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十九 乾隆西安府志 (己亥刻本)
卷八十
 

西安府志卷第八十

  拾遺志藝文 金石

詩小序终南戒襄公也能取周地始爲諸侯受顯服大夫

美之故作是詩以勸戒之巳下藝文拾遺

詩小序秦康公母晉獻公女文公遭驪姬之難未反而秦

姬卒穆公納文公康公時爲太子贈送文公於渭陽念母

之不見也我見舅氏如母存焉作渭陽之詩

左傳襄公十四年夏諸侯之大夫從晉侯伐秦及涇不濟

叔向見叔孫穆子穆子賦匏有苦葉叔向退而具舟

左傳昭王在隨申包胥如秦乞師立依於庭牆而哭秦哀

公爲之賦無衣

冊府元龜漢時有短簫鐃歌之樂其曲有艾如張上之回

戰城南將進酒及魏受命攺將進酒爲平關中言曹公征

馬超定關中也北齊受東魏襌武成帝時漢上之囘攺名

定關隴言神武遣侯莫陳悅誅賀㧞岳定關隴平河外漢

北欵秦中附也後周宣帝時攺漢艾如爲迎魏帝言魏武

西幸太祖奉迎宅關中也攺漢城南爲尅河苑言太祖俘

斬齊十萬衆於河苑神武脱身至河單舟走脱也

賈志大橫吹小橫吹並以竹爲之昔張博望入西域傳其

法於西京得摩訶勒一曲李延年因之更造新聲二十八

解漢時常給邊將魏晉以後二十八解又不復存其所用

者惟黃鶴隴頭水出關入關岀塞入塞折揚柳黃覃子赤

之楊望行人數曲耳

賈志鞞舞歌五曲內有關中有賢女一章相和歌三十曲

內有度關山亦曰度關曲

事文類聚百里奚爲秦相作樂所賃澣婦自言知音呼之

援琴撫弦歌曰百里奚五羊皮臨别時烹伏雌炊扊扅今

日富貴忘我爲問之乃其妻云

古詩紀漢傅毅茂陵人永平中於平陵習章句因作廸志

西京雜記相如將聘茂陵女爲妾卓文君作白頭吟以自

絕相如乃止

十六國春秋苻堅分四帥子弟三千戸配長樂公丕鎭鄴

親送於㶚上趙整援琴歌曰阿得脂阿得脂博勞舊父是

 綏尾長翼短不能飛遠徙種人留鮮卑一旦緩急語阿

誰堅笑而不納

桂林記陸覬與范蔚宗善自江南寄梅一枝詣長安因贈

詩云折梅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五代新聞周滅齊以後主歸長安爲詩曰龍樓絕行跡鳳

闕永無因獨知明月夜遥想鄴城人

大唐新語京城內金吾曉暝傳呼以戒行人馬周獻章始

置街鼓俗號鼕鼕有道人裴翛然戲爲渭川歌曰遮莫鼕

鼕鼓須傾湛湛盃金吾倘借問報道玉山頺

閒居筆記貞觀中蜀人李義甫八歲以神童至京師太宗

在上林苑便對有得鳥者義甫進詩曰日裡陽朝彩琴中

半夜啼上林如許樹不借一枝棲上笑曰朕今以全樹借

文昌雜録景龍四年八日立春上令侍臣迎春内出彩花

樹人賜一枝令學士賦詩

唐李適傳景龍中凡天子饗會游豫宰相及學士得從春

幸黎園並渭水袚除則賜細柳圈辟癘夏宴蒲萄園賜朱

櫻秋登慈恩浮圖獻菊花酒稱壽冬幸新豐歴白鹿觀上

驪山賜浴湯池給香粉蘭澤帝有所感卽賦詩學士皆屬

全唐詩話中宗正月晦日幸昆明池賦詩羣臣應制百餘

篇殿前結綵樓命昭容選一篇爲新翻御製曲從臣悉集

其下須臾𥿄落如飛各認其名懷之惟沈宋二詩不下移

時一𥿄飛墜乃沈詩也評曰二詩工力悉敵沈詩落句詞

氣巳竭宋詩云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猶陟徤軒舉

大唐新語景龍中嘗遊興慶池侍宴者遞起歌舞並唱𢌞

波詞方便以求官爵給事中李景伯亦起舞歌曰𢌞波詞

持酒巵微臣職在箴規侍宴旣過三爵喧譁竊恐非儀於

是罷宴

隋唐嘉話昆明池漢武所穿中宗時安樂公主請焉帝不

可主因别掘一池號定昆池旣成中宗往觀令公卿賦詩

李黃門日知詩云但願暫使居者𨓜無使時傳作者勞

珍珠船開元時李嶠等作桃花詩帝令擇二十篇入樂府

謂之桃花行

事文類聚天寳十三載太子賔客賀知章還鄉遣左右相

以下祖别於長樂坡上賦詩贈之

畫墁錄慈恩寺與含元殿正相値建塔始置十層後減爲

七層盧照鄰詩云十層碧瓦摇虛空四十門開面靣風

語本章八元詩張浮休誤記

六研齋茟記唐人餞别多唱渭城卽王右丞渭城朝雨浥

輕塵詩也每句皆再唱而第一句不叠故曰陽關三叠白

香山詩云相逄且莫推辭醉聼唱陽關第四聲註云第四

聲勸君更進一盃酒也若秋澗集所云就中儘是銷魂處

不待聼歌第四聲乃西岀陽關無故人句也

唐詩紀事開元中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齊名一日共

詣旗亭小飮忽有梨園伶官十數人及妙妓四軰登樓㑹

讌昌齡等私相約曰我軰各擅詩名可宻聼諸伶所謳若

詩入歌詞多者爲優俄一伶歌曰寒雨連江夜入吳平眀

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氷心在玉壺昌齡引

手畫壁曰一絕句㝷又一伶謌曰開篋淚霑臆見君前日

書夜臺何寂寞猶是子雲居適引手畫壁曰一絕句㝷又

一伶謌曰奉帚平明金殿開強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

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昌齡又引手畫壁曰二絕句之

渙自以詩名巳久因謂諸人曰此軰潦倒樂官所唱皆巴

人下里之詞耳因指諸妓中最佳者曰待此子所唱如非

我詩卽終身不敢爭衡矣須臾至雙鬟發聲則曰黃河遠

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𦍑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

玉門關之渙揶揄二子曰田舍奴我豈妄哉因大諧笑諸

伶不喻其故皆起詣曰諸郞君何此歡𠽁昌齡等話其事

諸伶競拜乞俯就筵席三子從之歡醉竟日

海墨微言李白遊慈恩寺僧用水牌刷以吳膠粉捧乞新

詩白爲題訖僧獻元沙鉢綠英梅檀香筆格蘭縑袴紫瓊

遊城南記注韋師錫世爲韋曲人遠祖夐後周居此蕭然

自適與族人處元等爲放𨓜之友時人慕其閒素號爲逍

遥公明帝貽之詩曰香動秋蘭佩風飄蓮葉衣

松𥦗雜記開元中有程修巳者善畫得進謁元宗㑹內殿

牡丹開上問修已曰今京邑傳唱牡丹詩誰爲首岀對曰

聞公卿多吟賞中書舍人李正封詩曰國色朝酣酒天香

夜染衣句上嗟賞移時

酉陽雜爼開元末裴士淹得白牡丹一窠植於長興私第

當時有白給事宅看牡丹詩曰長安年少惜春殘争認慈

恩紫牡丹別有玉盤承露冷無人起就月中看

香奩雜錄白樂天楊柳詞云一樹春風萬萬枝嫩於金色

軟於絲永豐東角荒園裏盡日無人屬阿誰及宣宗朝樂

工唱此詞上問永豐在何處左右具以對命使取永豐柳

兩枝植於禁中

本事詩元公稹爲御史鞠獄梓潼時白尚書在京遊慈恩

爲詩寄元曰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當酒籌忽憶故

人千里去計程今日到梁州時元果及褒城亦寄夣遊詩

曰夣君兄弟曲江頭也向慈恩院裡遊驛吏喚人排馬去

忽驚身在古梁州千里神交若合符契

全唐詩唐中葉長安少年多以詩句鑱湼肌膚夸詭力更

有取名賢詩中意細刺樹木人物至周身用白樂天詩意

刺湼人呼爲白舍人行圖者名爲劄靑云

摭言賈島元和中嘗跨驢張葢横截天街時秋風正凉黃

葉可掃島忽吟曰落葉滿長安求聨句不可得因唐𦊅大

京兆劉栖楚被繫一夕而釋之

唐宋遺史賈㠀在京師一日於驢上得句云鳥宿池邊樹

僧敲月下門旣而欲著推字乃引手作推敲勢韓退之權

京兆尹車騎方岀賈不覺行至三節左右擁至尹前具對

所得詩句退之曰敲字佳因爲布衣交

唐詩紀事李賀以詩謁韓吏部吏部時爲國子博士分司

送客歸極困門人呈卷解帶旋讀之首篇雁門太守行曰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𨚫援帶命邀之

摭言元和中長安有沙門善病人文章尤能捉語意相合

處張籍頗恚之冥捜得句云長因送人處憶得別家時徑

往誇揚僧笑曰此有人道了也籍問之僧冷吟曰見他桃

李發思憶後園春籍不覺撫掌

本事詩杜牧弱冠制䇿登第名振京邑嘗與同年城南遊

覽至文公寺有禪僧獨坐杜吿以姓字曰修何業旁人以

屢㨗誇之徐曰皆不知也杜因題曰家住城南杜曲傍兩

枝仙桂一時芳山僧都未知名姓始覺空門興味長

全唐詩話相國綮善詩或曰相國近爲新詩否曰詩思在

㶚橋風雪中驢子背上此何以得之

消閒淸史長安市中有襤褸道人日入市飮酒問姓名不

答詩云酒盡君莫沽壺傾我當發城市多囂塵還山弄明

聞見後錄唐末羅蚪兄弟俱有文名時號三羅蚪登科從

事坊州有營妓紅兒先爲郡將所嬖蚪亦悅之郡將不能

容蚪棄官去然於紅兒猶不忘也作比紅兒詩百首

全唐詩話長安南山下書生作小圃蒔花木一日有犢車

麗女來飮於庭邀書生同席旣去作詩云相思無路莫相

思風裡楊花只片時惆悵深閨獨歸處曉鶯啼斷綠楊枝

詩婉約可愛

本事詩唐崔䕶淸明獨遊城南得村居叩門求飮有女子

啓關以盂水至獨𠋣小桃柯而屬意殊厚爾後絕不復至

來歲淸明過之門庭如故而扄矣因題詩於左扉云去年

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袛今何處去桃花依

舊笑春風後數日復往聞中哭聲叩門有老父出曰君非

崔䕶耶君殺吾女女笄未嫁自去年來常惝惚如有所失

比日與之岀歸見左扉字遂病絕食死崔大感痛請入哭

之曰崔䕶在斯崔䕶在斯須臾開目半日復活老父大喜

以女歸之

酉陽雜爼宣陽坊奉慈寺司農少卿楊敬之女年十三以

六韻詩題此寺自稱關西孔子二十七代孫字德鄰警句

云日月金輪動旃檀碧樹秋塔分鴻雁翅鍾挂鳳凰樓事

聞因勅賜衣

雲谿友議咸陽郭氏殷室也有蒼頭曰捧劍嘗望水眺雲

不遵驅策忽題詩一篇曰靑鳥銜蒲萄飛上金井欄美人

恐驚去不敢卷簾看儒士聞之以爲協律其後將竄復留

詩曰珍重郭四郞臨行不得别曉漏動離心輕車冒殘雪

欲岀主人門零涕暗嗚咽萬里隔關山一心思漢月

 小志郭暖宴客有婢鏡兒善彈筝李端在坐時竊寓目

暖覺之曰李生能以彈筝賦詩吾當不惜此女李卽席口

號曰鳴筝金粟枉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郞顧時時誤拂弦

暖大稱善以鏡兒贈之

麗情集長安妓女曹文姬工翰墨爲關中第一號書仙有

任生投詩曰玉皇前殿掌書仙一染凡心謫九天莫怪濃

香薰骨麗雲衣曾惹御爐烟

竹谿雜錄唐時舉子下第不歸僦居長安寺刹謂之過夏

有人請乩仙忽飛筆云凄凉天氣凄凉院宇凄凉時候孤

雁呌斜月寒燈伴殘漏落盡梧桐秋影瘦鑑古畫眉難就

重陽又近也對黄花依舊後書過夏子題葢玉樓賫志者

河東記太和二年慈恩寺塔院月夕忽見一美婦從三四

靑衣遶塔言笑囘顧侍婢曰白院主借筆硯來於廊柱上

題詩曰黃子陂前好月明忘却華筵到曉行烟收山低翠

黛横折得荷花遠恨生題訖院主執燭視之變爲白鶴冲

天而去書迹至今尚存

夣遊錄貞元中祁鳳居長安平康里晝寢夣美人自西楹

來執卷且吟視其首篇曰春陽曲詞曰長安少女踏春陽

何處春陽不斷腸舞袖弓腰渾忘𨚫羅幃空帶九秋霜

纂異記進士楊貞寓石甕寺文殊院有紅裳夕至於簾外

歌曰凉風暮起驢山空長生殿鏁霜葉紅朝來試入華淸

宫分明憶得開元中貞曰歌者誰耶又曰金殿不勝秋月

斜石樓冷誰是相顧人褰帷吊孤影貞迎於門問其姓氏

曰某燧人氏苖裔也漢明帝時十四代祖封長明公開元

初帝封某爲西明夫人聞足下有幽陰之志願一欵顔自

是晨去暮還貞乳母潛觀之見西幢澄澄一燈因撲滅之

後遂絕

麈史冦萊公典陜日與魏野同遊僧寺萊公舊日留題處

皆碧紗籠之野詩則塵䝉其上時從行官妓以紅袖拂之

野顧萊公笑詠曰世情冷暖由分别何必區區較異同但

得常將紅袖拂也應勝似碧紗籠

閒居筆記韓魏公爲陜西開府李師中過之席間命爲官

妓賈愛卿賦詩李曰願得𧴀貅十萬兵犬戎胡虜一時平

歸來不用封侯印只問君王乞愛卿

厚德錄蜀楊尚書玢致政歸長安舊居爲人侵占子弟欲

白於官以白玢玢批𥿄尾云四隣侵我我從伊畢竟須思

未有時試上含元殿基望秋風秋草正離離

侯鯖錄長安北襌寺石笋鄭天休資政題十字云春到不

擇地石旁花自開

明道文集程伯淳遊終南山山僧云晏元獻公來獮猴滿

山戲爲一絕曰聞說獮猴性頗靈相車來便滿山迎鞭羸

到此何曾見始覺毛蟲更世情

劉貢父詩話嘉祐末元昊叛夏鄭公出鎭長安梅聖俞送

詩云亞夫金鼓從天落韓信旌旗背水陳時獨刻公詩於

東坡題跋欲掛衣冠神武門先㝷水竹渭南村郤將舊斬

樓蘭劍買得黃牛敎子孫余舊見此詩於關右壁間愛之

不知何人詩也按此乃關中姚嗣宗詩

尚友錄彭公永福州人紹興間登第次子演嘗宿甘泉店

因閒步至一官舍梁上有紅絲羯鼓縚數條埀地一老人

曰此開元興慶宮也二百年中至此者十二人皆有留題

請書一絕演卽題云長安宮闕半蓬蒿塵暗紅梁羯鼓縚

惟有水天明月夜一條空碧見秋毫

能攺齋漫錄劉貢父知長安妓有茶嬌者一色慧稱貢父

惑之被召造朝茶遠送之貢父有别詩曰畵堂銀燭徹宵

明白玉佳人唱渭城唱盡一杯須起舞關河風月不勝情

至關永叔直岀道迓貢父貢父適酒病永叔戲之曰非獨

酒能病人茶亦病人

來陽伯文集朱進父先生詩中獨好少陵先後與王京兆

子臯秦太僕仲受康明府子秀張布衣致卿等結社吟咏

關中風雅寢昌無何有靑藜社諸王孫詩益著先生季弟

季量從子子斗子仲宗叔信季通皆能世其家學

敖陶孫詩評韋蘇州如園客獨繭暗合𡽪音杜牧之如銅

丸走坂駿馬注坡白樂天如山東課農桑言言事事皆著

藝苑巵言王敬夫如漢武求仙欲根正染時復遇之終非

實境康德𣹢如靖康中宰相非不處貴恇擾粗率無大處

分馬仲房如衛尉屯西宮斥堠精嚴甲伏雄整而士乏樂

用之氣王舜夫如敗鐵網取珊瑚用力堅深得寶自少孫

太初如雪夜偏師間道入蔡又如鳴蜩伏蚓聲振月露體

滯泥壤喬景叔如淸泉放溜新月挂樹然此景殊少不耐

縱觀許伯誠如賈胡子作獨遊隨事揮散無論中節王允

寧如馬服子陳師自作奇正不得兵法又如項王嘔嘔未

了忽發喑嗚

拾遺記劉向校書天祿閣專精覃思夜有老人着黃衣植

靑藜杖登閣而進見向暗中獨坐誦書老人乃吹杖端烟

燃向請姓名云我是太乙之精天帝聞卯金之子有博學

者下而觀焉乃岀懷中竹牒有天文地圖之書授向

西京雜記司馬相如爲子虛上林賦意思蕭散不復與外

事相關控引天地錯綜古今忽然而睡煥然而興幾百日

而後成

文苑英華辨證李庾西都賦配前秦與後趙此言京尹也

文粹又作前王似謂前有趙張後有三王但疑顚倒其文

國史補李華含元殿賦初成蕭穎士見之曰景福之上靈

光之下

尙書故實㑹昌毁寺時有蘇觀察者廵撫兩街諸寺見銀

佛一尺巳下者多袖之歸人謂之蘇扛佛或問溫庭筠云

對何處好遽曰無過蜜陀僧

芝田錄元和中長安有老卒推倒平淮西碑帝怒命縛來

朕自砍殺之囚至曰碑中只言裴度功不述李愬微臣是

以不平上命放罪勑碑文别撰

大泌山房集長安諸生馮仲好瘠甚而文氣雄萬夫

紫桃軒雜綴王敬夫再謫以及永錮皆長沙秉國時盛年

屏棄作爲歌謡及杜甫春遊雜劇力詆西涯嘉靖初纂修

實錄議起敬夫有言於朝者曰遊春記李林甫固指西涯

楊國忠得非石齋賈婆婆得非南塢耶吏部聞之縮舌而

藝苑巵言王敬夫文如狐禪鹿仙亦自縱横王允寧如下

邑工𤥨玉器非不竒貴痕跡宛然又如王子師學華相國

在形迹間所以愈遠許伯誠如通津郵資用本少供億不

虛喬景叔如江東秀才文弱都雅而氣不壯

尙書故實太宗酷好法書有大王眞蹟三千六百𥿄率以

一丈二尺爲一軸寶惜者獨蘭亭爲冣一日附耳語高宗

曰吾千秋萬歲後與吾蘭亭將去也及奉諱之日用玉匣

貯之藏於昭陵

癸辛雜識智永居長安西明寺寫眞草千字文八百本作

律召調陽者眞本也

尚書故實鄭廣文學書而病無𥿄知慈恩寺有柿葉數間

屋遂借僧房居止日取紅葉學書歲久殆遍後自寫所製

詩並畫同爲一卷封進元宗御筆書其尾曰鄭䖍三絕

天錄識餘筆陣圖乃羊欣作李後主續之今陝西刻石李

後主書也以爲羲之誤矣

玉照新志石蒼舒字叔才雍人也蓄圖書甚富文潞公帥

長安借褚遂良聖敎序墨跡一觀因令子弟臨一本休日

宴僚屬出二本令坐客别之客盛稱公者爲眞以叔才所

收爲僞叔才笑啓潞公云今日方知蒼舒孤寒

吳諧志相傳李自成破西安據秦府大集十子考試岀題

曰道得衆則得國余𥬇曰此渠終不脫本色或問之曰盗

賊耳

古今刀劍錄昭帝始元元年于藍田覆車山鑄一𪔂高可

三尺受五斗刻其文曰宜君王和四方調滋味去腥傷小

篆書三尺已下金石拾遺

香祖茟記宋宇文伯修藏一𪔂文曰輦酌宮

六帖隋開皇二年長安人穿地得金版銘云始皇時量器

筆談予於關中得銅匜背有刻文曰律人衡蘭注水匜容

一斗始建國元年一月癸卯造律人當是官名

東觀餘論政和初人於陝西發地得木竹簡一瓮皆漢世

討羗戎馳檄文書若今吏案行遣皆草書然斷續不綴屬

惟鄧隲永初二年六月一篇成文爾

嬾眞子僕於關中王毖君求家見有玉如中指上有正月

剛卯四字漢人以正月卯日作佩之與陳湯所謂強漢者

同義

避暑錄話劉原父在長安有獲玉印遺之者文曰周惡夫

印公曰此漢侯印尚存於今耶古亞惡通史記盧綰之孫

封亞谷侯漢書作惡谷是矣

暌車志宣政間長安人牧牛於野一日大雪視牛臥處獨

不積異而掘之得石匣刻曰開元祭地黃琮啓之得琮形

如今制但白色美玉其中万寸許作新粟也

長安志瓦作楚字者秦瓦也秦作六國宮室用其國號以

别之

東觀餘論漢郊祀志武帝甘泉作益壽延壽舘近歲雍耀

間有耕夫得古瓦作益延壽三字瓦徑尺字書竒古卽此

觀當時瓦也

羣書疑辨侯宮林吉人至京師示余甘泉宮瓦圖文曰長

生未央或曰昔王子充作漢瓦研記言未央宮瓦凡六等

一無文一長樂未央一儲胥未央一長生無極一萬壽無

疆一永壽無疆無所謂長生未央者得毋僞乎予曰彼所

一者未央宮瓦林所得乃甘泉宮瓦也矧子充記謂瓦面

徑五寸圍一尺六寸強厚一寸弱質之林子之瓦其制皆

合其爲漢物無疑

排山集秦漢瓦拓本詩序乾隆辛未子家濂令醴泉余亦

繼至遍訪秦漢宫闕積之十年得十數種其秦瓦曰衛曰

蘭沱宮當漢瓦曰千秋萬歲曰億年無疆曰與天無極曰

益壽存富曰都司空瓦曰宗正宮當曰右空曰上林曰上

林農官皆前人所未見者

 按余知白齋所藏漢瓦拓本尚有二種一漢并天下一

 永奉無疆又瓦當一文曰長安寶慶寺篆文寺字居中乃得諸

 寺中塔上者葢隋時造寺所製又張舍人塤于長安市

 上得一枚文曰長母相忘製甚樸雅

水經注赫連龍昇七年造五兵器爲龍雀大環號曰大夏

龍雀銘其背曰古之利器吳楚湛盧大夏龍雀名冠神都

可以懷遠可以柔逋如風靡草威服九區

避暑錄話劉原父在長安有得古鐵刀以獻下爲大環纒

龍爲之其首類鳥原父曰此赫連勃勃龍雀刀也問之乃

种世衡築靑澗城所得正夏故疆也

廣川書跋蔡邕鐫刻七經著於石碑兵火旣遭碑亦損缺

開皇六年自鄴京載入長安置於秘書内省議欲補緝

立於國學會亂遂廢營造之司用爲柱礎貞觀初魏徵始

收聚之十不一存

續文獻通考唐太宗蘭亭用玉石刻之文宗廟舒元輿作

牡丹賦刻之碑陰熙寧間薜紹彭聞公厨有石用以鎭肉

取視之乃刻牡丹賦於碑陰者遂易之以歸長安大觀中

詔取置宣和殿

畫墁錄長安府錄𠫊前石幢卽郎官題名石也張長史書

序張君作字詭怪不可名狀至爲楷法整若軍陣

續文獻通考修內司十七帖宋淳熙中刻於關内

通鑑左軍中衛吐突承璀盛修安國寺奏立聖德碑先構

碑樓請勅學士撰文且言臣已具錢萬緡欲酬之上命李

絳爲之絳言堯舜禹湯未嘗立碑自言聖德惟秦始皇於

廵遊所過刻石高自稱述未審陛下欲何所法上命曳倒

碑樓

宋史陳堯佐知永興軍初太后遣宦者起浮圖京兆城中

前守姜遵盡毁古碑碣充磚甓用堯佐奏曰唐賢人墓石

今十亡七八矣子孫深刻大書欲傳之千載廼一旦與瓦

礫等誠可惜也其未毁者願敕州縣完護之

觚賸西安石經舊在務本坊韓建築新城棄之於野朱梁

時劉鄩用尹玉羽請遷故尚書省之西域宋元祐中汲都

呂公始遷今學明嘉靖乙卯地震石經倒損西安府學生

員王堯惠等按舊文集其缺字别刻小石立於碑旁字甚

紕繆今華下東生文豸家有乙卯以前塌本庶幾稱善

金石類籖關中金石之文甲于寰㝢乾隆癸巳甲午間余

寄跡于此西安一郡凡得金石文字三百餘通巳著前卷

比戊戌再遊續得宋鐘二一保寧寺鐘銘正書咸平三年在興平保寧寺

一臥龍寺鐘銘正書咸平六年在咸寧臥龍寺金鐘一崇教禪院鐘銘

明昌壬子咸寧薦福寺又得北魏石刻一曹續生造象銘八分書大統五年在

隋石刻二佛座記正書開皇四年府城北雷神廟舍利塔題字正書大業

五年在終南山唐石刻二十有三程夫人塔銘正書顯慶四年在府城南道安

禪師塔記正書總章三年在城南百塔寺王璿造象記王無惑正書長安三年姚元

之造象記正書周長安三年梁義深造象記正書上三石並在花塔寺思恒律

師碑常   撰正書開元十四年在薦福寺尼堅行禪師碑正書開元二十一年在府城南

張昕墓志正書開元二十四年在長安劉氏吏部南曹石幢左光允撰序正書天寶元

年在鄠縣草堂寺陀羅尼幢正書天寶七載在咸寧開元寺白道生神道碑于益撰摯

宗行書永泰元年在咸寧南城王訓墓志嗣澤王潓撰並正書大歷二年尼如願墓志

錫撰秦昊正書大歷十年在咸陽畢原王履清碑侯冕撰正書大歴十二年在高陵奉正原陀羅

尼幢正書元和八年在碑林落星石題字陳元錫記正書太和  年在興平王文幹

墓志趙造撰蕭睦正書會昌四年在龍首原陀羅尼幢正書一咸通二年乾符元年並在咸寧

臥龍陀羅尼幢乾符六年咸寧牛頭寺吳承泌墓志裴廷裕撰行書乾符二年在咸

寧田家灣進法師塔銘陳光撰釋智詳正書在城南實際寺田尊師碑 光書在富平美原

宋石刻十一浴室院牒正書太平興國三年在興平下刻使帖縣帖各一泰寧

宮牒正書大中祥符四年在渭南南門外陳繹題名行書熙寧三年渭南王忠嗣碑陰王臨

題名行書熙寧庚戌在王忠嗣碑陰梵書唵字賛太宗賛釋顯俊正書在臥龍寺李英公

碑陰記游師雄撰黎持正書元祐四年在碑後利公塔銘趙宗輔撰釋道雅正書元符二年

修鳩摩羅什塔亭記𡩋祖武撰八分書元符三年在草堂寺凈相寺橙軒

彭廸明正書崇寧壬午在興平建安黃公詩束長孺正書崇寧丙戌在咸陽署大觀聖

作之碑行書大觀二年刻賀若誼碑陰金石刻三重立泰寧宫記喬逄辰撰王仲

成正書正隆四年在渭南南門外靈泉觀記楊峻撰劉光正書大定二十五年在同官泰寧宮

鑄鐘記正書泰和六年在渭南元石刻十九皇太子修草堂寺令旨

凡四癸卯年一乙未年一丁未年二并正書在鄠縣孫眞人祝文皇太子濶端撰正書丙午歲

眞人福壽論楊聰正書孫眞人頌唐太宗撰楊聰正書上三石並在耀州五臺山通微

道訣碑唐元宗撰楊思聰行書在三原大化觀修文宣王廟記王處厚撰馮慶正書中統

修宣聖廟記張鼎撰正書至元三年上二石並在高陵勅賜開福寺額記

清述正書至元六年在同官修清涼國師塔記釋印撰彧正書至元九年在咸寧華嚴寺

孝子碑陰記鄒任志撰正書至元十七年在渭南鄉賢祠加封眞人勅陳德定正書延

祐七年在耀州五臺山秦寧宮坤柔殿記同鶚撰正書至治三年在渭南祀妙應眞

人記周德洽撰正至元三年御香記高瓛撰李拱正書至正二年上二石並在耀州五臺山

立秦寧宮記王璞撰並正書至正十三年在渭南落星石題字米克明記正書至正二十

八年在興平

 按巳上金石文字自前卷著錄而外續得者又五十有

 九可謂富矣至歴代䟦尾如宋洪趙歐陽及明趙子凾

 都元敬諸家著論浩繁不能具載故槪從略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