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仇池筆記

仇池筆記
作者:蘇軾 北宋
舊本題宋蘇軾撰,今勘驗其文,疑好事者集其雜帖為之,未必出軾之手著。如下卷杜甫詩一條雲,杜甫詩固無敵,然自致遠已下句甚村陋也。絕不標其本題,又不舉其全句,其為偶閱杜詩,批於致遠終恐泥句上之語,顯然無疑。他可以類推矣。又如蒸豚詩一條,記醉僧事,及解杜鵑詩一條,解杜鵑有無義,亦皆不類軾語,疑並有所附會竄入。然相傳引用已久,亦閭可以備考證也。此書陶宗儀《說郛》亦收之,而刪節不完。明萬歷壬寅趙進美嘗刊其全本,板已久佚。此本前有進美序,蓋即從趙本錄出。書中與《誌林》互見者,皆但存標題,羀?下註見《誌林》字,疑亦進美所改竄云。

目录

卷上编辑

論文選编辑

舟中讀《文選》,恨其編次無法,去取失當。齊、梁文字衰陋,蕭統尤為卑弱,如李陵五言皆偽。今日觀淵明集,可喜者甚多,而獨取數篇。淵明作《閑情賦》,所謂《國風》好色而不淫,正使不及《周南》,與屈原所陳何異?而統大譏之,此小兒強作解事也。

三殤编辑

李善注《文選》本末詳備,所謂五臣者,真俚儒荒陋者也。謝瞻《張子房》詩云:「苛慝暴三殤。」此《》所謂上中下三殤,言秦無道,戮及幼穉。而注乃謂「苛政猛于虎,吾父、吾夫、吾子皆死」。謂夫、謂父為殤。此類甚多。

日月蝕编辑

玉川子《月蝕》詩,以蝕者月中蝦蟆也。梅圣俞作《日蝕》詩云:「食日者,三足烏也。」此因俚說以寓意也。《戰國策》:「日月輝于外,其賊在內。」則俚說亦當矣。

中宮太一编辑

杜子美詩云:「自平中宮呂太一。」舉世不曉其義,而妄者以為唐有平中官。偶讀《玄宗實錄》,有中宮太一叛于廣南。杜詩云「自平中宮呂太一」,下文又有南海取珠之句。見書不廣,輕改文字,鮮不為笑。

八陣圖詩编辑

予嘗夢杜子美云:「世人誤會《八陣圖》詩『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以為先主、武侯欲與關羽復仇,故恨不滅吳,非也。我意本為吳、蜀脣齒之國,不當相圖,晉能取蜀者,以蜀有吞吳之意,此為恨耳。」

不忮之誠信于異類编辑

予少時書室前,竹柏雜花,眾鳥巢于上。武陽君惡殺生,婢仆不得捕取。數年間,鳥有巢于低枝,其鷇可俯而窺也。此無它,不忮之誠,信于異類。

陽關三疊编辑

舊傳《陽關三疊》,今歌者每句再疊而已,若通一首,又是四疊,皆非是。每句三唱以應三疊,則叢然無復節奏。有文勛者,得古本《陽關》,每句皆再唱,而第一句不疊,乃知唐本三疊如此。樂天詩云:「相逢且莫推辭醉,聽唱陽關第四聲。」注:「第四聲:勸君更盡一杯酒。」以此驗之,若一句再疊,則此句為第五聲。今為第四,則一句不疊審矣。

磨蜴為身宮编辑

(見《志林》一卷)

治齒治目编辑

(見《志林》一卷)

老子解编辑

子由寄《老子新解》。使戰國時有此書,則無商鞅、韓非,使漢初有此書,則孔、老為一,晉、宋間有此書,則佛、老不為二。

三豪詩编辑

石介作《三豪》詩云:「曼卿豪于詩,永叔豪于辭,師雄豪于歌。」永叔亦贈杜默師雄詩云:「贈之三豪篇,而我濫一名。」默歌少見于世,有云「學海波中老龍,夫子門前大蟲」,皆此類語。永叔不誚者,此公惡爭名,且為介諱也。默豪氣正是江東學究飲私酒,食瘴死牛肉,醉飽后所發也。作詩狂怪,至盧仝、馬異極矣,若更求奇,便作杜默矣。

萬花會编辑

揚州芍藥為天下冠。蔡京為守,始作萬花會,用花十余萬枝。既困諸邑,吏緣為奸,予首罷之。萬花本洛陽故事,亦為民害。錢惟演作留守,始置驛貢洛花,有識鄙之。此宮妾愛君之意也。

弄胡孫编辑

(見《志林》四卷)

治大風方编辑

(見《志林》三卷)

酒名编辑

退之詩云:「且可勤買拋青春。」《國史補》云:「酒有郢之富水春,烏程之若下春,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凍春,劍南之燒春。」杜子美詩云:「聞道云安麯米春。」裴铏《傳奇》亦有酒名松醪春,乃知唐人名酒多以春。

論詩编辑

唐末五代文物衰盡,詩有貫休,書有亞棲,村俗之氣,大率相似。蘇子美家有長史書,云:「隔簾歌已俊,對坐貌彌精。」語既凡惡,而字無法,真亞棲之流。曾子固編《李太白集》而有《贈僧懷素草書歌》及《笑已乎》數首,皆貫休以下,格調卑陋。子固號有知識者,故深可怪。如白樂天贈徐凝、退之贈賈島,皆世俗無知者所讬,不足多怪。

禁同省往來编辑

(見《志林》二卷)

劉原父語编辑

(見《志林》一卷)

谿洞畫李師中像编辑

郭祥正嘗從章惇入梅山谿洞中,見洞主蘇甘家有畫像,事之甚嚴,云:「桂府李大夫也。」問其名,曰:「此豈可名哉!」叩頭稱死罪數四,卒不敢名。徐考其年月,則李師中誠之也,嘗為提刑,權桂府耳。夷獠乃爾畏信之。

韓玉汝李金吾编辑

韓縝為秦州,以賊殺不辜去官。秦人語曰:「寧逢乳虎,莫逢韓玉汝。」孫臨最滑稽,或問:「莫逢韓玉汝,當以何對?」臨曰:「可怕李金吾。」

舒公封荊公编辑

王介甫先封舒公,改封荊公。《》曰:「戎狄是膺,荊舒是懲。」識者曰:「宰相不學之過也。」

以意改書编辑

近世人輕以意改書,鄙賤之人,好惡多同,從而和之,遂使古書日就舛訛。孔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蜀本《莊子》云:「用志不分,乃疑于神。」此與《》「陰疑于陽」、《》「使人疑女于夫子」同。今四方本皆作「凝」。陶潛詩:「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采菊之次,偶見南山,境與意會。今皆作「望南山」。杜子美云:「白鷗沒浩蕩。」蓋滅沒于煙波間。而宋敏求云「鷗不解『沒』」,改作「波」。二詩改此兩字,覺一篇神氣索然。

書秋雨詩编辑

人馬正卿作太學正,有氣節,學生不喜,博士亦忌之。予少時偶至齋,書杜子美《秋雨嘆》一篇壁上,初無意也。正卿即日辭歸,至今白首固窮守節。

杜子美詩编辑

余在岐山,見秦州進一馬,騣如牛,項下重胡倒立,毛生肉端,蕃人云此肉駿。乃知《鄧公驄馬行》「肉駿碨礧連錢動」,當作「肉騣」。《悲陳陶》云:「四方義士同日死。」此房琯之敗也?!短剖欏紛鞒綠危朧牽楷g既敗,猶欲持重有所伺,而中人促戰,遂大敗。故后篇云:「焉得附書與我軍,忍待明年莫倉卒。」《北征》詩曰:「桓桓陳將軍,仗鉞奮忠烈。」謂陳玄禮也。佐玄宗平內難,又從幸蜀,建誅國忠之策。《洗兵馬》云:「張公一生江海客。」此張鎬也。明皇雖誅蕭至忠,常懷之,侯君集云「蹭蹬至此」,至忠亦蹭蹬者耶!故杜子美亦哀之,云:「赫赫蕭京兆,今為時所憐。」《后出塞》詩云:「我本良家子,出師亦多門。躍馬三十年,恐負明主恩。坐見幽州騎,長驅河洛昏。中夜間道歸,故里但荒村。惡名幸脫免,窮老無兒孫。」詳味此詩,蓋祿山反時,其將有脫身歸國而祿山殺其妻子者。不出姓名,可恨也。《憶昔》詩云:「關中小兒壞綱紀。」謂李輔國也。「張后不樂上為忙」,謂肅宗張皇后也。「為留猛士守未央」,謂郭子儀奪兵柄,入宿衛也。

子美詩外有事在编辑

杜子美自許稷與契,人未必許也。然其詩云:「舜舉十六相,身尊道何高。秦時用商鞅,法令如牛毛。」此是稷、契輩人口中語也。又云:「知名未足稱,局促商山翁。」又云:「王侯與螻蟻,同盡隨丘墟。愿聞第一義,回向心地初。」乃知子美詩外尚有事在也。

歸去來詞编辑

(見《志林》三卷)

孟郊詩编辑

(見《志林》三卷,并見《論貧士》則中)

白樂天詩编辑

白樂天為王涯所讒,謫江州司馬。甘露之禍,樂天有詩云:「當君白首同歸日,是我青山獨往時。」不知者以為幸禍,樂天豈幸人之禍者哉?蓋悲之也。

成相编辑

孫卿子書有韻語者,其言鄙近,多云「成相」,莫曉其義。《前漢.藝文志》詩賦類中有《成相雜詞》十一篇,則成相者,古謳謠之名也。疑所謂「鄰有喪,舂不相」者,又《樂記》云「治亂以相」,亦恐由此得名。

擬作编辑

劉子玄辨《文選》所載李陵與蘇武書,并齊、梁文士擬作。予因悟陵與武五言亦后人擬作。《列女傳》蔡琰二詩,其詩明白感慨,頗類《木蘭詩》,東京無此格也。建安七子猶含蓄,不盡發見,況伯喈女乎?琰之流離,必在父歿之后。董卓既誅,伯喈乃遇禍。此詩乃云「董卓所驅虜入胡」,尤知其非真也。蓋范曄荒淺,遂載之本傳。

姜多食損智编辑

王介甫多思而喜鑿,時出一新說,已而悟其非,又出一說以解之,是以其學多說。嘗與劉貢父食,曰:「孔子不撤姜食,何也?」貢父曰:「《本草》言姜食多損智。道非明民,將以愚之。孔子以道教人者,故不撤姜食,所以愚之也。」介甫欣然而笑,久之乃悟其戲也。貢父雖戲言,王氏之學實大類此。

石墨编辑

陸士衡與士龍書云:「登銅雀臺,得曹公所藏石墨數甕,今分寄一螺。」《大業拾遺》:「宮中以蛾綠畫眉。」亦石墨之類也。沈存中帥鄜延,以石燭作墨,堅重而黑,在松煙之上。曹公所藏,豈此物也耶?

桃笙编辑

柳子厚詩云:「盛時一失貴反賤,桃笙葵扇安可常。」不知桃笙為何物。因閱《方言》,宋、魏之間,簟謂之笙,乃悟桃笙以桃竹為簟也。

池魚编辑

(見《志林》三卷)

耳白于面编辑

(見《志林》三卷)

如夢詞编辑

泗州雍熙塔下,余戲作《如夢令》兩闋云:「水垢何曾相受,細看兩俱無有。寄語揩背人,盡日勞君揮肘。輕手,輕手,居士本來無垢。」又云:「自凈方能洗彼,我自汗流呀氣。寄語澡浴人,且共肉身游戲。但洗,但洗,本為人間一切。」此本唐莊宗制,名《憶仙婆》,嫌其不雅馴,改為《如夢》。莊宗詞云:「如夢,如夢,和淚出門相送。」取以為名云。

論物理编辑

舒州醫人李惟熙,善論物理,云:「菱芡皆水物,菱寒而芡暖者,菱花開背日,芡花開向日?室病!褂衷唬骸柑搖⑿鈾比蘇擼浠ū疚宄觶霰廝2菽凈ń暈宄觶┭┗躚糝懟=裉搖⑿恿式隕比蘇擼С9室病!?

木螙编辑

木實之螙者必不沙爛,爛者必不螙而能浮,不浮亦殺人。常考其理,既沙爛散,則不能蘊蓄而生蟲,瓜至甘而不螙者,以其沙也。

小兒吸蟾蜍氣编辑

(見《志林》三卷)

奴為祟编辑

(見《志林》三卷)

附語编辑

(見《志林》二卷)

晉人書编辑

唐太宗購晉人書,有二王以下富千軸,皆在秘府。武后時,為張易之兄弟所攘竊,遂流落人間,多在王涯、張延賞家。涯敗,軍人劫奪金玉軸而棄其書。余于李瑋都尉家見晉人數帖,皆有小印「涯」字,意其為王氏物也。有謝尚、謝鯤、王衍等字,皆奇。夷甫獨超然,若羣鶴聳翅欲飛而未起也。

隱者楊樸编辑

(見《志林》二卷)

古鏡编辑

元豐中,余自齊安過古黃州,獲一鏡,其背銘云:「漢有善銅出白陽,取為鏡,清而明。」左龍右虎輔之。其字如菽,大篆,款甚精妙。白陽,疑白水之陽也。其銅黑色如漆,照人微小。古鏡皆然,此道家聚形之法也。

剖桃核得雄黃编辑

(見《志林》三卷)

砑光帽编辑

徐倅李陶有子年十七八,忽詠《落花》詩云:「流水難窮目,斜陽易斷腸。誰同砑光帽,一曲舞山香。」父驚問之,若有物憑附者。云:「西王母宴羣仙,有舞者戴砑光帽,帽上簪花,舞山香一曲,曲未終,花皆落去。」

戴松鬭牛编辑

有藏戴松鬭牛者,以錦囊系肘自隨,出與客觀。旁有牧童曰:「鬭牛力在前,尾入兩股間。今畫鬭而尾掉,何也?」黃荃畫飛鴈,頭足皆展。或曰:「飛鳥縮頭則展足,縮足則展頭,無兩展者。」驗之信然。

鵝有二能编辑

錢塘人喜殺,日屠百鵝。予自湖上夜歸,屠者之門百鵝皆號,聲振衢路,若有所訴。鵝能警盜,亦能卻蛇,其糞殺蛇。蜀人園池養鵝,蛇即遠去。有二能而不能免死,又有祈雨之厄。悲夫,安得人如逸少乎!

戒殺编辑

水族癡暗,人輕殺之。或云不能償怨,是乃欺善怕惡。李公擇云:「雞有雌而卵者,抱之,雖能破{左殼右鳥}而出,不數日輒死。此卵可食,非殺也。」予曰:「凡能動者,皆佛子也。竹蝨,初如涂粉竹葉上,久乃能動。百千為曹,無非佛子。梁武水陸畫像,六道外者,以淡墨作人畜禽魚等形,惘惘然于空中,乃是佛子流浪,陋劣之極。至于濕生如竹蝨者猶不可得,但若存若亡于冥間耳。而謂水族雞卵可殺乎?但一起殺念,地獄已具,不必在其能訴與不能訴也。」

論醫编辑

醫之難明,古今所病也。至虛有盛候,而大實有羸狀,疑似之間,便有死生之異。士大夫多秘所患以求痊,驗醫能否,使索病于冥漠之中,辨虛實冷暖于疑似之間。醫不幸而失,終不肯自謂失也,巧飾遂非以全其名。間有謹愿者雖惑主人之言,亦參以所見,兩存而雜治。吾平生求醫,蓋于平時默驗其工拙。有疾求療,必盡告以所患,使醫了然知患之所以然,然后診之。虛實冷暖,先定于中,脈之疑似,不能惑也。故雖中醫,治吾疾嘗愈,吾求疾愈而已,豈以困醫為事哉!

黎子编辑

(見《志林》一卷)

服井花水编辑

(見《志林》一卷)

費孝先卦影编辑

(見《志林》三卷)

看茶啜??编辑

真松煤遠煙,自有龍麝氣。世之嗜者如滕達道、蘇浩然、呂行甫,暇日晴暖,研墨水數合,弄筆之余,乃啜飲之。蔡君謨嗜茶,老病不能飲,但把玩而已。看茶啜墨,亦事之可笑者也。

正獻公焚圣語编辑

杜正獻公為相,蔡君謨、孫之翰為諫官,屢乞出外。仁宗曰:「卿等審欲得郡,當具所欲奏來。」于是蔡除福州,孫除安州。正獻公曰:「諫官無故出,終非美事,乞且依舊。」上可之,退書圣語。時陳恭公為執政,不肯書,曰:「吾初不聞。」正獻懼,遂焚之,由此罷相。議者謂正獻當明日奏留,不當遽焚其書也。

賈婆婆编辑

(見《志林》三卷)

世有顯人编辑

李士衡之父豪恣不法,誅死。士衡進用,王欽若欲言之而未有路。會真宗論時文之敝,因言:「路振,文人也,然不識體。」上曰:「何也?」曰:「李士衡父誅死,而振為贈誥,曰『世有顯人』。」上頷之。士衡以故不大用。

論柳宗元编辑

(見《志林》四卷)

論金土同價编辑

齊高帝云:「當使金土同價。」意則善矣,然物豈有此理哉!孟子曰:「物之不齊,物之情也,巨屨小屨同價,人豈為之哉?」孟子亦自忘此言,為菽粟如水火之論。金不可賤如土,猶土之不可貴如金也。堯之民比屋可封,桀之民比屋可誅。若信此說,則堯時諸侯滿天下,桀時大辟徧四海也。


青苗錢编辑

(見《志林》一卷)

巫蠱编辑

漢武帝惡巫蠱如仇讎。蓋夫婦、君臣、父子之間嗷嗷然不聊生矣。然《史記.封禪書》:「丁夫人、洛陽虞初等以方祠詛匈奴、大宛。」己且為巫蠱,何以責臣下,此最可笑。

字謎编辑

鮑明遠詩有《字謎》三首。「飛泉仰流」者,舊說是井字。又「乾之一九,只立無偶,坤之六二,宛然雙宿」,云是桑字。又「頭如刀,尾如鈎,中間橫,四角六抽,右面負兩刃,左邊雙屬牛」,乃龜字也。

論墨编辑

今世論墨,惟取其光。光而不黑,是為棄墨。黑而不光,索然無神氣,亦復安用。要使其光清而不浮,湛湛然如小兒目睛乃佳。

佛菩薩語编辑

濟南龍山鎮監稅宋保國出其所集王荊公《華嚴解》。余曰:「《華嚴》有八十卷,今獨解其一,何也?」曰:「公謂我此佛語,至深妙,他皆菩薩語耳。」曰:「予于藏經中取佛語數句雜菩薩語中,復取菩薩語數句雜佛語中,子能識其非是乎?」曰:「不能也。」曰:「非獨子不能,荊公亦不能也。予昔在岐下,聞汧陽豬肉至美,使人往致之。使者醉,豬夜逸,買他豬以償,吾不知也。客皆大詫,以為非他產所及。已而事敗,客皆大慚。今荊公之豬未敗耳。屠者買肉,倡者唱歌,或因以悟。子若一念清凈,墻壁瓦礫皆說無上法,而云佛語深妙、菩薩不及,豈非夢中語乎?」保國曰:「唯。」

李赤詩编辑

姑熟堂下《十詠》,怪其語不類太白。王平甫云:「此李赤詩也。赤自比李白,故名赤。后為廁鬼所惑,死。」今觀其詩止于此,以太白自比,其心疾已久矣,豈廁鬼之罪耶!

論茶编辑

除煩去膩,不可缺茶,然暗中損人不少。吾有一法,每食已以濃茶漱口,煩膩既出,而脾胃不知。肉在齒間,消縮脫去,不煩挑刺,而齒性便漱濯,緣此堅密。率皆用中下茶,其上者亦不常有,數日一啜,不為害也,此大有理。

魯直詩文编辑

黃魯直詩文如蝤蛑、江瑤柱,格韻高絕,盤飡盡廢;然不可多食,多食則發風動氣。

論漆编辑

漆畏蟹。予嘗使工作漆器,工以蒸餅潔手而食之,宛轉如中毒狀,急以蟹黃食之,乃蘇。墨入漆最善,然以少蟹黃敗之乃可,不爾,即堅頑不可用也。

二紅飯编辑

今年東坡收大麥二十余石,賣之價甚賤,而粳米適盡,故日夜課奴婢舂以為飯,嚼之嘖嘖有聲。小兒女相調,云是嚼蝨子。然日中腹饑,用漿水淘食之,自然甘酸浮滑,有西北村落氣味。今日復令庖人雜小豆作飯,尤有味。老妻大笑曰:「此新樣二紅飯也。」

大禹周公编辑

東坡將別,乞一言于徐仲車。曰:「自古皆有功,獨稱大禹之功;自古皆有才,獨稱周公之才。以其有德以將之故耳。」

卷下编辑

論設醴编辑

楚元王為穆生設醴,王戊即位,忘設。穆生遂謝病去,申公、白公獨留。戊稍淫暴,二人諫不聽,赭衣雜舂于市。申公愧之歸魯,而趙綰、王臧言于武帝,以蒲輪召,卒坐綰、臧事病免。穆生遠引于未然之前,申公睠戀于既然之后,謂禍福皆天,不可避絕者,未必然也。

服松脂编辑

松脂以鎮定者為良。細布袋盛漬水中,沸湯煮之,浮水面者,罩籬掠取投新水中,久煮不出者棄不用。入白茯苓末,杵羅為末,每日取三錢匕著口中,用少熟水漱,仍如常法揩齒,更啜少熟水咽之,仍漱齒。牢牙,駐顏,烏須也。

孔北海编辑

王鞏云:「張安道說蘇子瞻比予孔北海、諸葛孔明。孔明吾豈敢望,北海或似之,然不至若是之惷也。」北海以忠義氣節冠天下,其勢足與曹操相軒輊,決非兩立者。北海以一死捍漢,豈所謂輕于鴻毛者,何名為惷哉?


梁賈编辑

(見《志林》三卷)

雞唱编辑

光、黃人二三月羣聚謳歌,不中音律,宛轉如雞鳴耳。與宮人唱漏微相似,但極鄙野。《漢官儀》:「宮中不畜雞,汝南出長鳴雞,衛士候于朱雀門外,專傳雞唱。」又應劭曰:「今《雞鳴歌》。」《晉太康地道記》曰:「后漢衛士習此曲,于闕下歌之,今《雞唱》是也。」顏師古不考古本,妄破此說,今余所聞,豈《雞唱》之遺音乎?今土人謂之山歌云。

晉卿墨编辑

王晉卿造墨用黃金丹砂,墨成,價與金等。三衢蔡瑫自煙煤膠外,一物不用,特以和劑有法,甚黑而光,殆不減晉卿。胡人謂犀黑暗、象白暗,可以名墨,亦可以名茶。

徐仲車二反编辑

徐積字仲車,古之獨行,于陵仲子不能過。然其詩文則怪而放,如玉川子,此一反也。耳聵甚,畫地為字乃始通;終日面壁坐,不與人接,而四方事無不知,此二反也。

論漢武帝编辑

(見《志林》四卷)

硬黃臨二王書编辑

王會稽父子書存于世者,蓋一二數。唐人薛、褚之流,硬黃臨仿,亦足為法。

魯直詩编辑

讀魯直詩如見魯仲連、李太白,不敢復論鄙事。雖若不入用,不無補于世也。

寶應民编辑

(見《志林》二卷)

佛受戒平寃编辑

李如損之妹既笄,發病,見前世寃對日月笞之,遂歸誠佛法。夢中見佛與受戒,平遣寃者。李因蔬食不嫁。

君謨書编辑

仆嘗論蔡君謨書為本朝第一,議者多以為不然。或謂君謨書為弱,殊非知書者。若江南李主,外險而中實無有,此真所謂弱者。以李主為勁,則宜以君謨為弱。

張子野詩编辑

張子野詩筆老妙,歌詞乃余波耳。《湖州西溪》云:「浮萍破處見山影,野艇歸來聞草聲。」和予詩云:「愁似鰥魚知夜永,懶同蝴蝶為春忙。」若此之類,皆可追配古人;而世俗但稱其古歌詞。唐周昉畫人物入神品,世亦但知有周昉士女,可謂未見好德如好色者歟!

林擒詩编辑

兒子邁幼作《林擒》詩云:「熟顆無風時自落,半腮迎日鬭鮮紅。」于等輩號有思致者。又詩云:「葉隨流水歸何處,牛帶寒鴉過晚村。」此亦可人。

鳳咮硯编辑

仆好用鳳咮石硯,論者多異同。蓋少得真者,黯然灘石亂之耳。唐彥猷以青州紅絲石為甲,或云惟堪作骰盆,蓋未見佳者。

李十八草書编辑

劉十五論李十八草書,謂之鸚哥嬌,意謂鸚鵡能言,不過數句,大率雜以鳥語。十八后稍進,以書問仆:「近日比舊何如?」仆答曰:「可作秦吉了矣。」

楊凝式書编辑

唐末五代文章卑泥,字畫從之,而楊凝式筆跡雄強,往往與顏、柳相上下。今世多稱李建中、宋宣獻。此二人書,仆所不解,宋寒而李俗,殆是浪得名耳。惟蔡君謨書姿格既高,而學亦至,當為本朝第一。

杜甫詩编辑

杜甫詩固無敵,然自「致遠」已下句,甚村陋也。世人雷同,不復譏評,過矣,然亦不能掩其美也。

與曇秀倡和编辑

余在廣陵,送客山光寺。曇秀作詩云:「扁舟乘興到山光,古寺臨流勝氣藏。慚愧南風知我意,吹將草木作天香。」余和云:「鬧里清游借隙光,醉時真境發天藏。夢回拾得吹來句,十里南風草木香。」

與可拾詩编辑

余昔對歐公誦文與可詩云:「美人卻扇坐,羞落庭下花。」公曰:「世間元有此句,與可拾得耳。」

論董秦编辑

玉川子《月蝕》詩云:「歲星主福祿,官爵奉董秦。」詳味此語,當是無功而享厚祿者。秦本忠臣,天寶末屢立戰功,亦頗知義。代宗時,吐蕃犯闕徵兵,秦即日赴難,或勸擇日,答曰:「君父在難,乃擇日耶?」后汙朱泚偽命,誅。考其終始,非無功而享祿者,不知玉川子何以有此句。

樂天燒丹编辑

(見《志林》一卷)

盤游飯谷董羹编辑

江南人好作盤游飯,鮮脯鲙炙無不有,埋在飯中,里諺曰「掘得窖子」。羅浮穎老取凡飲食雜烹之,名谷董羹。詩人陸道士出一聯云:「投醪谷董羹鍋內,掘窖盤游飯碗中。」

參寥詩编辑

(見《志林》一卷)

煮豬頭頌编辑

凈洗鍋,淺著水,深壓柴頭莫教起。黃豕賤如土,富者不肯吃,貧者不解煮。有時自家打一碗,自飽自知君莫管。

葥草詩编辑

杜子美有《除葥草》一篇,蜀中謂之毛葥,毛芒可畏觸之如蜂蠆。治風疹,以此草點之,一身失去。葉背紫者入藥。杜詩注云:「葥,音潛,山韭也。」

采艾编辑

端午日日未出時,以意求艾似人者,采之以灸,殊效。一書中見之,忘其為何書也。艾未有真似人者,于明暗間以意命之而已。萬法皆妄,無一真者,此何疑也。

治內障眼编辑

本草》云:「熟地黃、麥門冬、車前子相雜,治內障眼有效。」屢試信然。其法,細搗羅,蜜為丸,如桐子大。三藥皆難搗羅和合,異常甘香,真奇藥也。露蜂房、蛇蛻皮、亂發,各燒灰存性,取錢匕酒服,治瘡久不合。

潘谷墨编辑

潘谷墨既精妙,而價不二。一日,忽取欠墨錢券焚之,飲酒三日,發狂赴井死。人下視之,趺坐井中,尚持數珠也。

雪堂義尊编辑

元佑中,駙馬都尉王晉卿置墨十數品雜研之,作數十字,以觀色之淺深。若果佳,當搗和為一品。昔在黃州,鄰近四五州送酒,合置一器,謂之雪堂義尊。今又為雪堂義墨耶!

顏魯公臨逸少字编辑

顏真卿寫碑,唯《東方朔畫贊》最為清雄。后見逸少本,乃知魯公字臨此,雖大小相懸而意良是。非自得于書,未易為之言也。

歐公書编辑

歐公用尖筆作方闊字,神釆秀發,膏潤無窮。后人見之,如見其清粹豐頰,進趣裕如也。

荊公書编辑

王荊公書得無法之法,然不可學,學之則無法。仆書作意為之,頗似蔡君謨,稍得意則似楊風子,更放則似言法華。

真人之心编辑

道家云:「心不離田,手不離宅。」又云:「真人之心,若珠在淵。眾人之心,若瓢在水。」

搬運法编辑

揚州有武官侍其者,官于二廣十余年,終不染瘴。面紅膩,腰足輕快,初不服藥。每日五更起坐,兩足相向,熱摩涌泉穴無數,以汗出為度。歐公平日不信仙佛,笑人行氣。晚年云:「數年來足瘡一點,痛不可忍。近有人傳一法,用之三日,不覺失去。」其法,重足坐,閉目握固,縮谷道,搖飐兩足,如氣毬狀。氣極即休,氣平復為之,日八九度,得暇則為,乃搬運捷法也。文忠痛已即止,若不廢,當有益。


勤修善果编辑

佛言:「三千大千世界,猶如空華亂起亂滅。」而況我在空華起滅之中,寄此須臾,貴賤、壽夭、得失、賢愚,所計幾何?惟有勤修善果以升神明,照遣虛妄以識知本性,最為著身要事也。

眾狗不悅编辑

惠州市寥落,然每日殺一羊,不敢與在官者爭買。時囑屠者買其脊,骨間亦有微肉,熟煑熟漉,若不熟,則泡水不除,隨意用酒薄點鹽炙微焦食之。終日摘剔,得微肉于牙綮問,如食蟹螯。率三五日一食,甚覺有補。子由三年堂庖所食芻豢,滅齒而不得骨,豈復知此味乎!此雖戲語,極可施用,用此法,則眾狗不悅矣。

三老人問年编辑

(見《志林》二卷)

夢韓魏公编辑

夜夢登合江樓,月色如銀,韓魏公跨鶴來,曰:「被命同領劇曹,故來相報。」他日北歸中原,當不久也。

真一酒编辑

余在白鶴新居,鄧道士忽叩門,時已三鼓,家人盡寢,月色如霜。其后有偉人,衣桄榔葉,手攜斗酒,豐神英發如呂洞賓,曰:「子嘗真一酒乎?」就坐,三人各飲數杯,擊節高歌合江樓下。海風振水,大魚皆出。袖出一書授余,乃真一法及修養九事,其末云「九霞仙人李?甘欏埂<熱ィ腥弧?

法報化三身编辑

(見《志林》二卷)

蒸豚詩编辑

王中令既平蜀,饑甚,入一村寺。主僧醉甚,箕踞,公欲斬之。僧應對不懼,公奇之。公求蔬食,云有肉無蔬。餽蒸豬頭甚美,公喜,問:「止能飯酒肉耶,尚有他技也?」僧言:「能詩。」公令賦蒸豚,立成云:「觜長毛短淺含膔,久向山中食藥苗。蒸處已將蕉葉裹,熟時兼用杏漿澆。紅鮮雅稱金盤饤,熟軟真堪玉筯挑。若把氈根來比并,氈根自合吃藤條。」公大喜,與紫衣師號。

儋耳地獄编辑

(見《志林》二卷)

五谷耗地氣编辑

吾昔有田在蘄水,僅種一斗,得稻十斛。問其故,云:「連山皆野草散木,不生五谷,地氣不耗,故發如此。」以是知五谷耗地氣為最甚。王莽末,天下旱蝗,黃金一斤易粟一斗。至漢建武二年,野蠶成繭,被于山澤,至五年漸少,而農事益修。蓋土不生谷,地氣無所耗,蘊蓄日久,發而為野蠶旅谷,其理甚明。凡地不生草木者,多產金錫,亦其理也。書此,以為衛生之方。

論菊编辑

菊黃中之色香味和正,花葉根實,皆長生藥也。北方隨秋早晚,大略至菊有黃華乃開。嶺南冬至乃盛,地暖,百卉造化無時,而菊獨后開。考其理,菊性介烈,不與百卉并盛衰,須霜降乃發,嶺南嘗以冬至微霜也。仙姿高潔如此,宜其通靈也。

本秀二僧编辑

(見《志林》二卷)

梅詢非君子编辑

(見《志林》四卷)

吳育不相编辑

(見《志林》四卷,并上條,見真宗仁宗之信任內)

時無英雄豎子成名编辑

(見《志林》一卷)

永洛之役编辑

張舜民云:「永洛之役,李舜舉、李稷、徐禧皆在圍中。上以手詔賜西人云,若能保全吏士,當盡復侵地。詔未至而舜舉等已死。」圣意可謂重一士而輕千里,惜此等不被其賜也,哀哉!

二李優劣编辑

中官李舜舉死于永洛。將死,以故紙半幅書曰:「臣舜舉死無所恨,但愿陛下勿輕此賊。」使一健黠者間走以聞。時李稷亦將死,書紙尾曰:「臣稷千苦萬屈。」上為一慟。然二人優劣賢不肖,已可見矣。

太尉足香编辑

方李憲用事,士大夫或奴事之,穆衍、孫路至為執袍帶。王中正盛時,俞充令妻執板以侑酒。彭孫本一劫盜,招出,氣陵公卿。韓持國至詣其第,出妓飲,酒酣慢持國,持國不敢對。然嘗為李憲濯足,曰:「太尉足何香也!」憲以足踏其頭,曰:「奴諂不太甚乎!」孫在許下,私捉逃軍三百人役之。予時將乞許,覬至郡斬訖乃奏,會除潁乃止。

西征途中詩编辑

張舜民通練西事,稍能詩,從高遵裕西征回,途中作詩曰:「靈州城下千株柳,總被官軍砍作薪。他日玉關歸去后,將何攀折贈行人。」「青岡峽里韋州路,十去從軍九不回。白骨似山山似雪,將軍莫上望鄉臺。」為李察所奏,貶郴州鹽稅。舜民云:「官軍圍靈州不下,糧盡而返。西人城上問官軍漢人兀捺否,答曰兀捺,城上皆笑。」兀捺者,慚愧也。

招高麗编辑

(見《志林》三卷)

易書論語說编辑

孔壁、汲冢竹簡科斗,皆漆書也,終于蠹壞。編鐘、石鼓益堅,古人為不朽之計至矣。然其妙意所以不墜者,特以人傳之耳。《》言:「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吾作《》、《》、《論語說》,亦粗備矣。嗚呼,又何以多為!

太極真人编辑

(見《志林》三卷)

論金鹽编辑

王莽敗時,省中黃金三十萬斤。陳平用肆萬斤間楚,董卓郿塢金亦多,其余賜三五十斤者不可勝數。近世金不以斤計,雖人主,未有以百金與人者,何古多今少也!鑿山披沙無虛日,金為何往哉?頗疑寶貨神不可知,復歸山澤耶。嘗聞鹽亦然。峽中大寧監日有定數,若大商覆舟,則鹽泉頓增。乃知尋常便液之出,不拘遠近,皆歸本原也。

放生池碑编辑

湖州有《放生池碑》,載其所上肅宗表云:「一日三朝,大明天子之孝;問安視膳,不改家人之禮。」魯公知肅宗有愧于此乎?孰謂公區區于放生哉!

三騣馬编辑

唐李將軍思訓作《明皇摘瓜圖》,嘉陵山水,帝乘赤驃,起三騣,與諸王嬪御十數騎出飛仙嶺下。初見平陸,馬皆若驚,而帝馬見小橋不進,正作此狀,不知三騣謂何。今乃見岑參詩有《衛駕赤驃歌》,曰:「赤髯胡雛金剪刀,平時剪出三騣高。」乃知唐御馬皆剪治,而三騣其飾也。

誦金剛經编辑

(見《志林》二卷)

神清洞编辑

曹煥游嵩山,中途遇道士盤礴石上,揖曰:「汝非蘇轍之壻曹煥乎?」顧其侶,曰:「何人?」曰:「老劉道士寓此,未嘗與人語。」道士曰:「蘇轍,歐永叔門人,汝以永叔為何等人?」煥曰:「文章忠義為天下第一。」道士曰:「所知者如是而已。我永叔同年也,此袍得之永叔,蓋嘗破而不補,未嘗垢而洗也。近得書甚安。汝豈不知神清洞事乎?汝與我以某年某月某日同集某處,我當以某月某日化于石上。」復坐,不復語。煥亦行入山,果如期化于石上。


論杜甫杜鵑詩编辑

南都王誼伯謂杜子美詩,歷五季兵火,多舛缺;且如「西川有杜鵑,東川無杜鵑,涪、萬無杜鵑,云安有杜鵑」,蓋是題下注,斷自「我昔游錦城」為首句。誼伯為誤矣。子美詩備諸家體,豈可以文害詞、詞害意耶?原其意,類皆有感,亦《》之比興、《離騷》之法。按《百物志》,杜鵑生子,寄之他巢,百鳥為飼之。胡江東所謂「杜宇昔為蜀帝王,化禽飛去舊城荒」。此鳥至微,知有尊,故子美云「重是古帝魂」,又曰「禮若奉至尊」,譏當時刺史禽鳥有不若也。明皇以后,天步多棘,刺史能造次不忘君者可數也。嚴武在蜀,雖橫斂刻剝,實資中原,是「西川有杜鵑」耳。其廢王命,擅軍旅,絕貢賦,如克遜在梓州為朝廷憂,是「東川無杜鵑」耳。涪、萬、云安刺史,微不可考,凡其承君者為有也,懷貳者為無也。誼伯又云:「子美不應疊用韻。」子美自我作古,疊韻何害于為詩。

轑釜编辑

(見《志林》四卷)

論淳于髠编辑

淳于髠一斗亦醉,一石亦醉。至于州閭之間,男女雜坐,幾于勸矣,何諷之有?蓋有微意。以多少之無常,知飲酒之非我,觀變識妄,平生之嗜亦少衰矣。是以讬于放蕩之言,而能規荒主長夜之飲,世未有識其趣者。

竹雌雄编辑

竹有雌雄,雌者多筍,故種竹當種雌。自根以上至梢一節發者為雌。物無逃于陰陽,信哉!

戒殺编辑

余少年不殺,未能斷也,近年始能不殺豬羊。惜嗜蟹,每見餉者,皆放之江中,雖在江無活理,庶幾求一活。即使不活,亦愈于烹煎也。親遭患難,不異雞鴨之在庖廚,不忍以口腹之故,使有生之類受無量怖苦耳。猶恨未能忘食味,食自死物可也。

廣利王召编辑

余一日醉臥,有魚頭鬼身者自海中來,云:「廣利王請端明。」予披褐履革,黃冠而去,亦不知身步入水中,但聞風雷聲。有頃,豁然明白,真所謂水晶宮殿也。其下驪目、夜光、文犀、尺璧、南金、火齊,不可仰視。珊瑚、琥珀,不知幾多也。廣利佩劍冠服而出,從二青衣。余曰:「海上逐客,重煩邀命。」有頃,東華真人、南溟夫人造焉,出鮫綃丈余,命余題詩。余賦曰:「天地雖虛廓,惟海為最大。圣王皆祀事,位尊河伯拜。祝融為異號,恍惚聚百怪。三氣變流光,萬里風云快。靈旗搖虹纛,赤虬噴滂湃。家近玉皇樓,彤光照無界。若得明月珠,可償逐客債。」寫竟,進廣利,諸仙迎,咸稱妙。獨廣利旁一冠簪者,謂之鱉相公,進言:「蘇軾不避忌諱,祝融字犯王諱。」王大怒。余退而嘆曰:「到處被相公廝壞。」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