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之四

卷第九之三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九之四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九之五

   九之四

    御史中丞李㳟惠公

  公名及字㓜幾其先范陽人後徙鄭州

  中進士第再調昇州觀察推官知興化

  軍通判曹州擢知隴州初置提㸃刑獄

  以公使陜西特遷一官除三司户部副

  使爲淮南轉運使知秦杭鄆州應天河

  南府召拜御史中丞卒

曹瑋乆在秦州累章求代 眞宗問王旦誰

 可代瑋者旦薦樞宻直學士李及 上即

 以及知秦州衆議皆謂及雖謹厚有行檢

 非守邊之才不足以繼瑋楊億以衆言告

 旦旦不荅及至秦州將吏心亦輕之㑹有

 屯駐禁軍白晝掣婦人銀SKchar2於市中吏執

 以聞及方坐觀書召之使前略加詰問其

 人服罪及不復下吏亟命斬之復觀書如

 故將吏皆驚服不日聲譽逹於京師億聞

 之復見旦具道其事且曰向者相公初用

 及外廷之議皆恐及不勝其任今及材器

 乃如此信乎相公知人之明也旦𥬇曰外

 廷之議何其易得也夫以禁軍戍邊白晝

 爲盗於市主將斬之事之常也烏足以爲

 異政乎旦之用及者其意非爲此也夫以

曹瑋知秦州七年羌人讋服邊境之事瑋

 處之巳盡其冝矣使他人徃必矜其聦明

 多所變置敗壞瑋之成績旦所以用及者

 但以及重厚必能謹守瑋之規摹而巳矣

 億由是益服旦之識度

章獻太后臨朝内侍省都知江德元權傾天

 下其弟德明奉使過杭州時李及知杭州

 待之一如常時中人奉使者無所加益僚

 佐皆曰江使者之兄㞐中用事當今無比

 榮枯大臣如反掌耳而使者精銳復不在

 人下明公待之禮無加者意者明公雖不

 求福獨不畏其爲禍乎及曰及待江使者

 不敢慢亦不敢過如是足矣又何加焉旣

 而德明謂及寮佐曰李公髙年何不求一

 小郡以自處而乆㞐餘杭繁劇之地豈能

 辨耶僚佐走告及曰果然使者之言甚可

 懼也及𥬇曰及老矣誠得小郡以自逸庸

 何傷待之如前一無所加旣而德明亦不

 能傷也時人服其操守

李公於杭州每訪林先生逋於孤山望林麓

 而屏導從歩入先生之廬一日冒雪岀郊

 衆皆謂當置酒召客乃獨造逋清談至暮

 而返逋死公以䘮服哭送拜墓乃歸吴兒

 自是恥其風俗之薄也晁以道集

蔡君謨甞書小吴牋云李及知杭州市白集

 一部乃爲終身之恨此君殊清節可爲丗

 戒張乖崖鎮蜀當遨時士女環左右終三

 年未甞囬顧此君殊重厚可以爲薄末之

 檢押此帖今在張乖崖之孫堯夫家予以

 謂買書而爲終身之恨近於過激苟其性

 如此亦可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