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提要 今獻備遺
原序
卷一 

世譚昭代文獻者無慮數家,大都畧同。而文直事核,則端簡鄭公《名臣記》及古和雷公《列傳》為詳,其他諸家皆可觀採,而牴牾同異,罕有統歸;微隱節槩,亦多疎濶;間或委巷叢菆幽蔀俚雜讒夫嫁禍之口、䛕墓媚竈之篇,文既不闕信,寜可傳哉?嘉靖初,胥臺袁公博雅多聞,起自開國、迨于康陵,公卿將相、烈士才人、崇勲懋德、純懿孤稜、稱首八朝者,論次成編,貫穿附離,用意良勤矣。篤壽病廢餘閒,居多暇日,輒不自揆,稍加芟剪,漫附臆揣,姑備遺忘。譚者又謂「陽秋古人義兼美」,刺今之所撰,溢焉。褒稱曾不知譽當,有試他闕,何妨?即永陵以來,名臣碩德,彬彬有聞,雖盖棺論定,良可考信,而採摭未備,姑且已之。其諸忠節佚事,不可遺亦未可詳也,録而藏焉,聊以存厚,亦以用諱云爾。嗟乎!生人每不幸,世亦鮮有完人。思亷,史材也,揚名祖父,祇貽姍鄙休文,詆毁裴宗,招颺家醜,妄意㸃人,乃以自㸃,所謂無言不讎,即弄其文墨,不足道也。若乃天刑鬼禍,尚口興戎昌黎之于柳州,辨論詳矣,可不畏哉?

項篤壽序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