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亢倉子
◀上一篇 君道第四 下一篇▶


始生之者天也,養成之者人也。能養天之所生,而勿攖之,謂之天子。天子之動也,以全天為。故此官之所以自立也。立官者以全生也。今世之惑主多官而反以害生,則失所以為立官之本矣。草郁則為腐,樹郁則為蠧,人郁則為病,國郁則百慝並起,危亂不禁。所謂國郁者,主德不下宣,人欲不上達也。是故聖王貴忠臣正士,為其敢直言而決郁塞也。克已復禮,賢良自至;君耕后蠶,蒼生自化。由是言之,賢良正可待不可求,求得非賢也;蒼生正可化不可刑,刑行非理也。堯舜有為人主之勤,無為人主之欲,天下各得濟其欲;有為人主之位,無為人主之心,故天下各得肆其心。士有天下人愛之而主不愛者,有主獨愛之而天下人不愛者,用天下人愛者,則天下安用主。獨愛者則天下危,人主安可以自放其愛憎哉。由是重天下愛者,當制其情。所謂天下者,謂其有萬物也;所謂邦國者,謂其有人眾也。夫國以人為本,人安則國安,故憂國之主,務求理人之材。玉之所以難辨者,謂其有怪石也;金之所以難辨者,謂其有鍮石也。

今夫以隼翼而被之鷃視,而不明者,正以為隼明者視之乃鷃也。今夫小人多誦經籍方書,或學奇技通說,而被以青紫章服,使愚者聽而視之,正為君子也;明者聽而視之,乃小人也。故人主誠明,以言取人理也,以才取人理也,以行取人理也;人主不明,以言取人亂也,以才取人亂也,以行取人亂也。夫聖主之用人也,貴耳不聞之功,目不見之功,口不可道之功,而百姓暢然自理矣。若人主貴耳聞之功,則天下之人運貨逐利而市譽矣;貴目見之功,則天下之人懨形異藝而爭進矣;貴可道之功,則天下之人習舌調吻而飾辭矣。使天下之人市譽爭進飾辭見達者,政敗矣。人主皆知鏡之明己也,而惡士之明已也。鏡之明己也功細,士之明己也功大,知其細失其大,不知類矣。

於呼,人主清心省事,人臣恭儉守職,太平立致矣。而世或難之,吾所不知也!若人主方寸之地不明不斷,則天地之宜,四海之內,動植萬類,咸失其道矣!以耳目取人者,官多而政亂;以心慮取人者,官少而政清。是知循理之世,務求不可見不可聞之材;澆危之世,務取可聞可見之材。嗚呼,人主豈知哉!以耳目取人,人皆勷敚以買譽;以心慮取人,人皆靜正以勤德。吏靜正以勤德,則不言而自化;吏勷敚以買譽,則刑之而不畏,世主豈知哉!

 上一篇 ↑返回頂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