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之四

卷第八之三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八之四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八之五

   八之四

    叅政王文忠公

  公名堯臣字伯庸應天府虞城人舉進

  士第一通判明州知光州入爲右司諌

  知制誥同知通進銀臺司入翰林爲學

  士爲陜西體量安撫使權三司使遷翰

  林學士承旨群牧使拜樞宻副使叅知

  政事薨年五十六謚文安元豐中詔以

  公甞與建儲之議贈太師中書令改今

  謚

知光州嵗大旱群盗發民倉廪(“㐭”換為“面”)吏法當死公

 曰此飢民求食爾荒政之所恤也乃請以

 減死論其後遂以著令至今用之歐陽公撰墓誌

遷左司諌郭皇后廢㞐瑶華宫有疾 上頗

 哀矜之方后廢時宦者閻文應有力及后

疾文應又主監醫后且卒議者疑文應有

 奸謀公請付其事御史考桉虚實以釋天

 下之疑事雖不行然自文應用事無敢指

言者後文應卒以恣横斥死后猶在殯有

 司以歳正月用故事張燈公言郭氏幸得

 厚恩復位號乃 天子后也張燈可廢

 上遽爲之罷

元昊反西邊用兵以公爲陜西體量安撫使

 公視四路山川險易還言某路冝益兵若

 干某路賊所不攻某路冝急爲備至於諸

將材能長短盡識之薦其可用者二十餘

人後皆爲名將是時邊兵新敗於好水任

福等戰死今韓丞相坐主帥失律范文正

 公亦坐移書元昊皆奪招討副使公因言

此兩人天下之選也其忠義智勇名動夷

 狄不冝以小故置之且任福由違節度以

 致敗尤不可深責主將由是迕宰相意并

 其他議多格不行明年賊入涇原戰定川

 殺大將葛懷敏乃公指言爲備處由是始

 以公言爲可信而前所格議悉見施行因

 復遣公安撫涇原路公曰 陛下復用韓

 𤦺范仲淹幸甚然將不中御兵法也願許

 以便冝從事 上以爲然因言諸路都部

 署可罷經略副使以重將權而偏將見招

 討使以軍禮置德順軍於籠竿城廢營田

 以其地益募弓箭手

公使還行至涇州而德勝寨兵迫其將姚貴

閉城叛公止道左解裝爲牓射城中以招

貴且發近兵討之初吏白曰公奉使且還

歸報天子爾貴叛非公事也公曰貴土豪

 也頗得士心然初非叛者今不乗其未定

 速招降後必生事爲朝廷患貴果出降

自朝廷理元昊罪軍興而用益廣前爲三司

 者皆厚賦暴歛甚者借内藏率冨人出錢

 下至果菜皆加稅而用益不足公始受命

 則曰今國與民皆𡚁矣在 陛下任臣者

 如何由是 天子一聽公所爲公乃推見

 財利出入SKchar縮曰此本也彼末也計其緩

 急先後而去其蠹𡚁之有根穴者斥其妄

 計小利之害大體者然後一爲條目使就

 法度罷副使判官不可用者十五人更薦

 用材且賢者朞年民不加賦而用足明年

 以其餘償内藏所借數百萬又明年其餘

 而積於有司者數千萬而所在流庸稍復

 其業

初宦者張永和方用事請收民房錢十之三

 以佐國事下三司永和隂遣人以利動公

 公執以爲不可度支副使林濰附永和議

 不已公奏罷濰乃止益利夔三路轉運使

 皆請增民鹽井課𡻕可爲錢十餘萬公亦

 以爲不可而權倖因縁多見裁抑京師數

爲飛語及 上之左右徃徃讒其短者

上一切不問而公爲之亦自若也及公旣

罷上慰勞之公頓首謝曰非臣之能惟

陛下信用臣爾

爲樞宻副使持法守正以身任天下事凢宗

 室宦官醫師樂工嬖習之賤莫不𨵿樞宻

 而濫恩倖請隨其事可損損之可絶絶之

 至其大者則皆著爲定令由是小人益怨

 造爲飛書以害公公得書自請曰臣恐不

能勝衆怨願得罷去 上愈知公爲忠爲

 下令捕爲書者甚急公益感勵在位六年

 廢職修舉皆有條理

樞宻使狄青以軍功起行伍㞐大位而士卒

 多屬目徃徃造作言語以相扇動人情以

爲疑而青色頗自得公甞以語衆折青爲

陳禍福言古將帥起微賤至冨貴而不能

保首領者可以爲鑒戒青稍沮畏

公在政事論議有所不同必反復切劘至於

是而後止不爲獨見在 上前所陳天下

利害甚多至施行之亦未甞自名其所設

施與在樞宻時特異豈政事者丞相府也

其體自冝如是邪墓誌〇公有建儲事見文潞公冨韓公范蜀公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