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五代史宦者傳
作者:歐陽修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古文觀止#卷十 宋文

  自古宦者亂人之國,其源深於女禍。女,色而已;宦者之害,非一端也。葢其用事也,近而習;其為心也,專而忍;能以小善中人之意,小信固人之心,使人主必信而親之。待其已信,然後懼以禍福而把持之。雖有忠臣碩士,列于朝廷,而人主以為去己疎遠,不若起居飲食,前後左右之親,為可恃也。故前後左右者日益親,則忠臣碩士日益疎,而人主之勢日益孤。勢孤則懼禍之心日益切,而把持者日益牢。安危出其喜怒,禍患伏於帷闥,則嚮之所謂可恃者,乃所以為患也。患已深而覺之,欲與疎遠之臣,圖左右之親近,緩之則養禍而益深,急之則挾人主以為質。雖有聖智,不能與謀。謀之而不可為,為之而不可成,至其甚,則俱傷而兩敗。故其大者亡國,其次亡身,而使姦豪得借以為資而起,至抉其種類,盡殺以快天下之心而後已。此前史所載,宦者之禍常如此者,非一世也。夫為人主者,非欲養禍於內,而疎忠臣碩士於外,葢其漸積而勢使之然也。夫女色之惑,不幸而不悟,則禍斯及矣。使其一悟,捽而去之可也。宦者之為禍,雖欲悔悟,而勢有不得而去也。唐昭宗之事是已。故曰:「深於女禍」者,謂此也。可不戒哉!


註釋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