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之一

卷第八之六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九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九之二

五朝名臣言行録卷第九之一

    諫議大夫田公

  公名錫字表聖嘉州人中進士第太平

  興國中爲右拾遺出爲河北路轉運副

  使徙知相州以論事移睦州入知制誥

  出知陳州又坐法貶官未幾召還知通

  進銀臺封駮司出知泰州咸平中詔舉

  賢良方正之士翰林學士承旨宋白以

  公應詔召還再掌銀臺遷侍御史知雜

  事擢左諫議大夫六年卒年六十四

公自白衣已有意於風化上書闕下請復郷

 飲籍田禮及在朝廷知無不言 太宗旣

 取太原范陽未下 帝怒不賞平𣈆之功

 中外囂然而莫敢言者獨公上書論諫理

 意深切 帝感悟璽書褒荅賜内帑錢五

 十萬僚友謂公冝少晦以逺讒忌公曰事

 君之誠惟恐不竭矧天殖其性豈一賞而

奪耶在河朔累章論邊事知睦州下車建

 孔子祠教民興學表請入紙國子學印經

籍給諸生詔賜之還其紙聞禁中火拜章

極言 上嘉之及還眷遇愈隆上書請封

禪及在西掖京畿大旱禱祠無應遂抗言

切於時政故有宛丘之行咸平初出使秦

隴廻上三章言陜西數十州苦于靈夏之

役朝廷爲之慼然出海陵之初以星文示

變拜䟽請降詔責躬上奉天誡 眞宗皇

帝嘉其意屢召對便殿及行降中使撫安

 仍加寵賚范文正公撰墓誌

太宗甞與侍臣論皇王之道田錫奏曰皇王

 之道微妙曠闊今師平太原逮兹二載未

賞軍功願因郊籍議功酬之乞罷交州戍

兵免驅生民爲瘴嶺之鬼 上嘉納焉趙

普當國錫謁之曰公以元勲當國冝事損

撿今群臣書奏先經中書旣非尊王之體

諫官章䟽令閤門填狀尤弱臺憲之風皆

 不便普引咎正容厚謝皆罷之錫將卒自

草遺表猶勸 上以慈儉納諫爲意絶無

私請 上厚䘏之玉壷清話

田錫好直諫 太宗或時不能堪錫從容奏

曰 陛下日徃月來養成聖性說

 重之聖政

田錫 太宗時上言軍國要機者一朝廷大

 體者四 太宗甞言錫有文行敢言 眞

 宗即位屢召對言事甞請抄畧御覽三百

 六十卷日覽一卷又采經史要言爲御屏

 風十卷以便觀覽及卒 眞宗謂劉沆曰

 田錫直臣也何天奪之速朝廷每有小缺

 失方在思慮錫之章奏已至矣

眞宗見田錫色必莊甞目之曰朕之汲黯也

 名臣

田錫疾亟進遺表 眞宗宣御醫賫上藥馳

 救之無及矣俄召宰相對䄂出其表示之

 且曰朕自臨大寳閱是表者多矣非祈澤

 宗族則希恩子孫未有如錫生死以國家

 爲慮而儆于朕者興歎乆之命優贈典

上甞幸龍圗閣閱書指東北隅架一漆凾

 上親署鐍者謂學士陳堯咨曰此田錫章

䟽也已而愴然乆之

公動必以禮言必有法賢不肖咸憚伏之出

 處二十年未甞趨權貴之門在貶廢中樂

 得其正晏如也

范文正公銘公之墓曰嗚呼田公天下之正

 人也言甚危命甚竒盡心而弗疑終身而

 無違嗚呼賢哉吾不得而見之

蘇軾序公奏議曰自太平興國以來至于咸

 平可謂天下大治千載一時矣而田公之

 言常(⿱艹石)有不測之憂近在朝夕者何哉古

 之君子必憂治丗而危明主明主有絶人

 之資而治丗無可畏之防夫有絶人之資

 必輕其臣無可畏之防必易其民此君子

之所甚懼也方漢文時刑措不用兵革不

試而賈𧨏之言曰天下有可長太息者有

可流涕者有可痛哭者後丗不以是少漢

 文亦不以是甚賈𧨏由此觀之君子之遇

 治丗而事明主法當如是也

公耿介寡合嚴恭好禮㞐公庭危坐終日未

甞有懈容自㓜至老手不釋卷慕魏徴李

 絳之爲人以盡規獻替爲已任然性不敏

 悟治郡無稱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