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孝感動天编辑

虞舜。瞽搜之子。性至孝。父頑母囂。弟象傲。舜耕於歷山。有像為之耕。有鳥為之耘。其孝感如此。帝堯聞之。事以九男。妻以二女。遂以天下讓焉。系詩頌之。 

詩曰:對對耕春象。紛紛耘草禽。嗣堯登帝位。孝感動天下。 


親嘗湯藥编辑

西漢文帝。名恆。高祖第三子。初封代王。生母薄太后。帝奉養無擔母嘗病三年。帝目不交睫。衣不解帶。湯藥非親嘗弗進。仁孝聞於天下。系詩頌之。 

詩曰:仁孝聞天下。巍巍冠百王。母后三載玻。湯藥必先嘗。


齧指心痛编辑

周。曾參。字子輿。事母至孝。參曾采薪山中。家有客至。母無措參不還。乃齧其指。參忽心痛。負薪以歸。跪問其母。母曰。有客忽至。吾齧指以悟汝耳。後人系詩頌之。 

詩曰:母指方纏齧。兒心痛不禁。負薪歸未晚。骨肉至情深。


單衣順母编辑

周。閔損。字子騫。早喪母。父娶後母。生二子。衣以棉絮。閔損。衣以蘆花。一日。父令損御車。體寒失鞭。父察知其故。欲出後母。損曰。母在一子單。母去三子寒。後母聞之。卒悔改。系詩頌之。 

詩曰:閔氏有賢郎。何曾怨後娘。車前留母在。三子免風霜。 


負米養親编辑

周仲由。字子路。家貧。嘗食黍薯之食。為親負米百里之外。親歿。南遊於楚。從車百乘。積粟萬鐘。累褥而坐。列鼎而食。乃嘆曰。雖欲食黍薯之食。為親負百里之外。不可得也。有詩為頌。 

詩曰:負米供甘旨。寧辭百里遙。身榮親已沒。猶念舊劬勞。 


賣身葬父编辑

漢董永家貧。父死。賣身貸錢而葬。及去償工。途遇一婦。求為永妻。俱至主家。主令織布三百疋。始得歸。婦織一月而成。歸至槐陰會所。遂辭永而去。有詩為頌。 

詩曰:葬父貸孔兄。仙姬陌上逢。織布償債主。孝感動蒼穹。


鹿乳奉親编辑

周。郯子。性至孝。父母年老。俱患雙目。思食鹿乳。郯子乃衣鹿皮。往深山群鹿之中。取鹿乳供親。獵者見而欲射之。郯子俱以情告。乃免。有詩為頌。 

詩曰:親老思鹿乳。身穿褐毛衣。若不高聲語。山中帶箭歸。


行傭供母编辑

後漢江革。少失父。獨與母居。遭亂。負母逃難。數遇賊。或欲劫之去。革輒泣告有母在。賊不忍殺。轉客下邳。貧窮裸跣。行傭以供母。母使身之物。莫不畢給。有詩為頌。 

詩曰:負母逃危難。窮途賊犯頻。告知方獲免。傭力以供親。 


懷橘遺親编辑

後漢陸績。字公紀。年六歲。至九江見袁術。術出橘待之。績懷橘二枚。及跪拜辭墮地。術曰。陸郎作賓客而懷橘乎。績跪答曰。吾母性之所愛。欲歸以遺母。術大奇之。有詩為頌。 

詩曰:孝悌皆天性。人間六歲兒。袖中懷橘實。遺母報深慈。


乳姑不怠编辑

唐。崔南山曾祖母長孫夫人。年高無齒。祖母唐夫人。每日櫛洗升堂。乳其姑。奶不粒食。數年而康。一日玻長幼咸集。乃宣言曰。無以報新婦恩。願子孫婦。如婦之孝敬足矣。有詩為頌。 

詩曰:孝敬崔家婦。乳姑晨盥梳。此恩無以報。願得子孫如。


恣蚊飽血编辑

晉。吳猛。年八歲。事親至孝。家貧。榻無帷帳。每夏夜。蚊多潛膚。恣取膏。雖多不驅之。恐其去以而噬親也。愛親之心至矣。有詩為頌。 

詩曰:夏夜無帷帳。蚊多不敢揮。恣取膏血飽。免使入親幃。 


臥冰求鯉编辑

晉。王祥母喪。繼母朱氏。不慈。父前數譖之。由是失愛於父母欲食鮮魚。時天寒地凍。祥解衣。臥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歸供母。有詩為頌。 

詩曰:繼母人間有。王祥天下無。至今河上水。留得臥冰模。 


為母埋兒编辑

漢。郭巨家貧。有子三歲。母嘗減食與之。巨謂妻曰。貧乏不能供母。子又分父母之食。盍埋此子。及掘坑三尺。得黃金一釜。上云官不得齲民不得奪。有詩為頌。 

詩曰:郭巨思供親。埋兒為母存。黃金天所賜。光彩照寒門。


搤虎救父编辑

晉。楊香年十四。常隨父豐往田間獲粟。父為虎曳去。時楊香手無寸鐵。惟知有父而不知有身。踴躍向前。搤持虎頸。虎亦靡然而逝。父方得免於害。有詩為頌。 

詩曰:深山逢白額。努力搏腥風。父子俱無恙。脫身饞口中


棄官尋母编辑

宋。朱壽昌七歲。生母劉氏。為嫡母所妒。復出嫁。母子不相見者五十年。神宗朝棄官入秦。與家人訣。謂不尋見母。誓不復還。後行次同州得之。時母年已七十有餘。有詩為頌。 

詩曰:七歲離生母。參商五十年。一朝相見後。喜氣動皇天。 


嘗糞憂心编辑

南齊。庚黔婁為孱陵令。到縣未旬日。忽心驚流汗。及棄官歸。時父疾始二日。醫曰。欲知愈劇。但嘗糞。苦則佳。黔婁嘗之。甜。心甚憂之。至夕。稽顙北辰。求以身代父死。有詩為頌。 

詩曰:到縣未旬日。樁庭遘疾深。願將身代死。北望起憂心。 


戲綵娛親编辑

周。老萊子至性孝。奉養二親。備極甘脆。行年七十。言不稱老。常著五彩斑斕之衣。為嬰兒戲於親側。又常取水上堂。詐跌臥地。作嬰兒啼以娛親。有詩為頌。 

詩曰:戲舞學驕痴。春風動綵衣。雙親開口笑。喜氣滿庭幃。


拾桑供母编辑

漢。蔡順少孤。事母至孝。遭王莽亂。歲荒不給拾桑。以異器盛之。赤眉賊見而問之。順曰。黑者奉母。赤者食。賊憫其孝。以白米三斗。牛蹄一隻與之。有詩為頌。 

詩曰:黑桑奉萱幃。飢啼淚滿衣。赤眉知孝意。牛米贈君歸。


扇枕溫衾编辑

漢。黃香。年九歲。失母。思慕惟切。鄉人稱其孝。香躬執勤苦。一意事父。夏天暑熱。為扇涼其枕席。冬天寒冷。以身暖其被縟。太守劉護表而異之。有詩為頌。 

詩曰:冬月溫衾暖。炎天扇枕涼。兒童知子職。千古一黃香。 


湧泉躍鯉编辑

漢。姜詩。事母至孝。妻龐氏。奉姑。尤謹。母性好飲江水。妻出汲而奉母。又嗜魚膾。夫婦常作之。召鄰。母。供食之。後舍側忽有湧泉。味如江水。日躍雙鯉。詩時取以供母。有詩為頌。 

詩曰:舍側甘泉出。朝朝雙鯉魚。子能恆孝母。婦亦孝其姑。 

聞雷泣墓编辑

魏。王裒事母至孝。母存日。性畏雷。既卒。殯葬於山林。每遇風雨。聞阿香。響震之聲。即奔墓所跪拜。 

泣告曰。裒在此。母親勿懼。有詩為頌。 

詩曰:慈母怕聞雷。冰魂宿夜台。阿香時一震。到墓繞千回。 


刻木事親编辑

漢。丁蘭幼喪父母。未得奉養。而思念劬勞之恩。刻木為像。事之如生。其妻久而不敬。以針戲刺其指。則出血。木像見蘭。又眼中垂淚。蘭問得其情。將妻出棄之。有詩為頌。 

詩曰:刻木為父母。形容如在時。寄言諸子侄。各要孝親幃。 


哭竹生筍编辑

三國。孟宗。字恭武。少孤。母老病篤。多月思筍煮羹食。宗無計可得。乃往竹林中。抱竹而泣。孝感天地。須臾地裂。出筍數莖。歸持。作羹奉母。食畢疾愈。有詩為頌。 

詩曰:淚滴朔風寒。蕭蕭竹數竿。須臾冬筍出。天意報平安。 


滌親溺器编辑

宋。黃庭堅。號山谷。元祐中為太史。性至孝。身體貴顯。奉母盡誠。每夕親自為洗滌溺器。未曾有一刻不供人子之職。有詩為頌。 

詩曰:貴顯聞天下。平生事孝親。不辭常滌溺。焉用婢生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