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四十八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四十九
卷五十 

西安府志卷第四十九

  大事志

宋書符瑞志十一月甲寅靑龍見京兆霸城

 按事在咸寧五年

宋書符瑞志九月白龍見京兆陰槃

 按事在太康六年

宋書符瑞志四月甘露降京兆杜陵

五行志八月京兆地震

 按巳上事並在太康八年

趙王倫傳倫宣帝第九子瑯琊郡王咸寧中攺封于趙元

康初遷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鎭關中倫刑賞失中氐

羗反叛徵還京師

 按晉室諸王鎭關中者率以先後代如漢度遼將軍之

 類不悉書必其有事于陜始特著之後倣此例倫鎭關

 中事在元康元年

梁王彤傳彤元康初轉征西將軍代秦王柬都督關中軍

事久之復爲征西大將軍代趙王倫鎭關中都督雍凉諸

軍事置左右長史司馬又領西戎校尉棖華傳初趙王倫

撓亂關中氐羗反叛乃以梁王彤代之或說華曰趙王貪

昧信用孫秀所在爲亂而秀變詐奸人之雄今可遣梁王

斬秀刈趙之半以謝關右華從之彤許諾秀友人辛冉從

西來言于彤曰氐羗自反非秀之爲故得免死

惠帝紀八月雍州刺史解系又爲度元所破秦雍氐羗悉

叛推氐帥齊萬年僣號稱帝圍涇陽十一月遣安西將軍

夏侯駿建威將軍周處等討齊萬年梁王彤屯好畤周處

傳周處遷御史中丞凡所紏劾不避權貴梁王彤犯法處

深文按之及齊萬年反朝臣惡處強直乃使𨽻夏侯駿西

征萬年聞之曰周府君才兼文武若專斷而來不可當也

知受制于人此成擒耳旣而梁王彤爲征西將軍都督關

中諸軍事陳凖知彤將逞宿憾乃言于朝曰駿及梁王皆

是貴戚非將帥之才進不求名退不畏咎周處忠勇果勁

有怨無援將必喪身宜許孟觀以精兵萬人爲處前鋒必

能殄冦不然彤當使處先驅其敗必也朝廷不從次年正

月處力戰而殁

 按巳上事並在元康六年

孟觀傳氐帥齊萬年衆數十萬諸將覆敗相繼中書令陳

凖監張華以趙梁諸王在關中士卒不爲之用周處喪敗

職此之由觀沉毅有文武才所領宿衛兵皆趫㨗勇悍并

統關中士卒身當矢石大戰十數皆破之生擒萬年威慴

氐羗索靖傳元康中西戎反叛拜靖爲大將軍梁王彤左

司馬加蕩㓂將軍屯兵粟邑擊賊敗之遷始平內史

河間王顒傳河間王顒元康九年代梁王彤爲平西將軍

鎭關中石函之制非親親不得都督關中顒于諸王爲疎

特以賢舉

 按巳上事並在元康八年

河間王顒傳趙王倫簒位齊王冏謀討之前安西叅軍夏

侯奭在始平合衆得數千人以應冏遣信要顒顒遣主簿

房陽河間國人張方討擒奭及其黨十數人于長安市腰

斬之及冏檄至顒執冏使送倫倫徵兵于顒顒遣方率關

右健將赴之至潼關而倫秀巳誅天子反正各率衆還

 按事在永寧元年

惠帝紀太安二年河間王顒成都王頴舉兵討長沙王乂

帝以乂爲大都督帥軍禦之劉沉傳李流亂蜀詔沉以侍

中假節討流行次長安河間王顒請留爲軍司後領雍州

刺史及張昌作亂詔顒遣沉將州兵萬人征西府五千人

自藍田關討之顒不奉詔沉自領州兵至藍田顒又逼奪

其衆長沙王乂命沉將武吏四百人還州張方旣逼京都

王師屢敗王湖祖逖言于乂曰劉沉忠義果毅雍州兵力

足制河間宜啓上詔沉發兵襲顒顒窘急必詔張方以自

救此計之良也乂從之沉奉詔馳檄四境合七郡之兵及

守防諸軍塢壁甲士萬餘人以安定太守衛博新平太守

張光安定功曹黃甫澹爲先登襲長安

 按事在太安二年

劉沉傳顒時頓于鄭縣爲東軍聲援聞沉起兵遣都䕶虞

夔率歩騎萬餘人逆沉于好畤夔衆敗顒懼退入長安沉

渡渭而壘顒使澹博以精甲五千從長安門入力戰至顒

帳下沉兵來遲顒軍見憺等無繼氣益倍馮翊太守張輔

率衆救顒横擊之大戰于府門博父子皆死澹又被擒顒

竒澹勇壯將活之澹不爲屈於是見殺沉軍敗南遁爲陳

倉令所執顒怒鞭之而後腰斬張光傳劉沉討河間王顒

光起兵助之謀多不用及二州軍潰爲顒所擒顒謂光曰

前起兵欲作何䇿光曰劉雍州不用鄙計故令大王得有

今日顒壯之表爲右衛司馬

惠帝紀冬十一月乙未張方請帝謁廟因刼帝幸長安以

所乘車入殿中帝馳避後園竹中方逼帝升車帝令方具

車載宮人寶物軍人因妻略後宮分爭府藏魏晉以來之

積掃地無餘矣河間王顒帥官屬率騎迎於覇上顒前拜

謁帝下車止之以征西府爲宮高光傳高光爲廷尉帝爲

張方逼幸長安朝臣奔散莫有從者光獨侍帝而西

 按巳上事並在永興元年

河間王顒傳東海王越起兵徐州西迎大駕關中大懼方

謂顒曰方所領猶十餘萬衆奉送大駕還洛宮公自留鎭

關中方北討博陵如此天下可小安無復擧手者顒慮事

大難濟不許乃遣成都王頴總統諸軍據河橋以距越初

越以張方刼車駕天下怨憤先遣說顒令送帝還都與顒

分陜而居顒欲從之而方不同及東軍大㨗成都等敗顒

乃令方親信將郅輔夜斬方送首以示東軍

惠帝紀顒遣宏農太守彭隨北地太守刁黙距祁宏等于

湖黙敗顒走南山宏等所部鮮卑大掠長安宏等奉帝還

洛陽帝乘牛車行宮籍草河間王顒傳顒旣殺張方㝷遣

刁黙守潼關東軍破刁黙入關顒懼又遣馬瞻郭愇于覇

水禦之瞻等戰敗散走顒單馬逃太白山東軍入長安大

駕旋以太弟太保梁柳爲鎭西將軍守關中馬瞻等出詣

柳因共殺柳于城內瞻等與始平太守梁邁合從迎顒于

南山顒初不肯入府長安令蘇衆記室督朱永勸顒表稱

柳病卒輙知方事宏農太守裴廙秦國內史賈龕安定太

守賈疋等起義討顒斬馬瞻梁邁等東海王越遣督䕶麋

晃率國兵伐顒至鄭顒將牽秀距晃晃斬秀并其二子義

軍據有關中顒保城而巳牽秀傳帝西幸長安以牽秀爲

尚書關東諸軍秀與顒將馬瞻等將輔顒以守關中顒宻

遣使就東海王越求迎越遣將麋晃等迎顒時秀擁衆在

馮翊晃不敢進顒長史楊騰與馮翊大姓諸嚴詐稱顒命

使秀罷兵秀信之騰遂殺秀于萬年

 按巳上事並在光熙元年

南陽王模傳模永嘉初轉征西大將軍開府都督秦雍梁

益諸軍事代河間王顒鎭關中時關中饑荒百姓相噉加

以疾癘盗賊公行模力不能制乃鑄銅人鐘𪔂爲 器以

易穀議者非之東海王越表徴模爲司空遣中書監傅祗

代之模謀臣淳于定說模曰關中天府之國覇王之地今

以不能綏撫而還旣於聲望有虧又公兄弟倡起大事而

并在朝廷若自強則有專制之罪弱則受制于人非公之

利也模納其言不就徵

 按事在永嘉元年

懷帝紀平陽人劉芒蕩自稱漢後誑誘羗戎僣帝號于馬

蘭山支胡五斗叟郝索聚衆數千爲亂屯新豐與芒蕩合

黨征西大將軍南陽王模使其將淳于定破之

 按事在永嘉三年

懷帝紀劉聰使子粲攻䧟長安南陽王模遇害南陽王模

傳牙門趙染戌蒲阪率衆降于劉聰聰使其子及染攻長

安模使淳於定距之爲染所敗士衆離叛倉庫虛竭軍祭

酒韋輔曰事急矣早降可免模從之前趙載記劉聰遣趙

染劉雅率騎二萬攻南陽王模于長安粲曜率大衆繼之

敗王師于潼關軍至於下邽模降染染送模于粲粲害模

及其子范陽王黎署劉曜爲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雍州牧攺封中山王鎭長安

索綝傳索綝爲南陽王模從事中郎劉聰侵掠關東以綝

爲奮威將軍禦之斬聰將吕𨓜又破聰黨劉豐遷新平太

守聰將蘇鐵劉五斗等掠刼三輔除綝安西將軍馮翊太

守綝有威惠華夷向服及懷帝蒙塵長安又䧟模被害綝

泣曰與其俱死寧爲伍子胥乃赴安定與雍州刺史賈疋

扶風太守梁綜安夷䕶軍麴允等紏合義衆頻破賊黨修

復舊舘遷定宗廟進救新平琳手擒賊帥李羗與閻𪔂立

秦王爲皇太子前趙載記劉曜旣據長安賈疋及諸氐羗

皆送質任唯雍州刺史麴特新平太守竺恢固守不降䕶

軍麴允平陽令梁肅自京兆南山將奔安定遇疋任子於

陰宻擁還臨涇推疋爲平西將軍率衆五萬攻曜於長安

梁綜及麴特竺恢等亦率衆十萬㑹之曜遣劉雅趙染來

距敗績而還曜又盡長安銳卒與諸軍戰于黃邱曜衆大

敗退保甘渠杜人王秃紀特等攻劉粲于新豐粲還平陽

曜攻䧟池陽掠萬人歸于長安

閻𪔂傳𪔂與撫軍長史王毗司馬傅遜懷翼戴秦王之計

謂左長史劉疇太傅參軍騶㨗等曰山東非覇王處不如

關中河陽令傅暢遺𪔂書勸奉秦王過洛陽謁拜山陵徑

據長安𪔂得書便欲詣洛疇等皆山東人不願西入並逃

散𪔂遂奉秦王行止上洛爲山賊所襲殺百餘人率餘衆

西至藍田時劉聰向長安爲賈疋所逐走還平陽疋遣人

奉迎秦王遂至長安

 按巳上事並在永嘉五年

張軌傳張軌聞秦王入關乃馳檄關中曰主上構危遷幸

非所普天分崩率土喪氣秦王天挺聖德神武應期世祖

之孫王今爲長凡我晉人食土之類龜筮克從幽明同欵

宜簡令辰奉登皇位今遣前鋒督䕶宋配歩騎二萬徑至

長安翼衛乘輿折衝左右西中郞實中軍三萬武威太守

張琠胡騎二萬絡驛繼發仲秋中旬彳亍臨晉

元經雍州刺史賈疋敗劉粲長安薛收元經傳賈疋太尉

詡之孫也累遷雍州刺史復長安劉粲使劉曜來戰疋破

之曜中流矢追至甘泉

閻𪔂傳閻𪔂賈疋與大司馬南陽王保衛將軍梁芬京兆

尹梁綜等并同心推戴立王爲皇太子登壇告天立社稷

宗廟

賈疋傳疋與胡彭蕩仲結爲兄弟旋自渭橋襲蕩仲殺之

後蕩仲子夫䕶帥羣胡攻之疋敗走夜墮于澗爲夫䕶所

害麴允傳閻𪔂等立秦王爲皇太子於長安𪔂總攝百揆

允時爲安夷䕶軍始平太守心害𪔂功且矩權勢因𪔂殺

京兆太守梁綜乃與綜弟馮翊太守緯等攻𪔂走之㑹雍

州刺史賈疋爲屠各所殺允代其任

 按已上事並在永嘉六年

五行志愍帝初有童謡曰天子何在豆田中至建興四年

帝降劉曜在城東豆田壁中

通鑑懷帝凶問至長安皇太子舉哀因加元服卽帝位以

梁芬爲司徒麴允索綝爲僕射是時長安城中戸不盈百

蒿荆成林公私有車四乘百官無章服印綬惟桑版署號

而巳尋以綝爲衛將軍領太尉軍國之事悉以委之

麴允傳愍帝卽尊位劉曜殷凱趙染數萬衆逼長安允擊

破之擒凱于陣

索靖傳劉曜侵逼王城索綝討之破曜呼日逐王呼延莫

愍帝紀五月以大司馬南陽王保爲右丞相都督陜西諸

軍事詔曰夫陽九百六之災雖在盛世猶或遘之朕以冲

㓜纂承洪緒庻憑祖宗之靈羣公義士之力蕩滅凶㓂今

右丞相懋德齊聖當掃除鯨鯢奉迎梓宮克復中興宜帥

秦凉梁雍武旅三十萬徑詣長安克成元勲

前趙載記劉聰遣劉曜及司𨽻喬智明武牙李景年等冦

長安命趙染率衆赴之時大都督麴允據黃白城染謂曜

曰麴允帥大衆在外長安可襲而取之得長安黄白城自

服願大王以重衆守此染請輕騎襲之曜從之王師敗于

渭陽將軍王廣死之染夜入長安外城帝奔射雁樓染焚

燒龍尾及諸軍營殺掠千餘人且退屯逍遥園麴允率衆

襲曜連戰敗之曜入粟邑遂歸平陽

 按已上事並在建興元年

前趙載記曜復屯渭汭趙染屯新豐索綝自長安東討染

長史魯𡽪曰今司馬鄴君臣自相逼僭王畿雄劣不同必

致死距我將軍宜整衆按兵以擊之弗可輕也染晨帥輕

騎數百逆之戰于城西敗績而歸悔曰吾不用魯𡽪之言

以至于此何面見之於是斬𡽪𡽪臨刑謂染曰死者無知

則已若其有知當訴將軍于黃泉使將軍不得服牀枕而

死曜還師趙染冦北地夣魯𡽪大怒引弓射之染驚悸而

寤旦將攻城中弩而死張軌傳劉曜㓂北地軌遣參軍麴

陶領三千人衛長安

 按事在建興二年

五行志六月丁卯長安地震

愍帝紀盗發漢覇杠二陵及薄太后陵得金玉綵帛不可

勝紀時以朝廷草創服章多闕勅收其餘以實内府辛巳

勅雍州掩骼埋胔修復陵墓有犯者誅及三族索綝傳時

三秦人尹桓解武等數十家盗發漢陵多獲珍寶帝問綝

曰漢陵中物何多邪綝曰漢天子卽位一年而爲陵用天

下供賦三分之一武帝享年永久比崩而茂陵不復容物

赤眉取陵中物不能減半於今猶有朽帛委積珠玉未盡

此二陵是儉者耳亦百世之戒也

 按已上事並在建興三年

張實傳張實遣都䕶王該送諸郡貢計獻名馬方珍經史

圖籍於京師㑹劉曜逼長安實遣將軍王該率衆以援帝

拜實陜西都督諸軍事

麴允傳曜復攻北地賊縱反間詐允郡城已陷衆懼而潰

後數日突圍赴長安北地遂陷允無威斷羗胡因此䟦扈

關中擾亂綱目曜取北地進至涇陽渭北諸城悉潰曜獲

將軍魯充梁緯飮之酒曰吾得子天下不足定也充曰國

家喪敗不敢求生速死爲幸曜曰義士也與之劍令自盡

緯妻辛氏色美曜將妻之辛氏曰妾夫巳死義不獨生曜

曰貞女也亦聼自殺皆以禮𦵏之

索綝傳劉曜又率衆圍京城綝與麴允固守長安小城胡

松承檄奔命破曜于靈臺松慮國家威舉則麴索功盛乃

案兵渭北遂還槐里城中饑窘人相食死亡逃奔不可制

帝使侍中宋敞送牋降于曜綝潛留敞使其子說曜曰今

城中食足支一歲未易可尅若許綝以車騎儀同萬戸郡

公者請以城降曜斬而送之曰帝王之師以義行也孤將

軍十五年未嘗以譎詭敗人必窮兵極勢然後取之今索

綝所說如是天下之惡一也輙相爲戮之若審兵食未盡

便可勉強固守如糧竭兵微亦宜早悟天命及帝出降綝

隨至平陽劉聰戮之東市

綱目帝乘羊車岀降郡臣號泣攀車御史中丞吉朗嘆曰

吾智不能謀勇不能死何忍君臣相隨北面事虜乃自殺

 按巳上事並在建興四年

天文志五月癸未太白熒惑合于東井

 按事在建武元年

前趙載記二月地震長安尤甚

天文志七月甲午歲星熒惑會于東井

 按已上事並在大興二年

前趙載記曜僭卽皇帝位徙都長安起光世殿于前紫光

殿于後繕宗廟社稷南北郊國號曰趙

前趙載記長水校尉尹車謀反濳結巴酋徐庫彭曜乃誅

車囚庫彭等五十餘人於阿房將殺之光祿大夫游子遠

固諫曜幽子遠而盡殺庫彭等於是巴氐盡叛推巴歸善

王句渠知爲主四山羗氐巴羯應之者三十餘萬關中大

亂城門晝閉曜復以子遠爲車騎大將軍都督雍秦征討

諸軍事子遠次於雍城降者十餘萬先是上郡氐羗十餘

萬落保嶮不降酋大虛除權渠自號秦王子遠進師權渠

懼降啓曜以權渠爲征西將軍西戎公分徙其部落二十

餘萬口于長安

前趙載記曜命起酆明觀立西宮建凌霄臺于滈池又將

於覇陵西南營壽陵侍中喬豫和苞上疏諌曰奉詔書將

營酆明觀市道蒭蕘咸曰一觀之功可以平凉州矣又復

欲擬阿房而建西宮模瑶臺而起凌霄此則費萬酆明功

億前役也以此功費亦可以吞吳蜀剪齊魏矣又將營建

壽陵周𢌞四里下深二十五丈以銅爲棺槨黃金飾之恐

此功費非國內所能辦也自古無不亡之國不掘之墓聖

人知厚葬之害故不爲之臣子之於君父陵墓豈不欲高

廣如山嶽哉但以保全始終安固萬世爲優耳曜下書曰

二侍中懇懇有古人風烈今勅悉停壽陵制度一遵覇陵

之法省酆水囿以與貧民

 按已上事並在大興三年

前趙載記光初四年終南山崩長安劉終于崩所得白玉

方一尺文曰皇亡皇亡敗趙昌井水謁構五梁咢酉小衰

困囂喪嗚乎嗚乎赤牛奮靷其盡乎眉目咸貧以爲勒滅

之徵曜齋七日而後受之于太廟大赦境內以終爲奉瑞

大夫中書監劉均進曰臣聞國主山川故山崩川竭君爲

之不舉終南京師之鎭國之所瞻無故而崩其凶焉可極

皇亡皇亡敗趙昌者言皇寶將爲趙所敗趙因之而昌今

大趙都于秦雍而勒跨全趙之地趙昌之應當在石勒不

在我也井水竭構五梁者井謂東井秦分五謂五車梁謂

大梁趙分此言秦將竭滅以構成趙也咢者歲次作咢也

言酉年當有敗軍殺將之事困困敦也在子之次元囂亦

在子言子年國當喪亡赤謂赤奮若丑之歲牛謂牽牛東

北維之宿丑之分言歲在丑當滅亡無復遺也曜憮然攺

 按事在大興四年

前趙載記大雨震曜父墓門屋大風飄發其父寢堂于垣

外五十餘歩有鳳皇將五子翔于故未央殿五日悲鳴不

食死

 按事在大寧元年

天文志五月甲申朔日有食之在井

 按事在咸和二年

前趙載記劉曜爲石堪所執送于勒所勒諭曜與其太子

熙書令速降曜但勅熙匡維社稷勿以吾易意也熙及劉

引劉咸等謀西保秦州尚書胡勲曰今雖喪主國尚全完

將士情一未可離叛可共并力拒險走未晚也引不從怒

其沮衆斬之遂率百官奔上邽關中擾亂將軍蔣英辛恕

擁衆數十萬據長安遣使招勒勒遣石生率洛陽之衆赴

前趙載記劉引及劉遵師衆數萬自上邽將攻石生於長

安諸郡皆起兵應引引次于仲橋按續通典醴泉縣城卽仲橋城石生固

守長安勒使石季龍帥騎二萬距引戰于義渠爲季龍所

敗引奔上邽季龍執其僞太子熙南陽王劉引等皆殺之

 按已上事並在咸和四年

後趙載記石生鎭關中季龍攻長安生遣將軍郭權率鮮

卑涉璝部衆二萬爲前鋒距之鮮卑宻通于季龍背生而

擊之生懼奔潛于鷄頭山按地在寶雞縣將軍蔣英固守長安季

龍進師進攻長安旬餘拔之斬蔣英等分遣諸將屯于汧

徙雍秦華戎十餘萬戸于關東生部下斬生于鷄頭山郭

權歸順詔以權爲鎭西將軍秦州刺史于是京兆諸郡皆

應之

 按事在咸和八年

後趙載記安定人侯子光弱冠美姿儀自稱佛太子從大

秦國來當王小秦國易姓名爲李子楊游於𨝘縣爰赤眉

家信敬之以二女轉相扇惑京兆樊經竺龍嚴諶謝樂子

等聚衆數千人於杜南山下子楊稱大黃帝建元曰龍興

赤眉與經爲左右丞相龍諶爲左右大司馬樂子爲大將

軍鎭西石廣擊斬之子楊頸無血十餘日而面色無異于

 按事在咸康三年

十六國春秋虎使襄城公涉歸上庸公曰歸率衆戌長安

二歸吿鎭西石廣私樹恩澤潛謀不軌季龍大怒追廣至

鄴殺之

 按事在咸康四年

後趙載記虎盛興宮室營長安洛陽二宮作者四十萬人

又勅秦雍嚴西討之資三五發卒諸州造甲者五十餘萬

 按事在咸康八年

後趙載記虎發雍洛秦并州十六萬人城長安未央宮

 按事在永和元年

後趙載記季龍僭卽皇帝位大赦境內故東宫謫卒高力

等萬餘人當戌凉州行逹雍城勅雍州刺史張茂送之茂

皆奪其馬令歩推鹿車致糧戌所高力督定陽梁犢等因

衆心之怨謀起兵東還梁犢自稱晉征東大將軍率衆逼

張茂爲大都督大司馬載以軺車比至長安衆巳十萬樂

平王石苞時鎭長安盡銳距之一戰而敗犢東出潼關

濟南惠王遂傳司馬勲以梁州刺史守武當時石季龍死

中國亂雍州諸豪帥馳吿勲率衆岀駱谷壁于懸鈎去長

安二百里遣部將劉煥攻長安又拔賀城于是關中皆殺

季龍太守令長以應勲勲兵少未能自固復還梁州

 按巳上事俱在永和五年

前秦載記初季龍以麻秋鎭枹罕秋歸鄴洪使子雄撃而

獲之以爲軍師將軍秋說洪西都長安洪然之旣而秋因

宴鴆洪將并其衆世子健収而斬之洪將死謂健曰關中

形勝吾亡後便可皷行而西及健嗣位時京兆杜洪竊據

長安自稱晉征北將軍雍州刺史戎夏多歸之健自稱晉

征西大將軍都督關中諸軍事雍州刺史盡衆西行杜洪

盡召關中之衆來拒健筮之遇泰之臨健曰小往大來吉

亨是時衆星夾河西流占者以爲百姓還西之象健遂進

軍次赤水遣雄畧地渭北諸城盡䧟三輔畧定健引兵至

長安洪奔司竹健入而都之

 按事在永和六年

前秦載記健軍師將軍賈元碩等表健爲侍中大都督關

中諸軍事大單于秦王健怒曰我官位輕重非若等所知

旣而潛使諷元碩等使上尊號僣稱天王大單于始繕宗

廟社稷置百官于長安

 按事在永和七年

前秦載記健僭卽皇帝位于太極前殿以大單于授其子

通鑑杜洪張琚屯宜秋洪自以右族輕琚琚遂殺洪自立

爲秦王五月苻健攻琚于宜秋斬之

 按巳上事並在永和八年

前秦載記初張遇自許昌來降健納遇後母韓氏爲昭儀

每于衆中謂遇曰卿吾子也遇慙恨引關中諸將欲以雍

州歸順乃與健中黃門劉晃謀夜襲健事覺遇害于是孔

特起池陽劉珍夏侯顯起鄠喬景起雍胡陽赤起司竹呼

延毒起覇城衆數萬人並遣使詣征西桓溫中軍殷浩請

十六國春秋丞相雄與淸河王法及左衛將軍飛分討孔

特等雄克池陽斬孔特淸河王與飛克鄠斬劉珍夏侯顯

 按巳上事並在永和九年

通鑑溫統步騎四萬發江陵命司馬勲出子午道伐秦溫

别將攻上洛進擊靑泥破之

桓溫傳健遣子生弟雄衆數萬屯嶢柳愁思墩以拒溫生

親自䧟陣殺溫將應誕劉泓死傷千數溫軍力戰生衆乃

散雄又與將軍桓冲戰白鹿原爲冲所破雄遂馳襲司馬

勲勲退次女媧堡溫進至覇上健以五千人深溝自固居

人持牛酒迎溫感泣曰不圖今日復見官軍

前秦載記健别使雄領騎七千餘人與桓冲戰于白鹿原

王師敗績又破司馬勲于子午谷初健聞溫來收麥淸野

以待溫衆大飢至是徙關中三千餘戸而歸桓石䖍傳石

䖍從溫入關冲爲苻健所圍垂没石䖍躍馬赴之拔冲于

數萬衆中而還莫敢抗者

 按巳上事並在永和十年

魏書苻生傳苻生僣立虎狼大暴從潼關至于長安晝則

斷道夜則發屋不食六畜專以害人

前秦載記僞中書監胡文中書令王魚言于苻生曰比熒

惑入東井于占不岀三年國有大喪大臣戮死願陛下修

德以禳之生曰皇后與朕對臨天下亦足以塞大喪之變

毛太傅梁車騎梁僕射受遺輔政可謂大臣于是殺其妻

梁氏及太傅毛貴車騎尚書令梁楞左僕射梁安

前秦載記初桓溫入關太子萇與溫戰死立其子生爲太

子健寢疾菁勒兵入東宮將殺苻生時生侍健疾菁以健

爲死𢌞攻東掖門健聞變升端門陳兵衆皆舍杖逃散執

菁殺之數日健死子生僣卽皇帝位

 按巳上事並在永和十一年又按晉書苻生僣位在永

 和十三年通鑑綱目皆作十一年

前秦載記長安謡曰東海大魚化爲龍男便爲王女爲公

問在何所洛城東東海苻堅封也時爲龍驤將軍第在洛

門東

通鑑姚襄將圖關中進兵屯杏城秦遣廣平王黃眉東海

王堅將軍鄧羗禦之襄堅壁不戰羗謂黃眉曰襄爲桓溫

所敗銳氣喪矣然其爲人强狠若鼓譟揚旗直壓其壘彼

必忿而岀可一戰擒也乃率騎三千壓其壘門而陳襄怒

出戰羗陽敗走襄追至三原按苻堅于嶻嶭北置三原䕶軍羗囘騎擊之

黃眉等大軍繼至襄大敗擒斬之弟萇帥其衆降

前秦載記生少凶暴宗室勲舊親戚忠良殺害畧盡生夜

對侍婢曰阿法兄弟亦不可信是夜淸河王苻法夣神告

曰旦將禍集汝門寤而心悸㑹侍婢來吿乃與特進梁平

老强汪等率壯士數百人潛入雲龍門堅與呂婆樓率麾

下三百餘人鼓譟繼進生猶昏寐未寤堅遂弑生以僞位

讓其兄法法自以庻孽不敢當堅乃僭稱大秦天王

 按巳上事並在升平元年

前秦載記堅僣位鳳皇集于東闕

前秦載記張平以并州叛降於堅堅徙其所部三千餘戸

於長安堅自臨晉登龍門顧謂羣臣曰美哉山河之固婁

敬有言關中四塞之國眞不虛也權翼薛讚對曰臣聞夏

殷之都非不險也周秦之衆非不多也終于身竄南巢首

懸白旗驅殘于犬戎國分於項籍何也德之不修故耳吳

起在言在德不在險深願陛下追蹤唐虞懷遠以德山河

之固不足恃也堅悅乃還長安

 按巳上事並在升平五年

前秦載記秦雍二州地震裂水泉湧岀金象生毛長安大

風震電壞屋殺人

 按事在太和元年

十六國春秋十二月堅入鄴宮徙暐及后妃王公以下并

鮮卑四萬餘戸于長安

 按事在太和五年

前秦載記天鼓鳴有彗星岀尾箕太史令張孟曰此應滅

秦之象時有人于光明殿大呼謂堅曰甲申乙酉魚羊食

人悲哉無復遺堅命執之俄不見

 按事在寧康元年

前秦載記堅徙關東豪傑及諸雜夷十萬戸于關中

前秦載記竇衝擊慕容冲于河東破之率騎八千奔于泓

軍泓使謂堅曰吳王巳定關東可速備資大駕奉送家兄

皇帝泓當率關中燕人翼衛黃帝還返鄴都與秦以虎牢

爲界分王天下永爲鄰好堅大怒召慕容暐責之暐宻遣

使謂泓曰吾旣籠中之人必無還理不足復顧勉建大業

以興復爲務聽吾死問汝便卽尊位泓于是進向長安

前秦載記泓謀臣高葢宿勤崇等以泓持法苛峻乃殺泓

立冲爲皇太弟承制行事堅命苻暉距冲冲令婦人乘牛

爲衆揭竿爲旗揚土爲塵督厲其衆晨攻暉營于鄭西暉

師敗績堅又以尚書姜宇爲前將軍與苻琳卒衆三萬擊

冲于霸上宇死之琳中流矢冲遂據阿房城初堅之滅燕

冲姊爲淸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堅納之寵冠後庭冲年

十二亦有龍陽之姿堅又幸之姊弟專寵宮人莫進長安

歌之曰一雌復一雄𩀱飛入紫宮咸懼爲亂王猛切諫堅

乃出冲長安又謠曰鳳凰鳳凰止阿房至是終爲堅賊入

止阿房城焉陳翥桐譜苻堅以長安謠于阿房城植桐數

萬株以待冲冲小字鳳皇也

前秦載記慕容冲進逼長安堅登城觀之大言責冲曰爾

輩羣奴正可牧牛羊何爲送死冲曰奴則奴矣旣厭奴苦

復欲取爾見代堅遣使送錦袍遺冲稱詔曰古人兵交使

在其間卿遠來草創得無勞乎今迭一袍以明本懷朕于

卿恩分如何而于一朝忽爲此變冲命詹事答之亦稱皇

太弟有令孤今心在天下豈顧一袍小惠苟能知命便可

君臣束手早送皇帝自當寛貸苻氏以酬曩好終不使旣

往之施獨美于前堅曰吾不用王景畧陽平公之言使白

虜敢至于此

 按巳上事並在太元九年

綱目冲稱帝攺元頗自得慕容盛年十三謂慕容柔曰十

人之長亦須才過九人然後得安今中山王才不逮人功

未成而驕巳甚殆難濟乎

前秦載記慕容冲僣稱尊號于阿房攺年更始堅常爲冲

軍所圍殿中上將軍鄧邁左中郞將鄧綏尚書郎鄧瓊相

謂曰吾門世荷榮寵先君建殊功于國家不可不立忠效

節以成先君之志且不死君難者非丈夫也于是與毛萇

樂等䝉獸皮奮矛而擊冲軍冲軍潰堅獲免冲遣其尚書

令高葢率衆夜襲長安攻䧟南門入于南城右將軍竇衝

前禁將軍李辯等擊敗之堅尋敗衝于城西追奔至于阿

城諸將請乘勝入城堅懼爲冲所獲乃擊金以止軍關中

堡壁三千餘所推平遠將軍馮翊趙敖爲統主相率結盟

遣兵糧助堅左將軍苟池右將軍俱石子與冲爭麥戰于

驪山爲冲所敗堅大怒復遣領軍楊定擊冲大敗之俘掠

鮮卑萬餘而還堅悉坑之

前秦載記冲率衆登城堅身貫甲胄督戰飛矢滿身血流

被體三輔人爲冲所畧者咸遣使吿堅請放火以爲內應

堅曰哀卿等忠誠但時運圯喪恐無益于國空使諸卿坐

自夷滅吾所不忍也每夜有人周城大呼曰楊定健兒應

屬我宮殿臺觀應坐我父子同岀不共汝旦㝷不見人跡

城中有書曰古符傳賈錄載帝出五將久長得先是又謠

曰堅入五將山長得堅信之於是遣衛將軍楊定擊冲於

城西爲冲所擒堅懼付宏以後事將中山公詵張夫人率

騎數百岀如五將宏㝷將母妻宗室男女數千騎出奔百

寮逃散冲入據長安縱兵大掠初秦之未亂也關中土然

無火而烟氣大起方數十里月餘不滅又謠曰長鞘馬鞭

擊在股太歲南行當復虜秦人呼鮮卑爲白虜慕容埀之

起關東歲在癸未

 按巳上事並在太元十年

後秦載記冲率衆東下長安空虛盧水郝奴稱帝于長安

渭北盡應之扶風王驎有衆數千堡據馬嵬奴遣弟多攻

驎萇伐驎破之驎走漢中執多而進攻奴降之萇僭卽皇

帝位于長安大赦攺元曰建初國號大秦攺長安曰常安

徙安定五千餘戸于長安以弟征虜緒爲司𨽻校尉鎭長

 按事在太元十一年

十六國春秋加竇衝大司馬驃騎大將軍楊定爲左丞相

遣衝自繁川按通鑑注地在杜陵縣趨長安登帥衆從新平逕據新

豐使定率隴上之軍爲後繼又約監河西諸軍事并州刺

史楊攺都督河州諸軍事冀州刺史楊楷各率所統大會

長安

 按事在太元十四年

前秦載記登自雍攻萇將金溫于范氏堡尅之遂渡渭水

攻萇京兆太守韋范于叚氏堡不尅進據曲牢苟曜宻應

登登去曲牢繁川次于馬頭原萇率騎來距大戰敗之斬

其尚書吳忠

 按事在太元十六年

前秦載記姚萇死登聞之喜曰姚興小兒吾將折杖笞之

於是盡衆而東攻屠各姚奴帛蒲二堡尅之自甘泉向關

中興追登不及數十里登從六陌趨廢橋興將尹緯據橋

以待之登爭水不得衆渴死者十二三與緯大戰爲緯所

敗其夜衆潰登單馬奔雍

前秦載記姚興字子畧萇長子苻堅時爲太子舍人常冒

難奔萇立爲太子岀征常留統後事及鎭長安甚有威惠

萇死僭卽帝位于槐里大赦境内攺元曰皇初

後秦載記興自安定如涇陽與登戰于山南斬登散其部

衆徙隂宻三萬戸于長安分大營戸爲四置四軍領之

 按巳上事並在太元十九年

後秦載記興遣姚碩德姚穆伐呂隆大敗之隆降興徙河

西豪右萬餘戸於長安

 按事在元興二年

後秦載記客星入東井所在地震前後一百五十六日

 按事在義熙七年

天文志二月丙午熒惑塡星皆犯東井壬辰歲星熒惑塡

星太白聚于東井

 按事在義熙九年

天文志日在東井有白虹十餘丈在南干日

 按事在義熙十年

崔浩傳太史令奏熒惑在匏爪星中一夜忽亡失浩曰庚

午辛未天有陰雲熒惑之亡當在此二日內庚之與未皆

主于秦辛爲西夷今姚興據咸陽是熒惑入秦矣後八十

餘日熒惑果出于東井秦中大旱赤地千里昆明池水竭

明年姚興死

 按事在義熙十一年

後秦載記勃勃遣兄子提南侵池陽車騎姚裕前將軍彭

白狼建義虵元距𨚫之

 按事在義熙十二年

後秦載記姚恢率安定鎭戸三萬八千以車爲方陣自北

雍州趣長安自稱大都督建義大將軍移檄州郡欲除君

側之惡乃南攻郿城長安大震泓馳使徵姚紹遣姚裕及

輔國胡翼度屯于澧西姚紹率輕騎先赴難使姚洽司馬

國璠將歩卒三萬赴長安恢從曲牢進屯杜城紹與恢相

持于靈臺恢將齊黄等降恢進軍逼紹姚讚自後要擊大

破之殺恢及其三弟

宋書序傳高祖北伐田子與順陽太守傅宏之從武關屯

據靑泥姚泓欲自禦大軍慮田子襲其後欲先平田子然

後傾國東岀率軍數萬奄至靑泥田子所領裁數百欲擊

之傳宏之曰彼衆我寡難可與敵田子曰師貴用奇不必

在衆獨率所領鼓而進合圍數重前後奮擊所向摧䧟賊

衆一時潰散長安旣平高祖燕于文昌殿舉酒賜田子曰

咸陽之平卿之功也卽以咸陽相賞授咸陽始平二郡太

守十六國春秋初劉裕以沈田子等衆少遣沈林子將兵

自秦嶺往助之至則巳破相與追之關中郡縣多潛送欵

于田子

十六國春秋劉裕至潼關東平公讃拒裕於關西姚難屯

于香城裕遣王鎭惡王敬自秋社西渡渭以逼難軍難引

兵而西泓自㶚上引兵次石橋爲之援讃退屯鄭城鎭北

姚強率部人數千與難合陣於涇上以距鎭惡鎭惡遣毛

德祖進擊破強強力戰死之難遁還長安裕進據鄭城泓

使姚裕尚書龎統屯兵營中陳留公洸屯兵澧西尚書姚

白瓜徙四軍雜戸入長安姚丕守渭橋胡翼度屯石積而

姚讃屯霸東泓軍逍遥園王鎭惡率水軍自河入渭泝流

而上鎭惡至渭橋令軍士食畢皆持杖登岸後登者斬旣

登岸渭水流急艦皆隨流逐去鎭惡諭曰此是長安城北

門去家萬里舟檝衣糧並巳隨流今進而戰勝則功名俱

顯不勝則骨骸不返乃身先士卒衆隨騰躍爭進大破丕

軍於渭橋泓引兵赴之逼水地狹爲丕兵所蹂踐不戰而

潰鎭西將軍諶等皆死于陣泓單馬還宫鎭惡入自平朔

門泓與裕等數百騎岀奔石橋計無所出謀欲詣降泓子

佛念年十二登宫牆自投死泓將妻子群臣詣壘門降鎭

惡乃以屬吏城內夷晉六萬餘戸皆以國恩撫慰之號令

嚴肅百姓安堵

十六國春秋裕至長安鎭惡迎于灞上裕勞之鎭惡性貪

秦府庫盈積鎭惡盗取不可勝紀裕以其功大不問裕收

秦彜器渾儀土圭紀里鼓指南車及秦玉璽送建康餘帛

珍寳頒將士送泓建康市戮之

宋武三王傳義眞初封桂陽公從北征關中平定高祖議

欲東還乃以義眞行都督雍梁秦三州諸軍事安西將軍

領䕶西戎校尉雍州刺史太尉諮議參軍京兆王修爲長

史將還三秦父老流涕訴曰殘民不沾王化於今百年始

觀衣冠方仰聖澤長安十陵是公家墳墓咸陽宫殿數千

間是公家屋宅捨此欲何之高祖愍然慰辭曰受命朝廷

不得擅留感諸君戀本之意今留第二兒鎭此境臨還自

執義眞手以授王修令修執其子孝孫手以授高祖

夏載記裕還勃勃聞之謂王買德曰朕將進圖長安買德

曰劉裕滅秦所謂以亂平亂未有德政以濟蒼生關中形

勝之地而以小兒守之非經遠之規也狼狽而返者欲速

成簒事耳陛下以順伐逆百姓望義旗之至以日爲歲靑

泥上洛南師之衝要宜置游兵斷其去來之路然後杜潼

關塞崤陜絕其水陸之道陛下聲檄長安申布恩澤三輔

父老皆壺漿以迎王師義眞獨坐空城逃竄無所一旬之

間必面縛麾下矣勃勃善之以子璝都督前𨦟諸軍事領

撫軍大將軍南伐長安前將軍赫連昌屯兵潼關以買德

爲撫軍右長史南斷靑泥勃勃率大衆繼發

 按巳上事並在義熙十三年

通鑑夏赫連璝至渭關中民降者屬路沈田子畏其衆盛

不敢進王鎭惡曰公以十歲兒付吾屬當共竭力而擁兵

不進虜何由平田子與鎭惡素有相圖之志軍中又訛言

鎭惡欲盡殺南人據關中反田子遂請鎭惡至傅宏之營

計事使人斬之矯稱受太尉命義眞與王修被甲登門以

察其變修執田子數以專戮而斬之宏之破夏兵夏兵乃

退

綱目義眞賜與無節王修每裁抑之左右皆怨讃修欲反

義眞殺之人情離駭莫相統一義眞悉召外兵閉門拒守

關中郡縣悉降于夏

夏載記勃勃進據咸陽長安樵採路絕劉裕乃召義眞東

鎭洛陽以朱齡石爲雍州刺史守長安義眞大掠而東至

于覇上百姓逐齡石而迎勃勃入長安璝率衆三萬追擊

王師敗績義眞單馬而遁買德獲晉寧朔將軍傅宏之輔

國將軍蒯恩義眞司馬毛修之于靑泥積人頭爲京觀于

是勃勃大饗將士於長安舉觴謂買德曰卿往日之言一

周而果效可謂算無遺䇿矣

夏載記勃勃爲壇於灞上僣卽皇帝位赦其境內攺元昌

 按巳上事並在義熙十四年

夏載記羣臣勸都長安勃勃曰長安累帝舊都有山河四

塞之固但荆吳遠僻勢不能爲人之患東魏與我同境壤

去北京裁數百餘里朕在長安北京恐有不守之憂朕在

統萬彼終不敢濟河諸卿適未見此耳乃於長安置南臺

以璝領大將軍雍州牧錄南臺尚書事勃勃還統萬以宫

殿大成赦其境内又攺元曰眞興

 按事在元興元年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