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于湖居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卷第二十八 于湖居士文集 卷第二十九
宋 張孝祥 撰 景慈谿李氏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二十九

 墓誌

   湯伯逹墓誌

伯逹湯氏諱矼處州青田人也大丞相榮

國公之長子贈太師衛國公之孫太師申

國公之曽孫歴官右承務郎承奉郎監潭

州南嶽廟主管台州崇道觀授浙東安撫

司主管機冝文字未上而卒娶潘氏一女

六歳甞生二男子堅老頑老皆未晬而夭

伯逹葬於𨺚興之改元在麗水縣東度溪

過峽嶺距衛公之墓隔一山三百歩許其

名曰東塘蓋伯逹生於紹興之巳未而終

於紹興之辛巳年二十有三而止耳烏乎

悲夫痛哉丞相以書謂某曰余子㓜而愿

不好弄長而益恭毎拱手危坐終日讀書

外未嘗他語余與朋友論古今及人物處

其旁應唯唯客去徐理前語道是非陳可

不皆出人意表紹興丙子 朝家申嚴試

闈之禁宰執子弟莫敢應書余待罪政府

科詔兩下皆不赴間居作詩苦思至忘寢

食詩成識者以爲深病方亟適余生朝猶

自力爲百韻律詩以爲壽其勤如此嘗鼔

琴後亦置之餘無所𦒿好也紹興庚辰

免相奉祠余子留其孥於婺而從余歸郷

來年正月聞其𥘉生子病冒大雪渉峻嶺

往迎之二月歸感嗽疾余以是寒氣之所

薄行愈矣渉夏至秋復作増以脾泄十月

𬒳召赴闕時虜兵旣大入抵和州人心

惶駭余受命當疾赴顧念其病未能决廼

諗余曰國家事急大人當行某病未殆也

詔以二十六日至余以二十七日行送上

車無一語抆淚而别余心惄然若有所失

而不忍言也至行都毎五日或七日必得

書云疾稍間矣至十二月不得書者旬日

余驚焉時虜酋死兵車駕視師余爲留守

十日得書語文而字楷凡兩紙數百言余

黙念彼乆疾廼精明如是是誠愈耶書來

之明日家中報以病且亟又明日得報又

翌日而訃來余苦毒恫傷不知身之有無

也烏乎彼書之詳且謹是誠與吾訣也余

雖遭此禍而縻筦鑰不能去旣而移守紹

興今年之三月始得歸視其殯追思前歳

之別生死縣隔一何𡨚也余至家凡三月

四視其殯六月十三日余復𬒳召廼酹哭

而別焉旣而行於旁近萬山回掩中爲平

田曰是何爲墓以葬余子託所親葉君蘧

訪焉且卜之以書來曰是地良吉旣築垣

而甓壙矣仲冬丙申於葬爲吉不可易也

烏乎人之愛莫父子(⿱艹石)也余子愿而文又

甚愛之其病也不能躬理其藥餌以至于

死死而不親歛焉今余蒙恩復相累丐歸

不能遂其葬也又將不復送焉揆之人情

吾之哀可勝道哉末如之何矣姑集其平

生以告於能文之君子爲余志其墓以𭔃

余哀其可矣然吾子少而死無可紀者也

無可紀而猶爲之志所謂余情之哀不能

巳而托於是焉者也古之表墓也以官爵

著哀榮之義也余子假䕃而官未試而死

官爵不足言也古者㓜名冠字余子之亡

其得字也蓋三年耳烏乎可哀也哉安國

於余特厚今敬煩安國爲銘余子之墓且

篆其額曰湯伯逹墓題其首曰湯伯逹墓

誌銘以志余無窮之思焉蓋丞相之書如

此烏乎悲夫痛哉昔者某登丞相之門雖

不識伯逹而知其爲賢也夫賢而早死天

下之所哀也而况丞相父子之間也哉丞

相幸教某命某以銘敢辭銘曰

止乎(⿱艹石)拱而窺行乎(⿱艹石)僂而隨儼容服之

在側忽不見𠔃焉之甚媺𠔃好脩珮寳璐

𠔃冠琳璆問塗𠔃萬里蹇將駕𠔃摧輈東

塘之水𠔃沄沄山回阻𠔃此藏夫君後千

禩𠔃勿毀欲知其哀𠔃視兹刻文

   汪文舉墓誌銘

余年十八時居建康從郷先生蔡君清宇

爲學清宇之門人以百數有汪氏子膠者

小於余兩歳脩謹敏銳獨異流輩余亦敬

而友之也方是時膠之家在䂊章獨其大

父字文舉云者携膠以俱欲膠之有成也

不復治他事晝夜督課與膠上下卧起居

無何膠嶄然有聲場屋連取郷薦號名進

士後十年家君奉使淮南膠之父處仁官

舒之桐城亦以才辦治家君薦之蓋膠之

學以有立與處仁之能其官文舉寔使之

然也文舉今死矣膠以銘見屬余與膠游

二十年余官臨川呉門膠嘗千里來過其

守建康也膠受館於余爲直記室余居于

湖膠率兩三月輒一來來即留一月或四

五十日蓋與膠𭠘分如此而文舉能教其

子孫又可銘也銘其何疑文舉之先建康

人徙豫章之武寜遂爲武寜人事親以孝

稱親亡哀毀過禮雖老矣言及其親未嘗

不泣也以是子孫皆孝謹家饒財自奉甚

約至周人之急劇於巳事紹興𥘉江西旱

米斗數千文舉視其囷倉尚可得緡錢十

數萬盡斥之以與鄰里有王生坐大獄請

盡鬻其産文舉文舉蹙然曰若是則而家

何以生耶視其直併劵歸之王生賴以免

文舉之父字平甫㓜孤嘗隨其母適李氏

文舉視李氏與汪姓等經紀其家教其子

它日李之子有醉而溺死者文舉哭之慟

厚葬之膠方試春官未之知也夢衣冠而

謝者曰吾而不謹死於水荷君大父歸骨

於土矣間閱内典有得屬纊不亂乾道丁

亥二月戊子也年七十有二葬以十一月

乙酉祔以夫人李氏四男子處仁秉義郎

監江州甲仗庫處恭處雋爲進士處厚早

卒孫三人長膠也珙珪其季也孫女五人

歸鎭江府録事叅軍張汲將仕郎王嗣宗

進士黄廷佐處者二人曽孫瀛漑文舉名

翥文舉之父曰安祖曰安弼曽祖曰岫文

舉嘗命於朝得𥘉品官非其好也銘曰

武寜之東長湖之原文舉茲藏後將多賢

   髙侍郎夫人墓誌銘

余郷歷陽有孝子曰髙祚字子長故吏部

侍郎江都公諱衛之子侍郎薨時子長尚

㓜凡子長學行卓然能自揭立不隊其家

聲母夫人實教之也太夫人年髙樂荆州

之風土子長因家焉以太夫人之樂夫此

也子長仕宦不敢復逺荆州以去蓋于武

昌者六年于荆州者二年于沅州者二

年自沅州罷歸太夫人於是七十有七矣

子長請于朝願奉祠禄以養閉門不復出

荆州牙城之東有屋數十楹其傍鑿池植

花竹築室其中子長夫婦日奉太夫人携

子若孫遊焉内外千指敬愛雍穆大夫士

慕之者紀于歌詩凡稱事親皆於子長乎

取法蓋如是者又二年而太夫人以疾不

起子長毆血骨立親負土築墳葬之日有

鶴飛鳴其上訖事乃去夫以太夫人享上

壽其封邑康寜好德五福備具子長平時

未嘗違SKchar下生也敬以養死也禮以葬於

今之世可以無憾而子長毎言及太夫人

涕泣輙隨之悲怨罔極若未嘗一日得奉

承其親者烏乎終身之慕有若子長謂之

孝者非耶太夫人諱靜明廬州梁縣人姓

王氏年十有二歸髙氏生三男子祐承務

郎機修職郎前死季則子長也今爲右朝

請郎始侍郎公及與元祐諸公游嘉言懿

行太夫人悉能記之侍郎爲太平州判官

攝州事山谷來爲守謫乆貧甚旣入境矣

復坐黨事免侍郎得堂帖不以告迎𠋫如

禮山谷旣視印已乃知之侍郎爲治歸裝

甚飭備過於乆所事曽丞相子宣過郡下

時公卷葬母事欲起部使者得風旨遣州

都監圍其館脅之侍郎徒歩往揮其衆曰

此前宰相坐怨家曖昧事且白汝何敢爾

且我攝州事事當關我即留館中不去丞

相以安旣獄具公卷猶坐貶丞相泣語諸

子當事侍郎以父禮凡此皆子長不及知

太夫人以告曰汝父不顧身以徇義汝冝

勉之太夫人葬以其年十月十四日在江

陵縣白湖龍山之原太夫人有三男孫

墌埁三女孫銘曰

八十一年子孝以賢我銘實然龍山之阡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