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之一

卷第九之九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十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十之二

五朝名臣言行録卷第十之一

    希夷陳先生穆脩种放李之才魏野林逋附

  先生名摶字圖南亳州眞源人後唐長

  興中舉進士不中隱居武當山後徙華

  山雲臺觀周丗宗召至京師賜號白雲

  先生 太宗朝再召賜號希夷先生端

  拱二年卒

陳摶長興末舉進士不第去隱武當山九室

巖辟糓練氣二十餘年後居華山雲臺觀

 多閉門獨卧至百餘日不起周丗宗召至

 闕下令於禁中扄戸以試之月餘始開摶

 熟寐如故甚異之因問以黃白之術摶曰

 陛下爲天下君當以蒼生爲念豈冝留意

 於爲金乎丗宗不恱放還山令長吏𡻕時

 存問 太宗即位再召之留闕下數月多

 延入宮中與語謂宰相宋琪等曰陳摶獨

 善其身不干𫝑利眞方外之士遣中使送

 至中書琪等問曰先生得𤣥黙脩飬之道

 可以授人乎曰摶遁迹山野無用於丗練

 養之事皆所不知無可傳授然正使白日

 升天何益於治 聖上龍顔秀異有天人

 之表洞逹今古治亂之㫖眞有道仁聖之

 主正是君臣合德以治天下之時勤行脩

 練無以加此琪等表上其言 上覽之甚

 喜未幾放還山

負經綸之才歷五季亂離㳺行四方志不

 遂入武當山後隱居華山自𣈆漢以後每

 聞一朝革命顰蹙數日人有問者瞪目不

 荅一日方乗驢遊華隂市聞 太祖登極

 驚喜大𥬇問其故又𥬇曰天下自此定矣

 太祖方潜龍時摶甞見天日之表知太平

 之有自矣遯跡之初有詩云十年蹤跡走

 紅塵回首青山入夢頻紫陌縱榮争及睡

 朱門雖貴不如貧愁聞劒㦸扶危主悶見

 笙歌聒醉人携取舊書歸舊隱野花啼鳥

 一般春豈淺丈夫哉邵伯温易學辨惑

陳摶周丗宗甞召見太平興國初再召赴闕

 太宗賜詩云曾向前朝出白雲後來消息

 杳無聞如今(⿱艹石)肯隨徴召揔把三峯乞與

 君先生服華陽巾草屨垂絛以賔禮見賜

坐 上方欲征河東先生諫止㑹軍巳興

令寢於御園兵還果無功百餘日方起恩

禮特異乆之辤歸澠水燕談○又辨惑云召至闕求一静室休息乃賜舘於

 建隆觀扃戸熟寐月餘方起詔以野服見 上方欲征河東摶諫止之九年復來朝始陳河東可取曁王

 師再舉果執劉繼元平并州

太宗問摶曰昔在堯舜之爲天下今可致否

 對曰堯舜土堦三尺茅茨不剪其迹似不

 可及然能以清静爲治即今之堯舜也

 上善之

陳摶𬒳詔至闕下間有士大夫詣其所止願

聞善言以自規誨陳曰優好之所勿乆戀

得志之處勿再徃聞者以謂至言倦逰𮦀録○又辨惑

 云康節甞誦希夷之語曰得便冝事不可再作得便冝處不可再去又曰落便冝是得便冝故康節詩云

 珎重至人甞有語落便冝是得便冝蓋可終身行之也

後復再召摶辭曰九重仙詔休教丹鳯衘來

 一片野心已𬒳白雲留住

端拱初摶忽命弟子於張超谷鑿石爲室二

年七月室成手書數百言爲表其略曰臣

摶大數有終聖朝難戀巳於今月二十二

 日化形於蓮花峯下張超谷中如期而卒

摶好讀易以數學授穆脩伯長脩授李之才

 挺之之才授康節先生邵雍堯夫以象學

 授种放放授廬江許堅堅授范諤昌此一

 枝傳於南方也丗但以爲學神仙術善人

 倫風鑒而已非知圖南者也

穆脩字伯長汶陽人後居蔡州師事圖南而

 傳其學脩少豪放性𥚹少合多㳺京洛間

 人甞書其詩句于禁中壁間 眞廟見之

 深加歎賞問侍臣曰此爲誰詩或以穆脩

 對 上曰有文如是公卿何以不薦丁𣈆

 公在側曰此人行不逮文由是 上不復

 問蓋伯長與𣈆公有布衣舊𣈆公頃赴夔

 漕伯長猶未仕相遇漢上𣈆公意欲伯長

 先致禮伯長竟不一揖而去𣈆公銜之由

 是短於 上前後𣈆公貶朱崖徙道州伯

 長有詩云却訝有虞刑政失四㓙何事不

 量移可見其不相善也伯長祥符二年梁

 固牓登進士第調海州理SKchar以忤通判遂

 爲捃拾由是削籍𨽻池州其集中有秋浦

 㑹遇詩自叙甚詳後遇赦叙潁州文學叅

 軍故當時呼之曰穆叅軍老益貧家有唐

 夲韓柳集乃丐於所親厚者得金募工鏤

 板印數百帙携入京師相國寺設肆鬻之

 伯長坐其旁有儒生數輩至其肆輙取閱

 伯長奪取怒視謂曰先輩能讀一篇不失

 一句當以一部爲贈自是經年不售時學

 者方從事聲律未知爲古文伯長首爲之

 唱其後尹源子漸洙師魯兄弟始從之學

 古文又傳其春秋學

李之才字挺之青州人倜儻不群師事伯長

 伯長性嚴急稍不如意或至呵叱挺之左

 右承順如事父兄畧無倦意登科任孟州

 司戸挺之坦率不事儀矩時太守范忠獻

 公以此頗不恱挺之自(⿱艹石)也後忠獻建節

 移鎮延安郡僚多送至境外挺之但別于

 近郊衆或讓之挺之曰異時送太守至於

 是且情文貴稱范公實不我知而出疆逺

 送非情豈敢以不情事范公未幾忠獻責

 守安陸過洛三城故吏無一人徃者獨挺

 之㳂檄徃省之忠獻始稱嘆遂受知焉又

 甞爲衛州共城令時先君康節居祖母䘮

 築室蘇門山百源之上布衣𬞞食三年躬

 㸑以養先祖挺之聞先君好學苦志自造

 其廬問先君曰子何所學先君曰爲科舉

 進取之學耳挺之曰科舉之外有義理之

 學子知之乎先君曰未也願受教挺之曰

 義理之外有物理之學子知之乎先君曰

 未也願受教挺之曰物理之外有性命之

 學子知之乎先君曰未也願受教於是先

君傳其學挺之後終殿中丞簽書澤州判

官㕔公事澤人劉羲叟晚出其門受曆法

亦爲名士易學則唯先君得之也

种放字明逸隱居終南山豹林谷聞希夷先

 生之風徃見之希夷先生一日令洒掃庭

除曰當有嘉客至明逸作樵夫拜庭下希

夷挽之而上曰君豈樵者二十年後當爲

顯官名聲聞天下明逸曰放以道義來官

禄非所問也希夷𥬇曰人之貴賤莫不有

命君骨相當爾雖晦迹山林恐竟不能安

 異日自知之後 眞宗朝召爲司諫 帝

 携其手登龍圖閣論天下事辭歸山拜諫

 議大夫後改工部侍郎希夷又謂明逸曰

 君不娶可得中壽明逸從之至六十𡻕卒

 先是希夷爲明逸卜上丗葬地於豹林谷

 下不定穴旣葬希夷見之言地固佳安穴

 稍後丗丗當出名將明逸不娶無子自其

 姪丗衡至今爲將帥有聲希夷解化明逸

 立碑叙希夷之學曰明皇帝王伯之道云

 聞見

希夷先生有髙識甞戒門人种放曰子他日

 遭逢明主不假進取迹動天闕名馳寰海

 名者古今之美器造物者深忌之天地間

 無完名子名將起必有物敗可戒之放至

 晚節侈飾過度營産滿酆鎬間門人戚屬

 亦怙𫝑強併嵗入益厚遂䘮清節王嗣宗

 守京兆乗醉慢罵條奏於朝㑹赦方止記聞云种

 放以處士召見拜諫官 眞宗待以殊禮名動海内後謁歸終南山恃恩驕倨甚王嗣宗時知長安放至

 通判以下群拜謁放小俛垂手接之而巳嗣宗内不平放召其姪出拜嗣宗嗣宗坐受之放怒嗣宗曰曏

 者通判以下拜君君扶之而巳此白丁耳嗣宗狀元及第名位不輕胡爲不得坐受其拜放曰君以手搏

 得狀元耳何足道也嗣宗怒遂上䟽言放實空踈才識無以踰人專飾詐巧盗虚名 陛下尊禮放擢爲

 顯官臣恐天下𥨸笑益長澆僞之風且 陛下召魏野野閉門避匿而放隂結權貴以自薦逹因抉 擿言放

 隂事數條 上雖兩不之問而待放之意寖衰祥符八年一旦山齋晚

 起服道衣聚諸生列飲取平生文藁悉焚

 之酒數行而逝亦竒男子也玉壷清話

种放別業在終南山後生從之學者甚衆性

 頗嗜酒躬耕種秫以自釀所居有林泉之

 勝殊爲幽絶 眞宗聞之遣中使携𦘕工

 圖之開龍圖閣召輔臣觀焉 上嘆賞之

 其後甘棠魏野居有幽致 帝亦遣人圖

 之故野有詩云幽居 帝𦘕看澠水燕談

處士魏野字仲先陜州人居於東郊架草堂

 有水竹之勝好彈琴作詩清苦多聞於時

 前後郡守皆所禮遇 上祀汾隂召之辭

 疾不至野以詩贄公曰從前輔相皆頻出

 獨在中書十五秋㤗嶽汾隂俱禮畢這廻

 好伴赤松遊公覽之喜形於色以酒茗藥

物爲荅素編先公遺扎有公自冩此詩數

王文正公遺事○仁宗政要云旦得詩感悟以疾屢辭政柄遂拜太尉玉清昭應宮使又曰魏野謂

 冦凖曰自古功名蓋丗少有全者因與詩曰好去上天辭將相歸來平地作神仙及貶始悔不用野之言

 云○又温公集云野子閑亦不仕皇祐中賜號清逸處士

林逋字君復居杭州西湖之孤山 眞宗聞

其名賜號和靖處士詔長吏嵗時勞問逋

 工筆畫善爲詩如草𭰖行郭索雲木叫鉤

 輈頗爲士大夫所稱又梅花詩云踈影橫

 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評詩者謂前

 丗詠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又其臨終爲

 句云茂陵他日求遺藁猶喜初無封禪書

 尤爲人稱誦自逋之卒湖山寂寥未有繼

 者歸田録○又筆談云林逋隱孤山畜兩鶴縱之則飛入雲霄盤旋乆之復入籠中逋常汎小艇遊西

  湖諸寺有客至逋所居則一童子出應門延客坐爲開籠縱鶴良乆逋必棹小舡而歸蓋常以鶴飛爲驗

  也○又青箱𮦀記云逋景祐初尚無恙范文正公亦過其廬贈逋詩曰巢由不願仕堯舜豈遺人又曰風

  俗因君厚文章到老醇其激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