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論

《人物志》論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09

余嘗覽《人物志》,觀其索隱精微,研幾元妙,實天下奇才,然品其人物,往往不倫。以管促、商鞅俱為法家,是不究其成敗之術也(原注:僧一行稱「調盈虛禦輕重惟太公」,管仲雖霸者之佐,不及太公,亦不宜比商鞅。鞅可與吳起同類耳);以子產、西門豹俱為器能,是不辨其精粗之跡也。子產多識博聞,叔向且猶不及,故仲尼敬事之,西門豹非其匹也。其甚者曰:「辨不入道,而應對資給,是謂口辨,樂毅、曹邱生是也。」樂毅中代之賢人,潔去就之分,明君臣之義,自得卷舒之道,深識存亡之機;曹邱生招權傾金,毀譽在口,季布以為非長者,焉可以比君子哉?又曰:「一人之身,兼有英雄,高祖、項羽是也。」其下雖曰項羽英分少,有范增不能用,陳平去之,然稱羽能合變,斯言謬矣。項羽坑秦卒以結怨關中,棄咸陽而眷懷舊土,所謂倒持太阿,授人以柄,豈得謂之合變乎?又願與漢王挑戰,漢王笑曰:「吾寧鬥智,不能鬥力。」及將敗也,自為歌曰:「力拔山兮氣蓋世。」其所恃者氣力而已矣。可謂雄於韓信,氣又過之,所以能為漢王敵。聰明睿知,不足稱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