三月而反報曰已得之矣在沙邱牝而黄

使人往取之牡而驪穆公不悅伯樂曰若臯之所觀天機

也得其精而忘其粗若臯之相馬乃有貴乎馬者也馬至

果天下之良

醫緩左傳成公十年晉侯疾求醫於秦秦伯使醫緩爲之

未至公夢疾爲二䜿子曰彼良醫也懼傷我焉逃之其一

曰居盲之上膏之下若我何醫至曰疾在盲之上膏之下

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焉不可爲也公曰良醫也厚

爲之禮歸之

醫和左傳昭公元年晉侯求醫於秦秦伯使醫和視之曰

疾不可爲也是爲近女室疾如蠱非鬼非食疾心喪志良

臣將死天命不祐公曰女不可近乎對曰節之天有六氣

降生五味發爲五色徴爲五聲淫生六疾六氣曰陰陽風

雨晦明也分爲四時序爲五節過則爲災陰淫寒疾陽淫

𤍠疾風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淫心疾女陽物而

晦時淫則生內𤍠惑蠱之疾今君不節不時能無及此乎

趙孟曰誰當良臣對曰主是謂矣趙孟曰何謂蠱對曰淫

溺惑亂之所生也於文皿蟲爲蠱穀之飛亦爲蠱在周易

女惑男風落山謂之蠱皆同物也

醫𥩞尸子秦之良醫爲宣王割座爲惠王治痔皆愈張子

之背腫請竘治之曰背非吾背也任子治焉遂愈

周仁漢書任城人以醫見景帝爲太子時爲舍人積功遷

至大中大夫景帝初立拜仁爲郞中仁爲人陰重不泄常

衣弊補衣故不爲潔淸以是得幸入臥內上時問人仁日

上自察之然亦無所毁景帝再幸其家家陽陵所賜甚多

然终常讓不敢受也武帝立爲先帝臣重之仁乃病免以

二千石祿歸老於家子孫咸至大官

徐禹漢律歷志長安人元封七年歷紀廢壞廼造漢太初

元鳳三年太師令張夀王言黃帝調歷漢元年以來用

之今陰陽不調更歷之過詔課諸歷疏密長安徐禹治太

初歷第一壽王治黄帝調歷皆疏濶又言黃帝至元鳳三

年六千餘歲長安單安國安陵桮育治終始言黃帝以來

三千六百二十九歲不與壽王合故歷本之騐自漢歷初

起盡元鳳六年三十六歲而是非堅定

李堅晉書樂志曹植鼙舞詩序漢靈帝鼓吹有李堅者能

鼙舞遭世荒亂播越關西隨將軍段煨先帝聞其舊伎下

書召堅堅年踰七十云

北魏

周澹魏書鄠人多方術尤善醫藥爲太醫令太宗嘗苦風

頭眩澹治得愈由此見寵位至特進賜爵成德侯

韋鼎隋書字超盛杜陵人博涉經史明陰陽逆刺尤善相

術仕梁遭父憂哀毁過禮侯景之亂兄昂卒於京城鼎負

屍岀寄於中興寺求棺不得鼎哀憤慟哭忽見江中有物

流至乃新棺也因以充殮侯景平歷中書侍郞陳武帝在

南徐州鼎望氣知其當王遂寄孥焉因謂曰後四歲梁其

代終天之歷數當歸舜後明公天縱神武繼絶統者無乃

是乎帝因而定策及受禪拜黃門侍郎轉廷尉卿大建中

爲聘國主使至徳初鼎盡貨田宅寓居僧寺友人問故答

曰江東王氣盡於此矣吾與爾當葬長安期運將及故耳

初鼎之聘周也嘗與高祖相遇鼎曰觀公容貌故非常人

神鑒深遠亦非羣賢所逮歲一周天老夫當委質願深自

愛及陳平待遇甚厚高祖命鼎還杜陵鼎考校昭穆自楚

太傅孟以下二十餘世作韋氏譜七卷開皇十二年除光

州刺史以仁義敎導務宏淸靜部內肅然

來和隋書字宏順長安人好相術高祖微時和謂曰公當

王有四海及爲丞相拜儀同旣受禪進爵爲子和同郡韓

則嘗詣和相和曰後四五當得大官後至開皇十五年

月而終人問其故和曰十五年爲三五加五月爲四大官

槨也和言多此類著相經四十卷

臨孝恭隋書京兆人明天文算術高祖甚親遇每言災祥

之事未嘗不中上因令考定陰陽書官至上儀同

何稠北史字桂林妥兄子父通善琢玉江陵平隨妥入長

安開皇中累遷大府丞稠博覽古圖多識舊物波斯嘗獻

金線綿袍組織殊麗上命稠爲之錦成踰所獻者時中國

久絕琉璃作匠稠以綠瓷爲之與眞無異尋加員外散騎

侍郞開皇末桂州俚李光仕爲亂詔稠討之以勲授開府

仁壽初文獻皇后崩稠與宇文愷參典山陵制度大業初

煬帝將幸揚州敕稠討閲圖籍造輿服羽儀送至江都稠

於是營黃麾三萬六千人仗及車輿輦輅皇后鹵簿百官

儀服依期而就送於江都帝善之以稠守太府卿領少府

監遼東之役帝遣稠适橋二日而就初稠制行殿及六合

城至是帝於遼左與賊相對夜中施之高麗望見謂若神

功稍加至右光祿大夫從幸江都遇宇文化及亂歸於唐

授少府監卒

裴知古唐書李嗣眞傳雍州人善樂律爲太樂令神龍元

年正月享太廟樂作知古密語萬年令元行冲曰金石諧

婉將有大慶在唐室子孫乎是月中宗復位人有乗馬者

知古聞其嘶曰馬鳴哀主必墜死見新㛰者聞珮聲曰終

必離訪之皆然

五代

孟繼瑜冊府元龜長安醫工帝畱守時暴疾以醫效乃攝

任洎帝起兵鳳翔繼瑜在長安謁見從至洛屢進方藥年

內攺諸寺少卿翰林諸醫莫得爲比

陳立冊府元龜京兆人家世爲醫後唐明宗朝爲太原少

尹集平生騐方七十五首并修合藥法百件號曰要術刊

石置於太原府衙之左病者賴焉

張衍聞見前錄長安人年八十以術遊士大夫閒章子厚

燕持正官州縣時許其爲宰相蒲傳正薛師正未顯皆以

執政許之紹聖初伯温官長安因論范忠宣公命衍曰范

丞相命甚似其父文正公僅作叅知政事耳伯温又問時

爲監司者張芸叟陸孝叔邵仲恭吳子平數公命衍曰皆

帶職政郎員外郞耳進取於此卽不可獨仲恭數促其後

芸叟爲侍郎孝叔待制未幾皆謫官孝叔帥熙子平帥秦

尋卒仲恭邯鄲移常州卒年五十五三公皆直龍圖無一

不如衍言者衍病伯温見之則曰數已盡某日當死凡家

事悉處之矣已而果然

史序宋史字正倫京兆人善推步歷算太平興國中補司

天學生雍熙二年廷試中𨕖者二十六人序爲之首命知

算造又知監事後累遷夏官正修儀天歷上之又嘗纂天

文歷書爲十二卷以獻賜金紫俄權監事大中祥符三年

卒序愼密勤職在監三十年未嘗有過

劉純賈志字宗厚洪武中居咸寧博學工文明醫道作醫

經小學等書

張徴三原志字以周三原人精通方脉天順閒舉爲太醫

院醫生術屢取效尋授御醫院判

王金河南通志字芝山西安人年十七遇道人墮水救歸

嚴事之道人携入終南授以術時世廟好方伎金以白衣

召見言三元大丹稱旨歷官太常岀入禁闥二十年世廟

賓天廷議金等進藥不謹論刑新鄭高文襄再疏申雪減

戍閩海後數年歸依文襄以居遂爲鄭人李空同贈以芝

山子辭

張碧山涇陽志涇陽人精八法神鍼能起疲癃袁了凡習

術於其門

王尚德賈志西安右衞人幼敏慧博覽經史善詩賦尤精

醫術秦肅王疾諸藥弗瘳尚德進藥一匕而愈王曰神醫

也遂奏請授廸功郞秦藩醫正兼宜川郃陽兩王府敎授

事敎子孫七人入庠以壽終

梁世鰲渭南志字化宇渭南人少力學弗售見李伯時西

園雅集圖悅之殫精竭慮十年伎成寫貌宛似漸聞大内

値上念太后令老內侍口授形容而筆之圖成酷肖上感

動懸之內殿朝夕禮焉授武英殿中書

 釋老人瑞

法慧續文獻通考關中人方直有戒行入嵩山事浮圖密

爲師建元元年至襄陽每乞食輒齎繩牀自隨遇雨以油

帔自覆雨止唯見繩牀不知慧所在後征西庾穉恭鎭囊

陽素不奉法聞慧有非常之迹嫉之慧預告弟子曰吾宿

對尋至誡勸眷屬令勤修福善後二日果收而刑之年五

十八臨死語衆云吾死後三日天當暴雨至期果洪注城

門水深一丈

道安高僧傳姓魏氏常山扶柳人苻堅遣苻平南攻襄陽

安獲於堅旣至住長安五重寺堅欲平一江左出東苑命

安同載謂曰朕將與公南遊吳越陟㑹稽觀滄海不亦樂

乎安對曰陛下應天御世有八州之富宜棲神無爲與堯

舜比隆今欲以百萬之師求厥田下之土非愚心所知也

堅曰順時巡狩亦著前典若如師言則帝王無省方之文

乎安曰若鑾駕必動可先幸洛陽抗威蓄銳傳檄江南如

其不服伐之未晚堅不從前軍大潰於八公山堅單騎遁

如所諫焉建元二十一年二月八日無疾而卒

僧涉晉書西域人苻堅時入長安虛靜服氣日能行五百

里言未然之事以秘咒下神龍每旱堅常使之咒龍請雨

俄而龍下鉢中天輒大雨卒於長安後大旱移時苻堅歎

曰涉公在豈憂此乎

僧朗賈志京兆人於金輿谷崑崙山中立精舍聞風造者

百有餘人秦王苻堅欽其德素遣使䞋遺堅後沙汰衆僧

乃别詔曰朗法師戒德冰霜學徒淸秀崑崙一山不在搜

例谷中舊有虎人常執杖羣行朗至猛獸歸伏晨行夜往

道俗無滯今呼朗公谷卒山中年八十有五

鳩摩羅什晉書天竺人年七歲岀家日誦千偈愽覽五明

諸論及陰陽星算妙逹吉凶言若苻契在凉州積年姚興

破呂隆迎什待以國師之禮仍使入西明閣及逍遥園譯

岀衆經嘗講經於草堂寺興及朝臣大德沙門千有餘人

肅容觀聽什忽下高坐謂興曰有二小兒登吾肩此慾障

須婦人興召宮女進之一交而生二子興嘗謂什曰大師

聰明超悟天下莫二何可使法種少嗣遂以妓女十人逼

令受之爾後不住僧坊别立廨舍諸僧多效乃聚針盈盆

引諸僧謂曰能食此者乃可畜室因舉七進針諸僧愧服

什死於長安興如逍遙園依外國法以火焚尸惟舌不爛

僧肇馮志京兆人才思幽元善談說著般若無知論廬山

劉遺民見曰不意方袍復有平叔以呈遠公遠公歎曰未

嘗有也魏書釋老志時鳩摩羅什譯經草堂寺沙門道彤

僧略道恒道 僧肇曇影等共相提挈發明幽致道彤等

皆識學洽通僧肇尤爲其最注維摩經又著數論皆有妙

旨關內周咨錄

  本朝雍正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勅封大智圓正聖僧禪師

   道融續文獻通考時師子國有婆羅門䭾其書至長安乞

   與僧辨論融密使人錄其書目一覽卽誦尅日議論秦王

   與公卿大集婆羅融數其目並秦地經史於是婆羅門再

   拜而去

   道䂮續文獻通考奉律精苦爲秦王所重時僧尼萬數頗

   多愆濫以䂮爲國僧正綱領之僧有官自剨始

   慧嵬高僧傳不知何許人止長安寺戒行澄潔有一鬼作

   異形嵬隨言遣之後冬天寒雪有女子求寄宿形貌端正

   自稱天女以上人有德天遣我來相慰喻嵬厥志貞確謂

   曰吾心若死灰無以革囊見試女凌雲而逝顧歎曰海水

   可竭須彌可傾彼上人者秉志堅貞不可易也晉隆安三

   年與法顯俱遊西域不知所終

   佛䭾耶舍蓮社高賢傳罽賓國婆羅門種年十五誦經日

   至萬言羅什至乃從學阿毘曇論十誦律後入長安姚主

   別立省寺於逍遙園時什譯出十住經師更相徵决辭理

   方定師髯赤善解毘婆沙論時號赤髭論宏始中譯出四

   分律長阿含經義熙八年來廬山入社復還本國

   南宋

   佛䭾跋陀羅蓮社高賢傳姓釋迦迦維羅衞國人遊罽賓

   時姚秦沙門至其國覩法衆淸淨顧曰孰能遂我祈請化

流東土僉曰跋陀羅其人也慧嚴乃邀師同行從鳩摩羅

什於長安秦太子泓請師於東宫集衆說法忽謂弟子曰

吾見本國五舶俱發衆謂妄言因擯之與弟子慧嚴慧觀

等四十餘人至廬山譯禪敎諸經後西適江陵果見天竺

五舶至宋元嘉六年念佛而化塔於廬山北嶺

道生稽古錄魏氏鉅鹿人從羅什受業關中乃立善不受

報及頓悟成佛義又著二諦論佛性常有論佛無淨土論

應有緣論又以法顯三藏所翻泥洹經先至經云除一闡

提皆有佛性謂是經來未盡耳乃唱闡提之人皆得成佛

僧黨以爲背經遂擯而遣師正容誓曰若所說背經當見

身厲疾若與實相不背願舍壽之日據獅子座及後大經

至諸師皆媿服元嘉十一年化於廬山葬西阜

智猛高僧傳新豐人稟性端明厲行淸白聞天竺國有釋

迦遺跡遂結同心沙門十五人發跡長安歷鄯善龜兹于

闐諸國至華氐國阿育王舊都得大泥洹僧祗律及餘經

梵本以甲子歲發天竺還凉州元嘉末卒於成都

僧道續文獻通考京兆人初爲姚興欽重岀入同輦後宋

孝武悅其賢躬爲壽春立光山寺勅開講首

北魏

惠姓魏釋老志姓張家本淸河聞羅什岀新經詣長安見

之坐禪於白渠北晝則入城聽講夕則還處靜坐劉義眞

去長安赫連屈丐追敗之道俗咸見坑戮惠始身被白刃

而體不傷衆言於屈丐丐以寶劍擊之又不能害乃懼而

謝罪統萬平到京師世祖每加禮敬始自習禪至於殁世

五十餘年未嘗寢臥或時跣行雖履泥塗足色鮮白世號

曰白脚師

闍那屈多續文獻通考西天竺人文帝時至長安大興善

寺奉勅譯法華等經

普安續高僧傳姓郭涇陽人少出家周氏滅法隱終南山

楩梓谷隋文創歷廣募遺僧時谷中三十餘僧皆應詔惟

安自守林壑後棲子午豹林谷㵎之側解困度阨止疾起

生往往奇驗杜人有殺生者常倍價贖之令勿殺不得卽

引刀自割䏶肉曰此彼俱肉耳猪食糞穢爾噉之况人食

米理足貴也衆驚恚放之其感發慈善率此類以大業五

年終於靜法禪院

法誠高僧傳終南山悟眞寺僧萬年人事僧和爲師嘗有

人欲害和夜詣門見房內猛火騰熖升帳遂卽追悔誠奉

佩訓勗常誦法華夢感普賢勸書大敎旣寤卽重䞋工匠

令書八部般若香臺寶軸莊嚴成就又於寺南横嶺造華

嚴堂鑿山堙壍列梀連甍前對重巒右臨斜谷吐納雲煙

宏文館學士張孝靜善書翰誠請寫藏經齋潔勤奉感應

靈禽異獸馴擾精廬貞觀十四年忽口光燭楹奄然而化

會通高僧傳萬年人苦節戒行投豹林谷誦法華經至藥

王品便欣厭捨私積柴木誓必行之貞觀末年靜夜林中

積薪爲窟誦至藥王便令下火風驚熖發卓爾跏坐聲誦

如故尋西南有白光流入至曉身火俱滅乃收其骨爲起

塔焉

法順續文獻通考姓杜氏萬年人爲隋文帝所重有病者

對之危坐少頃卽愈聾者與言卽聰啞者與語卽言狂顚

者使人領住向之禪定少𨕖卽拜而去又嘗臨溪侍者懼

不可濟順率同涉水卽斷流其神迹類此太宗素敬之嘗

引入宮禁妃主戚里諸貴奉如生佛集華嚴法界觀門弟

子智嚴傳其敎

靜之續高僧傳姓趙高陵人隨父任蜀父亡迥心剃翦貞

觀初隱彭門山光化寺又入靈巖山利州道禪師請入劍

閣小時鼻塞百方無驗有僧令誦心經萬遍至五千肉便

落後遇疾苦依前得瘥乃𢰅諸家觀門爲一卷顯慶三年

召入西明别立禪府利州夲寺桂樹忽凋胡桃自拔佛殿

無故北面仰地德動幽靈若此顯慶五年終於西明

元奘大唐新語俗姓陳郾師人貞觀三年因疾挺志往五

天竺國凡經十七歲至貞觀十九年二月十五日方到長

安足所親踐一百一十一國凡得經論六百五十七部佛

舍利並佛像等甚多京城士女迎之塡城溢郭時太宗在

東都乃畱所得經像於宏福寺詣駕朝謁太宗謂曰宏福

其處雖小禪院虛靜可爲翻譯之所乃御製聖敎序高宗

時爲太子又作述聖記並勒於碑麟德中終於坊州玉華

寺𢰅有西域記十二卷

窺基賈志字洪道姓尉遲長安人年十七奉勅爲元奘弟

子始住廣福寺尋奉勅入大慈恩寺常造玉文殊像及金

寫大般若經皆獲瑞應永淳二年卒於翻經院

洪昉紀聞錄京兆人志在禪寂亦以講經爲事嘗爲鬼王

授八關齋戒帝釋講大湼槃經言辭典暢備宣宗旨時則

天命徴昉至大申供養數月謂曰師遂無一言敎弟子乎

昉曰惟願陛下無多殺戮大損果報則天信受之年過下

壽卒

萬廻咸寧志閿鄉人姓張氏兄戌安西父母涕泣廻朝往

夕返故名萬廻則天召語事多驗臨终呼求本鄉河水弟

子失措廻曰堂前是河水便於堦下掘井河水湧出飮竟

而終塔在香積寺

僧伽紀聞錄西域人姓何氏龍朔中至泗州建寺化行江

景龍二年迎入內道塲尊爲國師尋出居薦福寺京畿

無雨師將瓶水汎灑甘雨大降中宗喜親書所修寺額爲

普光王寺四年三月二日端坐而終於薦福寺起塔漆身

供養俄大風歘起臭氣遍滿中宗問故近臣曰大師化緣

在臨淮恐是欲歸彼處中宗心許頃刻奇香郁烈卽送臨

淮起塔供養

儀光記聞錄夲唐族父瑯琊王起兵伐天后不克死師襁

褓乳母抱而逃天后購之急乳母將至岐山訣去師遇老

僧曰小子身家破滅將何所適出家閒曠且無憂畏因爲

削髪指東北伽藍今趨之言畢不見畱寺十年唐室中興

求王後命至京引見復以爲王師不願中宗勅令廣領徒

衆尋山置蘭若禪師性好終南居興法寺又於諸谷口造

禪菴數處從者僧俗嘗數千人禪師旣證道果常先言將

來事人益歸之開元二十三年终命於少陵原南面鑿原

爲室封後建天寶寺

普寂義福舊唐書並神秀弟子嚴觀按神秀姓李氏師宏忍爲北宗普寂姓

馮蒲州人開元十三年勅于都城居止二十七年終興唐

寺義福姓姜銅鞮人初止藍田化感寺處方丈之室二十

餘年後隸京城慈恩寺

不空賈志本北天竺婆羅門族觀光東國天寶五載終夏

愆陽詔令祈雨空奏立孔雀王壇未三日雨已浹洽帝悅

賜號智藏至德初鑾駕在靈武鳯翔空密奉表起居代宗

卽位恩握彌厚永泰中化勅於本院起塔焉

惟寛續文獻通考信安人居京兆興善寺白居易問禪師

何以說法師曰無上菩提者被於身爲律說於口爲法行

於心爲禪其致一也元和十二年示寂諡大徹禪師

神凑豫章書藍田人具戒於南岳希撡叅禪於鍾陵大寂

大歷八年詔配江州興果寺移隸東林寺元和十二年

師住東林一盂齋一榻居衣麻寢菅檀施來無虛月盡歸

寺藏禮佛四十九年凡十二時未嘗闕一

惟則續文獻通考京兆人居天台山佛窟岩嗣忠禪師法

嘗曰聖人如影百姓如夢孰爲死生元和中示寂

懷暉福建通志漳州謝氏子初受業於同安正寂院宣宗

詔住京兆章敬寺傳燈錄載有自性光明不與一切和合

等語元和十三年示滅

澄觀元沙門印重修塔記字大休姓夏侯氏會稽人十有

一歲歷講湼槃浄名諸經洞悉幽微年滿受具於曇一大

師又於常照禪師受菩薩戒又叅無名大師融印宗說復

依東京大詵和尚聽受元旨師念五臺爲文殊道塲委身

棲托閣錫大華嚴寺者十年擬著華嚴大疏於般若院見

一金像卓立空際夢寐若或指授下筆如有神助又製隨

疏演義鈔四十卷隨文手鏡一百卷師生於元宗開元戊

寅德宗貞元丙子賜紫已卯受淸涼國師號憲宗元和庚

寅授僧統印至文宗開成已未春三月示寂世歷九宗師

禮七帝俗壽一百二僧臘八十三形長九尺四寸垂手過

膝目夜發光凡著述流傳者四百餘卷大經前後講五十

餘遍無遮大㑹十有五設上足弟子海岸虛寂爲首東京

僧睿圭峰宗密獨得奥傳遺命窆於终南石室時有西域

梵僧在葱嶺見二使者足不履地以咒止之曰余北印土

文殊堂神於東土取華嚴菩薩大牙供養及至奏啟石室

   騐之唯三十九齒闍維之際得舍利數千舌若紅蓮火不

   能變文宗命裴公美𢰅碑諡妙覺關內周咨錄

  本朝雍正十二年十月十五日奉

旨淸凉觀著封妙正眞乗禪師仍著該地方官致祭一次

   惟政指月錄師得法於普寂結廬太乙唐文宗嗜蛤蜊供

   𨔛甚勞一日御饌有劈不張者帝異之倐開見菩薩形儀

   梵相具足貯以金粟合賜興善寺並召師問其事師曰此

   啟陛下信心耳經云以此身得度者卽現此身爲說法帝

   曰菩薩身已現第未聞說法師曰陛下覩此爲常耶非常

   耶信耶非信耶帝曰希有之事朕深信焉師曰陛下已聞

   說法竟帝悅詔畱師內道塲師乞歸乃詔住聖壽寺武宗

   甫卽位師忽入终南隱居人問何故曰吾避仇矣後闍維

   收舍利四十九粒而建塔焉

   宗密賈志姓何西充縣人少通儒書元和二年印心於圓

   和尚又受具於極律師太和二年慶成節徵入內殿問法

   要賜紫方袍爲大德尋請歸山㑹昌元年正月六日坐滅

   於興福塔院著圓覺金剛華嚴湼槃諸疏抄及法義類例

   禮懴修證圖傳纂略又集諸宗禪言爲禪藏總叙之並酬

   荅書偈議論等凡九十餘卷卒後裴休𢰅圭峰禪師碑

   宏辨續文獻通考京兆大薦福寺僧唐宣宗問禪宗何有

   南北曰慧能神秀俱宏忍弟子慧能居南而神秀在北故

   曰南頓北漸非禪宗有南北號也又問諸佛書名義隨問

而答賜紫方袍號圓智禪師

五代

智暉指月錄得法白水事之十年還洛京梁開平五年

欲至圭峰山坐巖石閒如嘗寢處顧見磨衲數珠銅瓶椶

笠觸之卽壞怪曰此吾前身道具也因就其處建寺方薙

草有祥雲岀衆峰閒遂名曰重雲節度使王彦超微時嘗

從師遊欲爲沙門師曰汝世緣深當爲我家垣墻彦超後

果鎭永興申弟子之禮周顯德三年夏詣永興與彦超别

七月二十四日跏趺而化

紹巖續文獻通考住杭州眞身寶塔寺雍州劉氏子吳越

王命師開法署了空大智常照禪師開寶四年

悟緣涇陽志字萬休涇陽人剃度江南爲雪浪門人後遊

京師住圓通庵神廟閒奉李太后懿旨䕶藏西歸開講文

塔寺巳上釋子

上古

偓佺興平志槐里人食松實生毛數寸能飛行㨗步不知

所终列仙傳偓佺以松子遺堯堯不暇服也松者簡松也

時人受服者皆至二三百歲

三代

杜冲太極眞人傳字元𨓜鎬京人棲元學道穆王爲修觀

建祠冲吟咏道德經二十餘年感眞人展先生降於寢所

授九華丹一函又感眞人李君授以太上素靈洞元大有

妙經乃通冥達幽莫測其際

馮長列仙傳驪山人周宣王時爲柱下史退隱攝生遇鄧

眞人授以靈書復遇彭眞人授以太上隱書平王三十年

化去按通志馮長卽馮延壽恐非

弄玉帝王世紀秦穆公女善吹簫與蕭史共登樓吹簫作

鳳凰音鳳從天降升之而去盩厔志蕭史周宣王時人遊

终南遇異人授長生術敎以吹簫宣王史籍散亂蕭能文

著本末人遂以史目之秦穆公女弄玉善吹笙無和者孟

明薦史於是合宴西殿笙簫閒奏曲未终鳳凰忽下二仙

乗之而去

老子史記楚苦縣人姓李氏名耳字伯陽諡曰聃周守藏

室吏其學以自隱無名爲務居周久之見周之衰乃遂去

至關關令尹喜曰子將隱矣強爲我著書於是老子乃著

書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

尹喜列仙傳喜善內學隱德修行老子西遊喜見氣知有

神人當過果得老子老子爲著書授之喜亦自著書九篇

號關尹子盩厔志喜天水人善天文秘緯於盩厔聞仙里

結草爲樓以望氣後老子入關迎至樓觀授道德五千言

號文始先生

茅濛洞仙傳字初成咸陽人盈之高祖師北郭鬼谷先生

授長生術後入華山修道乘龍駕雲白日昇天先是其邑

歌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昇入太淸時下元洲至赤

城繼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學之臘嘉平始皇聞之因攺臘

爲嘉平司命眞君傳盈字叔申年十八棄家入恒山積六

十年思念至道彷彿見太元玉女把玉札携至西城見王

母吿以玉佩金璫之道太極元眞之經又有陰陽二景符

與太上法遂歸句曲時二弟固衷在官聞盈元跡渺邁棄

官求兄盈並授以上道漢平帝二年帝命盈爲司命東卿

治赤城玉洞之府二弟畱治此山風雨以時五禾成熟疾

癘不起暴害不行

伯山甫神仙傳雍州人入華山中精思服食時歸鄉里省

親二百年不老至人家數人先世以來善惡功過有如目

見又知方來吉凶言無不效

赤須子列仙傳豐人秦穆公主魚吏也數言豐界災害水

旱十不失一劉向從受業好食松實天門冬石脂齒落更

生髪白還黑後往吳山下十餘年莫知所之

谷春水經注櫟陽人成帝時病死而尸不寒後忽岀櫟南

門及光門上而入太白山民爲立祠

劉根神仙傳字君安長安人成帝綏和二年舉孝廉除郞

中棄世學道入嵩高山石室冬夏不衣身毛長一二尺顔

色如十四五歲人每與坐或時忽變著高冠元衣人不覺

之王莽時衡府君使府掾王珍問起居數得見每見根書

符了有所呼召似人來取或聞推問有人答對及鞭撻聲

悉莫測其端也根後入雞頭山仙去

 嚴觀按後漢書方術傳根潁川人但方外之士當以葛

 稚川言爲有據故從神仙傳

矯愼後漢書字仲彦茂陵人少學黃老隱遯山谷仰慕導

引之術年七十餘歸家自言死日及期果卒後有人見愼

於燉煌者

李仲甫神仙傳豐邑人少學道於王君服水丹有效兼行

遁甲能隱形年百餘歲轉少初隱百日一年復見形後遂

長穩但聞其聲仲甫有相識人相去五百餘里一日張羅

得一鳥視之乃仲甫也語畢別去是日仲甫已復至家在

民閒三百餘年後入西嶽不復還

陳安世神仙傳京兆人爲權叔夲家傭賃叔夲好道有二

書生從遊叔夲不知其仙也久而意怠一日二仙詣門善

安世誠實令明日早會道北樹下以藥二丸與之誡曰汝

歸勿復飲食别止於一處安世承誡叔本見之疑非常人

乃執弟子禮安世敎之叔夲後亦仙去

翟法言楊雲外四川總志並雲陽人詣蜀棲霞宮採藥得

吳睦長安志長安人少爲縣吏後逃入山饑乏累日遇異

人命學種黍及胡麻備驅使經四年遂授其道

鍾離𥳑續文獻通考咸陽人爲郞中與弟權俱入華山得

道白日昇天權號谷和子一號眞陽子又號雲房先生歷

仕漢及魏晉首遇上仙王元甫再遇華陽眞人授秘訣遂

棄世事於縣東四十里眞陽洞修煉登仙

三國

杜契洞仙傳字廣平京兆人建安初依孫策孫權用爲立

信校尉黃武二年學道師介琰受黄白術能隱形遁迹後

居茅山得仙

王嘉晉書字子年隴西人石季龍之末至長安隱終南山

苻堅累徴不起堅南征遣使問之嘉曰金剛火強復問世

祚曰未央明年癸未敗於淮南所謂未年有殃也姚萇入

長安禮嘉如符堅萇與符登相持問嘉曰吾得殺苻登定

天下否嘉曰略得之萇怒曰得當云得何略之有遂斬之

及萇死子興字子略方殺登略得之謂也嘉死日人見之

隴上十六國春秋王嘉隱於東陽谷鑿崖穴而居弟子數

百石季龍兵亂棄其徒衆潛隱终南山門人復隨之乃還

於倒獸山

南北朝

麻衣子續文獻通考姓李名和紺髮美姿入終南山遇道

者遺以道劉宋大明初百有一歲坐逝

李順興北史杜陵人年十餘言未來事時有中者蕭寶夤

反召問曰朕王可幾年對曰天子有年者百日者及寶夤

敗裁百日也有侯終德者寶夤之黨順興稱其必敗终德

棒殺順興置城隍中頃之起活俄至太傅梁覽家庭中臥

以布衫倒覆身上後覽被誅以衣倒覆果如順興之形周

文至温泉順興乞驪山下二畞地未幾卒於其地初大統

十三年順興謂周文曰可於沙苑作老君𧰼面北作笑狀

周文曰何爲曰令笑破蠕蠕時未解及蠕蠕滅周文憶其

語遂作順興𧰼於老君側

強練北史李順興好言未然事時號李練世人以強類之

故亦呼爲練恒寄住佛寺兼歷造王公邸第晉公䕶未誅

前練手持一瓠到䕶門外抵破曰瓠破子苦時柱國平高

公侯伏龍恩深被任委練至龍恩宅呼其妻元氏及僕妾

等連席而坐諸人不肯練曰一例人耳何有貴賤未幾並

䕶誅建德中每夜大哭釋迦牟尼佛累月俄而廢佛道二

敎大𧰼末又以一無底囊吿乞市人遺以米麥隨漏於地

或問之練曰但欲使諸人見盛空耳至隋開皇初果移都

龍首山城遂空廢後莫知所終

韋節續文獻通考杜陵人後魏時棄官謁趙法師入華山

因號華陽子餌黃精𢰅三洞議序老子易論周武帝賜號

精思法師天和四年忽彩雲如蓋覆其廬上節曰吾當乗

此而去遂化昇

匡智胡澹庵碑記長安人貞觀閒棄妻子與姪大郞往廬

山修煉有老人曰此山陰地仙不可得乃至吉州義山有

樵夫曰此山安穩勉力精修遂於送龍洞尾立二壇朝夕

禮斗數年中元節上昇而去大郞更立第三壇禮斗次年

七月七日尸解事聞勅鄉人祀焉

李筌神仙感遇傳號逹觀子居少室山嘗至虎口巖得黃

帝陰符經抄讀數千遍不曉其義因入秦至驪山逢老母

見路旁遺火燒樹因自言曰火生於木禍發必尅筌驚問

之母曰吾受此符巳三元六周甲子矣少年顴骨貫於生

門命輪齊於日角血脉未減心影不偏性賢而好法神勇

而樂智正吾弟子也於是與筌說陰符之義久之母曰日

已晡矣吾有麥飯相與爲食令筌谷中取水及還已失母

但畱麥飯數升筌後入山訪道不知所終

成眞人仙傳拾遺開元末有中使謁金天廟戲問巫曰太

王在否曰在關外三十里迎成眞人中使令人候之有一

道士來間之姓成以驛騎載之到京元宗召入館於蓬萊

院半歲餘懇求歸山挈布囊徐行而去所司掃灑其居見

壁上題曰蜀路南行燕師北至本擬白日昇天且看黒龍

飮渭上聞之默然其後皆如其䜟

傅仙宗四川總志長安人有神人吿以修眞地遂赴平岡

隱焉開元閒詔赴闕問道對曰守以恬淡行以𥳑易又問

金丹曰惠及民物卽長生也久之還山乾道二年逝邑人

王念還自成都見其乗靑騾於𥳑州道上

田眞人田眞人碑富平人修煉於美原田村曉服食變化

術里人碑其地曰田眞人拔宅處

吕嵒盩厔志初名紹先關右人屢舉進士不第於長安道

中遇眞陽語曰予居終南山有洞可從行頃刻到一峰眞

陽飮紹先以元和之酒曰子從予奉道當名嵒字洞賓遂

將洞中書朝夕觀覽眞陽授以上眞元訣道成仙去今洞

在樓觀說經臺左

杜光庭幸蜀記字賓至杜陵人舉制科不中入天臺爲道

士僖宗召見賜紫衣岀入禁中上表乞遊成都隱靑城山

白雲溪卒年八十五世以爲尸解有文千卷

五代

劉哲賈志字元英號海蟾子事燕王劉守光爲相一日有

道人自稱眞陽子爲哲演淸靜無爲之宗金液還丹之要

竟索雞卵十枚金錢十文一文置几上累十卵於金錢若

浮圖狀海蟾曰危哉道人曰居榮祿履憂患甚危殆甚盡

以其錢劈破擲之辭去海蟾大悟遁跡終南山下丹成尸

解有白氣自頂門出化鶴冲天

張夢乾涇陽志孟店鎭人老而好道遇劉海蟾授以仙術

一日辭村人曰遲十日吾將飛去及期登槐杪吐沫斗餘

貓犬牴之相隨翀舉有涇陽商人於是日午見夢乾於雲

王嘉左編號重陽子咸陽人姙二十四月而生嘗醉於甘

河會二人披髮被毡其年貌同一師訝之從而懇請其人

授修眞口訣再遇於醴泉問其鄉貫答曰濮州人年二十

一不告其姓畱秘語五篇令嘉讀畢焚之且曰速去東海

投譚捉馬俄失所在乃捐妻子行匄鄠杜終南岀關抵寧

海郡人馬宜甫執弟子禮師名之曰鈺會譚玉者以宿疾

來見因請爲弟子未幾領馬鈺登崑崙山言曰是中有烟

霞洞我先世修道之所命鑿之其器具之朽者與玉井池

尚在時棲霞邱公劉公投謁師賜邱名處機劉名處元至

南京與衆别云今可赴師眞之期矣奄然而逝馬鈺嗣其

敎與譚劉邱相繼爲宗盟而全眞學者稱鍾呂劉爲三祖

又以師爲祖師元至元六年賜重陽全眞開元眞君

李靈陽列仙全傳京兆人博學好仙遇至人授以抱一符

火大丹之訣與玉蟾重陽爲友

然𨓜期全金詩傳字守約溼陽人至驪山遇了眞子默有

所契後遊商顔卜築三陽草庵居十餘年西遊太白延祥

觀節度使曳刺金紫在鄧病篤夢異人飮以法水聞師歴

商過鄧邀於路至則夢中所遇者也居淅川石門下卒

邱處機輟耕錄號長春子登州棲霞人金大定丁亥謁王

重陽於寧海戊申召見闕下隨還終南山召不起太祖持

手詔致聘至行在所命掌天下道敎雲山集大定丁亥

陽自陜右來眞人師之重陽旣逝眞人乃遊秦隴戢志磻

溪戊申金世宗徵赴闕特旨住全眞堂長春夲行碑長春

子穴居磻溪日乞一食行則一簑人謂之簑衣先生

 嚴觀按處機與譚處端劉處元王處一郝大通馬鈺鈺

 妻孫不二七子皆齊人重陽行化至齊同時入道見元

 史釋老志踪跡未嘗至陜列仙傳載重陽化後諸子廬

 墓終南亦未見顯化實蹟兹僅摘錄長春一傳賈志各

 傳俱從刪

白道元涇陽志谷口人貌古質肩背嶐然人呼爲井轂轤

嘗遇馬丹陽於途次遂傳眞訣日行千里蹈水如履平地

嘗歌曰橫順四條椽在世八十年若要跟尋我直至白骨

邊後八十無疾而卒旣而舉葬棺空無尸旬日人見在白

骨寺邊

張君實尚友錄金時修煉寶雞縣之金臺觀洪武初復來

有童子張朝用者君實謂曰吾識爾高祖童子善自愛越

月北行其後時往來長安土洞長安志永樂時西郭土室

有道人鬚張如戟身垢不堪自曰姓張人因號爲邋遢張

喜與郭民劉寡蕩遊嘗以身垢爲丸治人疾病後他適給

事中胡濙奉命訪張三丰遇寡蕩言狀以爲卽三丰也

邱元靑尚友錄富平人住持五龍宮洪武初以薦授監察

御史力辭轉太常卿使從郊祀上宿齋宮諮以雨暘之事

奏對有驗

劉宗道賈志三原人爲元通觀道士能役使鬼神祈禱雨

澤又能以數知人生死名癸亥數後慶王大集陝西僧道

修追薦事是日天晴霽衆皆樹旛揭榜具金袈裟法衣作

樂迎經於道宗道但設雨具端坐而已須臾大雨驟至霽

後宗道始行事其日惟宗道一壇在焉慶王以金冠餽之

葬時有二鶴翔柩上

劉常泰咸寧志咸寧人岀家丹陽宫後棲大興山採草木

食嘗於萬仞壁閒畫眞武像有一鹿常隨坐臥人犯劉者

抵觸之問以世情一咄而已山中作鐵橋畢曰可謝世矣

歸故宮坐化

三無道人咸寧志道人姓曹氏咸寧人少從軍冀州見殺

死人更衣不僵惻然遂棄家從清虛子遊授以道術居終

南太乙宮崇禎十一年遇賊被磔死後人自蜀道回見在

武侯廟賣藥

索姑扶風志扶風人性至孝嘗懷超世之志其父貿易隴

西姑請爲買白馬及父歸次日五鼓姑乘馬馳去至盩厔

靑山趺坐而化居人神之爲立廟焉已上道流下附人瑞

   趙光裕三原志三原人由掾吏爲畱守衞經歷邑有温家

   河無渡裕開路建橋里人呼趙公渡壽百歲

   辛朝涵渭南志渭南人壽百歲

   雷氏渭南志渭南人萬歷丙辰進士劉芳祖母芳官行人

   奉使岀都値氏百歲扺家稱慶一時以爲盛事

   劉氏中都志三原趙𤅀妻苦節八十四年壽百十二歲後

   子以進士官至山東㕘政

  本朝

   李興通志一云張姓鄧州人明季遭宼亂居咸陽馬跑泉

   敗窰中與人傭不計値康熙初就蘇家莊古寺編茅以居

   歷數十載顏色轉少生明萬歷二十年康熙四十七年

   年

召入都

御書長年人瑞四字以賜遣歸

   宋君厚通志盩厔人雍正二年壽一百歲

旌表

   毛奇通志盩厔人明末流宼翻山鷂等盤踞刼掠縣令糾

   郷勇禦之奇殺賊無算

  國初總督孟喬芳募勇士入川勦宼授守備累立戰功陞重

   慶府都司未兩月以箭瘡作乞歸享年百歲

   王一淸關内周咨錄長安人東關文昌祠道士生於康熙

   庚戌卒於乾隆戊戌年一百十歲

 任氏通志盩厔生員何器妻年二十五歲夫殁撫孤成立

 孫年中崇禎癸酉舉人氏生於明嘉靖丁未殁於

國朝順治六年壽一百三歲

 王氏通志長安呂君昇妻雍正二年壽一百二歲

 梁氏通志咸寧張蕭庵妻年二十夫亡撫孤守節矢志不

 移壽一百二十有一

 吕氏通志三原生員侯于桂妻夫亡敎子成武進士授臨

 淸都司封恭人康熙甲子孫憺復舉武鄉試第一壽至百

 歲

 梅氏通志盩厔馬復學妻雍正五年壽一百五歲

 邱氏通志醴泉劉芳節妻夫亡守節康熈五十三年壽一

 百二歲

 李氏通志醴泉王家相妻年三十八而寡撫孤三貴三仁

 俱克成立雍正十一年氏百有七歲按王氏巳下五人俱奉   旨建坊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