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林廣記/後集/卷08

目錄 新編纂圖增類羣書類要事林廣記
◀上一卷 後集 卷之八 下一卷▶


○儒教類

【晦庵朱先生大學序】曰人生八歲自王公以下至於庶人之子弟皆入小斈而教之以洒掃應對進退之節礼樂射御書数之文及其十有五年則自天子之元士眾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適子与凡民之俊秀皆入斈而教之以窮理正心脩巳治人之道此斈校之教大小之節所以分也

  小斈之綱

   洒掃

少儀曰汜掃曰掃席前曰拚拚席不以鬣執箕膺擖 曲礼曰凡為長者糞之理必加帚於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塵不及長者以箕自鄉而扱之 內則曰雞初鳴咸盥漱衣服歛沈覃灑掃室堂及庭 弟子職曰凡拚之道實水于盤攘臂衭及肘堂上則播洒室中握手執箕膺揲厥中有帚入戶而立其儀不貸執帚下箕倚于戶側凡拚之紀必由奧始俯仰罄折拚母有徹拚前而退聚於戶內坐板拂之以葉適巳實帚于箕先生若作乃興而辝坐執而立遂出棄之既拚及立是恊是稽 右洒掃之節

   應對

曲礼曰父召諾先生召諾唯而起 長者与之提携則兩手奉長者之手負劍辟咡詔之則掩口而對 侍坐於先生先生問焉終則對請業則起請益則起 侍坐於君子君子問更端則起而對 謀於長者必操几杖以從之長者問不辝讓而對非礼也 侍於君子不顧望而對非礼也 長者不及母儳言正容聽必恭母勦說母雷同 右應對之節

   進退

內則曰在父母之所有命之應唯敬對進退周旋慎斉升降出入揖遊不敢噦噫嚏咳欠伸跛倚睇視不敢唾洟寒不敢襲癢不敢搔不有敬事不敢袒裼不涉不撅褻衣裳不見裏 昧爽而朝問何食飲矣若巳食則退若未食則佐長者視具 曲礼曰父命呼唯而不諾手執業則投之食在口則吐之走而不趍 見父之執不謂之進不敢進不謂之退不敢退不問不敢對 從於先生不越路而与人言遭先生於道趨而進正立拱手先生与之言則對不与之言則趍而退 從長者而上丘陵則必鄉長者所視 將上堂必揚戶外有二屨言聞則入言不聞則不入將入戶視必下入戶奉扃視瞻母回戶開亦開戶闔亦闔有後入者闔而勿遂母踐屨母踖席摳衣趍隅必慎唯諾 將即席容母怍兩手摳衣去斉尺衣母撥足母蹶 先生書策琴瑟在前坐而遷之戒勿越 虛坐盡後食坐盡前坐必安執顏 侍坐於君子若有告者曰少間願有復也則左右屏而待 母側視母噭應母淫視母怠荒遊母倨立丹跛坐母箕寢母伏歛髮母髢冠母免勞母袒暑母褰裳 士相見儀曰凡与大人言始視面中視抱卒視面母改 若父則遊目母上於面母下於帶若不言立則視足坐則視膝 少儀曰侍坐於君子請見不請退君子欠伸運笏澤劍首問日之蚤莫雖請退可也 右進退之節

   五礼

五礼之目在大宗伯其別三十有六吉十有二凶五賓八軍五嘉六唐彳放周礼制五礼百五十有二條吉五十有五凶十有八賓六軍二十有三嘉五十宋礼部員外郎陳晹進樂書五礼百八十有八條吉百凶二十有二賓十有三軍十有六嘉三十其目悉書則繁今列周礼大宗伯五礼之目

    吉禮

禋祀 實柴 槱燎 血祭 貍沈 疈辜 肆献 饋食 祠 禴 甞 烝

    凶禮

喪 荒 弔 禬 恤

    賓禮

朝 宗 覲 遇 會 同 問 視

    軍禮

師 均 田 役 封

    嘉禮

飲食 昏冠 賓射 饗燕 脤膰 賀慶

   六樂

六樂之目在大司樂周人備六代之舞奏黃鍾歌大呂舞雲門奏大蔟歌應鍾舞咸池奏姑洗歌南呂舞大召奏蕤賓歌函鍾舞大夏奏夷則歌小呂舞大□奏射歌夾鍾舞大武

    雲門

一曰雲門大卷樂緯元命包云黃帝樂一云堯樂雲門象雲氣出入周人冬至舞之以祀天神

    咸池

一曰大咸莊周呂氏春秋白虎通皆云黃帝樂元命包云堯樂陳氏樂書云黃帝所作堯脩而用之堯作大章復能修用咸池以備樂按周礼於堯不称大章而称大咸猶周人不獨教周之大武而教六樂貴於備藥也故曰大章章之咸池備矣咸池象地水周遍周人夏至舞之以祭地示

    大磬

一曰九召舜樂召紹也元命包云舜之民樂其紹堯之業舜斉七政肇十有二州故周人舞之以祀四望司中司命風師雨師

    大夏

一曰九歌禹樂夏大也元命包云禹能大堯舜之德禹平水土故周人舞之以祭山川

    大濩

一曰韶濩湯樂呂氏春秋曰湯命伊尹作大濩歌晨露韓詩外傳曰湯作大濩宮使人溫良而寬大商使人方廉而好義角使人惻隱而仁愛徵使人樂飬而好施羽使人恭儉而好礼濩護也湯之寬仁能救護生民故周人舞之以享姜嫄

    大武

記曰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囯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以崇天子元命包云文王時樂盖武王成其武功傳云武王以黃鍾布牧野之陣歸以大蔟

   五射

五射五御之目它無顯證其名僅見於保氏康成注引鄭司農語賈公彥云無正文或先鄭別有所見或以義言之

    白矢

矢貫侯過見其鏃白也

    參連

前放一矢後三矢連續而去也

    剡注

謂羽頭高鏃低而去剡剡然也

    襄尺

襄俗本或音衰周礼釋文音讓云本作讓字諸音非也謂臣与君射不与君並立讓君一尺而退也

    井儀

謂四矢貫侯如井字之容儀也

   五御

說同五射 周礼大司馬中冬大閱百步則一為三表又五十步為一表司馬建旗于後表之中以旌為左右和之門羣吏各帥其車徒以敘和出即過君表也既陳乃設駈逆之事有司表貉于陳前即逐禽左也 【 〔驅〕去

    鳴和鵉

和鵉皆鈴也和金口木舌鵉金口金舌所以節車之行鵉在衡上近於馬和在式上衡是車前橫木駕馬者即軏也式是車上橫板手所憑伏以致敬者升車則馬動馬動則鵉鳴鵉鳴則和應自然有箇節奏所以使之皆中節若車行車速則不相應行遲則不響若雜然都響皆不合此節奏

    逐水曲

御車隨逐水勢之屈曲而不墜水也鳴和鵉者御之常逐水曲者御之變也

    過君表

若毛詩傳云褐纏旃以為門裘纏質以為木執間容握駈而入擊則不得入君表即褐纏旃也如車辰門之類是植起兩車以為門褐纏旃以為門者是植兩旗於兩旁以為門也裘纏質以為木執者質是斧之椎頭或云用刑砧子是門闑古者門之當中用一壁尺使門闔至此而止所謂木執也

    舞交衢

衢道也謂御車在交道車旋應於舞節如今十字街模樣若轉過這一邊則須要轉得合舞底節奏

    逐禽左

謂御駈逆之車逆駈禽獸使左當人君以射之也若禽在右邊須要當得過左邊以就主人之射

   六書

六書之目周礼疏云依許氏說文是教人知制字之由便不胡寫了邊傍古人要書同文今人不曾理會只是胡寫

    象形

書与畫同出畫取形書取象凡天文山川井邑草木人物鳥獸虫魚鬼物器用服飾有形者皆可象亦有象形兼會意諧

    會意

人言為信止戈為武中心為忠如心為恕之類會合人意也如後字從彳從從又即三体會意也

    轉注

相近但旁邊改轉如考即老之類

    處事

人在一上為上人在一下為下各有其事得其宜也

    假借

令長之類一字兩用也

    諧聲

謂形一也如江河之類皆以水為形以工可為聲也工与江皆從經堅可何雖反異而音亦近疏曰書有六本形實多若江河之類是左形右鴻鴿之類是右形左草藻之類是上形下婆娑之類是上下形圍國之類是外形內闤闠之類是外聲內形此形之等有六也

   九數

九數之目司徒疏引先鄭語作方田粟布差分少廣商功均輸方程嬴不足旁要又云今有重差夕桀句股保氏疏云此漢法也

    方田

以御田疇界域 即今方量田地畝角之法

    粟布

以御交質変易 粟是米布是錢謂以多少錢籴得多少穀之類交是買賣質是典約変易是撞換

    衰分

以御貴賤稟稅 此是理會官員俸祿多少之法如上士倍中士中士倍下士之類稟謂稟祿稅謂釆地所收之稅

    少廣

以御積羃方圓 積羃如今倉然積米其中外面遮蔽了方圓以其器而知其多少今稅務中用此法如看船上裝載貨物用錐探其深淺便知其多少方器作如何筭圓器作如何筭各有法也

    商功

以御功程積實 商其功程如打土論方子打筭一方土便會計得合用幾多人工如做屋亦可筭幾間幾架合用幾多人工之類

    均輸

以御遠近勞費 均其道里遠近之勞与費勞是力費是褁足如自某州到某州用力幾何褁足幾何之類

    盈朒

以御隱雜互見 盈是多朒是少数之顯者可見隱者不可見至於雜則尤不可見由其顯者以推其隱如人有財物失去一半或大半或小半失物者道多可攷究隱雜互見是因其所存以驗其所失之多少

    方程

以御錯揉正員 今作曆者用此法謂如筭錢逐件除下零細底絕長補短湊得斉整便好筭如一年十二月有月大者小者日子不斉便將閏月來補湊每月作三十日又如日月星辰之行不同如要筭行之會都相合

    句股

以御高深廣遠 橫為句直為股斜為弦三者可互相求也以句中所容方直之積求之則山之高井之深城邑之廣道里之遠可以測知此筭術之極致也句股之術如今木匠曲尺尺頭為句尺梢為股尺頭与尺梢盡相去為弦

  大斈之綱

   致知

中庸曰慱斈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有弗斈斈之弗能弗措也有弗問問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篤弗措也 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 右致知之要 【 大斈經云致知在格物而傳文亡缺當考朱子取程子之意以補之言】

   誠意

詩曰思邪 記曰毋不敬儼若思 詩曰相在室尚不愧於屋漏 語曰非礼勿視非礼勿聽非礼勿言非礼勿動 中庸曰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顯乎隱莫見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右誠意之要

   正心

中庸曰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 記曰內省不疚惡於志 孟子曰志氣之帥也氣体之充也志至焉氣次焉持其志暴其氣 養心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 樂記曰姦乱色不留聦明滛樂慝礼不接心術惰慢邪僻之氣不設於身体 大斈曰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 右正心之要

   脩身

大斈曰自天子至於庶人一是皆以脩身為本 孟子曰天下之本在囯囯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語曰君子食求飽居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 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 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 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居恭執事敬与人忠雖之夷狄不可棄也 言忠信行篤敬雖蛮貊之邦行矣 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辝氣斯遠鄙倍矣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 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聦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 孟子曰動容周旋中礼者盛德之至也哭死而哀非為生者也經德不回非以于祿也言語必信非以正行也 富貴不能滛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易曰君子進德脩業忠信所以進德也脩辝立其誠所以居業也知至至之可与幾也知終終之可与存義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在下位而不憂故乾乾因其時而惕雖危咎矣 君子斈以聚之問以辨之寬以居之仁以行之 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直方天不習不利 不遠復祗悔元吉象曰不遠之復以脩身也 剛健篤實輝光日新其德 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其窒欲 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迁有過則改 地中有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艮止也時止則止時行則行動靜不失其時其道光明 曲礼曰坐如尸立如齊 敖不可長欲不可從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臨財毋苟得臨難毋苟免狠毋求勝分毋求多疑事毋質直而勿有 礼不踰節不侵侮不好狎脩身踐言謂之善行 慱聞強識而讓敦善行而不怠謂之君子 中庸曰庸德之行庸言之謹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餘不敢盡言顧行行顧言 好斈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知斯三者則知所以脩身 君子動而世為天下道行而世為天下法言而世為天下則遠之則有望近之則不厭 在下位而不獲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獲乎上有道不信乎朋友不獲乎上矣信乎朋友有道不順乎親不信乎朋友矣順乎親有道反身不誠不順乎親矣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乎身矣 冠義曰凡人之所以為人者禮義也禮義之始在於正容體斉顏色順辝令容体正顏色斉辝令順而後礼義備以正君臣親父子和長幼君臣正父子親長幼和而後礼義立 礼記曰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容靜頭容真氣容肅立容德色容莊 右脩身之要

   斉家

孝經曰治家者不敢侮於臣妾而况於妻子乎 孟子曰男女居室人之大倫也 易曰家人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義也家人有嚴君焉父母之謂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婦婦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 左傳曰女有家男有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礼易此必敗 礼記曰父子篤兄弟睦夫婦和家之肥也 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義婦聽長惠幼順君仁臣忠謂之人義也 曲礼曰男女不雜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櫛不親授嫂叔不通問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於梱內言不出於梱 女子許嫁纓非有大故不入其門姑姊妹女子之巳嫁而反兄弟弗与同席而坐同器而食父子不同席 內則曰男不言內女不言外非祭非喪不相授器其相授則女受以篚其篚則皆坐奠而復取之 外內不共井不共湢浴不通寢席不通乞假男女不通衣裳 內言不出外言不入男子入內不嘯不指夜行以燭燭則止女子出門必擁蔽其面夜行以燭燭則止道路男子由右女子由左 右齊家之要

   治囯平天下

孝經曰治囯者不敢侮於鰥寡而况於士民乎 先之以慱愛而民莫遺其親陳之以德義而民興行先之以敬讓而民不爭導之以礼樂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惡而民知禁 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事兄悌故順可移於長居家理故治可移於官 語曰君子篤恭而天下平 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治天下可運於掌上 礼記曰立愛自親始教民睦也立敬自長始教民順也教以慈睦而民貴有親教以敬長而民貴用命 上老老而民興孝上長長而民興弟上恤孤而民不倍 大斈曰一家仁一囯興仁一家讓一囯興讓 中庸曰凡為天下囯家有九經曰脩身也尊賢也親親也敬大臣也体羣臣也子庶民也來百工也柔遠人也懷諸侯也脩身則道立尊賢則不惑親親則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則不眩体羣臣則士之報礼重子庶民則百姓勸來百工則財用足柔遠人則四方歸之懷諸侯則天下畏之斉明盛服非礼不動所以脩身也去讒遠色賤貨而貴德所以勸賢也尊其位重其祿同其好惡所以勸親親也官盛任使所以勸大臣也忠信重祿所以勸士也時使薄歛所以勸百姓也日省月試既廩称事所以勸百工也送往迎來嘉善而矜不能所以柔遠人也継絕世文廢囯治乱持危朝聘以時厚往而薄來所以懷諸侯也凡為天下囯家有九經所以行之者一也 右治囯平天下之要

◀上一卷 下一卷▶
事林廣記/後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